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区散修高层,会议还在进行,一直都在讨论如何揪出叛徒以及如何杜绝叛徒,可是,讨论来,讨论去,却也没拿出一个可行的方案。

    “我们这样讨论下去,也是不会有结果的,不过,我看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只要大家小心提防,就行了。”方长老道,接着,方长老又道:“我们还是讨论讨论钱宝商行吧,钱宝商行立了大功,却一直没能参加高层会议,我觉得这样不好,我觉得应该也让他们前来参加会议。”

    方长老自然不希望大家讨论叛徒之事了,不管怎么说,他是叛徒的嫌疑最大,如果真的大家要动用什么手段来辨别谁是叛徒,那么,动用手段的对象,第一个绝对是他方长老,这可不是方长老愿意看到的。

    不过,方长老提出让钱宝商行也来参加会议,却大大出乎其他人的意料,方长老以前可是一直看钱宝商行不顺眼,和钱宝商行对着干,没想到这次会替钱宝商行说话,为钱宝商行谋取好处,不过,大家对于这个提议,还是比较赞同。

    “没错,钱宝商行功劳赫赫,如果一直不让他们参加会议,真要让他们误以为我们对他们有意见,排挤他们,那就不好。”又有一个高层道。

    “是啊,凭钱宝商行的功劳,有资格参加会议了,如果有资格参会会议,我们却一直没有让他们参加会议,确实不好。”有一高层道。

    “何止不好啊,万一让他们以为我们不重视他们,那就惨了。”一高层道。

    作为高层,自然能够知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秘密,这些秘密,是那些军团修士没法知道的秘密,其他军团的任何行动,都是高层下达命令,军团修士执行命令,因此,如果钱宝商行参加会议,那么,钱宝商行也能知晓一些只属于高层才能知道的秘密。

    参加高层会议对于任何军团来说,都很重要,对于钱宝商行来说,同样重要,钱宝商行也想参加高层会议,可惜,高层会议只有出窍期修士才能参加,钱宝商行没有出窍期修士,自然没法参加,但是,并不代表钱宝商行不想参加会议。

    钱宝商行想要参加会议,如今,又有如此功绩,却没有人邀请他们参加会议,让钱宝商行失望,到时候,钱宝商行修士在战争中不出力,那就麻烦了。

    “你们说的不错,确实该让钱宝商行参会会议,他们是我们东区散修军营的重要力量,而且贡献卓绝,有资格参加会议,不过,我们该让他们以什么身份参加会议呢?”熊霸道。

    “就让刘一做长老吧。”方长老接口道,接着,又道:“让刘一做长老,也算我们对钱宝商行的尊重,也算默许了钱宝商行在东区的存在,你们觉得呢?”

    “嗯,凭借钱宝商行的功劳,破例给刘一一个长老的身份,也没什么,不过这样一来,刘一就不能参加战争了。”熊霸道。

    长老,必须是出窍期修士,刘一只是元婴修士,本来是没有资格做长老的,但是,因功绩显著,破例让刘一做长老,也只是破例而已,并非刘一真的有实力做长老。

    “其实,刘一参不参加战争,都没什么,只要钱宝商行修士继续参加战争就行,毕竟,在战场,出手杀敌的还是钱宝商行修士,刘一最多就是指挥大家杀敌而已。”有长老道。

    刘一在战争中,只是指挥钱宝商行修士杀敌,自己很少动手,这些高层都知道,既然刘一不动手杀敌,那么,战场上,多一个刘一,和少一个刘一,也就没有区别了。

    至于说指挥钱宝商行修士杀敌,就算刘一没有进入战场,照样能够指挥钱宝商行杀敌,更何况,没有进入战场,还能观察到整个战场的形势,比进入战场,两眼一抹黑,分不清敌我形势,更能够便捷的指挥钱宝商行杀敌。

    “是啊,破例让刘一成为长老,也算对钱宝商行在战争中所付出的一种肯定与奖励,同时,也能激烈其他人,让其他人知道,谁在战争中出力大,谁将会获得更多好处,我们这些高层是不会亏待大家的。”有长老道。

