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又一次出人意料的胜利,自此,东区散修,接连取得了三次战争的胜利。

    而钱宝商行,又成了战争胜利的关键,他们面对敌人的阴谋,面对己方的叛徒的偷袭,再一次暴露出惊人的底牌,迅速灭杀叛徒,同时追击敌人军团,战功赫赫。

    上次战争,符篆轰击敌人军团,就让大家吃惊,以为这是钱宝商行的最后手段,哪里知道,这次战争,他们暴露了更加恐怖的傀儡之师。

    钱宝商行的底牌层出不穷,这一切,对于东区散修来说,他们是乐于见到的,钱宝商行越厉害,那么,他们取得战争胜利的可能性就越大,最终取得战役的胜利也大有希望。

    不过,现在言战役胜利,还是为时过早,毕竟,和敌人的战争,是持久的战争,从双方投入战场的实力就可以看出,战争到现在,双方还是以试探为主,真正的实力军团,真正的王牌军团,真正的底牌,还没有出现在战场上。

    以前,散修军团一直战败,但是,散修高层却也没有派出王牌军团,也没有露出真正的底牌,而是屡败屡战,只是一直从各地招收一些散修补充实力,加入战场。

    如今,神秘敌人接连战败三场战争,但是,他们同样没有派出王牌军团,没有露出真正的底牌,就算围杀钱宝商行,也只是派出一小部分实力强大的军团,针对钱宝商行而已。

    如果敌人真的底牌全出,钱宝商行肯定挡不住敌人的袭杀,哪怕刘一有百万傀儡,也是无济于事,不过,现在只是试探,哪怕敌人想要消灭刘一,也不敢轻易动用底牌。

    在彻底大决战之前,各方的底牌是不会动用,或者动用少量的底牌力量。

    其实,双方的试探,就是为了试探出对付的底牌,只有清楚了对方的底牌,才能有针对性的对付对方,从而取得最终胜利。

    而在试探过程中,失败的一方自然也就会不断的暴露自己的底牌。

    就像刘一,如果不暴露百万傀儡,那么,钱宝商行就会被灭,东区散修就没法取得战争胜利,而暴露了底牌之后,钱宝商行胜利了,东区散修胜利了,敌人战败了,如果敌人想要在下次战争中取得胜利,那么,敌人也只有继续暴露底牌。

    当然了,战争,除了让对方暴露底牌之外,也是趁机消耗对方的炮灰,趁机消耗对方的力量。

    不过,这些都是高层该考虑的事情,对于刘一来说,对于军营中其他军团修士来说,他们只要在战争中多杀敌就行了。

    而这次战争的胜利,毫无例外,刘一和钱宝商行的护卫,又获得了大量的军团,而其他军团修士,也获得了额外的军功奖励。

    有了这些军功,换取资源之后,大家都投入到修炼当中,就连钱宝商行的护卫,也在刘一的带领下,呆在营地潜修。

    他们这些军团修士在安心的潜修,但是,高层中却并不平静。

    十大结丹期军团的叛变,也在一众高层心中敲响了警钟,这次面对己方军团背后捅刀子,也就钱宝商行底牌多多,才能安然无恙,换成其他军团,结果会怎么样?

    不用说,换成其他军团,结果肯定截然相反。

    如果这样的事情多发生几次,那么,不用和敌人战斗了,就算己方军营就该乱成一团,因此,对于叛徒这个问题,必须认真对待。

    毕竟,谁也不知道整个东区散修军营,是只有那十大军团背叛,还是还有其他军团也背叛了,只是暂时没有暴露。

    敌人能够策反结丹期军团,未必就不能策反元婴军团,如果真的有元婴军团叛变,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因此,一众高层,都聚集在一起,讨论这个问题,防范于未然。

    “这次战争,对于十大军团叛变之事,各位有何感想。”熊霸道。

    “哼,真没想到十大军团居然是叛徒,难怪他们总是和钱宝商行作对,原来是钱宝商行帮助我们取得了战争的胜利,破坏了他们的计划。”有一高层道。

    “是啊,早知道,当时就应该灭了他们。”又有一高层道。

    对于十大军团打劫钱宝商行之事,各个高层都记忆犹新,不过,十大军团实力很强,是结丹期军团中的重要力量之一,因此,哪怕他们打劫了钱宝商行,各个高层也并没有过多惩罚十大军团,毕竟,战场上需要十大军团,如果真的因为十大军团打劫钱宝商行,就灭了十大军团,那么,对于东区散修来说,损失太大了。

