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战场出现漏洞,神秘敌人有一百万元婴初期修士,突破战场,进入后方。”这是刘一听到二号战场所传来的消息。

    咋一听这消息,刘一还以为是谁在开玩笑呢。

    如今,东区散修和神秘敌人在东区开辟了三个战场,其中最为重要的是中央战场,也就是现在刘一所呆的战场,由海中天和熊霸共同镇守,军营中的军团修士,全是东区散修修士组成。

    而一号战场,则由东区四大巅峰的另一巅峰修士镇守,军营中军团是由东区散修军团和城主府的少量支援军团镇守,东区失陷大半,城主府自然也会关注,不过,就目前来说,东区散修还有抵抗之力,因此,城主也只是派出少了军团支援而已,战斗的主力,还是东区散修,如果哪天东区散修没有了抵抗敌人的实力,城主府也许就会派出大量军团,作为主力,支援东区散修。

    二号战场,则是东区四大巅峰修士的最后一人镇守,军营中的军团,是由东区散修军团和其他三区,各个势力派来的少量军团镇守,当然了,各大势力倒是想派出大量军团支援东区散修,不过,东区散修不同意,只是接受各大势力少量军团的支援,这主要是害怕各个势力以此为借口,直接插手东区,这是东区散修不愿意见到的,当然,如果真的到了不敌神秘敌人时,也许东区散修会不再计较,同意各大势力多派一些军团来支援。

    这三大战场中,中央战场最为重要,不仅聚集了东区散修的大部分兵力,更是聚集了东区散修大部分出窍期修士,连海中天和熊霸这两位四大巅峰修士中最厉害的两位,都留在中央战场。

    其他两个战场,没有中央战场重要,却也是镇守东区的重要战场。

    不管是一号战场,由散修军团和城主府支援军团镇守,还是二号战场,由散修军团和各大势力军团镇守,他们的实力,与神秘敌人的实力相当,甚至还强悍一点点,只有中央战场,散修军团实力才不如敌人实力。

    可现在传来的消息却是,二号战场出现漏洞,敌人有一百万元婴修士突破战场,进入后方,这怎么可能?

    别说刘一第一时间不相信这则消息,就算其他修士也一脸不相信,可是,经确认之后,却发现这是真的。

    这让所有修士都没法接受,要知道,开启战争,战场中,敌人的军团,由己方高层盯着,一般情况下,根本不可能让敌人突入后方,就算不敌敌人,还可以撤军,只要撤军了,敌人一般也是撤军,这是双方的潜规则。

    如果敌人真的有一队人马试图趁机突入后方,高层一定会发现,并且派人阻拦,使其没突破战场,进入后方。

    可如今,传来的消息却是,敌人居然有军团突破了战场,进入了后方,这真的很难让人相信。

    “怎么回事?这是真的吗?”会议室里,刘一开口问道。

    毕竟,刘一虽然收到消息,却也不是十分清楚,而在座的高层,要说谁消息最准的话,无疑是海中天了,海中天统领整个战局,统领三大战场,只是这中央战场最为重要,海中天才留守在中央战场,而平时,中央战场的具体事务,都是由熊霸主持,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海中天也出现在会议室。

    “是真的,据说我方军团,全部被牵制,才使得敌人一百万元婴修士无人阻挡,进入了后方。”海中天道。

    “无人阻挡?既然挡不住,高层不会下令撤退吗?”刘一疑惑的问道。

    “撤退?一般来说是这样的,但是,二号战场高层传来消息说,他们有把握打胜这一战,更何况,敌人深入我方后方,只是自取死路,要知道,我们三大战区,虽然聚集了很多散修,但是,同样还有很多散修根本没来战场,区区一百万元婴修士,确实也不成气候。”海中天道。

    “不成气候?如果他们一百万人在后方乱倒一通,谁有心思来战场支援,再说了,你们不是都有后手吗?怎么不让后手收拾他们?”刘一再次问道。

    “好了,这是二号战场高层要考虑的事情,你们就不用操心了,你们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确保我们中央战场,不会被敌人突破,进入后方就行。”海中天道,接着,海中天又道:“二号战场,高层有自主性,哪怕我也不好过多干涉他们,虽然这次他们的做法不对,但是,我们毕竟都是散修,没有上下级之分,也不好处罚他们,最多只是警告他们几句而已。”

