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刘一看着还在呆呆站在原地的赵虎道。

    刘一可是发现不远处,好几个方向,都有身着战服的神秘敌人,如果再不走的话,他们就会被这些敌人发觉,这可不是刘一想要看到的。

    而且,刘一这次之所以没有再拖泥带水,而是亲自动手,迅速解决敌人,除了因为符篆昂贵,不舍的符篆威力外,更主要的发现了这些敌人,不想和敌人碰面,不想把敌人吸引过来罢了。

    当然了,这一切,赵虎都不知道,赵虎还处在刘一击杀神秘敌人的震惊当中。

    虽然,赵虎对刘一有信心,也相信刘一能解决敌人,但是,在赵虎看来,刘一想要解决敌人,肯定是扔出大量厉害的符篆,把神秘敌人给砸死。

    哪里想到,刘一居然只是扔出几杆普普通通的旗帜,就轻松的把敌人给杀了。

    赵虎知道,刘一扔出的几杆旗帜,肯定是阵旗。

    因此,赵虎认为,神秘敌人是被刘一用阵法给杀死的,不过,有这么厉害的阵法吗?扔出几杆形象普通的阵旗,就能够击杀敌人,而且还是悄然击杀敌人,没什么很大的动静,这到底是什么阵法的阵旗?

    赵虎肯定想不到,刘一扔出阵旗,布置阵法,只是为了防止赵虎看到他出手而已,而能够这么轻易击杀敌人,也是刘一亲自出手的缘故。

    如果只是靠几杆阵旗布置的阵法,想要这么迅速解决神秘敌人,那是不可能的。

    “好的,我们走吧,真没想到,刘道友居然有这么厉害的阵法。”赵虎听到刘一的话,也从震惊发呆中清醒过来,并且回到道。

    “呵呵,今天的事,还望赵道友替我保密。”刘一没有回答赵虎的话,而是转移话题道。

    “放心,刚刚我们什么事也没发生。”赵虎道。

    赵虎以为刘一要赵虎替他保密阵法的事情,不让人知道,刘一有如此厉害的阵法,因此,赵虎很爽快的答应了刘一的要求,毕竟,这么厉害的阵法,可以说是一种底牌,一种保命手段,如果轻易暴露,那么,就失去了作为保命手段的作用了。

    可是,赵虎不知道,刘一让赵虎保密,并不是害怕别人知道刘一有如此厉害的阵法,而是害怕有人通过此时,推断出刘一的真实实力,毕竟,阵法虽然厉害,但是,利用阵旗布置的阵法,还没有厉害到这种程度,一般修士或许发现不了其中奥秘,如果碰到阵法师的话,很轻易就能知道,刘一的阵法只不过是掩人耳目,而真正杀人手段,肯定是刘一的真实实力。

    刘一和赵虎一边说话,一边离开那里。

    在刘一和赵虎离开不久,就有几道身影,出现在刘一他们战斗的地方,出现的这些人,都是身着敌人战服的修士,也就是刘一刚才发现的那些修士。

    “这有战斗的痕迹,看来我们来晚了?”其中一个修士道。

    “嗯,我们是来晚了,只是不知道谁赢了?”又一人道。

    “应该是我们的人赢了吧?只不过,这刘一倒是有些本事,居然能够逃走。”又一人道。

    显然,这些身穿神秘敌人战服的修士,不知道怎么知道了刘一的行踪,专门来击杀刘一,可惜,他们一直都没有碰到刘一,而其他修士却碰到刘一了,不过,从战斗情况来看,这次又让刘一给跑了。

    “跑了就跑了,他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既然他进入了元婴战区,就让他永远留在元婴战区吧。”又有修士道。

    “走吧,我们继续追踪。”有修士道。

    于是,这些修士有继续追踪下去,可是,追了很久,却再也没有追上刘一。

    “怎么追不上,他不会是跑了吧?”有人道。

    “他是跑不掉的,不过,我们还是快些追吧,这刘一,给我的感觉很邪门,你看,每次都是在我们快要找到他时,和他擦肩而过。”又有修士道。

    “是啊,最主要的是他居然时刻变换方向,而且是毫无规律的改变方向,让我们根本就没法碰见他们。”又有修士道。

    这些修士,满战区找刘一,如果不是刘一神识强大,提前发现他们,提前改变方向,提前走了,说不定还真的让他们给堵住了。

    不过,只要刘一一发现穿着神秘敌人符篆的修士,就立刻悄无声息的带着赵虎,避开那些修士,这也导致那些修士和刘一擦肩而过。

    当然,看到元婴战区,突然出现这么多敌方修士,而且还是穿着战服的修士,刘一也是十分疑惑。

    以前,刘一没有来过战场掏宝,因此,也不知道平时是否也有那么多修士,不过,刘一知道,那些来掏宝的修士,不管是敌方还是我方修士,一般都不会穿战服,而穿普通的修士服装。

