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好,不过,你的百万傀儡怎么办?”熊霸问道。

    熊霸这话一问出,方长老的嘴角微微一翘,脸上露出一丝不为人察觉的笑意,心里想到:来了,果然不会轻易放过百万傀儡。

    百万傀儡,组成傀儡之师,在战场,能够横扫战场,如此战力,熊霸不知道也罢,知道了,自然不能不让他出现在战场商行。

    没有泄露傀儡之师,或许可以作为底牌用,但是,已经泄露了,那么,就不能藏掖着,毕竟,就算不再动用傀儡之师,也失去了作为底牌的效果,而如果此时用在战场商行,也许能够逼迫敌人动用一些底牌,己方也能够更好的观察敌人的底牌。

    其实,敌我双方都明白,刘一的百万傀儡,看起来能够横扫结丹期战区,能够横扫战场,那是在双方都没有暴露底牌的情况下,如果真的最终决战,双方都动用最终底牌的话,刘一这百万傀儡,根本就够看,起不到决定性作用。

    而在各自试探时,动用傀儡,倒是能够起到很大的作用,敌人要么暴露一些底牌,动用少量底牌来对付百万傀儡,要么就选择继续战败,任凭傀儡之师横扫战场,不管哪一种状况,对于敌人来说,都是十分不利的,因此,敌人才会想方设法让百万傀儡没法再次进入战场。

    “百万傀儡?熊道友这是什么意思?”刘一警惕的问道。

    百万傀儡,刘一一直当做底牌动用,就算现在暴露了,刘一把百万傀儡留在身边,也能起到震慑作用,震慑一些不轨之人。

    如今听熊霸的话语,似乎对百万傀儡有些心思,刘一自然得警惕了。

    “刘道友别紧张,我不会打你百万傀儡的主意,只是你也看到了战场的情况,如果你的百万傀儡能够出现在战场,对于我们的战局来说,都很有帮助,如今,你不能参加战场,如果你的傀儡也跟着不出现在战场,那么,对于我们来说,却是一个大大的损失。”熊霸道。

    “熊道友想让我把百万傀儡交出来?”刘一再次问道。

    “呵呵,刘道友,我知道,要你把你的傀儡交给我们处理,你肯定不乐意,这样吧,你把你的傀儡之师交给你信任的人,让他带走百万傀儡,进入战场杀敌,如何?”熊霸道。

    “对啊,刘道友,你没法出现在战场了,如果百万傀儡也不能出现在战场,对于我们来说,却是大大的不利。”有高层道。

    “是啊,刘道友,人选你随便选,只要让百万傀儡参战就行。”又有高层道。

    “是啊,是啊,刘道友,你一定要让百万傀儡出现在战场上啊。”一高层道。

    百万傀儡,在这试探阶段,出现在战场上的作用太大了,因此,一个个高层都开口,希望刘一能够把百万傀儡留在战场上,但是,他们也知道,刘一并不想把百万傀儡用在战场上杀敌,否则,刘一早就动用了这百万傀儡。

    “诸位道友,这恐怕不能如你们所愿了,你们也知道,我钱宝商行的修士,除了刘某外,其他人都是结丹期修士,如果我把傀儡留给他们,他们也没能力保护这些傀儡,到时候,傀儡就变成敌人的傀儡了,还不如不让百万傀儡留在战场上,诸位觉得呢?”刘一道。

    且不说这百万傀儡是刘一震慑其他人的一种手段,不愿意让百万傀儡随便离开自己身边,就算把傀儡交给钱宝商行护卫,钱宝商行护卫修为太低,没能力保护百万傀儡,到时候,百万傀儡被人夺走了那就不好。

    毕竟,想要控制这些傀儡,必须先让百万傀儡认主,如果傀儡的主人只是结丹期修为,那么,只要有一元婴修士悄悄潜入傀儡主人身边,偷袭,灭杀傀儡主人,就能够很轻易的夺走百万傀儡。

    至于说能否潜到傀儡主人身旁,灭杀傀儡主人,这一点不用怀疑,如果傀儡主人只有结丹期,那么,肯定敌人一定可以派人潜到傀儡主人身边,别的不说,就算在平时,谁也没法保证元婴军团中的那些己方元婴修士,没有已经背叛元婴修士,如果那些背叛的元婴修士,悄然潜到傀儡的结丹期身边,灭杀傀儡主人,夺走傀儡,那么,损失就太大了。

    就算不说平时,就算在战场中,双方军团对战时,虽然敌方的元婴军团都被己方高层盯得死死的,但是,万一有一两个元婴修士脱离战场,潜入结丹期战团呢?

