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

    一百个擂台,无名英豪和盛名修士战斗不已。

    “好,果然有些实力,难怪你敢挑战我郝云。”郝云道。

    此时,郝云也意识到了,张云敢于挑战他,果然有几分本事,也就收起了轻视之心,开始认真对待张云。

    虽然,刚刚只是试探,无论张云还是郝云,都没有尽全力,但是,就通过简单的试探,郝云就知道,张云皆非简单之辈,也明白了张云为什么有底气挑战他郝云了。

    “可是,你却有些让人失望,盛名之下,难符其名。”张云道。

    “哼,你以为这就是我的真实实力吗?”郝云道,接着,郝云又道:“我让你看看我的真实实力,让你明白,我们这些盛名修士,可不是浪得虚名。”

    接着,郝云就施展自己的成名绝技《乌云遮天》。

    《乌云遮天》一经施展,顿时,整个擂台出现一片乌黑的云彩,这些云彩,不仅阻隔修士的视线,更是能够阻挡修士的神识。

    要知道,对于修士来说,尤其是结丹期修士,他们腾云驾雾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因此,一般的乌云,对于结丹期修士来说,根本就没什么影响,形同虚设般。

    可是,经郝云施展的《乌云遮天》居然能够阻隔修士神识,如果修士陷入其中,就如同陷入黑暗中一般,辨不清方向。

    更主要的是,这乌黑的云彩,只阻隔对手的视线和神识,对于施展者,居然毫无影响,这样一来,陷入其中的修士,就成了施展者的活靶子。

    当然了,这乌黑的云彩,阻隔修士的神识,也是相对的,对于一些神识强悍的修士,诸如元婴修士或者更高级修士,这乌黑的云彩的阻隔效果就大大减弱,甚至起不到很大的作用。

    但是,此时,郝云用来对付张云,却是有很不错的效果,毕竟,张云也只是结丹期修士,神识和实力就算比一般的结丹期修士强大,却也强大不了很多,与元婴修士相比,还是有些差距。

    其实,很多结丹期修士,施展特殊手段,可以和初入元婴期的元婴修士相抗衡,但是,那只是施展手段而已,如果不施展特殊手段,只是平常实力,很少修士能够和元婴修士抗衡,如果真的出现了那样的修士,那都是逆天修士,就算在浅海城的那些大势力中,也没有出现这样的逆天修士,当然了,第一门倒是有几个,诸如刘一双莲以及黄玲梦小娇,但是,也仅仅他们几个而已。

    林平虽然结丹期也能够刺杀元婴修士,但是,他只是通过特殊手段刺杀,而真实实力,在结丹期时,却还没有达到元婴期程度,因此,他还不是逆天修士。

    如果让人知道第一门一次性涌现如此多逆天修士,肯定会惊呆很多大势力,要知道,浅海城各大势力,连一个这样的逆天修士都没有。

    乌黑的云彩瞬间笼罩张云,张云立刻就发现,自己眼前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就像陷入了黑暗深渊一般,分辨不清东南西北。

    不过,好在张云也不是普通的修士,发现这种情况,张云并没有惊慌,而是站在原地不动,做出防御准备,以不动应万变。

    碰!

    一声巨响,郝云暗中来袭,不过,被张云提前察觉,挡住了。

    张云实力比郝云强,在郝云即将攻到张云身上时,张云立刻有了反应,出手挡住了郝云的攻击。

    不过,郝云也不气馁,而是一击不成,立刻后退,准备着下一次的偷袭。

    碰,碰,碰~~~~

    一击又一击,郝云从各个方向攻击张云,可惜,张云就像未卜先知一样,在郝云即将攻击到张云身上时,被张云挡住。

    总之,张云防御的密不透风,无论郝云从什么地方攻击张云,都能被张云挡住,让郝云无功而返。

    “嘿嘿,这秘术不错,可惜,你的实力太差了。”张云笑道。

    现在的张云,陷入黑暗当中,犹如固定靶子一样,任由郝云攻击,可惜,郝云的攻击力不强,总是攻不破张云的防御,让郝云一次次攻击都无功而返。

    其实,郝云之所以成名,也靠《乌云遮天》这一手成名绝技,如果陷入其中的不是张云,而是其他修士的话,成为活靶子之后,肯定会被郝云击杀。

    也只有郝云这种实力强悍之人,才能在乌云中,任由郝云攻击,只是被动防御,就让郝云一次次无功而返。

    “哼,你也别得意,我看你能防御多久。”郝云道。

    防久必失,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哲理,再完美的防御,也有露出破绽的时候,因此,如果张云只是这样防御,不做出改变的话,时间久了,肯定也会被郝云找到破绽,击破张云的防御,到时候,能否击杀张云,那不好说,但是,击败张云,郝云相信一定可以的。

    “防御多久?我只是想看看你的成名绝技而已,如今,已经看完了,也该我攻击了。”张云道,接着,张云出手了。

    碰!

