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穿上法衣之后,就迅速回归,由于有了隐身法衣的隐身,因此,刘一和赵虎虽然一路上都看到不少身着战服的敌人,在仔细查探什么?却也从容的从他们身边穿过。

    其实,刘一和赵虎也猜到,敌人肯定是在查探他们两人,毕竟,狩猎战队被灭,追踪者被灭,敌人肯定也得到了消息。

    好在,刘一和赵虎身上穿着隐身法衣,把自己隐藏起来了,因此,就这样从容的从敌人身旁经过,敌人也没有发现他们。

    穿越了一个个敌人,刘一和赵虎终于回到了营地,回到营地之后,刘一和赵虎也长长的呼吸了一口气。

    敌人居然在他们回归的路上,布置了一个个的修士查探,而且布置的十分密集,显然,敌人也猜到了刘一和赵虎要急忙回归。

    也是,被狩猎战队围杀,就算再傻,也知道自己被跟踪了,知道被跟踪了,那么,无论能否找出跟踪者,第一时间会营地,那是必要的,也只有回归,回到营地,才能安全,否则,就算逃得了一时,最终也会被敌人找出,并且围杀。

    猜到留下来危险,那么,急忙回归就是必要的,既然刘一和赵虎能够想到这些,敌人也肯定能够想到这些,因此,敌人派人沿途阻拦也是很正常的。

    只不过,刘一没想到敌人居然派出了如此多的修士在沿途阻拦,好在有了两件隐身法衣,否则,刘一和赵虎能否安全回去都未可知。

    没有隐身法衣,刘一和赵虎想要回去,只有靠隐藏符篆了,可是,隐藏符篆的隐藏时间有限,在隐藏时间到过了之后,隐藏效果就会消失,到那时,刘一和赵虎就将暴露在敌人的眼前。

    至于动用神识,发现敌人之后,避开敌人,再秘密回去,也许在出特殊地域之前,刘一是这样想的,但是,当刘一穿上法衣,穿越一个个敌人时,刘一就明白,敌人太密集了,想要回到军营,除了隐身从敌人身旁穿越外,没有其他方法能够不被敌人发现而成功回到军营里面。

    如果没有隐身法衣,看着密密麻麻的敌人,刘一只有动用符篆,不过,符篆效果消失的瞬间,刘一和赵虎就将暴露在敌人眼前,暴露在敌人眼前之后,想要回到军营,只有硬闯,可是,想要硬闯回去,刘一或许有那么一丝成功的几率,但是,对于赵虎来说,那就根本不可能成功的。

    “呼!终于回来了,还真恐怖,敌人怎么有那么多人马进入了战场?”赵虎道。

    “呵呵,也许敌人是专门来围杀我们的吧,好在我们安全回来了,好了,我们去见见高层吧。”刘一道。

    于是,刘一和赵虎就进入了高层会议室,把这次掏宝的经过告诉了高层。

    “什么?这次敌人大量进入百脉战区,是你们引起的,是为了围杀你们?”有高层道。

    “我还以为他们有什么阴谋,原来只是为了围杀你们,就派出如此阵容,敌人也太看得起你们了。”也有高层道。

    “什么,十绝战阵?这么厉害的战阵?”这次,就连熊霸也吃惊了。

    “对,他们的十绝战阵很厉害,一般的战阵,发挥百分百,就逆天了,他们还能额外吸收灵气,发挥出来百分之二百三百甚至更多的实力。”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不仅如此,那十人的本身实力还很强,赵虎都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好在我们及时逃入了特殊地域。”

    “那应该是他们隐藏的战队,我也听说他们似乎有一个极其厉害的战队,具体什么战队无从得知,不过,那个战队只接受危险任务,而且,每次都成功完成,没有失败过,没想到为了解决你们,居然派出了他们。”熊霸道,接着又道:“你们也算运气好,居然成功逃脱了他们的围杀~~~~~~”

    呜呜呜呜呜呜~~~~~~

    熊霸话还没讲完,敌人有吹响了战争的号角,战争再次开启。

    “回去准备战争,其他的事,以后再说。”熊霸道。

    说实话,熊霸还真有些佩服敌人的勇气,以前敌人,次次战争都胜利,敌人经常开启战争也很正常,可是,如今几次战争,都是东区散修获胜,而敌人连续两次都是战败。

    没想到敌人又开启了第三次战争,还真有屡败屡战的英雄气概。

    不过,既然敌人吹响了战争号角,不管是输还是赢,东区散修都必须应战,好在有钱宝商行的加入,从目前情况来看,东区散修的赢面大。

    当然了,自上次战争结束也有些时间了,刘一和赵虎是选择掏宝,但是,更多的修士是选择闭关修炼,毕竟,奖励了那么多军功,这些军功换成修炼资源,足够让他们的实力再上一层楼。

