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蔼老人,在东区可是一个大名鼎鼎的出窍期修士,修为不是很高,也就是出窍期初期巅峰修士,相比四大巅峰修士,相差太远了,但是,和蔼老人做的一些事,却让东区散修,尤其是和蔼老人附近的一些散修,十分爱戴和蔼老人。

    和蔼老人,人如其名,十分和蔼,对每一个修士都十分和蔼,自修仙以来,和蔼老人都待人和蔼。

    以前,修为低下时,和蔼老人待每一个修士都很和蔼,大家也没当一回事,毕竟,刚刚修仙,很多修士还没摆脱俗气,和蔼一点也正常。

    可是,当他的修为达到结丹期,甚至元婴期时,还是一样的和蔼,大家才注意到,原来东区,出现了一名十分和蔼的修士,这修士,不管是面对和自己修为相当的修士,还是面对修为比自己弱的修士,哪怕碰到练气期修士,他都满脸和蔼的对待。

    要知道,修仙界,一般都以实力为尊,以修为为辈分,也就是说,实力强大的修士,身份和地位自然更加尊贵,也越容易不把修为低下的修士放在眼里。

    而修为高的修士,如果修为相差一大境界,甚至几大境界的话,不用说,也是不太尊重修为低下的修士,就算没有看不起修为低的修士,也不自觉的把自己放在更加尊崇的地位,而修为更低的修士,理所当然的称呼修为更高修为的修士为前辈了。

    修仙界的辈分以修为划分,而不是以年龄划分,就是如此得来的。

    总之,在修仙界,修为高,实力强大的修士,就能够得到他人的尊重,而实力低,修为低的修士,往往得不到他人的尊重。

    哪怕刘一,也一样,面对修为高的修士尊称前辈,面对修为低的修士,一般也就不可能再称呼其为前辈了,当然了,有些修为高的修士看不起修为低的修士,践踏修为低的修士的尊严,这种行为,是一种让刘一都感到厌恶的行为,也是刘一反对的行为。

    在刘一看来,修仙界以实力称尊,修为高者为前辈,修为低者为晚辈,这无可非厚,可是,不管是前辈也好,晚辈也罢,该有的尊严还是要有的,不能因自己实力高,就随便践踏实力低的修士的尊严。

    因此,刘一面对修为高的修士,可以尊称对方为前辈,尊重对方,面对修为低的修士,刘一可以把其看着晚辈,却不会不尊重对方。

    当然,很多修为高的修士,就算听到有人叫自己前辈,也未必会理会,毕竟,在有些修士眼里,只有实力和自己相当,或者实力比自己更强大的人,才有资格获得自己的认可。

    修为太低的修士,根本就没法获得认可。

    和蔼老人不同,他不在乎自己的修为高低,哪怕自己是元婴修士,面对结丹期修士,甚至筑基期修士和练气期修士,都一幅和蔼的样子,在他的眼里,似乎修为低的修士,也和自己平辈,都是以平辈相交,并不认为自己修为高,自己的辈分就比他人高,甚至和很多年轻修士平辈相交,十分的和蔼,就这一点,就算刘一也做不到,虽然刘一不会另眼看待修为低的修士,却也是以前辈的眼观看待修为低的修士,当然了,对于第一门的一些高层,哪怕他们修为再低,刘一也是平辈和他们相交,而不会以前辈的身份和他们相交,这仅限于第一门的高层而已,如果是其他地方的修士,刘一自然摆正自己的位置,面对结丹期修士,刘一就以前辈身份对待对方,不过,刘一不会以力压人,也不会以身份压人而已,却也不像和蔼老人,就算面对其他的实力低下的修士,也以平辈相’的称呼,也是在元婴时,其他修士替他起的外号。

    正是因为和蔼老人,对谁都平等,因此,大家都很尊重他,那些实力不如和蔼老人的修士,面对和蔼老人的和蔼,自然感慨涕零,而有些修士哪怕以后修为提升很快,实力超越了和蔼老人,有感于和蔼老人以前的尊重,也是对和蔼老人尊敬有加。

    长此以往,和蔼老人在东区积累了大量的人情,距离和蔼老人远一点的修士,或许还没真实感受到和蔼老人的和蔼,但是,和蔼老人附近的修士,每个修士都感受到了和蔼老人的和蔼,每个修士都很尊重和蔼老人。

