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战争不断,军营中的气氛随着时间的推移,显得越来越压抑,这种压抑,在平时确实可以让修士更加快捷的突破修为,但是,当压抑气氛太过浓重时,却也会抑制修士提升修为的速度。

    而军营中,压抑气氛,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已经到了会抑制修士提升修为速度的程度了,对于这种情况,不仅高层很着急,就连军团修士也很着急,可是,也找不到什么方法来改善这种气氛,毕竟,这是军营。

    如今,高层设立一百擂台,虽然擂台数量有些少,但是,确实盘活了整个军营的气氛,让能够承受压抑气氛的修士继续修炼,让不能承受压抑气氛的修士跑来擂台旁,看热闹来了,同时,也能调整自己的心情与情绪。

    “哈哈,真没想到高层居然会设立擂台,太好了,这个擂台擂主归我了。”突然,一个看热闹的修士跳向擂台,并且大声道。

    碰!

    一声巨响,此人碰撞在擂台结界上,接着,摔了下来。

    “哈哈,小三,你傻了吧?想要挑战擂台,需要报名,报名需要灵石,你想要上擂台,去那边报名,报名之后,领了令牌,才能进入擂台。”有一个看热闹的修士笑道,此修士显然认识那叫小三的修士。

    “猴子,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害得我出丑。”小三埋怨道。

    “哈哈,是你太急了,我来不及拦住你。”猴子道。

    “好了,猴子,不跟你说了,我要去报名了。”小三一边急忙去报名,一边对猴子道。

    其实,这一幕不止发生在小三身上,其他各处擂台,一些粗心大意的修士,也如小三一般,亟不可待的冲向擂台,被出丑后,才明白,想要上擂台,必须报名,必须交灵石,领令牌才行。

    好在,高层设立擂台,不是为了赚取灵石,因此,令牌需要的灵石倒是不多,才十块下品灵石,对于军营中的修士来说,大家都是结丹期以上的修士,哪怕是比较穷的散修修士,十块下品灵石,也不会太在乎。

    不过,一块令牌,只能进入一次擂台,因此,修士进入擂台之后,被对手轰出擂台,想要再挑战或者挑战其他擂台修士,那么,就得重新报名交灵石领令牌。

    很多修士都领了令牌,当然,也有很多修士只是看热闹,没有领令牌,毕竟,十块下品灵石虽然很少,他们都不在乎,但是,如果不决定上擂台,或者暂时不准备上擂台的话,谁也愿意浪费这不必要浪费的十块下品灵石,虽然十块下品灵石不多,但也是灵石不是么?

    东区散修,不是大势力修士,为了好玩,随便浪费灵石也没什么,对于东区散修来说,绝对不舍得浪费,哪怕是一块下品灵石。

    不过,对于一些耐不住寂寞,承受不了这种压抑气氛,为了活跃自己的气氛,改善自己的情绪,那么,花费十块下品灵石,打一场擂台,还是没什么不舍的,相反,他们还很高兴,毕竟,花费十块下品灵力,就能调整自己的心情与状态,太值了。

    当然了,最主要的还是高层有规定,上擂台,打擂台的双方,点到为止,不允许下死手,这也保证了上擂台修士的生命安全。

    否则,上擂台会丢掉小命的话,一些实力低的修士,就不敢领令牌,上擂台了。

    随着一个个修士领了令牌,擂台战,也正式开启了。

    由于领了令牌,有令牌之后,就可以进入擂台,而没有规定上哪个擂台或者和哪个修士打擂台,因此,只要擂台空的或者擂台上只有一个修士,就可以上去,这擂台设立规矩只允许两人单打独斗,而不允许群斗,因此,每个擂台上的修士,最多两人。

    而有令牌的修士,要么上空擂台,然后等待其他修士前来挑战,要么就挑战擂台上的其他修士,但是,不管是那种,一块令牌都只允许修士进入一次擂台,如果下来后,令牌就失效,想要上擂台,只有重新领令牌。

    “哈哈,这个擂台没人,就是我小三的了,我是擂主,你们谁要挑战,赶紧上来。”小三领了一个令牌之后,就上了一个空擂台,开口道。

    其实,很多修士领了令牌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入擂台,而是在一百个擂台之间转悠,看看擂台上的修士,觉得哪个修士是自己能够战胜的,就去挑战哪个擂台的修士,如果上空擂台的话,只能等着别人来挑战自己,那就太吃亏了,毕竟,前来挑战的修士,都是经过了仔细的观察,觉得自己有把握胜,才来挑战。

