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自己下去,还是我上去把你丢下去,给你三秒钟考虑。”郝云这话说的十分霸气,也显现出了盛名修士与其他修士的不同。

    其他修士,面对那些打扮吊儿郎当的另类修士,面对那些牛蛇鬼马,就算有实力,也不敢上去挑战,而郝云这种盛名修士,却如此不客气的对那些牛蛇鬼马呵斥。

    “你!~~~”那被郝云呵斥的牛蛇鬼马心里大怒,却不敢多说什么。

    他们这些牛蛇鬼马,虽然看起来很嚣张,但是,他们自身实力如何,他们自己也很清楚,面对郝云这样的盛名修士,他们那点实力根本就不够看。

    可是,就这样被郝云呵斥下擂台,他又不愿意,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有脸面的修士,尤其是他们这种牛蛇鬼马,就更在意自己的脸面,如今这么多修士在看着,如果就这么被呵斥下擂台,他们以后还怎么在其他修士面前耀武扬威呢?

    “三秒已过,你还不下来?看来你是准备让我把你丢下去了?”郝云沉着脸道,显然,对于那人没有立刻下擂台,郝云脸色不太好看,在郝云看来,那人是太不给他郝云面子了,否则,在他郝云说话之后,就该立刻滚下擂台。

    郝云是东区盛名修士,而那牛蛇鬼马,只是个不入流的混混修士而已,他们实力未必就比那些普通修士强,他们只是靠着他们的混混习性,才让其他普通修士畏惧,但是,那只是让普通修士畏惧,在盛名修士面前,这些牛蛇鬼马还是不够看的。

    更何况,在郝云看来,这些牛蛇鬼马,应该比普通修士更害怕他们这些盛名修士才对,毕竟,他们这些盛名修士,虽然实力超群,并且手段血腥,但,那只是对敌人而已,对于普通修士,只要没有惹到他们,他们也不会随便找普通修士麻烦,他们也不屑找普通修士麻烦,这就是久负盛名修士的傲气。

    因此,在平时普通修士很尊重盛名修士,但那只是尊重,却未必害怕盛名修士,不是因为盛名修士不厉害,而是因为盛名修士不会对普通修士动手,倒是那些牛蛇鬼马,时不时找普通修士麻烦,更让普通修士害怕。

    当然了,这些盛名修士,虽然不找普通修士麻烦,但是,对于那些牛蛇鬼马,如果一个看不顺眼的话,肯定不会给这些牛蛇鬼马什么好果子,因此,牛蛇鬼马,相对来说,比普通修士更害怕这些盛名修士。

    “啊,别,别,我自己下来,我自己下来。”郝云这话,可把那牛蛇鬼马吓个半死,只是犹豫了那么一瞬,就被认为自己不愿意下来,要把自己丢下来去,真要被丢下去,可比自己下来,更加丢人。

    他们这些牛蛇鬼马可是知道,这些盛名修士,可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只是他们平时不去对普通修士动手,才赢得普通修士的好感而已,如果真的谁要是惹了那些盛名修士,那么,那些盛名修士出手,肯定比他们这些牛蛇鬼马出手更加血腥与铁血。

    而真要让郝云上来把自己丢下去,也许郝云碍于擂台规则,不会在擂台上击杀自己,不过,肯定会用比较羞辱的方式把自己丢下擂台,说不定以后在擂台外面,还会找自己的麻烦,这样的话,还不如自己下去好一些。

    因此,那修士以极快的速度冲下了擂台,并且迅速消失在人群中,似乎生怕郝云会截拦拦他,并且把他丢下擂台。

    “哼,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郝云冷哼道。

    就这样把人赶下擂台,还真是这些盛名修士才能做到的事情,郝云在那牛蛇鬼马消失之后,开口道:“好了,这个擂台是我郝云的了,如果谁想要挑战,尽管上擂台,不过,可要想好挑战失败的后果。”

    郝云擂台都没上,就成了擂台的擂主,可是,有了郝云的话,谁也不敢去挑战郝云,毕竟,连大家不敢招惹的牛蛇鬼马都被郝云赶下擂台了,其他人上擂台挑战郝云,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更主要的是,郝云这语气十分不善,好像谁要上擂台挑战他,那么,不仅被他丢下擂台那么简单,似乎还打算秋后算账,这才是大家畏惧的真正原因。

    否则,就算大家不如郝云,也想试一试,好从中感受双方之间的差距,或者从郝云那里学来一点有用的东西,毕竟,郝云没有牛蛇鬼马那么让人害怕。

    不过,在郝云说了这就话之后,让那些跃跃欲试的修士瞬间熄灭了挑战郝云的**,开玩笑,郝云打算秋后算账,谁还挑战他,那不是找死的行为吗?

