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进入擂台?”刘一在沉思中听到这话,心中一喜,想到:“果然,有厉害高手出场了,也不枉我建议设立擂台。”

    刘一建议设立擂台,可不仅仅是为了活跃军营气氛,更是为了通过擂台,挑选一些厉害的,有培养潜力的结丹期巅峰修士,进入第一门,作为第一门的守护修士。

    如果真的所有修士都被这些盛名修士镇住,没人敢挑战这些盛名修士,才会让刘一失望,毕竟,这些盛名修士虽然在东区闯下了偌大的威名,实力和潜力也不是很差,却不符合刘一的要求,也不适合做第一门的守护修士。

    如今,有修士进入擂台,也就意味着有修士敢挑战盛名修士,虽然那进入擂台的修士没什么名气,但是,刘一相信,敢进入擂台,挑战盛名修士的修士,实力都不会太差的修士,而这样没有名气,却有实力的修士,才是刘一想要招收的修士。

    “你是谁,可知道这擂台属于我郝云的,敢进入擂台,可知道进入这擂台的后果?”郝云道。

    原来,是郝云所霸占的擂台,有修士进入了里面,这让郝云心里十分不爽,没看见这有一百擂台,你谁都不挑,只挑我郝云的擂台,不是向大家说明我郝云不如其他人吗?否则,怎么不敢挑战其他人,却敢挑战我郝云?

    “我叫张云,至于这擂台是谁的,自然是我们东区军营的,进入擂台的后果?没听过什么后果,只是看到没人上擂台,我就上来了,你若是想要挑战的话,尽管上来吧。”张云道。

    “张云是谁?你们谁听过?”听到张云自曝姓名,下面炸开锅了。

    “不知道,大概是无名小辈吧?还有,他居然说擂台是东区军营的,难道不知道现在这擂台被郝云霸占?”

    “看来是刚刚来的,还没了解情况,以为规定点到为止,就真的没有生命危险吧?”

    “是啊,这张云要倒霉了,居然第一个上,而且还上郝云的擂台,这不是说郝云不如其他人吗?郝云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就不是鼎鼎大名的郝云了。”

    “他大概是不认识郝云是谁吧?否则,就不敢这样对郝云说话了。”

    “也不一定哦,也许他有实力,并不怕郝云。”

    “这下有好戏看了。”

    擂台下面众人纷纭,张云并不理会,他之所以上擂台,是他对自己的是实力有信心,更主要的是,他想通过擂台战,提升自己的实力。

    至于说郝云的那些威胁话,他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如果他实力差,或许会害怕郝云,他实力不差,就算郝云打算秋后算账,也得掂量掂量。

    他张云并不是鲁莽之辈,上擂台前,他就已经观察了郝云,发现郝云似乎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厉害,甚至,他觉得郝云实力还不如他。

    “好,果然有勇气,不过,马上你就会知道,你这不叫勇气,而叫傻气,马上你就会后悔的。”郝云怒道,接着,郝云冲上了擂台。

    盛名修士的威严是不允许挑战的,现在,既然有人挑战他郝云的威严,那么,他郝云也没有退缩的理由,只有用最快的速度解决对方,才能挽回他作为盛名修士的威严。

    “你好歹也是盛名修士了,废话还这么多,要战就战吧。”张云道。

    “啊,又有修士进入擂台了。”郝云和张云的战斗还没有打响,其他擂台,居然也有修士闯入。

    也就意味着,挑战盛名修士的,不仅仅张云一人,还有其他人也敢于挑战盛名修士。

    大家寻声望去,果然,见到罗凯所霸占的擂台上,也站着一个修士。

    这时,就连郝云和张云都忍不住抬头望去,而没有立刻开战。

    郝云心里好奇,除了自己擂台上的那个傻子外,居然还有其他傻子敢于挑战他们这些盛名修士?

    张云心里却想到,果然,没让自己失望,除了那些所谓的盛名修士外,还有其他和自己一样的修士,这样的话,也不枉自己前来打擂台。

    张云的目标自然不是郝云,说实话,张云并没把郝云放在眼里,他上擂台,只是为了把郝云打败,从而吸引其他和自己一样的修士前来挑战。

    “你是何人?竟敢闯入我的擂台?”罗凯道。

    “你的擂台,你太自以为是了,至于我是谁,你没有必要知道,你只要知道,这一百擂台,不是你可以霸占的就可以了。”那人不屑的对罗凯道。

    如果说张云上擂台,挑战郝云,属于挑战盛名修士的话,那这个修士,简直就没把盛名修士放在眼里了,毕竟,张云好歹也说了自己的姓名,那修士,倒是连姓名都不说,居然说罗凯没有资格知道。

    “你,你好胆,不过,希望你待会能够继续如此。”罗凯大怒道。

    他罗凯好歹也是盛名修士,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对待过,自然心中十分气愤。

    罗凯他们这些盛名修士气愤,其他修士,对于罗凯他们这些盛名修士霸占擂台,又何尝不气愤呢?

