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神秘敌人不再理会灵力老虎,而是朝自己扑来,赵虎也是脸色狂变。

    此时,神秘敌人的气势突然变了,变得更加凌厉,更加凶煞,显然,被赵虎连续施展灵力老虎攻击而牵制,也让神秘敌人十分恼火,也就打算动真格解决赵虎了。

    “苍龙爪!”神秘敌人道,接着,神秘敌人在扑向赵虎的同时,双手变样了,变成了鳞片遍布的爪子,抓向赵虎的丹田。

    这一抓,如果被抓中,不仅赵虎的丹田要被抓破,就连里面的元婴,也得被抓出来,甚至直接被抓碎。

    “啊,无敌盾,给我挡住,乱风步,给我闪!”赵虎道,并且施展出防御盾牌,防住自己的要害,在利用特殊步伐,躲避敌人的攻击。

    可惜,神秘敌人的攻击太迅速了,速度太快了,让赵虎施展特殊步伐,也没能躲过敌人的攻击。

    碰!

    一声巨响,敌人的爪子,抓在赵虎的防御盾牌之上。

    咔咔,咔咔,咔咔~~~~~

    接着,就听到一声声咔咔之声,盾牌不断的出现裂痕,最终,裂痕越来越多,也越来愈大,终于,整个盾牌碎裂开来,化为碎片,最终消散。

    赵虎的防御盾牌,就这样被神秘敌人给抓碎了。

    不过,爪子抓碎盾牌之后,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继续抓向赵虎,最终抓在赵虎的身上。

    “啊!”赵虎发出一声惨叫。

    赵虎的左胸被神秘敌人抓出一个洞,大量的鲜血,不断的从洞口中流传,而赵虎也在吃痛中惨叫。

    好在这一抓,只是抓在赵虎的左胸,而没有抓在赵虎的丹田,否则,丹田被穿洞,甚至元婴被抓毁的话,赵虎就彻底完了。

    也是,神秘敌人虽然抓向赵虎的丹田,但是,由于赵虎的防御盾牌的阻挡,再加上赵虎施展特殊步伐的躲避,虽然没能完全避开神秘敌人的攻击,却也避开了要害,避免了被敌人抓破丹田的危险。

    左胸被穿洞,虽然也是比较严重,但是,对于元婴修士来说,除了比较痛疼之外,这样的伤势,还是可以接受的。

    只见赵虎一边惨叫,一边拿出丹药,往嘴里塞,吞下丹药后,左胸的穿洞虽然不至于立马就好转消失,但是,至少不再往外流鲜血了。

    修士的血液里面,都蕴含这大量的能量,如果失血太多,对修士的战斗也是有很大的影响,因此,止血,是修士在受伤之后,第一个要处理的。

    而赵虎服下的丹药,就有止血功效,其实,很多丹药,除了修复伤势之外,都有一定的止血功效。

    “哼,再来。”神秘修士道。

    一抓不中,神秘敌人又再次抓向赵虎。

    而赵虎虽然在惨叫,在吞服丹药,但是,赵虎更在注意神秘敌人的动作,毕竟,神秘敌人太强了,稍不注意,也许就会被神秘敌人击杀。

    “还来?”赵虎低语道。

    不过,这次赵虎没有凝聚盾牌防御,也没有施展特殊步伐躲避,赵虎知道,刚才自己的盾牌都没有挡住敌人的爪子,刚才的步伐都没有躲开敌人的爪子,现在,自己不仅受伤,而且,自己和敌人间的距离更加近,就更加不能挡住敌人的爪子,就更加不能躲避敌人的爪子了。

    “那就一起死吧!”赵虎脸色冷厉道。

    赵虎抬起双手,没有去管神秘敌人的爪子,而是朝着神秘敌人的丹田抓去。

    赵虎这么一抓,让神秘敌人一顿,突然停止不前,而后飞身后退,也撤回了抓向赵虎的爪子。

    神秘敌人看到赵虎这种同归于尽的打法,也知道,如果他要抓破赵虎的丹田,那么,赵虎同样能够抓破他的丹田,毕竟,此时,赵虎的突然做法,太让人意外了,也让神秘敌人来不及防御,在没有防御的情况下,被这么抓住丹田,那么,就算神秘敌人比赵虎厉害,也是必死无疑。

    赵虎是在必死的情况下,做出同归于尽的打法,也有拉个垫背的打算,但是,神秘敌人可不想就这么被赵虎拉下水,被赵虎拉着同归于尽,因此,神秘敌人放弃了攻击赵虎,而是后退,躲避赵虎的攻击。

