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二号战场,敌人一百万元婴修士,突入东区散修方后方,刘一一直保持高度关注,毕竟,刘一可不会认为敌人嫌自己兵力太充足,才派一百万修士深入东区散修后方,前来送死。

    既然敌人愿意舍弃一百万元婴修士,只是为了深入东区散修后方,那么,敌人这样做,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过,这个秘密刘一暂时猜不到而已。

    然而,就算刘一猜不到敌人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是,高度关注敌人那一百万修士的行动,以及敌人近期的行动,是十分必要的。

    随着刘一的关注,刘一越发吃惊。

    这百万修士深入后方之后,并没有如大家预料的那般,被东区散修迅速消灭,而是横行无忌,长驱直入,一路朝东区中央突进。

    他们一百万修士刚刚突破战场,进入东区散修后方,就一路不断深入,不断的屠戮路上遇到的东区散修。

    由于这次敌人突破的太突然,东区散修很多修士都还不知道有敌人军团杀来了,因此,面对这一百万修士的时候,东区散修只有被屠戮的份。

    在敌人百万士兵灭杀了大片东区散修之后,东区散修才后知后觉的知道,战场出了问题,有敌人突破战场,进入到了战场后方,开始屠戮东区散修。

    于是,各个修士开始自发组织起来,准备阻拦和围剿这些敌人,可是,敌人一百万修士,而且都是元婴修士,想要围剿他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然了,如果把他们留在东区,那么,对于三大战场来说,这无疑是最好消息,也是他们愿意看到的事情。

    落单的东区散修,开始逃逸,开始朝其他东区散修聚集,其实,敌人有一百万元婴修士,东区散修也只有聚集到了一定数量,才敢阻拦敌人,否则,人数太少,阻拦敌人的话,不仅没法灭杀敌人,还给敌人送菜。

    好在东区散修也有自知之明,在数量聚集不多之前,主动避开神秘敌人的一百万修士,不与神秘敌人这一百万修士碰面。

    这么一来,神秘敌人一百万修士虽然突进速度快,却再也没法灭杀多少东区散修了,只是可惜,敌人突破的太突然,导致刚开始东区散修并不知道敌人突破了防线,被敌人在突破防线之初,灭了好些东区散修。

    不过,在知道有百万敌人突破防线之后,东区散修尽量避开敌人,同时,也开始组织起来,拦截敌人。

    在敌人突进的前方,就有一个出窍期修士率先发出号召,号令附近的东区散修,聚集在他那里,准备在他那里和敌人一决雌雄,甚至把敌人全部留下。

    由于敌我双方有潜规则,出窍期修士不得私自对对方低级修士动手,因此,东区散修那些没有前去战场的出窍期修士,虽然有实力阻拦敌人百万修士,却也不能出手,只能组织东区散修的元婴修士,对敌人百万元婴修士进行截拦和围剿。

    好在,本来东区散修,就有意聚集在一起,围剿敌人,如今,有了出窍期修士的号召,大家更加迅速的聚集在一起,聚集在前方,等候着敌人的到来。

    并且,大家也相信,有了出窍期修士的指挥,灭杀敌人不是什么问题,现在要做的只是等候敌人的到来,可惜,敌人看似一直深入,一直朝东区最中央突进,但是,却偏偏避开了那些修士的聚集之地,让那些修士白白空等一场。

    当然了,虽然白白空等了一场,但是,东区散修是不会放弃的,这部分人没有成功截拦敌人,后方又有出窍期修士出面,号召大家聚集在一起,等候敌人的到来,截拦敌人,并且灭杀敌人。

    可还是那样,又被敌人巧妙的避开了,又让大家白白聚集在一起,而敌人的突进速度,一点也没有减弱,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持续突进,直奔东区最中央。

    一次被敌人避开,两次被敌人避开,让东区散修也意识到,似乎有些不对劲,敌人怎么就刚好避开了他们呢?

