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擂台都有无名英豪挑战,大战在即。

    “好了,都上来了,我看可以动手了。”张云道。

    有了其他修士挑战其他盛名修士,让张云也对擂台战充满期待,毕竟,这次高层提供一百擂台,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让那些实力处于瓶颈,暂时闭关修炼没什么效果的修士,能够通过打擂台,提升自己的实力或者寻找突破的锲机。

    张云也是处于结丹期巅峰瓶颈,虽然他实力强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偏偏被卡在结丹期巅峰,没法突破,而不像郝云等盛名修士那样,他们有信心突破,却为了积累,暂时没有选择突破。

    如果张云没有卡在瓶颈的话,张云早就突破到元婴期了,可惜,结丹期突破到元婴期,不是谁实力强悍,谁就一定能够突破,而是看突破的瓶颈牢固与否。

    有些修士,实力很低,却能够很轻松的突破到元婴期,东区那些元婴修士大部分都是那样的修士。

    这也是东区元婴修士数量不少,但是,元实力却不如其他几区的元婴修士的实力的原因。

    而有些修士在结丹期实力很强,却偏偏卡在瓶颈中,没法突破,张云就是其中的一人。

    这种情况,在大势力中很少发生,大势力资源丰富,就算有些厉害的结丹期修士卡在瓶颈,他们也可以在自己的势力中,弄到相应的丹药,以助突破瓶颈。

    而散修就不同了,散修遇到瓶颈时,大多数修士都是一辈子卡在瓶颈,也有一些修士机缘巧合,突破了瓶颈,或者通过自己的努力,弄到了一笔财富,购买了有助于突破瓶颈的丹药,最终突破到元婴期。

    张云没那么幸运,没有足够财富购买突破境界的丹药,也没有碰到合适的机缘让其突破到元婴期,因此,张云才主动来到军营,想要通过战争,通过生死磨砺,寻求一线突破的锲机。

    而通过擂台战,或许也能够寻求一丝突破的锲机,因此,张云才上擂台,毕竟,对他来说,闭关已经没什么效果了,想要突破,唯有寻求一丝突破的锲机。

    当然了,想要通过擂台战,寻求一丝突破的锲机,还得和实力与自己相当或者实力比自己强大的修士战斗才行。

    如果与实力不如自己的修士战斗,那么,就算在擂台上战斗的场次再多,也没法寻找到那一丝的突破锲机。

    因此,张云希望能够多来一些实力和自己相当或者比自己厉害的修士参加擂台战。

    可惜,张云自己实力十分强大,想要找出与他实力相当或者比他厉害的修士,还真的很难,至少,先前那些牛蛇鬼马就不配,而这些盛名修士,虽然实力也不错,但是,在张云眼里也只是不错而已,还没法和他张云相比。

    如果可能的话,张云是不削与这些盛名修士战斗,而是想要寻找到与自己实力相当的修士,再上擂台,可是,所有擂台,都被这些盛名修士霸占,因此,不把这些盛名赶下擂台,是没法碰到与他实力相当的修士,张云这才第一个上擂台,来个抛砖引玉,把其他和他一样厉害的修士引出来。

    果然,有了张云的带头,其他和张云一样厉害的修士,也纷纷登场,准备把那些盛名修士赶下去。

    有了这一百修士登场,张云也放心了,不再担心军营里面没有厉害修士,毕竟,就算没有了其他厉害修士,就他们一百人互相战斗,也能够给他们带来不错的效果。

    “哼,找死而已,只是没想到不仅你找死,还这么多人和你一样找死。”郝云冷哼道。

    一百个擂台的盛名修士,都被人挑战,而且,挑战他们的,还不是站在擂台下的其他盛名修士,而是一百个无名修士,任谁也会不高兴。

    如果挑战郝云的是台下的那些和郝云一样的盛名修士,郝云也许就不会生气了,毕竟,这些盛名修士,个个名气大的很,但是,除了个别是对手之外,其他的都不算对手,也不是朋友,他们之间一般不会战斗,就算碰面,也尽量避免战斗。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他们都是盛名修士,谁也不敢肯定伤的是谁,因此,谁也不敢轻易和谁想斗,就像血手和土匪,他们原本是对手,却也各自挑选各自的擂台,而没有互相挑战,这还只是在擂台,如果在平时,就更加不会轻易战斗了。

    不过,也正因为是擂台,而且擂台只有一百,盛名修士肯定不止一百,因此,还有一些盛名修士没有上擂台。

    擂台太少,其他没有上擂台的盛名修士,如果也想要霸占一个擂台的话,也只有挑战他们那些霸占了擂台的盛名修士了。

    因此,如果挑战一百盛名修士的是其他的盛名修士,郝云还不会生气,关键是其他的盛名修士还没有登场,就被一些无名小卒率先登场了,你说郝云能不生气么?

