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先上擂台的,一般都不是高手,高手,一般都是后面出场,这话说的一点都不错。

    这不,在其他修士在擂台上打来打去,打了一段时间,最终,被那些打扮吊儿郎当的修士霸占所有擂台之后,才有盛名修士姗姗迟来。

    “哇塞!郝云,据说是一个很厉害的结丹期高手,在整个东区,都久负盛名,没想到他也来到了战场,并且,对擂台干兴趣。”郝云刚刚来到擂台旁边,就有修士认出来了,并且吃惊的大叫了起来。

    战争中,靠的是军团的整体实力和各自的配合,单个修士,哪怕实力再强,也起不了很大的作用,除非那修士的实力,真正强大到可以左右整个战场,可是,百脉战场,是只允许元婴及一些修为更低的修士进入,因此,除了刘一外,没有哪个修士敢说能够左右整个战场,更何况就算刘一,哪怕暴露真实实力,也未必就能够左右整个战场,不暴露实力,就更加不可能左右整个战场。

    而郝云,只是结丹期修士,自然没法左右整个战场,因此,郝云到了军营之后,并没有掀起多大的浪花,除了他们军团的修士知道他来了战场外,其他修士,并没有留意到郝云的到来。

    郝云,在整个东区,也许有些名气,但是,放入战场的话,郝云并不出众,战场不是个人英雄行得通的地方,想要在战场扬名,除非能够像刘一一样,掌控一个军团,让军团在战争中大名鼎鼎,否则,单个修士,哪怕再厉害,起到的作用也是有限,也就没法扬名。

    因此,郝云的到来,除了郝云自己的军团修士知道外,其他修士并不知道郝云来到了战场。

    如今,郝云来到擂台旁,大家自然注意到了郝云,毕竟,擂台,吸引了很多修士的目光,修士在关注擂台的同时,也关注擂台旁边那些对打擂台有兴趣的修士。

    郝云的出现,自然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郝云在东区大名鼎鼎,能够认识郝云的修士大有人在,就算以前没有见过郝云,但也听其他人描绘过郝云的模样,因此,郝云一来,就被认出来了。

    “啊,那是罗凯,怎么罗凯也来了。”又有人惊呼道。

    罗凯和郝云一样,在东区结丹期修士中,都是久负盛名,甚至,在东区,罗凯的名声,比郝云还响亮。

    有人猜测,罗凯,就算放在整个东区结丹期散修当中,也能排进前十的人物,当然了,这只是猜测,却没有证实,毕竟,东区太大,散修更是数不胜数,就算结丹期巅峰修士,都堆积如山,根本没人能说清楚东区散修有多少结丹期巅峰修士,因此,大家不可能了解每一个结丹期巅峰散修的实力。

    如此情况下,就没人敢保证自己的实力一定在东区结丹期散修当中排前十,别说前十,就算前百,都没人办保证。

    而有人居然猜测罗凯有前十的实力,可见,罗凯的实力,并不简单。

    “真没想到,连罗凯都来了,看来,我们军营中,还来了不少久负盛名的结丹期修士啊。”有人道。

    如果没有设立擂台,那么,除了本军团修士外,其他军团的修士,或许根本就不会知道,东区久负盛名的修士,居然早已来到了军营,和大家一起生活在军营当中。

    也是,一场场的战争,把修士压得喘不过气来,谁还有精力关注其他军团的修士,甚至,很多修士,连自己军团的修士都搞不清楚,就更别说知道其他军团修士的具体情况了。

    而郝云罗凯来到军营之后,在军团中,也没做什么很让人震惊的事情,因此,其他军团的修士也就不知道他们来了。

    因此,其他修士看到郝云和罗凯的身影之后,十分吃惊。

    既然罗凯和郝云都来了,其他久负盛名的东区结丹期巅峰散修,恐怕也来了,果然,大家这个念头刚刚响起,就听见耳边传来了其他擂台附近的看热闹的吃惊的声音。

    “看,那是血手,这个家伙也来了?”有人道。

    血手,之所以叫血手,因他有一门掌法,名叫血手掌,这掌法很血腥,一经施展,整个手掌,都犹如一片鲜血似乎,朝着敌人拍去的话,只要被拍中,就会变成一滩鲜血,那是一种令人闻风丧胆的血腥掌法。

