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方长老的冷哼之声,刘一也没有在意,并且,刘一着急回去,也没有时间跟方长老绕弯子,于是,刘一继续开口道:“不知方长老一路跟踪刘某,欲以何为?”

    刘一离开军营之后,虽然着急赶回去,也一路急速飞行,但是,刘一也不是舍命的飞行,更不是为了赶路,对其他的一无所知,相反,刘一不仅急速赶路,赶得比较急,而且,刘一还不想暴露自己的实力,因此,刘一一边飞行,一边查探四周的情况,如果附近有高级修士,那么,刘一会自动放慢速度,以正常的元婴修士速度飞行,如果附近没有厉害修士,没人能够发现刘一,那么,刘一就以极快的速度飞行,这样一来,就算刘一的速度超越了元婴修士速度,达到了出窍期修士的速度,也不会被其他修士知道。

    而方长老一直跟踪刘一,跟在刘一的身后,自然也就被刘一察觉了,不过,一开始,刘一没有理会方长老,只是把速度放在一个比较快捷的程度,想看看方长老跟踪自己,究竟想干什么而已。

    可是,方长老的速度实在不怎么样,虽然比元婴修士快多了,但是,放在出窍期修士里面,却并不出众,只能够勉强紧跟刘一而已。

    一段时间之后,刘一着急赶回去,也就没有再拖下去的打算,因此,才停下来,打算弄清楚方长老跟踪自己的原因。

    “欲以何为?你难道看不出来?”方长老道,接着又道:“凭你我之间的关系,你说我跟踪你,欲以何为?”

    方长老和刘一,在军营就针锋相对,那是在大庭广众之下,都是如此关系,在没有人的地方,有了机会,方长老会怎么做,不用说,其实也很好猜测。

    其实,如果不是钱宝商行的修士在战场中功劳太大,而刘一又是钱宝商行修士的领导,仅凭刘一是元婴修士,又得罪方长老,在军营,就算被方长老给弄死,也没什么,对于一个出窍期修士来说,弄死一个元婴修士,还不手到擒来,而且,只是弄死那么一两个,就算高层知道,也不会说什么,毕竟,这就是出窍期修士的特权。

    可钱宝商行的功绩太大,而刘一又是钱宝商行修士的首领,方长老想要对付刘一,也就没那么简单了,更何况,刘一现在虽然只是元婴修士,在军营,却也破例成为了长老,如此一来,刘一在军营的地位,就和方长老平等了,因此,在军营,方长老别说想把刘一怎么样,就算想要为难刘一,都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如今跟踪刘一,没有外人知道,就算把刘一给杀了,只要没有留下任何证据,谁也不知道刘一是谁杀的,军营高层也不会怀疑到他头上,更何况,就算怀疑到他头上,没有证据,也不能把他怎么样,毕竟,他是出窍期高层,更主要的是,他是奉命行事,也不在意是否暴露,没有暴露就更好,如果暴露了,那也没什么,毕竟,这是他的使命。

    “呵呵,想要杀我是吧?可是,你觉得你能够杀掉我吗?更何况,就算你杀了我,你以为高层就会不知道?高层就会放过你?”刘一道。

    其实,自方长老跟在身后,刘一就猜到了方长老的想法,只是刘一不明白方长老为什么这么做,毕竟,双方虽然敌对,但是,在如今东区形势紧张的情况下,如果方长老真的对自己动手的话,方长老自己也要面临严重的后果,因此,在正常看来,刘一不认为自己和方长老这点矛盾,值得方长老不顾一切的前来击杀自己。

    “哼,你觉得我要在此击杀你,高层能够知道?更何况,就算他们知道了又如何?我会怕他们么?”方长老道。

    “你不怕他们?难道你~~~”刘一大惊道。

    方长老这话,乃对东区散修高层不敬,如此话语,传出去的话,也许方长老在整个东区散修都将没有立足之地,更重要的是,刘一从其中听出了方长老的反叛之意。

    方长老可是军营中高层,虽然刘一也曾猜测,方长老是否叛徒,但是,刘一心里还是觉得自己的猜测有误,毕竟,出窍期高层,敌人想要拉拢,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更何况,就目前的战争来说,出窍期高层,还是能够高枕无忧,又何必叛变呢?

