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宝商行,虽然刘一不在,但是,一切都照常运行,其实,就算刘一在,一般情况下,刘一也不会干涉钱宝商行的运转,如果有十分重大的事情,一般也是通过会议,采集众人的意见和建议,刘一再发布命令。

    因此,如果有重大事情,一般都是通过会议,做出决定,就算这次刘一不在,一众高层也通过会议,很快就讨论出具体可行方案。

    既然敌人很有可能经过钱宝商行,而钱宝商行本身又没有实力抵挡,那么,发出召集令,号召附近的元婴修士,聚集钱宝商行,以抗来敌,也是一个最佳的方案。

    既然这是最佳方案,钱宝商行也就不拖泥带水,而是立刻发布召集令,召集附近的元婴修士,聚集钱宝商行。

    召集令的大致意思就是,敌人会经过钱宝商行,所以钱宝商行召集附近的元婴散修,聚集钱宝商行,与钱宝商行一起,消灭敌人。

    钱宝商行的召集令一出,可谓震惊附近的一众修士,要知道,虽然敌人突进的速度凶猛,不过,像钱宝商行附近的一些修士,还是没想到敌人会这么快,就快要突进到钱宝商行,逼迫钱宝商行都不得不下达召集令。

    钱宝商行,可是位于东区最中央,而三个战场,虽说是靠近中央,但那也只是相对于整个东区而已,其实,三个战场,距离东区最中央,还是有很远的路程。

    敌人突破战场之后,哪怕一路突进,突进速度十分迅速,一百万修士,人数众多,却也要不少时间,才能到达东区中央,更不要说,一路上,还有各个出窍期修士召集元婴修士,截拦敌人。

    不管是敌人绕开聚集点,还是横穿过去,只要前方有人阻拦,敌人的速度自然也就会慢下很多,因此,在大家看来,敌人想要到达东区最中央,还要不少时间,因此,对于东区中央的修士来说,敌人还是没什么威胁的,他们也不是很着急。

    不过,如今钱宝商行发出了召集令,就不同了,敌人钱宝商行发出了召集令,那么,就说明敌人快要到达东区最中央了,毕竟,如果不是敌人快要到达最中央,钱宝商行也不会这么着急发出召集令。

    “不会吧?敌人怎么这么快,就快要到这里了?”有修士看到钱宝商行的召集令,大吃一惊道。

    “是啊,我还以为敌人想要到达这里,肯定还要好长时间呢,说不定,敌人还没有到达这里,就被前方修士消灭了,真没想到,敌人这么快就要到达这里了。”有人道。

    “是啊,要不是召集令是钱宝商行发出的,我还真不相信敌人这么快,就快要到这里了。”有修士道。

    “不相信,也得相信,钱宝商行的消息肯定比我们灵通,既然钱宝商行发出召集令,那么,敌人就应该快要经过这里了。”有修士道。

    “是啊,我们快点,快点聚集在钱宝商行,和钱宝商行一起杀敌,据说战场中,钱宝商行的军团英勇无敌,这次,我们能够在这里和钱宝商行一起战斗,也是一件荣誉的事情。”有修士道。

    “走,走,我们快去钱宝商行,等候敌人的到来。”有修士道。

    于是,一时间,钱宝商行附近的修士,元婴期修士都一个个前来钱宝商行聚集,而其他修为更低的修士,除了一些结丹期修士外,大部分都选择逃离此地,至少在敌人没消灭之前,他们必须逃离此地,否则,遇上路过的敌人,他们也只有被屠戮的份,至于去钱宝商行聚集,帮助钱宝商行,他们的实力还太低,那是元婴修士的战争,他们元婴期以下的修士,很少有资格参加。

    连参加战斗的资格都没有,自然也就没有资格聚集在钱宝商行,与钱宝商行一起杀敌了。

    因此,他们除了逃离此地外,别无他则,否则,一旦战争,他们也只有被屠戮的份,不过,元婴修士和一些厉害的结丹期修士,倒是有资格参加战争,至少能够为东区散修出一份力气。

    “不过,如果我们真的聚集在钱宝商行,敌人会经过钱宝商行吗、。要是敌人绕开钱宝商行,那怎么办?”也有修士提出疑问。

    前面一次次的聚集修士截拦敌人,可是,敌人要么就是绕开,要么就是直接闯过去,就是没有一次能够成功截拦敌人,如今,大家聚集在钱宝商行,如果敌人前来的话,一定能够成功截拦敌人,可是,如果敌人绕开钱宝商行呢?