    “哎!跑了个牛蛇鬼马,又来了个郝云,看来擂台是没我们的份了,也没什么看头了。”有修士心里想到,却不敢把这话说出来。

    霸占擂台,都不让人挑战,还有什么看头,而其他修士,就算有报了名,领了令牌,也不敢上去挑战,擂台也只是空有摆设而已。

    “怎么?他都走了,你还要我叫你,你才肯走么?”郝云出手了,罗凯自然也不会落后。

    擂台上的牛蛇鬼马听了罗凯的话,二话不说,也下了擂台,消失在人群中,毕竟,有了郝云先赶下同伴,他再被罗凯赶下,似乎也觉得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这才乖嘛!”罗凯看着那乖乖走下擂台,消失在人群中的牛蛇鬼马道,接着,又道:“这个擂台,从今天起,就姓罗了,如果你们谁不服,可以上来挑战,不过,挑战失败的后果嘛,你们自己想想吧。”

    得了,又一个擂台被霸占,可是,大家还真的不能说什么,毕竟,人家是从牛蛇鬼马身上霸占的擂台,就算他们不霸占,这些擂台也会被牛蛇鬼马霸占,总之,就算轮不到他们这些普通修士身上而已。

    “哈哈,血手,看来我们落后了,走我们也去弄个擂台玩玩。”土匪道。

    可血手并没有理会土匪,而是径直走向一个擂台,那擂台上的牛蛇鬼马看到血手走来,还没等血手开口,就急忙下了擂台,消失在人群中。

    既然自己这个擂台被血手看上了,那么,就算自己不下擂台,也会被血手赶下擂台,还不如自己主动下擂台,这样的话,至少不会惹怒血手。

    血手那血腥手段令人闻风丧胆,让那些牛蛇鬼马根本就不敢招惹血手。

    “就这样走了?”土匪也笑着摇了摇头,并且走向了一个擂台。

    同血手一样,那个擂台上的修士,也在土匪还没近前,就匆匆下了擂台,消失在人群中。

    有了他们的带头,前来的各路盛名修士,都纷纷走向擂台,挑选自己的擂台,而擂台上的牛蛇鬼马,也被那些盛名修士统统吓走了。

    至此,区区一百擂台,却被盛名修士霸占。

    “刘道友,你是高层长老了,面对这种情况,你也不管一管?”赵虎道。

    在擂台设立之后,刘一和赵虎就一直在擂台旁边,观察着这里的一举一动,尤其是刘一,他提议设立擂台,就是为了从擂台中发现厉害的结丹期巅峰修士,从而挑选厉害的结丹期巅峰修士替第一门守护山门,因此,刘一对于前来的各个修士格外上心。

    “管?怎么管?他们又没违反规则。”刘一道。

    这些盛名修士,虽然霸占擂台,却也没有违背擂台规则,因此,刘一虽然是高层,却也不好说什么。

    不过,刘一对那些盛名修士,还是有些意见,毕竟,他们的出现,让其他人不敢上擂台,这样的话,刘一就没法知道其他人的实力,没法知道其他人的实力,就没法招收修士守护山门,这样的话,设立擂台,也没有达到刘一建议设立擂台的目的。

    “难道就让他们这样霸占擂台?”赵虎道。

    “算了,如果真的有更厉害的修士,自然会把他们赶下去,如果没有,那么,他们霸占不霸占擂台,都没什么两样,毕竟,太菜的修士,我是不会要的。”刘一道。

    刘一打算招收一万修士守护第一门,但是,那是指厉害的,有潜力培养的结丹期巅峰修士,如果没有那么多,那么,就不招那么多了,反正刘一的打算是宁缺毋滥。

    而且,刘一已经招收了一些苦修士,已经很满足了,毕竟,这是计划之外的事情,在来这里之前,刘一可是没有想到会招收这些厉害的结丹期修士守护山门。

    这些修士,只要一到第一门,马上就能够成为元婴期修士,而且个个都是厉害的元婴期修士,这可以让第一门的实力凭空大涨一大截。

    要知道,现在的第一门,结丹期以下的修士一大堆,但是,元婴修士却没多少,出窍期修士更是没有。

    能够在东区立足,也是靠阵法唬住了各个势力和其他修士而已。

    “啊,有人进擂台了。”就在刘一沉思之时,突然,有着惊呼之声,打断了刘一的沉思。(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