    不过,如今十大军团叛变,自然给了大家一种早就该灭了他们的感觉,如果早点灭了十大军团,那么,十大军团也就不用叛变了。

    当然了,这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

    “我记得方长老和十大军团首领关系不错,不会是方长老也~~~”其中一人道,然而,他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你不要血口喷人,我是和他们十大军团首领关系不错,那是我不知道他们是叛徒,在他们叛变之前,你们谁不说他们是我们结丹期军团的榜样,如果只是因为和他们关系不错,就说我是叛徒,那么,你们都赞扬他们,你们岂不也是叛徒?”方长老大声道。

    方长老和十大军团首领关系很好,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因此,大家都怀疑方长老是否也是叛徒,甚至之前,大家就怀疑过方长老,不过,由于没有证据,因此,大家也没有把方长老怎么样。

    如今,十大军团叛变,如果以此为借口,拿下方长老,也未尝不可,因此,那修士才当众说出来,不过,方长老也不傻,在那人没有说出来之前,就打断了,毕竟,他可不想因此而背上叛徒之名,并且被处罚。

    如果真的以十大军团叛变为借口,给方长老也按上叛变的罪名的话,方长老知道,熊霸肯定不会手软,一定会立刻处死他,因此,他要据理力争,就算不能摆脱叛变的嫌疑,至少不能承担叛徒的罪名。

    “好了,方长老说的不错,之前,我们都表扬过他们,要大家以他们为榜样,在他们没有暴露之前,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叛徒,因此,和他们走的很近也很正常,所以,这种没有证据的话,以后就不要乱说了,大家还是想想该怎么揪出叛徒和杜绝叛徒。”熊霸道。

    现在谁也不知道谁是叛徒,谁不是,因此,没有证据之前,随便猜测就给人定罪,不仅不能让东区散修安稳,还会弄得人心慌慌,那就不好。

    东区散修在考虑叛徒的问题,而神秘敌人首领,却在思考刘一和百万傀儡的问题。

    “如今他们有了百万傀儡,你打算怎么办?下次战争,他们有了百万傀儡,你们肯定又要战败。”黑衣蒙面人道。

    “是啊,如果百万傀儡出现在战场上,的确是一件让人麻烦的事情,既然如此,就想办法不让这百万傀儡出现在战场上,不就行了。”神秘敌人首领道。

    “不让他们出现在战场上?怎么可能,如果刘一没有暴露百万傀儡,那么,他在战场中不拿出百万傀儡参战,谁也没法说什么,但是,如今暴露了,如果刘一再藏掖着,不拿出来参战,恐怕他们所有人对于刘一都会有看法,因此,不管刘一想不想让百万傀儡参战,都必须让百万傀儡参战。”黑衣蒙面人道。

    “可是,你别忘了,百万傀儡是刘一的底牌,同时,也是为了守护刘一的安全,如果不让刘一出现在战场上,你认为百万傀儡还会参战吗?刘一愿意不顾自己安危,把傀儡交给别人?”神秘敌人首领道,接着,又道:“就算刘一愿意,他把傀儡交个谁?交给钱宝商行护卫?他们都是结丹期修士,交给他们,我们说不定都可以趁机夺取,如果不是交个他们,你认为刘一放心把百万傀儡交给其他元婴修士?”

    “如果这样的话,那倒是可以,不过,你怎么让刘一不出现在战场上呢?”黑衣蒙面人问道。

    “这个很简单,只要让刘一进入东区散修高层就行了,刘一虽然只有元婴修为,但是,凭借钱宝商行的这几次战争的功劳,破例让他进入高层,也很正常。”神秘敌人首领道,接着又道:“只是,刘一不进入战场,我们就没有机会击杀刘一了。”

    “这个简单,我们之所以要杀刘一,只是为了试探钱宝商行而已,其实,想要试探钱宝商行的虚实,就算不杀刘一,也有办法的。”黑衣蒙面人道,接着又道:“只不过,这办法,需要从长计议,因此,我们还是先把刘一送入高层再说吧。”

    “的确,要试探钱宝商行的虚实,除了击杀刘一外,还有其他办法,那好,我这就把刘一送入高层,正好,现在他们也在开会,我想这时让人提出送刘一入高层,没有人会反对的,对了,就让刘一做个长老吧。”

    随即,神秘敌人首领就用特殊手段,传递了几条信息。(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