    而血手本人,也是因狠辣而闻名整个东区。

    不过,对于血手的真实实力,大家却不是很清楚,毕竟,见过血手施展血手掌的修士,都死在了血手掌中,而没见过血手出手的修士,只知道血手是结丹期巅峰修士,更有厉害的血手掌,至于血手究竟有多厉害,却不得而知了。

    不管怎样,血手出现在军营,还是大大出乎大家的意料,毕竟,血手可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了,大家都以为血手是开始闭关修炼,准备突破到元婴期。

    对于他们这些久负盛名的的修士来说,突破到元婴期,倒不是很大的问题,不过,这些修士,都刻意压制自己的境界,在结丹期尽情磨砺,再突破,这样一来,就算突破到元婴期,也不会是最弱的元婴期修士。

    他们不是大势力修士,哪怕在东区久负盛名,那也只是比东区散修厉害一点而已,如果和大势力修士相比,他们还是弱了一点,因此,他们才想积累深厚一点,再突破,这样也能拉近和大势力修士之间的差距。

    修士修炼,资源是很重要的,如果有足够的资源,那么,就算连续提升修为,也不会造成根基不稳,毕竟,有些丹药和灵药,就能够帮助修士稳固根基,只有那些没有很多修炼资源的散修,才需要每步提升,都得打下深厚的基础,才不会影响后续的修行。

    因此,这些久负盛名的修士,不急于突破到元婴期,也很正常,而血手消失这段时间,大家就猜测他是准备突破到元婴期,也很正常。

    可是,大家怎么也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见到了血手,并且,血手还是结丹期巅峰修为,并没有突破到元婴期。

    “哈哈,血手,听说你消失了,我还以为你突破了呢?没想到你还没有突破。”突然,一个声音,从不远处的另一个擂台旁边传来。

    大家扭头一看,也大吃一惊,原来,又是一个久负盛名的修士出现了。

    “土匪,你不也消失了一段时间,怎么,你也没突破到元婴期?”血手道。

    土匪,又是一个久负盛名的东区散修修士,据传,土匪在还没修仙之前,就是一个土匪头子,后来由于各种原因,最终开始修仙,并且修炼到了结丹期巅峰修为,不过,他还是向往土匪生活,因此,他的道号就叫土匪。

    “呵呵,我本来是要突破到元婴期的,不过,想到我要是突破到了元婴期,你就少了一个对手,因此,才忍住没有突破,想要等你突破了之后,再寻思突破。”土匪道。

    “哈哈,土匪,你怎么和我想的一样呢?”血手道。

    其实,大家都明白,他们说的这个原因,根本就是不成立的,他们没有突破到元婴期,肯定是有什么意外耽搁了,否则,积累了这么久,都闭关准备突破了,怎么可能因为这么一点原因,就放弃突破呢?

    看到这么多久负盛名的修士前来,大家有认真看了看,发现来到这里的久负盛名的修士还真不少。

    差不多,东区那些久负盛名的散修结丹期修士,来了大半,这是出乎其他修士的预料,毕竟,其他修士怎么也没想到,整个军营,会来那么多久负盛名的结丹期修士。

    “哈哈,来了这么多久负盛名的修士,这下可有看头了。”有修士道。

    如今,那些打扮另类的牛蛇鬼马霸占所有擂台,其他人看到那些人霸占擂台,也不敢上擂台叫阵,而久负盛名的修士就不一样,久负盛名的修士来了,如果不上去叫阵,那么,他们之前的名声,之前的荣耀就将会丢失殆尽,因此,无论如何,他们都会上去,把那些牛蛇鬼马赶下来,只是,他们有没有实力赶下那些牛蛇鬼马,或者,那些牛蛇鬼马是否惧怕那些久负盛名的修士呢?

    其实,大家对于那些久负盛名的修士的实力倒不怀疑,毕竟,他们没有实力的话,怎么能够闯下偌大威名呢?

    而这些牛蛇鬼马,看起来很厉害,但是,真实实力却未必厉害,毕竟,他们有些人已经和人动过手,虽然把对手赶下去了,但是,实力却也未必强悍到哪里去,只不过大家都不想惹那些牛蛇鬼马而已。

    就在这时,大家看到郝云动了,郝云来到一个擂台前,对着擂台里面的牛蛇鬼马道:“你,是自己出来,还是我上去把你丢出来,给你三秒钟时刻考虑。”

    这就是久负盛名修士的霸气,就连挑战擂台,说话都那么霸气。(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