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有敌人?”赵虎一愣,接着,赵虎就看到一道身影出现在前方,向着他们急速而来。

    来人一身战服,让人一看就能认出此人身份,那是神秘敌人一方的修士。

    “你就是刘一?”来人来到刘一和赵虎面前后,停了下来,盯着刘一道。

    “我就是。”刘一道,并且,刘一打量着此人,发现此人除了一身战服给外引人注意外,一身气势,元婴巅峰修士的气势,肆虐的往外释放,显现出此人实力极其强大,是出窍期以下,最强大的修士了。

    如此强大的修士,就算在神秘敌人一方,也不会有很多,而东区散修,就更少。

    这样一个人物,可以说是战争中最强大的修士了,毕竟,出窍期修士不出战的情况下,他们无疑是战争中的最强手了。

    这样的人物,除了在战争中统领军团作战外,战争结束之后,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前来掏宝,毕竟,他们的实力,平时就可以获得很多宝贝,哪怕他们出身散修,也照样可以获得大量修炼资源,更何况,此人是神秘敌人一方,哪怕原本是散修,只要加入了神秘敌人一方,神秘敌人一方也会给他们大量资源,因此,他们并不缺修炼资源。

    既然不缺修炼资源,他们怎么会出现在百脉战场,怎么会来元婴战区掏宝呢?这让刘一很疑惑。

    “你是刘一,那就好,看来没白来一趟。”那人道。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凭你一人,还能把我们两人怎么样?”赵虎大怒道。

    此人一来就盯着刘一,把他赵虎给忽略了,不仅如此,从此人的话语可以听出,此人似乎想要把刘一留下。

    不过,想想也是,刘一带领钱宝商行,给神秘敌人带来了难以想象的麻烦,让一直胜利的敌人,接连战败两场战争,这让神秘敌人一方的所有修士都恨刘一和钱宝商行,可是又无可奈何,如今,既然碰上了刘一,只要实力足够的话,不管是神秘敌人一方的哪个修士,都会想尽办法,把刘一留下。

    此人实力如此强悍,可以说是出窍期之下,最强大的那批人之一,碰上了刘一,没理由不留下刘一。

    因此,对于对方想把刘一留下,刘一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想法,毕竟,要是自己和对方换位考虑一下,自己也会和对方做出相同的决定。

    不过,赵虎看到此人忽略自己,眼里只有刘一,很生气,虽然,看到此人的气势,赵虎知道,自己和此人,都是元婴巅峰修为,但是,自己的实力,确实比此人弱一点。

    虽然自己实力比此人弱一点,但自己好歹也是元婴巅峰修士,真要打起来,自己未必就不如对方,而且,就算自己实力不如对方,赵虎也相信,对方和自己战斗,最多只是稍占上风而已。

    就比自己强那么一点点,就把自己给忽略了,这也未免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未免太自大了吧?

    因此,赵虎很生气。

    “确实如此。”那人霸气的道,并且一直盯着刘一。

    说实话,那人实力强悍,比赵虎强大,也确实不怎么把赵虎放在眼里,在那人眼中,刘一比赵虎危险多了。

    虽然,刘一才元婴初期修士,就算在战场中,刘一表现出来的实力,也仅仅是元婴中期实力而已,对于他这个接近出窍期,是元婴实力中的最强者来说,根本没什么威胁。

    但是,在战争中,钱宝商行的护卫轰出的那些符篆,瞬间把神秘敌人一个特殊的结丹期巅峰战队给轰灭,彻底震惊了整个神秘敌人一方的修士,包括高层在内。

    神秘敌人一方的修士以及高层也知道,这样轰出符篆,太奢侈了,并且,钱宝商行的护卫身上也应该没有多少符篆,能够这么大方的轰出一次,差不多就到极限了,想要轰出第二次,估计不太可能了,而轰出都三次,他们想都没想过。

    不过,就算他们估计钱宝商行不能轰出第二次,也只是估计,而不能肯定,万一真的轰出了第二次呢?因此,神秘敌人一方,还是比较忌惮钱宝商行。

    既然钱宝商行的护卫能够轰出那么多符篆,作为第一门门主,统帅整个钱宝商行的刘一,身上会没有符篆?