    只不过,碍于盛名修士的实力与名气,其他修士就算气愤,也不敢说什么,但是,对于那些真正有实力的修士来说,既然你们盛名修士靠盛名之气,霸占擂台,那么,我就把你们打下擂台,打掉你们的盛名之气,看你以后怎么霸占擂台。

    东区散修,盛名修士不少,真正的高手,真正的苦修士也不少,只是平时很少出手,因此,大家都对他们不了解,他们也没什么名气,但,他们的实力却是响当当的。

    他们不在乎名气,平时也很少出风头,但是,这次盛名修士霸占擂台,却也让他们动了火气,先不说盛名修士扰乱擂台,阻碍了其他修士打擂台的行为让人不齿,光是他们自己想要在擂台上寻找对手,打上一场,他们也得出手把这些霸占擂台的盛名修士赶下擂台才行。

    果然,有了张云带头,在加上罗凯霸占的擂台被闯,其他擂台,也纷纷有修士传入,就连血手和土匪的擂台,也有修士不惧他们的威名,闯入他们的擂台。

    “你是谁?竟敢上我血手的擂台,难道不知道我血手出手从不留情吗?虽说规矩不能杀人,但是,你自己找死,那也就怪不得别人了,我相信高层也不会为了你一个死人,就把我怎么样!”血手道。

    “我?小四一个,没你名气大,不过,想要解决我,靠嘴巴是不行的,都说血手的血手掌厉害,我倒要见识见识。”小四道。

    “小四?你们知道这人是谁吗?”其他人闻言,也开口问旁边的人道。

    “没听过,小四,应该是无名之人吧。”有人道。

    “这就怪了,怎么一个个都是无名小卒,却都跑出来挑战这些盛名之事呢?”有人道。

    “无名小卒?我看是无名英豪才对,他们有实力,只是不像盛名修士那样喜欢吹嘘罢了。”也有人反驳道。

    “不管他们实力如何,他们有站出来挑战盛名修士的勇气,他们就是无名英豪。”有人道。

    “小三,小三,这人叫小四,不会是你的兄弟吧。”猴子和小三也在擂台下,听到那人叫小四,猴子就忍不住调戏小三道。

    “兄弟?要是我真的有这么厉害的兄弟就好了。”小三道。

    小三实力很菜,打不过牛蛇鬼马,就更不是盛名修士的对手,而小四敢挑战盛名修士,他的实力可能比盛名修士的实力还强,两人一个在天,一个在地,相差甚远。

    按物以类聚,人因群分的道理,小三和小四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当然不可能是兄弟了。

    “是啊,你要是有这样的兄弟,你的实力也就不会这么差了。”猴子道。

    猴子知道,小三的天赋不差,就是资源太少,同时又很活跃,不怎么爱修炼,导致实力低下,如果小三有个小四这样的兄弟,有兄弟的资助和监督,小三的实力肯定会比现在强一大截。

    “你会见到的,只怕等你真正见到血手掌时,就后悔了。”血手道,同时,血手扭头看向自己的老对手土匪,发现土匪那里的情况,也和自己这里一样。

    “你是谁?居然敢挑战我土匪。”土匪道。

    “土匪?果然有土匪的模样,难怪会干出霸占擂台这样不要脸的事情来。”擂台上那人道,接着又道:“不过,这擂台可不是你想霸占就能霸占的。”

    “哼,只要我有实力,就算霸占擂台又如何。”土匪道。

    土匪,本来就是以实力说话,在凡人界如此,进入修仙界也是如此,凡人时,土匪就是真正的土匪,修仙之后,虽然没做土匪了,但是,土匪之名一直没改,表明土匪还有一颗做土匪的心,因此,在土匪心里,实力才是硬道理。

    如果有了实力,那么,就算霸占擂台,别人又能如何?

    “你说的不错,那就看看你是否有霸占擂台的实力。”那人道。

    一时间,一百擂台,统统被人挑战,盛名修士和无名英豪动手在即。(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