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嗖!~~~~

    一道道攻击,在钱宝商行和刘一背后,朝着钱宝商行护卫和刘一攻击而来。

    此时,钱宝商行的护卫正在和敌人对攻,后方毫无防御,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根本就不可能做出防御,再说,就算有准备,在和敌人对攻中,被敌人牵制,也不可能抽出手来防御背后的攻击。

    而刘一虽然没有加入战斗,背后的攻击,他倒是可以防御,但是,面对铺天盖地的的攻击,刘一个人力量就显得渺小,想要防住这些攻击,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别说防御,在那样的攻击下,刘一能够自保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其实,面对那样的攻击,也是没有修士相信刘一能够在那样的攻击下活下来。

    说实在,这些攻击来的莫名其妙,也来的突然,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就连刘一也没想到,自己的军团在攻击敌人,自己背后居然会遭到攻击。

    感受着背后呼啸而来的攻击,刘一知道,这肯定是有人叛变了,也只有己方修士,才能在背后偷袭,敌方军团,是没法绕到己方后方偷袭的,毕竟,高层都在时刻关注战场,对于战场上的情况了如指掌,根本就不可能给敌人绕到后方的可能。

    果然,刘一神识一扫,就发现,攻击他们的乃是己方的十大结丹期军团,就是曾经打劫过钱宝商行,和钱宝商行有过节的那十个结丹期军团。

    不过,虽然钱宝商行和那十大军团不对付,但是,在战场上,刘一也没有想到他们会在背后对自己下手。

    要知道,这可是在战场上,如果胆敢在背后对自己人动手,后果十分严重,因此,哪怕平时再大恩怨,在战场上也不敢背后对自己人动手。

    如今,十大军团居然对钱宝商行动手,不用说,那也是他们已经背叛了东区散修,也就是说他们叛变了。

    他们叛变了,这是东区散修所有修士不敢想象,却又不得不接受的事实,如果没有叛变,他们根本不敢在战场上对钱宝商行动手,毕竟,钱宝商行可是东区散修能够取得战争胜利的关键,对钱宝商行动手,就是不让己方胜利,更何况,如果真的没有叛变,就算他们灭了钱宝商行,敌人也会把他们给灭了,这种找死行为,是没有修士愿意去做的,唯一解释就是他们叛变了,因此,他们才配合敌人一起剿灭钱宝商行,灭了钱宝商行后,他们也不会回散修军营,而是跟着敌人,会敌方军营。

    “叛变?他们敢!”一声怒吼,从东区散修高层中传出。

    整个战场,都有高层关注,而钱宝商行更是东区散修高层关注的重点,毕竟,钱宝商行,才是东区散修取得战争胜利的关键。

    如今,十大军团在背后对钱宝商行动手,他们这些高层自然能够发现,而且在十大军团刚刚发的攻击,这些高层就有人注意到了,这这声怒吼之声,就是第一个发现的高层发出的。

    “什么?他们叛变了,怎么可能?”有了先前那声怒吼,其他人的注意力自然也吸引过来了,因此,都发现了这种状况,可是,发现了这种状况,却也无可奈何,毕竟,他们也不能进入战场。

    “可恶,早知道当时就应该灭了他们!”十大军团虽然只是结丹期的十大军团,但是,对于本来实力就不如敌人的散修军营来说,十大军团叛变,可是十分严重的大事。

    十大军团叛变,不仅少了十大军团战力那么简单,同时,也让敌人多出十大军团战力,再加上原本十大军团可以牵制敌人十大军团人,这就相当于敌人凭空多出二十大军团,凭空多出二十个军团,产生的影响是巨大的。

    除此之外,他们现在还联合攻击钱宝商行,一旦钱宝商行被灭,东区散修就根本没有取得战争胜利的可能,甚至,此次战争,就可能导致整个战役彻底溃败。

    “怎么办?现在救援也来不及了。”别说他们这些高层没法进入战场,就算他们能够进入战场,也来不及了,毕竟,十大军团已经发出了攻击,他们距离钱宝商行很近,发出的攻击,瞬间就能到达钱宝商行修士身上。

    因此,就算他们能够进入战场,就算能够灭了十大军团,也没法替钱宝商行修士挡住这一波的攻击,而钱宝商行商行的护卫,正被敌人正面牵制,没法防御后方攻击。

    也许,就这么一波攻击,就能让钱宝商行所有修士都留在战场,甚至包括刘一,因此,高层虽然十分焦急,却也无可奈何。

    “哈哈,这就是你的后手?果然厉害,我就说,没有把握,你是不会这样傻傻的发动战争的。”黑衣蒙面人对着神秘敌人首领道,接着又道:“前后夹击,尤其是后方的攻击,他们根本没有预料到,现在也只有毫无防御的硬抗这些攻击,哪怕刘一有些后手,也挡不住这些攻击吧?”

