看着刘一小心翼翼的往前飞,作出一副格外小心的样子,赵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这刘一似乎变得很可爱,和以往那种风轻云淡的表情大相庭径。

    以前的刘一,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表现,好像万事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哪怕在战争中,刘一风轻云淡的表现也没变过。

    如今,只是听说前方有战斗,刘一居然表现的如此小心翼翼,就像一个小孩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准备偷偷去瞧热闹一般。

    其实,刘一只是为了表示自己不知道前方有战斗,不过,表现的有些过了,好在赵虎也没有多想。

    “啊,真的有战斗,居然是结丹期和元婴期修士在战斗,这结丹期修士太厉害了。”刘一表情有些夸张的道。

    当然了,刘一的这些表现,都是故意装出来的,毕竟,对于前方的战斗,刘一比赵虎更早就发现了,不过,为了表现自己实力差,没有发现,才装着一副先前什么都不知的,如今才发现的震惊之情。

    “元婴初期实力而已,这样的战斗,我想刘门主能够轻松把他们解决吧?”赵虎道。

    “嗯,倒是能够轻松把他们解决,不过,谁是敌人,谁不是,我还没法确定,我可不想杀错认。”刘一道,又恢复了那种风轻云淡的表情,元婴初期实力,刘一没放在眼里,在上次的战争中,刘一就表现出元婴中期实力,这一点赵虎也知道。

    刚才的小心翼翼,也是刘一装着不知道前方有战斗,装着不知道前方战斗者的实力,才小心翼翼,毕竟,如果前方战双方实力强大,自己冒然闯入的话,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

    而如今,发现是结丹期巅峰修士和元婴期初期修士战斗,双方的实力也就元婴初期实力而已,对于刘一和赵虎来说,能够轻松灭杀他们,因此,刘一也就不用再装着小心翼翼的样子了,而是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

    “谁?”

    刘一和赵虎走近战斗地点后,战斗的双方也发现了突然闯入的刘一和赵虎,不约而同的停止战斗,并且开口问道。

    “你们是谁,为什么在此战斗?”赵虎没有回答两人,而是开口问道。

    战斗的两人,一人结丹期修士,一人元婴初期修士,但是,两人穿着都是普通的修士装,根本就没法从衣服分辨出谁是敌人,谁又是东区散修。

    也是,除了刘一一直一袭白衣之外,其他修士,战争开启时候,进入战场,有统一的战斗服装,这是为了方便区分敌人和己方修士,以免造成误伤,毕竟,战争中,双方修士那么多,如果不从服装辨别,谁也不知道哪个是敌人,哪个是己方的人。

    而战争结束之后,进入百脉战场掏宝,一般都会脱下自己的战斗服装,穿着普通修士衣服进入战场,这样也是为了避免被敌人认出,最后被敌人针对。

    一般来说,大家进入百脉战场掏宝,发现其他修士,除了在战争中认识,知道对方是否敌方外,其他不认识的修士,谁也不知道对方是否是敌人,因此,正常情况下,敌我双方见面,没认出来的话,也不会互相战斗,但是,被认出来的话,只要实力足够,肯定会尽全力灭杀敌人。

    而从结丹期修士和元婴期修士战斗中可以看出,两人肯定是认出了对付,知道对方是敌非友,才互相战斗,但是,对于刘一和赵虎来说,却没认出双方谁是敌人,谁不是。

    听到赵虎的问话,两人都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先做好逃走的准备,再打量刘一和赵虎,毕竟,在没弄清刘一和赵虎身份之前,他们两人也不知道刘一和赵虎这两个不速之客究竟是敌是友,是敌的话,也唯有逃走,因此,必须做好逃走的准备。

    “你是?你是刘门主?”结丹期修士疑惑中带有惊喜的问道。

    那结丹期修士,先是看向赵虎,毕竟,赵虎是元婴期巅峰修为,威胁更大,没有认出赵虎是敌是友,又看向刘一,看到刘一这一身白衣,和传说中的刘门主十分相像。

    刘一和钱宝商行,是东区散修军团能够取得胜利的关键,也给东区散修带来了两场胜利,因此,东区散修军团修士,未必所有修士都见过刘一,但是,他们却都听过刘一以及钱宝商行的战绩,都很感激刘一和钱宝商行,自然也就将刘一的形象记在心里。

    如今看到一袭白衣的刘一,和心目中的刘一的形象很一样,就忍不住问了出来。

    “没错,我就是刘一,没想到你还认识我。”刘一道,接着又道:“这么说来,我们不是敌人?”

