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道友,等等。”就在张云和夏雨准备离开之时,刘一拦住两人,并且开口道。

    “刘门主?不知找我们有何事?”张云道,而一旁的夏雨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看向刘一的目光,和张云一样,显然,他和张云的意思是一样。

    刘一在东区散修军营,倒是名声很大,先不说现在刘一晋升长老,让军营中所有修士都知道刘一居然以元婴身份,晋升长老,这是整个东区军营,唯一一个元婴修为的长老。

    除此之外,刘一带领钱宝商行,帮助东区散修取得战争胜利,鼓舞了整个散修军营士兵的气势,也让东区散修军营所有修士都记住了刘一。

    因此,刘一拦住张云和夏雨,张云和夏雨立马就认出了刘一。

    “嗯,是有点事,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我看两位处在结丹期巅峰已经很长时间了,似乎卡在瓶颈,这次上擂台战斗,就是想要通过战斗,寻求一线突破的锲机吧?”

    “没错,我们卡在瓶颈已经很久了,因此,才来擂台战斗一场。”张云道。

    张云打擂台的目的,对于一般结丹期修士来说,或许看不出来,但是,对于卡在瓶颈的结丹期巅峰修士,或者元婴期修士来说,一眼就能够看出他们的目的,因此,张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也就大方的承认了。

    “不知两位这一场战斗的收获如何?可曾找到那一线突破的锲机?”刘一再次问道。

    “呵呵,想要找到那一丝突破的锲机,哪有那么容易。”张云摇头苦笑道,接着又道:“不过,这一场战斗,还是有些收获,如果以后经常这样战斗的话,也许真的能够找到一丝突破的锲机。”

    “是啊,如果以后你们经常进行这样的战斗,的确有可能找到那一丝突破的锲机,不过,这个时间有些漫长。”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如果我们第一门帮助你们突破,你们是否愿意加入我们第一门?”

    “你们第一门能够帮助我们突破?”张云惊奇的道,接着又道:“如果我们加入第一门,不知我们要尽什么义务?”

    张云也明白,刘一说的加入第一门,肯定不是简单的加入第一门那么简单,毕竟,如果第一门帮助他们突破境界,只是让他们像普通人加入第一门一样加入第一门,那么,第一门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

    对于很多势力来说,一直呆在势力的修士,自然比半路加入的修士更加可靠,也更加值得培养,因此,如果半路加入的修士没有什么特殊手段吸引势力,那么,势力是不可能尽力培养半路加入的修士的。

    “呵呵,既然我敢这样对你们说,那么,我们第一门自然也就能够帮助你们突破,不过,你们加入第一门,的确和普通修士加入第一门不一样,我要你们加入第一门,是要你们做第一门的守护修士,平时,你们只能呆在第一门内,不得外出,当然了,你们的修炼资源,我们第一门会给你们提供,你们也不用自己出去寻找修炼资源,至于能提供你们多少修炼资源,我就给你说实话,不管你的修为是什么,我们都能够提供你们足够的修炼资源。”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其实,你们平时只要在门内认真修炼就行了,只有在宗门面临危机时,才需要你们出手,当然了,作为守护修士,你们的存在都是个秘密,因此,你们将不再有任何名声,我想你们也不会在乎这点名声吧?”

    “守护修士?”张云道,接着,张云又道:“如果只是你说的那样,我们倒是不介意加入第一门,毕竟,名气这东西,我们是不会在乎的,因此,就算没人知道我们的存在,我们也不会介意,只要你们能够给我们提供足够的修炼资源就行。”

    也是,刘一这条件太好了,别说张云,就算其他人,也找不出拒绝的理由,毕竟,如果第一门一直没有出现危机,那么,张云这些守护修士,就等于什么事情都不用做,而第一门却尽全力培养他们,给他们免费的修炼资源,让他们修炼,这和天上掉馅饼差不多,让人根本没法拒绝。

    “那就好,如此的话,从今天起,两位就是我第一门的守护修士了,对了,你们准备一下,然后就去东区钱宝商行,在那里等候,等人员足够时,我安排人带你们去第一门,然后,你们呆在第一门修炼就行了。”刘一道。

