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紧联手解决敌人?”刘一听到赵虎的话,也是一阵苦笑。

    赵虎靠拼命,吓退敌人,让敌人把目标转移到刘一身上,但是,并非敌人就拿赵虎没有办法,只是敌人的主要目标是刘一,而对付拼命的赵虎,需要付出一些代价,因此,在没有赵虎的干扰下,敌人更愿意先放弃赵虎,先对付刘一。

    只不过,在敌人看来,没了赵虎的阻挡,对付只有元婴初期的刘一轻而易举,只不过,刘一身上的符篆,却让敌人不得不小心。

    果然如此,这次敌人准备趁赵虎不注意,偷袭刘一,只要偷袭得手,那么,刘一身上就算有厉害的符篆,也发挥不了任何作用了,可惜,刘一似乎早有准备,早就准备好了符篆,就等着他的偷袭,因此,才让他扎进刘一的符篆堆里面,被符篆所伤,可是,就算被符篆所伤,也不是很重的伤,毕竟,刘一的这些符篆,都是一些威力不大的符篆,这次能起到作用,也是敌人大意,没有防御的结果而已。

    下次,敌人有了防御,想要再靠这些威力不怎么样的符篆伤敌人,就不太可能了,因此,下次的话,这些符篆,最多只能牵制敌人,让敌人不能肆无忌惮,不能全心全力的投入战斗而已。

    就算这样,敌人也不是赵虎可以对付的,只是赵虎太相信刘一的符篆的威力了。

    “联手就算了,你还是赶紧疗伤吧。”刘一道。

    赵虎左胸受伤,现在也只是压制伤势,并没有时间疗伤,更何况,赵虎还得提防敌人偷袭,也根本不敢疗伤,因此,才一直压制伤势,让其暂时不影响战力就行,不过,压制伤势,时间越久的话,伤势会越加严重,最终可能导致无法想象的后果,所以,如非必要,修士一般是不会压制伤势,而是立刻疗伤。

    现在的赵虎,就算和刘一联手,能够发挥的作用也不大,如非赵虎拼命,敌人都能够轻易解决赵虎,这一点,赵虎也知道,因此,在听到刘一的话后,赵虎道:“好吧,那你小心些。”

    赵虎看到刘一轻易逼退敌人,就对刘一充满信心,要知道,刘一刚才扔出的这些符篆,都不是什么厉害的符篆,就凭那些不厉害的符篆,就逼退了敌人,如果刘一扔出厉害的符篆,那么,解决敌人,也不是什么难事。

    至于刘一有没有厉害的符篆,别人持怀疑态度,但是,赵虎却深信刘一有厉害的符篆。

    对于钱宝商行,赵虎不是很了解,但是,凭借他们能够入住鬼屋,就说明钱宝商行不简单,而钱宝商行背后的第一门就更加不简单,刘一作为第一门的门主,身上怎么会没有一些厉害的符篆保命?

    不过,话又说回来,大家对于第一门还是很好奇,东区钱宝商行只是钱宝商行的一个分行,他们的掌柜只是个元婴期修士,那很正常,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但是,作为钱宝商行的背后势力,第一门的门主,居然只是元婴期修为,这就让大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

    不过,在大家想来,也许第一门的门主出了意外或者什么的,才让刘一得了便宜,做了门主,就像很多凡人帝王家的帝王,有些小孩就继承了帝王之位,只不过,只是继承帝王之位,很多大事,还得群臣处理罢了,毕竟,小孩没有能力处理国家大事。

    如果这样的话,第一门门主是只有元婴期的刘一,也就没什么好奇了,至于他们为什么敢入住鬼屋,那肯定有厉害的高手守护刘一了,否则,让刘一出了意外,第一门修士的脸上也不光彩。

    就像帝王一样,哪怕帝王只是个小孩,身边也肯定有厉害高手守护,不让任何人侵犯和伤害他。

    因此,刘一说能够对付敌人,赵虎就相信刘一能够对付敌人。

    刘一在此商量对付敌人,敌人被刘一逼退后,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刘一。

    仅仅威力不怎么样的符篆,就逼退他,让他狼狈,虽然没让他受重伤,却也足够他震惊,足够他重视刘一了。

    就和赵虎猜测的一样,敌人同样认为,刘一身上也有厉害的符篆,只是数量有多少不好说。

    不过,看刘一刚才只扔出一些威力不怎么样的符篆,敌人猜测刘一身上也没多少厉害的符篆,否则,刚才直接扔出一些厉害的符篆,那么,就算不能把他留下,却也能够重伤他,只要重伤他,那么,刘一再联合赵虎,说不定真的能够拿下他。

