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蔼老人也发出了召集令,召集附近元婴修士聚集在和蔼谷,大体意思是说,根据百万敌人的前进方向,敌人很有可能经过钱宝商行,但是,更大的可能是敌人避开钱宝商行,从和蔼谷通过,如此一来,想要抵挡敌人的百万元婴修士,和蔼老人也只有召集附近的的元婴修士齐聚和蔼谷,共同抵御敌人。

    说真的,根基敌人的行动方向,敌人经过钱宝商行的可能性最大,可是就像和蔼老人召集令说的那样,虽然敌人经过钱宝商行的可能性大,但是,万一敌人故意绕开钱宝商行,从和蔼谷通过呢?

    这种情况不是不可能发生,如果钱宝商行聚集过多的元婴修士,而敌人又率先知道钱宝商行聚集了大量元婴修士在等着他们的话,敌人选择绕路,从和蔼谷通过的可能性也十分大。

    敌人百万元婴修士之所以能够一路横冲直闯,至今也没有被东区散修灭掉,就是因为他们能够得到具体情报,知道前方是否聚集了大量敌人在等着他们,如果前方聚集了大量敌人在等着他们,那么,他们就绕开,让敌人白等一场,如果不是,他们就肆无忌惮的闯过去。

    而钱宝商行发出召集令,敌人想要不知道都难,因此,敌人既然知道了钱宝商行发出了召集令,召集了大量元婴修士,聚集在钱宝商行,那么,敌人绕路,避开钱宝商行,从和蔼谷杀过去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和蔼老人知道敌人最可能从和蔼谷经过,发出召集令,也就很正常了。

    虽然,和蔼老人已经是出窍期修士,但是,如果不召集其他修士的话,他或许能够从敌人百万元婴大军中逃走,但是,想要凭借一己之力,就抗衡敌人百万元婴修士,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和蔼老人也只是出窍期出窍修为而已,更主要的是,敌我双方的潜规则是出窍期修士不能对敌方元婴或者修为更低的修士动手。

    否则,出窍期出手,哪里能够让敌人这百万元婴修士如此肆无忌惮。

    既然和蔼老人自己不能出手,又不希望敌人糟蹋和蔼谷,那么,和蔼老人发出召集令,号令大家聚集在和蔼谷,保卫和蔼谷,也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

    钱宝商行和和蔼谷附近这一片区域,同属于同一片区域,区域不算很大,元婴修士数量也有限,共同聚集在一起的话,剿灭敌人百万元婴修士,倒是没什么问题,可如今有两份召集令,钱宝商行和和蔼谷都发出了召集令,那么,对于修士来说,去哪一方,可就有些犹豫不决了。

    其实,如果人数足够的话,兵分两路是最好的做法,可是,现在人数不够,聚集在一处,可以不惧敌人,要是兵分两路的话,两路都不是敌人的对手,这才是最让人犹豫的敌方。

    钱宝商行虽然落脚东区不久,但是,钱宝商行在战场中取得的功绩足以让东区散修折服,更何况,这附近的散修,钱宝商行给他们带来的好处,不仅仅是战场上的功绩,更是由于钱宝商行的存在,让的修炼变得更加便捷,比如,他们可以花费更少的灵石购买他们需要的修炼资源,也可以让自己不需要的修炼物质卖个好价钱,这一点,对于附近的散修来说,是最实在的好处。

    更何况,有了钱宝商行,就算有些特殊的修士,修炼时,需要特殊的物质辅助修炼,也可以找钱宝商行,让钱宝商行帮他们留意。

    总之,钱宝商行的存在,虽然时间不长,但是,给附近修士带来的好处,却是每个修士都可以感受到的。

    因此,如果单单是钱宝商行的召集令,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响应钱宝商行的号召,聚集钱宝商行,可是,如今,有了和蔼老人的召集令,他们就得选择,究竟是响应钱宝商行的号召,还是响应和蔼老人的号召了。

    钱宝商行虽然给人方便,但是,大家都是公平买卖,严格意义上来说,也谈不上谁承谁的情,可是,和蔼老人就不同了,和蔼老人,待人和蔼,让附近的修士都很感激和蔼老人,因此,就凭和蔼老人这份尊重,大家就觉得响应和蔼老人的号召,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有了这个决定,一时间,大家都响应和蔼老人的召集令,前往和蔼谷,让钱宝商行的召集令成了个摆设,没有起到任何效用。

    “哈哈,你也来和蔼谷?你不是距离钱宝商行最近吗?”

