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知道,东区钱宝商行,还没有能力阻挡这百万士兵,如果这百万士兵,真的按照现在的趋势,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经过钱宝商行,到时候,只要敌人一攻击钱宝商行,钱宝商行的一切都将暴露了,钱宝商行的一切如果就此暴露的话,也许不用敌人出手,就是那些对钱宝商行有意见的散修,都不介意出手抹除钱宝商行。

    其实,如果不是钱宝商行的阵法,还捆着一个厉害修士,牵制了整个阵法,凭借阵法,钱宝商行也许可以抵挡这百万敌人,可惜,阵法被牵制,不说别的,只要百万修士攻击钱宝商行的阵法,让阵法松动的话,被困的敌人就有可能破阵而出,只要那人破阵而出,钱宝也将就此覆灭。

    可是,按照敌人的突进方法,经过钱宝商行的可能性十分大。

    “不能让敌人继续突进了,看来该回去一趟。”刘一低语道。

    刘一也不知道现在回去,是否来得及,但是,刘一必须快速回去,只有刘一回去了,才能安排好人手抵抗敌人或者阻拦敌人。

    “诸位,想必这百万敌人的情况,你们都了解吧?现在他们在我们后方长驱直入,照这样下去,迟早会到达我钱宝商行,我打算回去一趟,主持一些修士,截拦他们,你们认为呢?”刘一道。

    “嗯,是该截拦他们,可惜,现在这些截拦他们的修士,都不成功,真是让人失望,如果刘道友真的能够截拦他们,那就最好了。”熊霸道

    其实,截拦这些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否则,早就被截拦了,不过,看敌人突进的方向,似乎要经过钱宝商行,如果真的经过钱宝商行,钱宝商行截拦成功的话,那就最好了,至于这中央战场,多一个刘一和少一个刘一,没什么两样,毕竟,刘一是高层了,不能进入战场杀敌,至于指挥修士杀敌,有其他高层指挥就行,这段时间,刘一在战场也是呆的空闲,平时的战斗,刘一都只是站在一旁,看着其他高层指挥战斗,而自己并没有亲自指挥。

    因此,刘一说要回去组织人手,截拦敌人,东区散修高层都满口答应,他们也知道,敌人很可能经过钱宝商行,如果敌人真的经过钱宝商行,被钱宝商行阻拦,并且击杀的话,那就最好了。

    虽然,凭借钱宝商行表面上的实力,还不足以对抗敌人,但是,如果钱宝商行召集附近的元婴修士,再加上钱宝商行的隐藏力量,灭掉敌人这百万修士,也未必不可能。

    灭掉敌人这百万修士,不仅能够鼓舞士气,更能够凝聚东区散修的信心,要知道,东区散修,面对敌人的攻击,哪怕快被敌人占据大半区域了,东区散修也没有惊慌,就是因为东区散修相信,他们能够把敌人击败。

    以前,浅海城各个势力都窥视东区,想要插足东区,可惜,都被东区散修给驱逐出去,连各个大势力面对东区散修都无可奈何,就更加不要说其他势力了。

    神秘势力,四处开战,给大家的感觉只是神秘而已,要说实力,大家也未必会认为神秘敌人有多强大,如果神秘敌人真的很强大,那么,他们就不用搞的这么神秘,而是直接横扫过来,这样的话,也许神秘敌人早就拿下了东区,甚至拿下了整个浅海城,可是,神秘敌人没有这么做,而是通过交战,想要慢慢蚕食东区,那就说明,神秘敌人也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厉害。

    既然神秘敌人没那么强大,那么,也就没什么好怕的,没见到,在东区散修反应过来之后,设立三个战场之后,就把敌人阻挡了,让敌人没法在前进半步么?

    可是,现在敌人一百万修士居然突破防线,进入后方,也就意味着,三大战场要守不住了,如果守不住了,那么,整个东区都有遭殃,这让所以东区散修都焦急,虽然,战场传来消息,他们可以挡住敌人,这只是意外,但是,谁信呢?