    对于二号战场高层这次的做法,海中天也是很恼火,但是,就像他说的那样,他虽然名义上是整个战局的负责人,有着管理大家的权利,那只是名义上,实际上,各个战区的自主性比较大,只要各自战场高层没有犯重大的错误,海中天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就像现在这样,也许大家都认为二号战场高层的做法是错误的,但是,只要二号战场的高层认为他们的做法是对的,而且,他们有理由给自己辩护,海中天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就像以前中央战场,屡败屡战,却也不舍的动用底牌,扭转战局一样,每个战场的高层,都有自己的打算,只要理由说得通,就行了。

    这次敌人突入后方,大部分修士都觉得不可思议,甚至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但是,二号高层却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他们也有理由解释,这百万元婴修士突入后方,也没什么威胁,而是自取灭亡,那么,他们任由敌人突入后方的做法,也就没什么不对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此事在东区还是掀起了滔天巨浪,让一个个东区散修都感到不安,毕竟,自己在前线厮杀,敌人却在我们背后乱闯,让人没有安全感。

    “可是,这样的结果,带来的后果却是十分可怕的。”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这样一来,不仅让我们中央战场,刚刚升腾的气势,消失的无影无踪,更是让东区散修心里不安,导致没法安心战斗。”

    “事情已经发生,我们现在该讨论的不是此事,而是因此事引发的不良后果,我们该如何消除。”海中天道。

    “只能静观其变了。”刘一道。

    现在的刘一,已经是高层了,自然有资格和海中天对话,而且,对于处理这种事情,其实各个高层都不怎么在行,他们也更愿意听一听刘一这个帮助大家取得战争胜利的唯一元婴期的长老的看法。

    “没有别的办法吗?”熊霸也开口问道。

    “暂时没有,其实,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消灭这百万元婴修士,然后杜绝此事再次发生,否则,不管我们做什么,都将是无用功。”刘一道。

    也是,如果不尽快消灭那百万敌人,让他们在后方祸乱的话,后方很快就会乱作一团,到时候,整个东区将人心惶惶,也就无人有心思战争了,同时,如果不杜绝此事,以后经常发生此事的话,照样让东区散修对战区失去信任,认为在战区作战毫无用处,也就不会用心作战。

    “好了,此事就按照刘长老的吩咐来做,大家散会吧,对了,尽快安抚军营中的修士,别让他们有不一样的情绪。”海中天道。

    军团修士得到消息,心里肯定会有一些想法,同时,连日来胜利带来的兴奋也将消失,这些都是可以预料的,如今,安抚大家,就怕大家以为东区散修不行了,从而产生负面情绪,这才是大家安抚的重点,不过,对于东区散修高层来说,大家都是出窍期修士,见识多广,安抚军团修士也是小事一碟。

    不过,对于刘一来说,他关注的不是大家的情绪,毕竟,现在战争,最主要的还是看敌我双方各自的底牌,至于其他修士,虽然能够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但是,却也不是决定性的作用,因此,二号战场出了此事,一众高层虽然愤怒,却也没有觉得不能接受,大家的表现还是相对平静,刘一也是如此,只是刘一对于敌人和己方修士这样做的目的尚且不知,这也是刘一想要知道的。

    刘一可不会相信,敌人真的显得太无聊了,才让一百万元婴修士前来送死。

    虽然那一百万元婴修士,对于整个敌人势力来说,是毛毛雨,不值得重视,但是,放在东区几个战场,却也是一股不错的力量。

    就像钱宝商行,凭借五十万修士,就能够扭转战争的不利局面,敌人一百万元婴期修士,肯定比钱宝商行五十万护卫更加能够影响战争的走向,敌人没道理让他们前来送死,那么,不是送死,这么做,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目的了,不过,具体是什么目的,刘一还是没法猜到,不过,这不妨碍刘一关注这百万敌人。

    果然,不关注,不知道,一关注,便吓一跳,这一百万敌人,深入东区散修后方,不是送死那么简单。(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