    “是最近,那又如何?和蔼老人为人如何,我想你我都清楚,既然他老人家发出了召集令,我们自然应该积极响应,别说我只是在钱宝商行附近,哪怕我已经到了钱宝商行,我也不介意离开钱宝商行,前来和蔼谷。”

    “对,对,和蔼老人待人如何,大家都清楚,别说我们就在附近,就算我们在很远的地方,只要和蔼老人需要,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赶回来,至于钱宝商行的召集令,如果没有和蔼老人发出的召集令,我倒是愿意响应,不过,既然和蔼老人发出了召集令,我们也就只有响应和蔼老人的号召了。”

    “是啊,好在钱宝商行与和蔼谷相距不远,因此,就算我们在和蔼谷,但是,敌人真的经过钱宝商行的话,只要钱宝商行能够坚持片刻,我们就能够及时赶到钱宝商行,因此,就算我们来和蔼谷,也没什么。”

    “是啊,这次不管敌人是经过和蔼谷,还是经过钱宝商行,我们都要把他们灭了,如果敌人经过和蔼谷,那就最好了,我们马上就能灭了他们,如果敌人经过钱宝商行,我们也能及时赶过去,灭了他们,只是希望钱宝商行能够坚持到我们赶过去。”

    “钱宝商行的实力还是很强的,因此,他们能否消灭敌人,这个不好说,但是,只是坚持片刻,我相信他们还是能够坚持的,到时候,只要我们赶过去了,就能够消灭敌人了。”

    一个个元婴修士,聚集在和蔼谷,对与各自的到来,大家早已预料,却也十分吃惊,没想到全部都聚集在和蔼谷,本来,大家还以为有一些修士会前往钱宝商行。

    其实,仔细想想也没觉得奇怪,毕竟,各个修士都感激和蔼老人平时对大家的和蔼与尊重,更重要的是,就算他们都聚集在和蔼谷,如果钱宝商行遇袭,他们也能够及时支援,因此,对于他们来说,聚集在和蔼谷与聚集在钱宝商行,差别不大,不过,有了和蔼老人的召集令,他们更愿意聚集在和蔼谷而已。

    “诸位,我们怎么办?”看着一个个修士并不响应钱宝商行的召集令,没有前来钱宝商行,相反,他们都响应和蔼老人的召集令,前往和蔼谷去了,这让钱宝商行的高层很着急。

    钱宝商行的具体实力如何?其他人或许不清楚,但是,钱宝商行的高层却知道的一清二楚,钱宝商行根本就没什么强大的实力,大家都只不过是几个元婴修士外加一些结丹期修士组成的实力,这样的实力,在浅海城,可不算什么实力,哪怕在东区散修,虽说各自都是散修,但是,很多散修周围聚集的实力,就超过钱宝商行了。

    就凭这么一点实力,想要抵抗敌人百万元婴修士,无异于痴人说梦话,别说抵抗敌人百万元婴修士,就算坚持片刻,都不太可能。

    本来还以为召集令一出,附近的修士都会聚集在钱宝商行,让钱宝商行高枕无忧,可惜,如今看来,倒是失算了。

    “还能怎么办?只希望敌人不经过我们这里了,不过,我想敌人不经过这里不太可能,毕竟,敌人知道附近元婴修士都聚集在和蔼谷,那么,敌人一定会经过我们这里。”敌人向来都很狡诈,知道躲避危险,哪里聚集了大量修士,那么,敌人就避开哪里,哪怕绕路,也要绕开危险地域。

    而从敌人一直前进的路线来看,哪怕敌人一直绕来绕去,躲开了很多阻拦,但是,敌人的大体方向并没有改变,也就是说,敌人很可能会经过钱宝商行,如果敌人不经过钱宝商行的话,敌人就必须经过和蔼谷。

    钱宝商行与和蔼谷,是敌人的必经之路,敌人要么选择和蔼谷,要么选择钱宝商行,除此之外,别无其他选择。

    既然如此,而附近修士又聚集在和蔼谷,更主要的是,这些事情,人人皆知,因此,敌人也一定知道的一清二楚,那么,可以遇见,敌人肯定会经过钱宝商行。

    “嗯,你说的不错,既然敌人一定会经过我们这里,我们还是来商量一下如何阻拦敌人吧,毕竟,和蔼谷离我们这里不远,我们只要坚持片刻,和蔼谷的那些散修,就能够及时赶过来消灭敌人。”

    可是,钱宝商行如今,又该拿什么面对敌人百万大军,才能坚持到和蔼谷的元婴散修赶来呢?(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