    换做他是刘一的话,他肯定是这么做了,除非身上没有多少这样的符篆,身上没有多少厉害的符篆,那么,就不能随便动用这些厉害的符篆,而是只能把厉害符篆用在紧要关头,起到关键作用。

    这么一想,敌人也就放心了不少,并且盯着刘一道:“好厉害的符篆运用,可惜,光凭这些的话,恐怕还不能救你的命。”

    “救我的命?呵呵,你想多了,我看你还是想想怎么从我手上逃走吧。”刘一听了敌人的话,笑呵呵的道。

    刘一的真实实力,自然不是神秘敌人可以比拟的,只不过,刘一不想暴露实力,才一直表现的不怎么样,让自己的实力表现在元婴中期实力,否则,就凭神秘敌人那点实力,在刘一面前,是不够看的。

    不过,如果刘一想要隐藏实力,那么,想要解决敌人,却是有点麻烦。

    要么,刘一就真的像赵虎和神秘敌人想象的那样,扔出一堆厉害的符篆,砸死神秘敌人,要么,刘一就得用什么手段,隐藏自己的出手情况,否则,想要不暴露实力,就解决敌人,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不管刘一动用哪种手段,神秘敌人想要逃走都不太可能。

    厉害符篆,虽然制作起来不简单,但是,刘一作为第一门门主,身上自然有不少厉害的符篆,凭借这些符篆,完全可以轻松砸死神秘敌人,不过,这些符篆都十分昂贵,刘一舍不得砸出那些符篆而已。

    那么,刘一也只有想办法隐藏自己的出手情况,以免暴露自己的实力了。

    “居然想要留下我?他不行,你照样不行。”神秘敌人道。

    赵虎作为元婴期巅峰修士,不仅没法留下神秘敌人,更是自己都不是神秘敌人的对手,而刘一这个元婴初期修士,虽然有厉害的符篆,但是,想要留下神秘敌人,在神秘敌人看来,却也不太可能。

    神秘敌人也许忌惮刘一的厉害符篆,甚至不敌刘一的厉害符篆,但是,神秘敌人要逃的话,本身实力不强,光靠符篆,是没法留下神秘敌人的。

    这也是神秘敌人自信的原因,打不过可以逃,当然了,如果刘一的符篆的威力不够,那么,神秘敌人就可能要把刘一和赵虎给留下了。

    “呵呵,行不行,试试就知道。”刘一道。

    接着,刘一掏出几杆阵旗,迅速扔向神秘敌人。

    “什么东西?”神秘敌人道。

    看到刘一扔向自己的阵旗,虽然神秘敌人没有在阵旗上感受到危险的气息,但是,他相信,刘一扔来的几杆普通的旗帜,一定有什么玄机,只不过他暂时没有发现而已。

    “退,一定不能让它们靠近。”神秘敌人不认识阵旗,也没感受到危险气息,但是,他还是不愿意让阵旗靠近他。

    毕竟,未知东西,才是可怕的东西。

    而且,这是刘扔出的东西,再怎么小心不不为过,没看到刚刚,刘一扔出威力不怎么样的符篆,就把他弄得狼狈不肯么?

    “什么?怎么可能?”神秘敌人眼中突然露出了恐惧以及难以自信的眼神。

    刚想退,神秘敌人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居然被高级修士用神识禁锢自己,这个发现,怎么能不让他恐惧与难以自信?

    百脉战场,不是禁止出窍期修士进入吗?能够用神识禁锢他的,也只有出窍期以上的修士,才能做到。

    如今,他被禁锢了,毫无疑问,是有出窍期修士出手了。

    几杆阵旗,毫无意外的落在神秘敌人周身,接着,神秘敌人就被阵法笼罩,神秘敌人的身影也消散在赵虎的眼前。

    嗖!

    一道身影,迅速飞入阵法当中,这道身影,却是刘一,刘一进入了阵法当中。

    刘一想要击杀神秘敌人,又不想暴露自己的实力,也只有利用阵法掩饰,才能不被人知道自己的真实实力。

    “你不是元婴初期修士,你是出窍期修士?”看到进入阵法中的刘一,神秘敌人大惊道。

    第一门门主刘一,元婴初期修为,却有着元婴中期实力,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如今,刘一表现出来的实力,绝对超越了元婴期实力,怎么能不让神秘敌人怀疑刘一的修为呢?

    如果刘一真的是出窍期修士,而刘一又能够自由出入战场,那么,后果不堪想象。

    “无可奉告,你还是做个糊涂鬼吧。”刘一道,并且瞬间捏死了神秘敌人,让神秘敌人想要把消息传递回去的愿望落空。(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