    因此,元婴期修士叛敌,刘一不奇怪,但是,出窍期高层叛敌,这确实让人难以置信,更何况,出窍期高层叛敌的话,后果将会十分严重。

    “嘿嘿,反正你都将死了,我就让你死的瞑目一些吧,其实,你想到没错,我就是你想象中的叛徒,也是我让十大军团叛变,只可惜,当时没能留下你们钱宝商行。”方长老道。

    “原来你真是奸细!”刘一道。

    对于方长老是奸细,刘一虽然有猜测,却不大相信,毕竟,出窍期修士有出窍期修士的高傲,都不屑于做奸细。

    不过,平时的种种迹象都表面,方长老的行为有些反常,这也是刘一虽然不相信出窍期修士会做敌人的奸细,却也有些怀疑的原因。

    如果方长老是奸细,那么,一切都说的通了。

    为什么钱宝商行的到来,方长老对钱宝商行那么反感,因为他是奸细,他不希望东区散修赢得战场,而钱宝商行的到来,恰恰帮助东区散修赢得了战场的胜利。

    为什么十大军团敢明目张胆的打劫风头正盛的钱宝商行,因为方长老的命令。

    为什么十大军团在战场中暗中帮助敌人,却没有被人发现,因为有方长老掩护。

    为什么刘一进入战场掏宝,有人跟踪,因为方长老的想要刘一的命。

    “哈哈,知道就好,现在你也死的瞑目了吧,你也别怪我针对你,毕竟我们立场不同,否则,我还是蛮欣赏你的。”方长老道,接着,方长老又道:“我接到命令,要我不惜一切代价击杀你。”

    “多谢方长老能够告诉我这些,不过,我还是有些好奇,方长老乃出窍期前辈了,他们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居然能够让你背叛东区,做他们的奸细。”刘一好奇的问道。

    想要拉拢一个出窍期修士,付出的代价可不是一般大,就算神秘敌人,想要拉拢出窍期修士,也没那么容易,更何况,让方长老做这种近乎找死的事情。

    是个人都知道,方长老此行为,虽说只要干净利落,不留下痕迹,就不会暴露,但是,刘一可是钱宝商行的首领,更是第一门的门主,如果刘一出事了,那么,不管方长老如何不留痕迹,最终都将暴露,如果身份暴露的话,方长老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哪怕躲在神秘敌人的后方,面对东区散修以及第一门的报复,也未必安全。

    因此,方长老此行,可以说是必死之行,可是,就算如此,方长老还是义无反顾的出手,这可不是一般的投靠就能够办到的事情。

    更何况,出窍期修士,就算托靠了敌人,也能够有一定的话语权,自然不可能做这种送死的行为,毫无疑问,方长老此行,虽然看似没有什么危险,只要干净利落,谁也拿他没办法,但是,仔细想一想,就知道,敌人这是放弃了方长老,毕竟,如果真的击杀了刘一,那么,凭借刘一的手段,把消息传递出去还是没问题,只要把消息传递出去了,那么,方长老的身份也将暴露,如此一来,方长老就将面对钱宝商行和东区散修的无穷报复,在面对这样的报复下,活命的机会几乎没有。

    “哈哈,既然说了这么多,那就不怕多告诉你一些,其实很简单,我本是元婴巅峰修士,寿命将尽,又没法突破,如果不是他们让我突破,也许此时我已经化为一杯黄土了,哪里还能感受出窍期修士的威风,哪里还能活到现在。”方长老道,接着,又道:“如今让我击杀你,也未必就会把我暴露,只要不暴露,我还能好好的威风的活下去,更何况,就算暴露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一死,毕竟,他们已经让我多活了那么久,此时就算把命交出去,我也愿意,算是报答他们吧。”

    也是,元婴巅峰到出窍期,这是一个卡,卡住了多少元婴巅峰修士,很多修士修炼到元婴巅峰之后,就没法再度突破,最终老死在元婴巅峰修为。

    对于这种情况,很多元婴巅峰修士却也无可奈何,尤其是寿命将尽的元婴巅峰修士,就更是如此,他们会舍命一搏,不过,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最终还是没能突破,最终死在突破过程当中。

    而方长老在神秘敌人的帮助下,能够突破,也确实值了,别说方长老,就算其他寿命将尽的元婴巅峰修士,如果有机会让他们突破到出窍期,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他们也是愿意的。

    因此,对于方长老这种行为,刘一算是可以理解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