    “哼,原来你也怕死。”赵虎看着飞速后退的神秘敌人道。

    神秘敌人的速度太快了,要攻击就攻击,要离开就离开,这一点,赵虎也没有办法,否则,赵虎肯定会不顾一切的留下神秘敌人。

    不过,现在虽然没把神秘敌人怎么样,但是,赵虎至少把自己的危机给解除了。

    “哼!”神秘敌人退远了之后,就看着赵虎,并且冷哼了一声,不过,此时,神秘敌人没有再抓向赵虎了。

    神秘敌人也知道,虽然他的速度比赵虎快,并且,爪子的威力也比赵虎大,但是,想要抓破赵虎的丹田,似乎有些不可能了,除非他愿意和赵虎同归于尽。

    可是,神秘敌人还真的不愿意和赵虎同归于尽,他可没忘记他的目的,他的目的是击杀刘一,而不是和赵虎同归于尽。

    其实,遇到赵虎这样的打法,神秘敌人也很无奈,换做其他人,也许就算打算同归于尽,也不会像赵虎这样彻底,而是有所迟疑,如果刚才赵虎有所迟疑的话,也许神秘敌人就已经抓破了赵虎的丹田。

    “嘿嘿。”听到神秘敌人的冷哼,赵虎忍不住‘嘿嘿’的笑了起来。

    神秘敌人不敢和他同归于尽的打法,那么,他就放心很多了,虽然,他是打不赢神秘敌人,但至少神秘敌人在不愿意同归于尽的情况下,也是不能把他怎么样。

    刚刚被神秘敌人抓破左胸的那一抓,可是把赵虎吓坏了,好在危机关头,还是被赵虎躲开了要害,才没有被神秘敌人击杀。

    但那也只是运气好,下次的话,赵虎知道,自己肯定没法躲开的,因此,看到敌人第二抓抓来时,赵虎才不再躲避,而是打算和敌人同归于尽。

    赵虎也在赌,赌敌人不会和自己同归于尽,果然,赵虎赌对了。

    也是,别说神秘敌人的主要目标是刘一,就拿神秘敌人的实力来说吧,神秘敌人的实力,比刘一和赵虎加起来的实力都强悍很多,在神秘敌人看来,自己拿下刘一和赵虎,是迟早的事情,既然如此,他何必和赵虎同归于尽呢?

    “哼,你真以为我拿你们没办法?”神秘敌人道,接着,神秘敌人的身影消失,突然出现在刘一身旁。

    轰,轰,轰~~~~

    就在神秘敌人消失的刹那,刘一周身,不知何时,出现了许多符篆,一张张符篆,在空中无风自然,发出一道道攻击。

    而神秘敌人刚刚出现在刘一周身,就被这些符篆击中,好像这些符篆早已在此等候神秘敌人似的。

    其实也是,刘一实力强大,别说神秘敌人只有元婴期实力,就算他拥有出窍期实力,在刘一面前,也是无迹可寻,刘一一直没有出手,只是不想暴露实力而已。

    因此,神秘敌人一消失,刘一就扑捉到了神秘敌人的轨迹,看到神秘敌人居然朝自己扑来,刘一自然不动声色的准备好符篆,等着敌人上钩。

    这才出现了神秘敌人主动迎向符篆,主动让符篆攻击的一幕。

    “啊!”神秘敌人惨叫一声,接着,就迅速远离了刘一,远离了这些符篆的攻击。

    也是,在神秘敌人靠近刘一时,就察觉到了一丝异样,接着,看到自己扎进符篆堆里,就知道不妙了,于是,他也十分果断,迅速后退。

    可惜,他虽然后退的十分迅速,却也被符篆攻击正着,忍不住发出惨叫。

    退远之后,神秘敌人一脸疑惑的看向刘一。

    此时的神秘敌人,被刘一符篆轰击的狼狈不堪,一身衣服破烂不堪,就像难民堆里刚刚出来一样,可谓难看至极了。

    不过,神秘敌人也没有心情观察自己的形象,而是认真的看向刘一。

    以前他虽然知道刘一很危险,危险程度比赵虎大多了,不过,这是他畏惧刘一身上的符篆,害怕刘一身上有厉害的符篆,才一直警惕刘一。

    但是,却也只是警惕刘一,心里却认为,就算刘一有符篆,也未必能够把他怎么样,不过,一向谨慎的他,不愿意看到任何意外发生,才一直警惕刘一而已。

    然而,经过这次之后,他就知道,刘一身上就算没有威力巨大的符篆,就凭那些威力不怎么样的符篆,照样能够给他造成巨大的威胁。

    “哈哈,刘道友,干的漂亮。”赵虎道。

    一直狼狈不堪,最终靠拼命,才保住一命的赵虎,看到敌人狼狈,自然开心的笑了起来,并且大声的夸奖刘一道。

    “呵呵,别笑了,你怎么样,没事吧?”刘一关心的问道。

    刚才赵虎可谓危险至极,靠拼命才保住性命,却也受了不轻的伤,不过,由于刘一不想暴露实力,因此,在确定赵虎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刘一没有出手相助罢了,如今,问候赵虎一声,倒是很正常的。

    “我没什么,我们赶紧联手解决敌人吧。”赵虎道。

    刘一这次巧妙的运用符篆,给足了赵虎信心(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