    因此,附近的每一个修士,都很尊重与爱戴和蔼老人,当然了,这并不是说和蔼老人给了大家多大的帮助,其实真要说起来,和蔼老人虽然为人和蔼,却也没有给周围修士多大的帮助,平常也没有给其他修为低下的修士讲述修炼心得,或者为其他修士提供修炼帮助等。

    不过,对于修士来说,你很多时候,你给他很大的帮助,帮助其提升实力,其未必一定就能把你牢牢记住你的好,但是,如果你在其修为低下,尊严丢失时,尊重他的话,哪怕你以后没有给予其任何修炼上的帮助,其也一定能够牢牢记住你的好。

    和蔼老人就是这样,获得了大量修士的尊重。

    这导致和蔼老人附近的周边地区,虽然和蔼老人没有组织大家,也没有宣布,要大家一起听他的,但是,大家还是不自觉的支持和蔼老人,因此,和蔼老人,俨然成了那一片区域的最高领导,大家对于他的命令一直都不怎么拒绝。

    如果说其他出窍期修士,是通过实力,压迫附近的散修听从他们的命令,那么,和蔼老人,就是通过和蔼的态度,赢得了附近散修的支持。

    这种潜移默化,无声无息的控制一片区域的话语权,也确实另其他出窍期修士羡慕,可惜,其他出窍期修士却学不来。

    其他出窍期修士,都习惯了高高在上的感觉,要他们再低声下气的和修为低的修士平等交往,其他修士肯定不愿意。

    至于说让附近的修士听命,也许其他出窍期修士附近的修士,听命时,不如和蔼老人附近的修士那么心甘情愿,但是,却也不得不听命于出窍其修士,这一点是事实。

    因此,虽然各自的方法不一样,但是,效果却是一样的,既然效果是一样的,都是能够让附近的修士听命于自己,那么,大家也就不在意各自使用的是什么手段了。

    当然了,也有人不屑于和蔼老人这种做法,认为他是假虚伪,不过,不管怎么样,和蔼老人附近的修士,还是很尊敬和蔼老人的,这是毋庸置疑的。

    很不巧,和蔼老人就居住在钱宝商行附近的和蔼谷,其实,说是和蔼谷,也就是一座灵气充裕的山谷,由于灵气充裕,被和蔼老人看上,一直居住在此山谷,因此命名叫和蔼谷。

    和蔼谷居住着和蔼老人和他的弟子以及一些仆人等,平常,其他修士是没有资格进入和蔼谷,不过,由于和蔼谷灵气充裕,因此,和蔼谷附近,哪怕灵气不如和蔼谷,却也越靠近和蔼谷,灵气越浓郁,因此,和蔼谷附近居住着大量的其他修仙者。

    而钱宝商行,也就是以前的鬼屋,也在和蔼谷附近,不过,真要说起来,鬼屋的灵气比和蔼谷浓郁,甚至附近的灵气也更浓郁,但是,由于鬼屋闹鬼,导致附近的修士相对来说少了很多,不过,也有不少修士居住的鬼屋附近。

    其实,真要算起来,鬼屋和和蔼谷是同一片区域,两地相距交近,不过,由于鬼屋闹鬼,大家都更习惯的聚集在和蔼谷附近。

    而钱宝商行的召集令一出,不仅鬼屋附近的修士云集响应,就连和蔼谷附近的修士,也大量赶往鬼屋,以期待和钱宝商行的修士汇合,共同抗敌。

    这也是钱宝商行对于召集令充满信心的原因,只要聚集了鬼屋附近和和蔼谷附近的修士,那么,区区敌人百万元婴修士,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当然了,这一切的前提就是能够聚集附近的修士,同时,敌人也没有避开钱宝商行,而是直接从钱宝商行通过。

    对于钱宝商行来说,只要聚集了这些修士就行,至于敌人是否会经过钱宝商行,钱宝商行的修士并没有多在意,毕竟,如果敌人经过的话,正好趁机消灭敌人,如果敌人不经过的话,那也没什么,至少钱宝商行不会出事,那就行了。

    至于说一定要消灭敌人,做东区的救世主,钱宝商行暂时还没有那个实力,因此,对于钱宝商行来说,能够尽可能的消灭敌人,那就最好,如果不能,钱宝商行的修士也不会太在意。

    毕竟,想要取得整个战局的胜利,最主要的还是靠东区散修自己,至于钱宝商行,在关键时刻出出力气就行了。

    可惜,钱宝商行的想法是美好的,但是,事实却是残酷的。

    在钱宝商行发出召集令之后,在大家准备前往钱宝商行是时,和蔼老人居然也发出了召集令,召集大家聚集和蔼谷。(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