    这种情况,毫无疑问,敌人是知晓前方有东区散修在等着他们,所以绕开了那些聚集的修士,也就意味着,这些聚集的修士中,有人是叛徒,把大家聚集的消息和聚集点透露给了敌人,才能让敌人轻易避开。

    可是,究竟谁透露的呢?大家也不知道,毕竟,每次聚集,都聚集了超过百万元婴修士,其实,想要围剿敌人,东区散修的元婴修士数量也必须超过百万,否则,根本没法留住敌人百万修士。

    既然需要聚集如此多修士,在么多修士里面,有一两个敌方的奸细,也很正常,正是由于有了敌方的奸细,让敌人对于东区散修的聚集点十分清楚,因此,就很好的避开了东区散修的聚集点,让东区散修白等一趟。

    不过,对于这种情况,东区散修每个修士都能够猜到,却也无可奈何,毕竟,大家谁也不知道谁是奸细,谁不是奸细。

    对于这种情况,东区散修也只能当做不知道自己内部出了奸细,而是继续组织人手,截拦敌人百万修士。

    其实,想要聚集百万元婴期散修,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此,每聚集一次,都要耗费不少时间,不过,就算这样,东区散修还是不停的聚集东区散修元婴修士,在前方准备截拦敌人。

    当然了,那些出窍期修士就算聚集散修,选择聚集地,也不是随便选择,而是仔细推敲,猜测敌人经过的路线,再聚集在敌人必经之路上。

    不过,在经历几次聚集在一起,都被敌人绕开之后,东区散修的出窍期修士也学聪明了,他们不再聚集在一个地点,而是几个地点,认为敌人将要经过的几个聚集地,都有修士聚集,等候着敌人的到来。

    如此一来,敌人要么就是转头回返,不再突进,要么就是继续突进,和东区散修的一个聚集点的修士交战,突破聚集点的修士之后,再继续突进。

    如此一来,果然凑效,还真有一个聚集点的东区散修和敌人百万修士交战,可惜,这些聚集的散修,由于分成好几个聚集点,每个聚集点的修士的总体实力就弱了很多,因此,交战一方,不仅没能留住敌人,让敌人成功突破,还让敌人灭杀了不少己方修士,可是损失惨重,却没有任何效果。

    这一下,可把东区散修弄慌了,同时,也让大家明白,敌人的实力是很强大的,哪怕同样是元婴修士,东区散修元婴修士却不是敌人的对手,想要战胜敌人,甚至留下敌人,只有聚集更多数量的散修。

    可是,整个东区散修数量不少,但是,在敌人必经之路附近的元婴散修数量却没有多少,因此,分成一两个聚集点,倒是没什么,但是,如果聚集点分的太多的话,根本就不足以抵抗敌人。

    而分成一两个聚集点,很容易就被敌人绕开,从而继续突进,而聚集点太多,敌人就直接剿灭一个聚集点,从而继续突破。

    敌人这么一招,让东区散修很无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敌人不断深入,同时,一次次的聚集散修,在前方截拦敌人,却没有任何效果。

    不过,就算没有效果,东区散修还不得不一次次的聚集散修,准备阻拦敌人,而不能对敌人的突进无动于衷。

    而敌人一路突进的情报,也都汇聚到了军营中的各个高层手中,只是,有的高层很重视,有的高层没什么重视而已。

    敌人突进的一百万修士,也就在刚刚开始屠戮了很多东区散修,到了后来,由于落单的散修特意避开他们,而聚集的散修,数量太多,敌人有不敢和散修碰面,而是绕开,因此,损失不大。

    当然了,也不是没有损失,毕竟,当聚集点多了,修士实力分散了之后,敌人还是会硬闯,而不是绕开,其实,聚集点多了,除非修士返回,否则,敌人也没法绕开这些聚集点,继续前进,这时,就必须硬闯,可惜,东区散修太弱了,拦不住敌人,反而让敌人灭杀。

    看着敌人不断突进,长驱直入的情况,刘一也是脸色难看,毕竟,就算刘一先前也没有预料到,敌人这百万修士居然真的能够在后方横冲直闯,挡都挡不住,就更不要说灭杀了。

    要是真的没法解决这一百万敌人,让敌人一直这样长驱直入,那么,整个东区,都会因这百万修士而弄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更主要的是,会让东区散修失去信心,失去了信心的话,抵挡敌人,就会更加被动,这个问题,不仅刘一明白,东区散修所有修士都明白,可是,却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不过,这些都不是刘一能够操心的,刘一真正脸色难看的是,刘一发现,按照敌人在这个线路进行,很有可能会经过钱宝商行,如果敌人真的经过钱宝商行,那就不妙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