    “嗯,不管是钱宝商行作为一大战力,还是钱宝商行做出的功绩,都值得给刘一一个长老的职位。”一长老道。

    “好吧,既然大家都认为应该让刘一担任长老一职,那就让刘一担任长老吧。”熊霸道,接着,熊霸就传音给刘一,让刘一来会议室一趟。

    刘一接到传音后,虽然不知道熊霸找自己做什么,但是,却也不敢耽搁,而是立刻动身前往会议室。

    刚刚进入会议室,刘一就发现会议室坐满了高层,一个个都是出窍期修士,并且,在刘一刚刚进入里面,里面的高层一个个都盯着刘一。

    “各位前辈好,不知各位叫晚辈前来,所谓何事?”刘一问道。

    “好了,刘一,你现在是第一门门主,虽然修为不如我们,但是,身份却也和我们平等,就不用以晚辈自居了,还有,我们这次叫你来,是想让你进入高层,做长老,不知你是否愿意担任长老一职?”熊霸道。

    “担任长老一职?晚辈自然愿意,不过,长老不是只有出窍期前辈才能担任吗?晚辈只是元婴修士,似乎还不够资格?”刘一疑惑的道。

    “出窍期担任长老,这是规定,但是,也有例外,我们可以破例让你担任长老,就像你担任第一门门主一样,我想你们第一门门主,按照规矩,也不允许元婴期担任吧?你不也破例了?”熊霸道。

    在熊霸看来,第一门是个神秘的势力,他们的门主,最少也得出窍期巅峰修为,甚至更高修为才能担任,但是,刘一元婴修为,就担任门主,肯定是特殊情况,破例担任门主一职。

    但是,熊霸哪里知道,第一门,只是纸老虎,看起来很神秘,很吓人,但是,第一门的真实实力并不怎么样,而第一门最高修为,也才元婴期,第一门还没有超越了元婴期修为的存在,不过,这些熊霸不知道罢了。

    当然了,如果不看修为,看实力的话,只要刘一肯暴露实力,那么,刘一也确实有资格进入高层,做长老,毕竟,刘一的实力,在刘一想来,是不会比一般的刚刚踏入出窍期的修士差,不过,比起那些踏入出窍期时间很长的修士来说,刘一觉得自己还是略微不如。

    不管怎么样,刘一的真实实力,确实有资格做长老,不过,刘一可不想暴露自己的真实实力,因此 ,做不做长老,入不入高层,刘一都不是很在乎,如果能够进入高层,那就更好,毕竟,进入了高层,也就意味着自己有了一定的话语权,有了话语权,不管是钱宝商行修士在战争中,还是钱宝商行在东区的地位,都有大大的好处。

    因此,对于入高层,做长老,刘一是不会反对的。

    “既然这样,那晚辈就接下这长老之职了。”刘一道。

    “好了,你也是长老了,就不要以晚辈自居了,我们还是以道友相称吧,对了,刘道友,既然你已经是长老,是高层了,以后就不能在进入战场了,你们钱宝商行的修士少了你的带领,进入战场不会出问题吧?”熊霸道。

    “熊道友放心,钱宝商行的那些护卫,有没有我在场,都一样,想必你也看到了,我再战场上,也很少干涉他们的行动。”刘一道。

    其实也是,除了刘一动用百万傀儡,救了钱宝商行所有护卫一命之外,其他时刻,刘一在不在都一样。

    其实,只要不出现叛徒,从背后捅刀子,那么,钱宝商行的护卫不惧任何威胁,毕竟,钱宝商行的护卫,每个护卫身上都有大量的符篆,可不是大家以为的钱宝商行修士身上的符篆已经用完。

    不过,还是那句话,使用符篆,消耗的财富太大,因此,不到危机时刻,大家是不会动用符篆的,哪怕身上有好多符篆,也不会轻易动用。

    而这次十大军团背叛,从背后偷袭,出乎钱宝商行修士的预料,让钱宝商行的修士没有防备,这才没时间动用符篆,与十大军团对抗,否则,就算刘一没有百万傀儡,他们凭借符篆,也不惧十大军团和神秘敌人军团的联手攻击。

    符篆使用很便捷,也不用浪费很多法力,只需少量法力激发就可以,但是,如果被偷袭的太突然,让激发符篆的时间都没有,那么,身上有再多符篆,身上的符篆再厉害,也没有任何用处。

    外力终究是外力,自身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激发符篆的时间极短,在有了准备的情况下,哪怕面对很危险的情况,也有时间激发符篆,因此,大多数情况下,修士身上如果有符篆的话,只要愿意激发符篆,还是能够激发的。

    “那就好,不过,你的百万傀儡怎么办?”熊霸问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