    一声巨响,郝云再次攻击张云,不过,这次,张云没有像往常那样防御,而是趁机朝着郝云攻来的方向攻击而去,和郝云的攻击撞在一起。

    嗖!

    郝云的身影,倒飞了出去,不过,这时,张云不再站在原地,而是紧跟着郝云倒飞出去的身影,出现在郝云身边,对着郝云,又是一拳。

    碰!

    一声巨响,郝云被砸在地上。

    就这样,郝云败了,其实,郝云也没想到张云如此厉害,居然能够在郝云出手时,发现郝云的踪迹,并且紧跟着郝云。

    虽然在乌云里面,张云辨别不了方向,但是,能够跟着郝云,击溃郝云,就算辨别不出方向也没什么,只要击败了郝云,那么,乌云自然会消失。

    果然,郝云被张云击倒在地上时,乌云就消失了。

    对于乌云里面的情况,其他观看之人不清楚,毕竟,乌云不仅挡住张云的神识和视线,也阻挡了其他观看之人的神识和视线,让观看之人,也不明白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过,当乌云消失后,擂台中两人,张云站着,而郝云则躺在地上,大家就明白,郝云输了。

    “怎么可能?郝云怎么会输?”

    “就是啊,郝云怎么可能会输?他可是盛名修士。”

    “不是说,盛名之下无虚士吗?郝云输了,怎么给我感觉是盛名之下皆虚士呢?”

    围观之人议论纷纷,不过,躺在擂台上的郝云却是面露死灰,今日之败,他将跌落盛名修士的神坛。

    “啊,快看,那罗凯也败了!”

    “是啊,怎么可能,罗凯怎么也败了?”

    又一个盛名修士落败。

    “快看,血手也不妙!”又一个惊呼,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如果说郝云的战败,大家除了吃惊之外,还能接受的话,血手的情况,就让大家有些难以接受了。

    血手可是比一般盛名修士都强一些,现在居然有些不妙,如果血手也败了,是否意味着这一百擂台的盛名修士都将失败呢?

    “血手掌!”血手道。

    对于对手给自己施展血手掌的时间,血手也不托大,而是立刻施展血手掌,顿时,小四就置身在血手掌下面,被血手掌拍中。

    可是,此时的小四,就如擎天柱一般,一手握拳,居然用拳头挡住了血手的血手掌,不仅如此,血手掌和小四的拳头碰撞,居然有些不敌的迹象,甚至仔细看的话,上面还出现了细小的裂痕,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裂痕越来越多。

    “这是什么情况?”

    “不是说血手掌之下,所有的一切都化为血水?”

    “是啊,都说和血手交手,一定不能被血手的血手掌给拍中,否则,就会化为血水,可是,小四怎么没事?”

    “小四的拳头怎么没事,小四怎么不被血手掌化为血水?”

    不仅观看之人吃惊,就连血手也吃惊,要知道,他的血手掌,不是这一掌的威力有多大,而是血手掌中有一股怪力,在这股怪力的作用下,被拍中的修士一般都会化成血水。

    可是,小四居然无惧这种怪力,这才是血手吃惊的地方,如果小四不惧这种怪力,那么,血手掌对于小四来说,就没了威胁,其实,要是没了那只怪力,其他修士也不会惧怕血手的血手掌,血手之所以比其他盛名修士强一线,就是那种怪力,让其他盛名修士也不敢轻易碰触。

    知道小四不怕这些怪力,血手就知道,自己这次恐怕要栽了。

    果然,没过多久,血手掌就挡不住小四的拳头,最终碎裂了。

    咔咔,咔咔,咔咔~~~~

    血手掌碎裂消失,血手的成名绝技就此被破。

    “承认了!”破了血手的血手掌之后,小四没有继续攻击血手了,毕竟,让血手施展血手掌,还不能拿下小四,而是掌法被破,不用再比,血手也是输了。

    “哼。”血手冷哼了一声,就此离开了擂台。

    继血手败了之后,一百擂台,各个盛名修士皆尽战败。

    一时间,给人一种盛名之下皆虚士的感觉。(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