    至于登场的那一百修士,是无名小卒还是无名英豪,至少在郝云看来,他们就是无名小卒,当然了,在其他人看来,那一百修士就是无名英豪,就像有修士说的那样,不管他们一百人的实力如何,就凭他们敢于上擂台,挑战这些盛名修士,他们就配得上无名英豪这四个字了。

    “废话还真多,既然你不出手,我就出手了。”张云道,接着,张云就出手了。

    轰!

    一声巨响,张云出手,被郝云挡住了。

    也是,第一次出手,自然一试探为主,郝云好歹也是盛名修士,如果真的连张云试探一招都接不了的话,也就没法在东区闯下偌大威名了。

    张云和郝云在战斗,其他几个擂台的修士也没闲着,同样在战斗,尤其是血手和对手的战斗,就更加如此。

    “你看不起我血手是吧,好吧,我就用血手掌,试试你究竟有多少实力,敢如此小视我。”血手道。

    “哈哈,我小四既然敢上擂台,就是希望见识见识令人闻之变色的血手掌,否则,我何须挑战你血手?”小四道。

    小四,很普通的一个名字,也是毫无名气的一个修士,如今,面对血手却说出如此话语,让围观之人都对小四充满好奇,不知道小四这是真的有实力,不把血手放在眼里,还是小四只是为了逞口舌之快,故意挖苦血手?

    如果是前者,那么,这小四就厉害的不得了了,血手在东区可是赫赫有名,而且,据说他的实力,比其他盛名修士的实力还要高出一线。

    虽然,除了土匪这个老对手外,还没听说血手和其他盛名修士战斗过,但是,大家都知道,血手的实力,其实比郝云的实力还要强一些,就是郝云自己也认为血手的实力比自己的实力强一点点,当然了,只是强一点点,郝云可不会认为血手的实力比自己强多了,能认为血手的实力比自己强一点点,就已经说明血手的实力很强了,毕竟,盛名修士,一般谁都不服谁,谁也不认为自己比其他人差,不过,他们也不会随便和其他人战斗,以免真的一方不敌,导致威名猛降。

    因此,如果小四的实力真的比血手实力还强,那么,小四就真的逆天了,只要小四赢了血手,那么,小四之名,就能够迅速传遍整个东区,让小四盛名东区。

    可,如果小四实力不怎么样,只是为了逞口舌之快的话,这样挖苦血手,那就是自己找死,怪不得别人了。

    “好,很好,别人都躲着我的血手掌,你却想见识我的血手掌,果然有勇气,不过,以前见识过我的血手掌的修士,都已经尸骨无存了,希望你不至于尸骨无存,至少也得留下点骨头。”血手道。

    “哈哈,只留下点骨头?那就得看你的血手掌的威力了,好了,别再废话了,还是施展你的血手掌,让我见识见识吧。”小四道。

    显然,这小四是打算让血手先出手,施展血手掌,好让小四亲自感受一下血手掌的威力如何?

    “这小四也太托大了吧?居然让血手先出手,让血手先施展血手掌?”台下的修士听到小四的话语,大惊道。

    “是啊,对付血手,最好的办法就是别让血手施展出手血手掌,否则,就算盛名修士,也接不下血手的血手掌,更何况他小四这个无名修士?”

    “就是,就是,这个小四太自以为是了。”

    “还以为这个小四有多厉害,原来是个愣头青,也许刚刚出道,没听过血手的威名吧,否则,谁敢让血手施展血手掌,他居然还想亲自感受血手掌,真是和找死没什么分别。”

    “先看吧,希望小四,别被血手一掌给灭了。”

    对于台下的话语,血手没有关注,血手现在正在施展血手掌,既然对手这么愚笨,让自己施展血手掌,血手自然不会客气了。

    另外,土匪和他的对手,也开始了战斗,一时间,一百擂台,无名英豪和盛名修士,纷纷战斗了起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