    钱宝商行的护卫,在中央战场,打出了威风,让所有东区散修都知道,钱宝商行不好惹,敌人就更加知道钱宝商行不好惹,因此,就算钱宝商行没有聚集附近的修士,敌人也未必敢从钱宝商行经过,敌人也未必是钱宝商行的对手。

    如今,,钱宝商行召集了附近的修士,聚集在钱宝商行,敌人知道情况后,就更加不敢经过钱宝商行,这是十分有可能的事情,想要敌人不知道钱宝商行发出召集令,想要敌人不知道他们聚集在钱宝商行,那是不可能的。

    毕竟,每一次聚集,至少都有聚集一百万以上的元婴修士,这么多元婴修士,难免有一些抵不住敌人的诱惑,或者,看不到东区散修战胜的希望,就偷偷投靠了敌人,这样的修士,不要很多,只有一两个,把消息泄露出去,就足够了,更何况,刘一相信,既然有人投靠了敌人,肯定不止一两个那么简单。

    因此,不管是钱宝商行发出召集令,还是大家聚集在钱宝商行,对于敌人来说,都是能够第一时间知道,既然知道了,他们就必然会绕开钱宝商行,除非他们的目标就是钱宝商行。

    “很有可能,不过,就是绕开,我们也没什么办法,毕竟,我们也没法控制消息,不让敌人知道。”有人道。

    “是啊,敌人就是太狡猾了,否则,早就被灭了,哪里还能让他们在东区横冲直闯到现在。”有修士道。

    钱宝商行的召集令,惊动的可不止附近的修士,就连中央战场的海中天和熊霸等等高层都被惊动了。

    “召集令?钱宝商行果然不简单,这么快就发出了召集令。”会议室,海中天道。

    “哈哈,是啊,本来以为刘一在军营,钱宝商行没能这么快就发现问题,没想到钱宝商行能人不少啊。”熊霸也感慨道。

    “是啊,钱宝商行有如此多能人,就算刘一不回去,钱宝商行照样能够安然无恙。”有高层接口道。

    “还真没想到,钱宝商行反应这么迅速,刘一才刚刚发现问题,钱宝商行就已经发现了问题,并且提前采取了措施。”

    “是啊,钱宝商行的能人,果然不止刘一一人,对了,你说这次敌人真的会经过钱宝商行,而不是绕开钱宝商行吗?”

    “谁知道呢,钱宝商行本身实力,就足以拦下敌人,再加上召集令的话,敌人如果真的经过钱宝商行,那么,这次被灭是必然的了。”

    “哈哈,看刘一这么急着回去,也许这次敌人真的会经过钱宝商行吧?”

    “不知道,不过,从行动的线路来看,敌人就必定经过钱宝商行。”

    “哈哈,如果敌人真的经过钱宝商行,那就最好了,这样的话,钱宝商行把敌人给灭了,我们也不用提心吊胆了。”

    钱宝商行的召集令一出,大家都明白,敌人快要经过钱宝商行了,只是,对于敌人是经过钱宝商行,还是绕开钱宝商行,还没发确定。

    不过,对大家来说,还是希望敌人能够经过钱宝商行,这样的话,钱宝商行就有实力把敌人留下。

    “你说,钱宝商行这么快就发出了召集令,是否发现了我们的意图,我们还能试探出钱宝商行的深浅吗?”神秘敌人军营中,黑衣蒙面人道。

    “哈哈,如果真的让大家都聚集在钱宝商行,我们自然没法试探出钱宝商行。”神秘敌人首领道,接着,又道:“不过,如果我们让大家都没法帮助钱宝商行呢?我想这样的话,牺牲他们一百万人,应该能够试探出钱宝商行的虚实吧?”

    “哈哈,如果真的能够让其他修士不聚集在钱宝商行,自然能够试探出钱宝商行的虚实,不过,钱宝商行的召集令一出,我们没法阻止其他人聚集钱宝商行。”黑衣蒙面人道。

    “哈哈,这个你就放心吧,我自然有办法让其他人没法聚集钱宝商行,否则,我这牺牲一百万元婴修士,不是白白牺牲了吗?”神秘敌人首领道,接着,又道:“你认为我会做这么亏本的买卖吗?”

    “好,那我就拭目以待吧。”黑衣蒙面人道。

    钱宝商行召集令出,附近修士云集响应,对于钱宝商行高层来说,自然十分开心,然,就在这时,发生的一件事,却让钱宝商行高层开心的心情,突然间坠入了万丈深渊,那就是和蔼老人居然也发出了召集令。(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