    “嗯,我们不是敌人。”结丹期修士得到刘一的肯定回答,激动的道。

    嗖!

    一道身影,毫无征兆的朝远方飞奔而走,这就是那元婴期初期修士。

    那元婴初期修士,看向赵虎时,也没认出赵虎是敌是友,但是,当看到刘一时,他瞬间就认出了刘一。

    第一门门主刘一,这个曾经带着钱宝商行护卫,在战场上大肆击杀他们一方的修士,无论是结丹期修士还是元婴期修士,都有大量修士死在钱宝商行护卫手中。

    更是让从来没有输过的他们,接连输了两场战争,让一直胜利的他们,终于尝到了失败的苦果。

    因此,不仅那元婴修士,就是他们一方的任何修士,都对刘一恨之入骨,同时,也深刻记住了刘一。

    毕竟,给人带来恩惠,会让人记住,但是,往往没有给人带来仇恨,让人记住的深刻。

    刘一和钱宝商行,硬生生从神秘敌人手中带走了胜利,自然也成了神秘敌人仇恨的对象,他们自然也就对刘一记忆深刻。

    因此,结丹期修士认出了刘一的身份,也只是疑惑,不敢肯定,但是,那元婴期修士却十分肯定,这就是刘一。

    因此,在见到刘一的那一刻,元婴期修士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逃,赶紧逃!”

    看到刘一没有注意他,而是在回答结丹期修士,他就更加毫不犹豫的开始逃命。

    “逃?这要让你逃了,我还有什么脸面混下去。”赵虎道。

    刘一在和那结丹期修士说话,没有关注那元婴期修士,但是,赵虎不同,赵虎见刘一没有关注那元婴期修士,他就立刻锁定那元婴期修士。

    其实,在刚刚赵虎问话时,赵虎就把那两人都锁定了,在得到双方身份之前,赵虎是不会让两人中任何一人逃走,而听到结丹期修士认出刘一,并且语气中带有惊喜时,赵虎就知道谁是敌人,谁不是了。

    因此,赵虎就只锁定那元婴期修士。

    如今,那元婴期修士一逃命,赵虎就第一时间发现了,并且第一时间出手。

    “啊!”一声惨叫自那元婴初期修士口中发出。

    原来那开始逃命的元婴期初期修士,不知怎么的,居然被赵虎握在了手中,接着,赵虎用力一捏,就把那元婴修士灭杀了,最终那元婴期修士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

    也是,刘一和赵虎,表面表露出来的实力,刘一元婴期初期修为,却有元婴中期实力,而赵虎更是元婴巅峰修为,自然不可能让一元婴期初期修士逃了。

    不过,赵虎能够一手握在那元婴初期修士,并且一把捏死那修士,还是有些让人吃惊,这是一般的普通元婴期巅峰修士没法做到的。

    元婴巅峰修士和元婴初期修士,都是元婴期修士,虽然双方实力相差很大,但是,在同一大境界内,想要这样轻易捏死元婴初期修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否则,元婴期巅峰修士和元婴期初期修士就不会以道友相称了。

    因此,元婴初期修士和元婴巅峰修士,虽然实力相差很大,但是,只是逃命的话,普通的元婴巅峰修士是不可能如此轻易灭杀元婴初期修士。

    “哈哈,赵道友果然厉害。”刘一道。

    那元婴初期修士的惨叫,自然也吸引了刘一和那结丹期修士的注意力,他们自然也就看到了赵虎捏死那元婴初期修士的一幕。

    “过奖了,说实话,如果不是此人慌了神,慌忙逃走的话,我要击杀他,也没有如此轻松。”赵虎道。

    刘一也明白,元婴巅峰修士和元婴初期修士,虽然实力相差很大,但是战斗的话,却也并没有想象的相差那么大,因此,如果那修士不是慌了神,凭赵虎的实力,是可以击杀那元初期修士,但是,绝对不可能这样轻轻一捏,就把他捏死。

    “那也是道友实力强大,换成其他人,可做不到。”刘一道。

    元婴期修士,就算慌了神,也是元婴期修士,想要轻易捏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呵呵,我们不说这些了。”赵虎道,接着又盯着那结丹期修士道:“对了,你一个结丹期巅峰修士,怎么跑到元婴战区来了?”

    对于赵虎的这个问题,刘一也很好奇,因此,刘一也盯着那结丹期下修士,等待着他的回答。(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