    对于一两个元婴期修士潜入结丹期战场,高层也不会在意,毕竟,一两个人改变不了规模宏大的结丹期战区的战斗,因此,就算潜入一两个元婴期也没什么。

    但是,如果傀儡之师的主人是结丹期修士,他在控制傀儡横扫结丹期战区,却被潜入的一两个元婴修士暗杀,从而夺走傀儡之师,那么,战争的结果,就会截然相反。

    “可是,你可以把百万傀儡交给元婴修士。”一高层道。

    “交给元婴修士,这个主意是好的,但是,我钱宝商行修士,除了我外,没有元婴修士了,你让我交给谁?交给其他人?说实话,除了我钱宝商行外,其他军团的修士,我刘一并不信任。”刘一道。

    刚刚在战争中被己方军团背后捅刀子,好在刘一有百万傀儡,才能在没有暴露自身实力的情况下,救下钱宝商行的护卫,如今,要是刘一还相信其他军团,那么,钱宝商行的护卫,迟早都要死在己方军团手中。

    “这,这,这~~~~”这下,别说那高层修士,就算熊霸都没话说了。

    如果在没有军团叛变之前,他们还能说己方的军团,都是值得信赖的军团,己方的元婴修士,自然也是值得信赖的元婴修士,因此,把傀儡交给己方元婴修士,他们也能够保证不会出问题。

    但是,现在,却没人敢保证了,而且,就算有人敢保证,其他人也不会相信的,有了前车之鉴,十大结丹期军团,都是大家看好的军团,都能够背叛东区散修,其他军团,为什么就不能背叛东区散修?

    “既然诸位没法保证,我怎么敢把傀儡交给其他元婴修士,如果我把傀儡交给其他元婴修士,而那元婴修士却早已叛变,那不就等于把傀儡送给敌人?这样的后果,我想诸位也承担不起吧?”刘一道。

    最终,没得说了,百万傀儡,还是留在刘一身上,保护刘一,至此,傀儡之师,也正式确定不再出现在战场。

    傀儡之师的归属权确定之后,会议又讨论了其他事宜,最终,也让刘一了解到一些只有高层才能了解的秘密。

    比如,现在的战争,只是双方试探性的战争,而参战的那些军团修士,只是试探敌人底牌的炮灰而已。

    又比如,东区散修高层,其实还隐藏着更加厉害的军团作为后手,只不过那些军团,时间未到,一直未曾动用而已。

    又比如,现在的战争胜负,在高层心里,并不十分重要,想要战争的最终胜利,还得看双方的底牌。

    总之,刘一知道了很多只要高层才能知道的秘密,也让刘一知道,自己钱宝商行的不足,自己第一门的不足,同时,也让刘一了解到,东区散修的强大。

    既然东区散修都如此强大了,那么,浅海城的其他大势力该有多强大?他们一定比东区散修强大多了,而四处作战的神秘敌人又该多强大?他们四处作战,而且不落下风,毫无疑问,他们比各大势力更强大。

    如今钱宝商行算是和神秘敌人彻底站在对立面,如果哪天神秘敌人单独对付钱宝商行,钱宝商行又该如何自保?

    实力,第一门的实力还是不够啊,这是刘一的真实感受。

    自那会议之后,刘一作为长老,就不能出现在战场了,不过,既然不能出现在战场,那么,刘一就动用这段时间,秘密的招收了一批结丹期巅峰的苦修士。

    当然了,由于刘一不能出现在战场,而钱宝商行护卫又被敌人军团牵制,因此,此后的战争,东区散修和神秘敌人倒是平分秋色,几次战争,输赢各半。

    不过,在几次战争之中,东区散修,却也崛起了一个元婴军团,那就是赵虎带领的元婴军团。

    赵虎带领的元婴军团修士,他们的修士在这段时间提升很快,实力也增加很多,几乎每一次战争,他们的实力都会提升一大截,让他们在战场上,杀敌众多,军功累累。

    也让其他军团羡慕不已,不过,其他军团可不知道赵虎的军团修士的修为和实力为什么提升那么快,其实,这都是赵虎带回来的那些手指大小的煞气结晶的功劳。

    就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该招收的结丹期巅峰苦修士,刘一都觉得招收完了,可是,离刘一心中的目标,一万结丹期巅峰苦修士,还有很大的距离,这让刘一有些苦恼。

    “刘道友,在为什么事苦恼。”赵虎问道。

    听刘一把事情说了一遍,后,赵虎道:“刘道友,不凡设立擂台试试!”(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