    这样一来,东区散修的整体实力也就高了一大截,虽然和神秘敌人还是有些差距,但是,至少,两者的差距没有那么大了,再加上钱宝商行的帮忙,这场战争胜利的天平已经倾向东区散修了,当然了,这一切,还得看敌人是否有了针对钱宝商行的手段。

    如果敌人真的有了针对钱宝商行的手段,那么,这次战争就未必能够赢了。

    听着战争号角声,刘一也是迅速回到营地,带领钱宝商行的护卫,迅速进入战场。

    其实,每次战争,每次开战前,进行的程序都是一样的,就是双方都在聚集军团,准备战斗,同时,也在安排军团任务。

    由于战争的开启,双方高层都能够通过特殊手段,看到战场的所有情况,因此,看清敌人军团进入战场的人数,以及每个军团的战力,双方高层都指挥着各个军团,采用相应的措施,进行战斗。

    每个军团,该站那里,和敌人哪个军团战斗,都是有高层安排,而每个进入战场的修士,其实神识查探范围很窄,如果没有高层指引的话,有些军团,能否找到敌人军团还难说,更何况,就算找到了,万一找到厉害军团怎么办?

    比如,结丹期军团,却找上了敌人的元婴军团,那就注定要全军覆没,而且是瞬间覆没,这是高层都不愿意接受的事实,因此,高层才会小心翼翼的指挥战斗,就是要避免这种情况发生。

    不过,对于刘一来说,就无所谓了,高层安排了他们任务,他们按照高层的命令行事就行了,更何况,刘一神识强大,万一发现敌人军团实力太强悍,钱宝商行护卫不是敌人军团的对手,刘一也可以不动声色的带领大家,躲开敌人。

    而且,高层既然安排了任务,也就不会让钱宝商行面对根本没法敌对的敌人军团,钱宝商行是战争胜利的根本,己方高层自然不会安排钱宝商行的护卫去送死。

    话又说回来,敌人既然知道钱宝商行的厉害,还开启战争,那么,敌人一定有着什么手段能够对付钱宝商行,最起码也能牵制钱宝商行,否则,敌人开启战争,除了得到战败的苦果外,没其他的结果,又何必开启战争呢?

    果然,刘一发现,钱宝商行要面对的敌人军团,虽然还是结丹期军团,但是,实力却也强悍无比,一点也不比第二次战争时,敌人那个特殊战队的修士实力差,甚至刘一都怀疑这个军团,还是来自上次那个战队。

    有了这样强悍的军团,确实可以牵制钱宝商行,毕竟,钱宝商行的符篆,上次砸了那么多,这次很多修士猜测,钱宝商行的护卫不能再砸出那么多符篆了,这也是敌人敢于攻击钱宝商行的原因之一吧。

    “战!”

    在大家都做好准备之后,熊霸大吼一声,一个战字,传入各个修士的耳中,让各个修士热血沸腾,充满高昂的情绪。

    “杀!杀!杀!~~~~”

    战斗打响了,各种喊杀之声响彻整个百脉战场,而各个军团,也找到各自的目标,战斗起来。

    “刘门主,上次你们用符篆灭了我们一个战队,这次,不知你们是否还能扔出那么多符篆呢?”敌人首领对刘一道。

    钱宝商行的符篆,却是让敌人忌惮,如果没有符篆的话,钱宝商行的护卫根本就不是敌人的对手,毕竟,敌人可是经过特殊手段培养出来的后手军团,而钱宝商行的护卫,都是刚刚从东区招收的一群散修,双方之间的差距当然很大。

    “能否扔出那么多符篆,你试试就知道,再说了,对付你们,何须再次动用符篆。”刘一道。

    钱宝商行不差钱,因此,各个护卫的装备都快要逆天了,他们本身实力或许不怎么强,但是,配备一身装备的话,就算任何修士都不能小瞧他们了。

    “那就战吧,杀!”敌人率先动手,杀了过来。

    “杀,杀,杀~~~~”敌人出手了,钱宝商行的护卫自然也不甘落后,于是,与敌人对攻了起来。

    一时间,双方就这样僵持着。

    “不好!”突然,刘一脸色大变道。

    原来,突然间,刘一发现背后有大量的攻击,朝着他和钱宝商行的护卫攻击而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