    自己上空擂台,傻傻的等着对手来挑战,被打出擂台的可能性很大,刚上来,第一场就被打下擂台,这是很多修士都不想发生的事情,他们可以不在乎这十块下品灵石,但是,却不希望自己这么快就被打下擂台。

    如果自己去挑战自己认为能够战胜的对手,那么,胜了对手之后,第二场或者第三场再被其他的对手打出擂台,就算败了,也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

    不过,对于小三来说,他不在乎擂台上的输赢,只是图个高兴,因此,才直接跑上一个空擂台,并且,立即叫阵。

    “哼,就你那傻样,还想当擂主,赶紧下去吧,否则,被人赶下来了,就没面子了。”就在小三话语刚落,就有一个吊儿郎当的结丹期修士对着小三道。

    “哼,有本事你就上了,让我小三看看,你是怎么把我赶下去的。”小三闻言,出言反击道。

    “我来就我来,看我怎么把你赶下去。”那人道,接着,那人也跳上了擂台,和小三对战了起来。

    碰,碰,碰~~~~

    两人有一招,没一招的对战了起来。

    小三纯粹是爱热闹,本身实力并不怎么样,甚至可以说是实力很低下,这也是他冲向空擂台的原因,那些领了令牌,就直接上擂台,等候他人挑战的修士,虽说不一定非常强悍,但是,至少实力也不会太差,否则,也不会这么自信的跳上擂台,因此,要小三去挑战那些人,只有失败的可能,与其去挑战那些注定要失败的擂台,何不自己上一个空擂台呢?

    虽然自己上擂台,很可能马上就被人挑战,被打出擂台,也比自不量力,挑战实力比自己强大多了的修士强,更何况,在小三看来,自己刚刚上擂台那会,自己就是擂主,哪怕马上就被赶下来了,自己至少有那么一会是擂主不是么?

    如果自己去挑战被人,那么,自己永远都没法成为擂主,这一点,小三自己明白,毕竟,自己的实力,自己最清楚。

    好在挑战小三的那人也不怎么样,别看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给人感觉似乎很厉害,其实,他的实力也不怎么样,也就和小三半斤八两,不分上下,只不过那人自我感觉良好,认为自己比小三强,才嘲笑小三,被小三语言一激,就上了擂台,和小三战斗起来。

    其实,那人本来的打算是先看看再说,毕竟,那人虽然吊儿郎当,一副很厉害的样子,甚至有些自我良好,但是,哪怕再怎么自我良好,对于自己的实力,还是有一定的了解,因此,对于实力明显比自己强的修士,他可不敢去挑战,而他自己上空擂台,他又不想上,还是那句话,实力不强,上了擂台,马上就被打下来,还不如不上。

    每个修士都要自己的想法,不是每人都像小三一样,喜欢当那么一瞬间的擂主,对于很多修士来说,如果一上去就被打下来,还不如不上。

    因此,那些修士就算挑战别人,未必自己一定比别人强,但,至少自己不会比别人差太多,和别人战斗,至少也能支撑一段时间,否则,就不会去挑战别人了。

    “哈哈,我还以为你有多强,没想到你也不过如此。”小三大笑道。

    上了擂台,没有被立刻赶出擂台,对于小三来说,就是最好的结果了,至于说做一次真正意义的擂主,小三还真没想过。

    毕竟,开始上擂台的修士都不怎么强,到了后面,留在擂台上的修士,肯定是越来越厉害,连开始不怎么强的修士,小三都打不过,想要打赢后面更加厉害的修士,夺得擂主,对于小三来说,只能是痴人说梦话。

    “哼,别得意,看我怎么把你赶出去。”那吊儿郎当的修士道,并且,使了个小手段,把小三轰出了擂台。

    “你,你使诈!不行,我们再来。”小三在擂台下大吼道,接着又冲向擂台,可惜,出了擂台,就没法再进入擂台了,除非小三再去领一块令牌。

    其实,小三那擂台,只是一百擂台的一处而已,其他几处,也是大同小异,都是被一些打扮的吊儿郎当的修士霸占,这些修士,有强有弱,不过,强的也不会太强,只是比对手强那么一点而已。

    毕竟,最先上擂台的,一般都不是高手,高手,都在后面出场。(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