    并且,刘一还听赵虎说,元婴战区掏宝的修士不多,很多元婴修士,都在结丹期战区掏宝,也只有少数元婴期修士,才在元婴战区掏宝。

    因此,整个元婴战区,不管是己方修士还是敌方修士,都没有多少。

    现在,刘一却发现了不少敌方修士,有时甚至就在附近,就出现好几个敌方修士,好在都被刘一悄然躲过去了,甚至连赵虎都没有发现刘一突然转变方向的意图,不知道刘一这样绕路行走,是为了躲避敌人。

    赵虎不知道,如今的元婴战区,居然多了很多敌人元婴修士,而且是穿着战服的元婴修士。

    此时,元婴战区可谓纷乱至极。

    “不好,那是敌人,他们怎么穿着战服进来?”有在元婴战区掏宝的修士发现敌人,十分疑惑,不过,他们还是拼命逃跑,以免被敌人击杀。

    “啊,怎么这么多敌人,逃,快逃,否则,就完了。”有修士更加倒霉,居然一次碰到几个身着战服的敌人,于是,就更加不要命的逃跑。

    “呼呼,呼呼,还好,他们没有追来,否则,这次真的完了。”有修士道,他们碰见敌人,第一时间就是逃跑,毕竟,这种敢于穿着战服进入百脉战场掏宝的修士,都是对自己实力十分置信的修士,都是实力强大的修士,因此,遇见这种修士,逃命是第一要则,否则,可能就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了。

    一个个在元婴战区掏宝的修士,碰到敌人,逃了出来。

    一开始,大家还没觉得什么,毕竟,在百脉战场掏宝,遇见敌人,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可是,如今,有的人好几次遇见敌人,最终不得不逃出元婴战区。

    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掏宝之人,发现元婴战区满是敌人,最终不得不逃出元婴战区,这样一来,时间久了,逃出元婴战区的修士也越来越多了,也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什么?你们也是好几次遇见敌人,才不得不退出掏宝?”有人大吃一惊的道。

    “是啊,敌人太多了,我感觉再掏宝下去,肯定会把命丢在那里。”有人道。

    “是啊,我也遇到好的敌人,好在他们没有追击我,否则,我肯定没法逃走。”有人道。

    “不好,那应该是敌人有什么行动,我们得出去,赶紧告诉高层。”有修士意识到不对,开始大惊道。

    “走,告诉高层,让高层来处理。”

    于是,一群又一群的修士出了百脉战场,并且把事情汇报给高层。

    “什么?你说大量敌人修士涌入百脉战场元婴战区,而且都穿着战服?要出大事了吗?”有出窍期修士听了,大吃一惊的道。

    “什么?敌人大量涌入百脉战场元婴战区,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有出窍期修士道。

    “怎么办?敌人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有出窍期修士道。

    对于敌人的这次行动,东区散修高层完全是猜不透,更何况,他们也没有得到任何情报,如果这次不是大量从百脉战场归来的修士汇报,他们都不会知道敌人居然派了如此多修士进入百脉战场元婴战区。

    而且,就是因为不知道敌人的目的,反而让东区散修高层更加担心敌人有什么阴谋,他们当然不知道,敌人这一次行动,只是为了解决刘一而已。

    “我们是不是派修士前去查探一番?”有出窍期修士问道。

    “是啊,要不我们也派大量修士进入里面,看看他们想要做什么?”有出窍期修士道。

    “对,我们也派修士进入里面,跟着他们,看看他们想要做什么?如果他们真的有什么阴谋,我们也能够及时阻止他们。”有出窍期修士道。

    “如果我们派修士进入,和他们战起来怎么办?”方长老道,接着又道:“我们的实力不如他们,如果这时战起来,吃亏的肯定是我们,再说了,他们只是进入百脉战场,能有什么阴谋,能够威胁到我们?我看他们是发现了某个宝藏吧?因此,我们不必派修士进去。”

    “是啊,如果他们是掏宝,我们让他们掏宝就行了,如果我们派修士进入,战起来,对我们太不利了。”有高层附和道。

    “好吧,我们暂时不动,静观其变吧。”熊霸发话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