    上次刘一没有轰出一张符篆,但是,大家都明白,刘一身上肯定有符篆,只不过刘一没有动用而已,其实也没有必要动用,想要击杀敌人军团,有钱宝商行轰出的那些符篆足以。

    这次,此人虽然实力强大,但是,也害怕刘一突然轰出大量符篆。

    如果说,刘一身上没有符篆,此人根本就不信,不过,此人实力强悍,就算刘一身上有符篆,如果只是上次钱宝商行护卫轰出的那些威力不怎么样的符篆,只少在此人看来是不怎么样的符篆,那么,此人还真不怕刘一。

    不过,还是那句话,刘一身上有很多符篆,也许都是像钱宝商行护卫轰出的那些威力不怎么样的符篆,也许刘一身上有一些威力巨大的符篆。

    如果是前者,威胁不了此人,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一不小心中招,可能就不是此人留下刘一,而是此人被刘一留下,毕竟,刘一身边还有一个元婴巅峰修为的赵虎,如果此人不小心被刘一身上的威力巨大的符篆轰中,就算不被符篆灭杀,重伤之后,也会被赵虎灭杀,这不是此人愿意发生的。

    赵虎实力不如此人,正常情况下,赵虎是不能把此人怎么样,但是,此人受伤的话,赵虎也许真的能够趁机击杀此人。

    因此,此人一直盯着刘一,就是防范刘一突然轰出威力巨大的符篆。

    “确实如此?果然自大,就不知道你有没有那实力。”赵虎冷声道。

    观此人气息,赵虎知道自己不如此人,不过,赵虎也不认为自己差此人很多,在赵虎看来,自己最多就是略逊此人一筹而已。

    只是略逊此人一筹,此人想要击杀自己都不可能,就更不用说击杀自己和刘一两人了。

    “有没有那实力,很快你就会知道。”那人道,并且,那人的注意力还是在刘一身上。

    而刘一此时,却也没有插言,而是认真的打量着那人。

    那人实力确实很强,比赵虎强悍多了,刘一知道,如果赵虎没有什么隐藏手段的话,也许赵虎根本就不是那人的对手,毕竟,就算同为元婴期巅峰修士,实力也会相差很大。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就不好办,在刘一不想暴露实力的情况下,还真的只能用符篆轰灭那人,不过,那种威力,刘一身上是有一些,但是,也不是很多,而且那种符篆,制作起来困难,用材昂贵,一般情况下,刘一也是舍不得用,带在身上,也只是作为一种底牌,作为保命手段而已。

    “希望赵虎有些隐藏手段,千万别太菜了。”刘一心里祈祷着,并且,打量着敌人,希望能够从中找出敌人的破绽,到时,就算不暴露实力,也能通过敌人的破绽,把敌人给解决,这就最好了。

    “试试就试试,还没杀过你这样的高手,我想把你杀了,回去后,一定能够换取好的军功吧?”赵虎道,并且释放气势,和那人对势起来。

    “刘道友,等下我和那人动手,你趁机用符篆轰他,希望能够把他灭了。”赵虎一边释放气势,和敌人对势,一边给刘一传音道。

    赵虎虽然怒火敌人把他忽略,但是,他也知道敌人为什么那么重视刘一,敌人重视的不是刘一本人,而是敌人害怕刘一身上有威力巨大的符篆。

    刘一身上有没有威力巨大的符篆,赵虎不知道,但是,赵虎知道,刘一身上一定有很多威力不是很大的符篆,这些符篆威力不大,但是,数量繁多,一般情况下,是不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但是,如果赵虎和那人动手,吸引了那人的注意力,刘一再轰出符篆,那么,敌人一定中招。

    敌人中招之后,也未必会受多大的伤害,不过,肯定会受一些伤,更主要的是,能够影响敌人,让敌人露出破绽。

    高手过招,往往一点影响,一点小破绽,也许就会因此丢命。

    赵虎实力不如那人,但是,如果那人不能安心战斗,还因符篆的轰炸,受伤的话,赵虎也未必就不能趁机灭杀此人。

    因此,赵虎才传音给刘一,让刘一看准机会轰出符篆。

    “放心,有机会的话,我会出手的。”刘一道。

    当然,刘一说的是出手,而不是砸出符篆。

    如果赵虎真的有些手段,那么,刘一自己可以出手,配合赵虎,把敌人给灭了;如果赵虎太菜,刘一就得考虑,自己是该砸出威力巨大的符篆,还是暴露一点实力。

    至于说砸出威力不怎么样的符篆,在刘一看来是没有必要的,毕竟,砸出那样的符篆,效果不大,如果真的有效果的话,说明赵虎够强了,那么,自己只需要在不暴露实力的情况下出手,也能帮助赵虎灭杀敌人。(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