    “是,门主。”张云和夏雨道。

    答应了加入第一门,做第一门的守护修士,张云和夏雨对于刘一的称呼也变了,不再叫刘门主,而是直接叫门主。

    刘一招收了张云和夏雨后,就开始继续招收其他修士,其他几个擂台的修士,只要他们结束擂台,出了擂台准备回去时,刘一都会拦住他们,并且招收他们。

    而对于刘一的招收,这些修士,根本就说不出拒绝的话语。

    各路无名英豪,虽然各个都实力强悍,各个都厉害无比,但是,不管他们再厉害,他们也只是结丹期修士而已,如果不突破到元婴期,也许他们一辈子都将被困在结丹期,这是他们不愿意接受的事实。

    要知道,他们的实力,比很多结丹期修士都强大,但是,却没法突破到元婴期,相反,很多实力比他们更差的结丹期修士,却成功突破到了元婴期,这让他们很不甘。

    他们虽然是无名英豪,他们虽然不在乎名气,但是,对于自己的修为,每个修士都很在乎,卡在瓶颈太久了,哪个修士都会着急。

    因此,他们才会在四处寻找突破的锲机,知道有擂台后,也急忙赶来打擂台,以期望从中获得突破的锲机。

    如今,突破的锲机没有找到,而刘一却给他们送来了突破的机缘,他们自然不会拒绝。

    就这样,参加擂台的各路英豪,都被刘一招收了。

    在这些英豪走了以后,擂台又空了,擂台空了之后,其他修士也开始登台表演了。

    一时间,整个擂台有开始热闹起来,各个擂台也是战斗了起来,不过,由于上擂台的修士修为高低不一,因此,战斗也很纷乱,不过,刘一对于这些擂台上的其他修士的战斗,不怎么感兴趣,刘一感兴趣的是如何多招收一些无名英豪,因此,刘一的双眼都在寻找无名英豪,而没有理会其他修士的战斗。

    时间匆忙过,不觉间,三个月时间就一晃而过。

    这三个月时间,百脉战场中战争开启了好几场,不过,由于刘一没有进入战场,而钱宝商行修士也被敌人拖住,因此,几场战争,敌我双方倒也势均力敌,打了个平手。

    而一百擂台,只要战争停止之后,很多修士都会去擂台看热闹,而有些修士则上擂台,打擂台,不过,自从盛名修士被无名英豪打下擂台之后,这些盛名修士倒是不敢再像先前那样霸占擂台了。

    擂台上战斗不断,也不时的涌现出一些无名英豪,而这些涌现出来的无名英豪,都被刘一悄悄招收走了。

    刘一时不时的招收一些无名英豪,让东区散修军营的无名英豪一名又一名的减少,好在他们都是无名英豪,平时没什么勇气,因此,他们就算被刘一招收,也没有引起东区散修军营修士的注意。

    三个月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却也不短,不过,经过刘一三个月不停的招收,倒是在三个月内,被刘一招满了一万守护修士。

    这些守护修士,现在施展手段,就算面对元婴修士,也能暂时抗衡一二,等他们都到了第一门,等他们都突破到元婴期之后,他们都将变成一名名厉害的元婴期修士,到时候,第一门的整体实力,将提升一大截。

    当然了,他们是处于保密状态,除了第一门的高层外,是没人知道,第一门的总体实力,突然将提升了一大截。

    招收满一万守护后,刘一也就不再招收了,毕竟,这是军营,刘一不能把厉害的高手全部招收走,否则,肯定会被其他人发现,更何况,如果招收走太多厉害的修士,对于整个战局也是十分不利。

    如今钱宝商行落户东区,自然和东区休戚相关,刘一自然不希望东区散修在战争中落败,因此,招收守护,刘一也不会把厉害修士都招收走,而是留了一线。

    人员满了一万,哪怕再遇到厉害的修士,刘一也不再招收了。

    不再招收守护修士了,刘一也就不再去擂台观看擂台战,不过,随着时间推移,上擂台战斗的修士,也不再局限于结丹期修士,就连不少元婴修士,也被擂台战吸引过去了,有不少元婴修士,都上过擂台。

    这期间,刘一倒是无所事事,不过,就在刘一无所事事之时,有一则消息传了过来,让整个军营都惊愕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