    东区散修高层关注战场,神秘敌人高层自然也关注着战场,而钱宝商行的到来,让神秘敌人一方接连战败,因此,神秘敌人一方高层自然也格外关注钱宝商行。

    至于说黑衣蒙面人和神秘敌人首领就更加不用说了,他们刚刚还在商量着如何消灭刘一,逼出钱宝商行的隐藏手段呢。

    “不知道,理论上是这样的,但是,他是第一门门主,就很难说了。”神秘敌人道,接着又道:“就像他能够从狩猎战队小组逃脱,并且击杀狩猎战队小组一样,开始,谁会想到是那样的结果呢?”

    “是啊,我也好奇,他是怎么消灭狩猎战队小组的?他作为第一门门主,能够从狩猎战队手上逃走,我不好奇,但是,他要击杀狩猎小组,我怎么都觉得奇怪。”黑衣蒙面人道。

    “不知道,不过,这次就算不能灭杀刘一,至少也能让我们看清他的底牌。”神秘敌人首领道。

    十大军团叛变,突然偷袭钱宝商行,钱宝商行的结局似乎可以预见了,别说其他人的看法,就连钱宝商行护卫心里的想法也是一样的。

    钱宝商行的护卫正在和敌人对攻着,双方势均力敌的对攻着,突然背后冒出铺天盖地的攻击,他们自然也感受到了,只是此时被敌人牵制,根本腾不出手来给自己防御,只能毫无防御的硬接背后铺天盖地的的攻击。

    没有任何防御的硬接背后铺天盖地的攻击,结局会怎么样?每个修士都知道,结局肯定是身死道消。

    可以说,整个军团中,也只有刘一没有动手,也只有刘一才能腾出手来抵挡敌人的攻击,但是,面对铺天盖地的攻击,刘一一人根本就挡不住那么多攻击。

    刘一能够在这些攻击下,保住自己的性命,就是谢天谢地的事情了,想要刘一保住自己的性命的同时,替他们也挡住这些攻击,肯定是不可能的,因此,钱宝商行的护卫也只希望刘一能够安然逃脱敌人的攻击了。

    “门主,快跑,记得给我们报仇!”有护卫对刘一大吼道。

    毕竟,面对铺天盖地的攻击,刘一还站在原地,没有逃跑,让其他护卫也很担心。

    这样站在原地等候铺天盖地的攻击的到来,哪怕刘一厉害,也只有身死道消的可能,如果刘一趁机逃跑,也许还能逃得一命。

    毕竟,那些攻击是朝着钱宝商行护卫和刘一站立的那片区域而去,只要逃离那批区域,遭到的攻击相对就弱了很多,也就更安全一些。

    钱宝商行的护卫如果不是被敌人牵制,他们肯定会一边防御,一边躲闪,逃离此地,可惜,他们被敌人牵制,只能站在这里,一边和敌人对攻,一边等候这些攻击的到来。

    “门主,快跑,快跑,~~~”

    “门主,快跑,快跑,~~~”

    有了第一个护卫开口,其他护卫自然也跟着开口,这时候,他们都知道,他们是必死无疑,因此,他们就希望刘一能够逃脱,希望刘一能够活命。

    都说再坚固的堡垒,也经不起内部的摧毁,这说的一点都不错。

    钱宝商行如此厉害,替东区散修军团赢得了几场战争的胜利,更是消灭了大量的神秘敌人,让一直战败的东区散修军团终于走出战败的阴影。

    本来以为,只要有钱宝商行在,东区散修军团就能够一直取得战争的胜利,可是,哪里想到,己方军团却出现了叛变,而且是十大军团叛变。

    更可气的是,这十大军团不仅叛变,而且还从背后偷袭钱宝商行,打算趁机解决钱宝商行。

    只要解决了钱宝商行,那么,神秘敌人一方以后的战局就会一马平川,再也不用担心战败了。

    如今看来,敌人的计划似乎要成功了。

    不过,敌人的计划会成功吗?刘一有那么好对付吗?

    答应是否定的。

    “你们继续攻击敌人就行,其他的交给我。”刘一对焦急的钱宝商行护卫道,接着又低语道:“这样就想解决我?太天真了,百万傀儡,给我出!”(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