    如果真是意外,那还好,如果不是意外,而是真的挡不住了,所谓的意外,只是为了安慰大家,那就真的麻烦了,因此,东区散修难免忧心匆匆。

    尤其是敌人还在后方乱来,却没人能够阻止,就更加难以让人相信战场能够挡住敌人,因此,大家都迫切希望解决这百万敌人。

    可是,战场的军团是不能离开军营,必须看守敌人,而没有来到军营的修士,倒是聚集了不少,可是,敌人又很狡猾,不和聚集的修士碰面,只是灭杀一些不如己方的修士。

    东区散修也想要追击这百万敌人,可是,敌人也不是傻子,更何况,这些散修参差不齐,聚集在一起后,一起行动的话,又跟不上敌人的脚步,不一起行动的话,有没哪个修士敢单独面对百万敌人。

    这也造就了现如今的局面,追击敌人,又追击不上,前方截拦,又截拦不到,只能任由敌人横行东区,飞速突进。

    可是,这样的情况,给东区散修的感觉却是一种不妙的感觉,东区散修总觉的不妙了,似乎这就预示着,东区散修将要抵挡不住敌人了。

    因此,对于刘一的辞行,军营中的高层倒是没什么。

    辞别高层之后,刘一对钱宝商行的护卫交代一番,也就离开了军营,直奔钱宝商行而去。

    此时,钱宝商行内部,万事通同样接到敌人行动的情报,也分析出了,敌人很可能要经过钱宝商行,因此,刘一不在,万事通等高层都聚集在一起,商量着对策。

    “敌人应该会经过我们钱宝商行,我们该怎么办?”万事通问道。

    “不好办,毕竟,我们的实力根本就没法抵挡敌人,可是,我们又不能撤离。”林平道。

    钱宝商行阵法里面可是捆着一个厉害的修士,如果他们撤离,势必会让那修士逃出来,如果那修士逃出来,那么,钱宝商行就再也没法在东区立足了,甚至,面对那修士的追杀,钱宝商行的修士能否保住性命都还难说。

    如果钱宝商行没有困住那修士,他们倒是不介意暂时撤离,毕竟,撤离的话,也就损失一些灵石,损失一些财富而已,如果不撤离的话,他们挡不住敌人,可不仅仅失去财富那么简单,很可能,他们都会因此丧命,因此,撤离才是最好的对策。

    “是啊,我们不能撤离,如果撤离的话,后果不是我们能够承受的,可惜,如果不是阵法要捆住那修士,我们不能动用阵法的话,就算我们不撤离,凭借阵法,也未必不能挡住敌人。”俏书生道。

    钱宝商行的阵法很厉害,如果有阵法,再加上钱宝商行的财富,挡住敌人也未必不可能,可是,现在,阵法不能动用,想要挡住敌人,可就难了。

    钱宝商行现如今的实力,就是几个元婴高层外加一些新近招收的结丹期修士,总体数量还不足一百万呢?修为不如敌人,人数不如敌人,不靠一些手段,根本就没法对抗敌人。

    可关键是,钱宝商行的主要手段之一就是阵法,可惜,阵法暂时不能动用,剩下的一些手段,面对百万敌人,能够阻挡敌人一时,却没法击退敌人,就更不要说灭杀敌人了。

    比如,钱宝商行有不少攻击符篆,更有不少防御符篆,这些防御符篆,都有一定的时间限制,而攻击符篆,就更是一张符篆,只能发挥出一击之力,这样的符篆,如果不能把敌人轰死,那么,再多符篆,也只能阻挡敌人一时而已,却不可能把敌人吓退。

    “是啊,那我们该怎么办呢?”林平再次问道。

    “我看我们不如召集附近的修士,聚集在我们钱宝商行,这样的话,敌人如果真的来了,我们就趁机灭了敌人。”万事通道。

    万事通看过敌人一路的情况,发现,当面对前方聚集了很多修士时,敌人会判断是否有实力面对前方修士,如果没有实力,那么,敌人会绕路。

    而如今,如果钱宝商行真的聚集了大量的修士,让敌人心生畏惧,那么,敌人也就未必不会绕开钱宝商行,哪怕敌人原本打算经过钱宝商行,可看到事不可为的话,也未必就会硬闯,应该是绕开的可能性极大,更何况,如果真的召集了足够的元婴修士,那么,就算敌人不愿意绕开,也能趁机把敌人留下,不让敌人闯过。

    “召集附近修士,聚集在钱宝商行?”林平道,接着,又道:“主意是个好主意,就不知道其他修士是否愿意听从号召,前来钱宝商行。”

    “应该会,毕竟,敌人太猖狂了,让所有散修都很生气,更何况,我们只要分析出敌人很可能会经过我们钱宝商行,那么,就算我们不召集附近修士,附近修士也会自发的聚集在我们钱宝商行。”万事通道。

    “那就试试吧。”

    于是,钱宝商行发出了召集令。(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