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刘一可以理解方长老这种行为,但是,并不代表刘一可以容忍方长老这种行为,因此,知道方长老是奸细,并且知道方长老叛变的原因之后,刘一也不打算拖下去了,于是,刘一开口道:“既然如此,那就动手吧,不过,能否击杀我,就看你的本事了。”

    “哼,虽然你速度快了一点,但是,既然你停下来了,那就永远留在这里吧。”方长老冷哼道。

    至于方长老能否击杀刘一,在方长老看来,一定能够击杀刘一了,只不过,想要不留痕迹的击杀刘一比较困难而已,更何况,方长老也明白,如果不能击杀刘一的话,他这次就必死无疑,尤其是刘一知道他是叛徒之后,只要刘一不死,那么,消息一定会被刘一泄漏出去,消息被泄漏出去,那么,东区将再也没有他方长老的立足之地了。

    好在刘一只是元婴修士,虽然速度比较快,但是,他还是有信心击杀刘一,如果刘一一直逃跑的话,也许能够被刘一逃走,但是,刘一居然停下来了,停下来了之后,他就不可能让刘一再次逃走了。

    更何况,方长老之所以和刘一说这么多,也不是他好心告诉刘一这些,好让刘一能够瞑目,他只是害怕刘一发现不对,立刻逃走,因此,才说一些刘一感兴趣的事情,为他拖延时间,让他好趁机布置一些,让刘一没法逃走。

    对于这些,刘一知道,无非是方长老一边和刘一说话,说什么让刘一死的瞑目一点,一边悄然的布置阵法,这些阵法也不是什么威力很强的阵法,只是一些能够稍微阻拦刘一逃走的阵法。

    但是,千万别小看这些阵法,一般来说,凭借刘一的速度,就算打不过方长老,还可以逃走,可是,如果真的被这些阵法稍微阻拦,那么,哪怕刘一的速度很快,也没法从方长老手上逃走,这才是方长老的打算。

    可是,刘一真的对方长老做的这一切都毫无察觉吗?当然不可能了,要知道,刘一可是厉害的阵法师,在刘一面前布置阵法,简直是找死的行为。

    不过,既然这些阵法对刘一没有威胁,相反,对刘一还有些用处,刘一自然不会揭穿方长老,而是很配合的任由方长老施为,让方长老以为自己真的上当了。

    其实,就算方长老不布置阵法,刘一还想悄然布置阵法,以防方长老突然逃走,不过,既然方长老布置了阵法,那么,刘一也就不用再布置,到时候,如果方长老发现不对劲,打算逃走的话,刘一也可以悄然控制方长老布置的阵法,让其为自己所用,从而困住方长老,不让放长老逃走。

    方长老不管怎么说也是出窍期修士,虽然刘一不惧方长老,甚至刘一自己认为自己的实力不比方长老差,自己真要暴露自己的实力,和方长老全力一战,死的绝对不是自己,而是方长老,但是,如果方长老万一发现情况不对,趁机逃走,刘一也无可奈何,到时候,刘一的真实实力就将暴露,可是,刘一又不想暴露自己的真实实力,那么,对于刘一来说,要么就不出手,要么就把方长老留下,这样,才能不暴露自己的实力。

    想要留下方长老,自然要防止方长老逃走,而防止方长老逃走的最好办法,自然是布置阵法,阻止方长老的逃走了。

    可以说,在这一点上,方长老和刘一是不谋而合。

    只是方长老的阵法水平不怎么样,眼前的阵法,都是购买的布阵法器,利用布阵法器上含有的阵法,来布置阵法,如果不懂阵法的修士,发现不了,确实能够被阵法困住,但是,对于懂阵法的修士来说,想要不被察觉,就不可能了,而对于刘一这样的阵法大师来说,就更是如此,更何况,刘一有信心反控制方长老布置的阵法。

    因此,方长老愿意以暴露身份来拖延时间,趁机布阵,刘一也愿意配合,让方长老有时间把阵法布置完全。

    不过,在阵法布置完全之后,刘一就不再废话了,其实,不仅刘一不再废话,方长老也不愿意再废话,毕竟,在方长老看来,刘一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可以任人宰割了。

    “呵呵,你太天真了,既然我发现了你的追踪,不仅没有趁机逃跑,而是选择停下来,等候你的到来,你认为没几分把握,我会做如此之事吗?”刘一道。

    也是,换个人的话,发现有人追踪自己,可就不会停下来等候追踪者,而是趁机甩掉追踪者,以刘一的速度,要甩掉追踪者,太简单了。

    不过,既然刘一没有选择甩掉方长老,而是停下来等候方长老,那么,至少在刘一心里,刘一是认为能够对付方长老,否则,刘一也不会嫌命太长,专门停下来等候。

    双方都想要留下对方,都觉得自己有实力留下对方,唯一担心的就是对方发现情况不对,趁机逃走,那么,布置阻拦阵法也就很正常了。

    不过是方长老以为刘一不懂阵法,可以悄然布置阵法,因此,想要拖延时间,让他有时间布置阵法,而刘一却是阵法大师,原本还想自己动手布置阵法,却发现方长老在布置阵法,刘一也就没有再布置阵法,而是配合方长老将这出戏演下去。

    “想要留下我,就看你是否有这个实力了?”刘一道。

    对于一个突破到出窍期没多久的出窍期修士,刘一并不害怕,刘一相信自己有实力灭了对方,更何况,不说刘一本身实力如何,就凭钱宝商行乃是以符篆闻名,就可以知道,刘一身上肯定有不少厉害的符篆,这些符篆,或许单个符篆拿方长老没办法,但是,所有符篆一起砸出的话,就是方长老也会吃不了兜着走的,不过,符篆造价太高,而且是一次性物品,刘一也舍不得动用,因此,不到万不得已,刘一还是不会动用符篆。

    “哼,废话少说,看剑,剑满苍穹!”方长老大吼道。

    顿时,刘一就见到漫天剑影朝自己刺来。

    对于方长老,其实刘一知道的也不多,毕竟,刘一来到军营的时间不长,更主要的是,刘一乃元婴修士,而方长老乃出窍期修士,双方不在一个层次,让刘一没法接触到更多的出窍期修士有关的信息。

    也就在刘一成为军营长老之后,才与出窍期修士有些接触,才能稍微了解一下出窍期修士的情况,不过,了解的也不多,因此,对于方长老的情况,刘一也不是很清楚,对于方长老的法术,刘一就更加不清楚了。

    如今,一看方长老施展的剑术,看到漫天剑影,而且每道剑影都威力惊人,刘一就知道,这方长老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厉害。

    一开始,刘一看到方长老的速度不怎么样,还以为方长老的实力也不怎么样,现在才知道,也许方长老的速度,是他的一个缺陷,但是,并不代表方长老其他方面不怎么样,否则,神秘敌人也就不会看上他了,毕竟,神秘敌人让他突破到出窍期,也不是没有代价的,如果方长老太差,神秘敌人肯定也不会看上方长老。

    这漫天的剑影,如果换做其他的一般出窍期修士,都会手忙脚乱,无法应付,但是,对于刘一来说,却没什么。

    “无敌舞步!”刘一道。

    瞬间,刘一的身影在空中舞动了起来,一袭白衣,翩翩起舞,煞是好看,再配合这漫天剑影,简直就是一副剑舞凌空的剑舞图,可惜,这一幕没有记录下来,也没有人观看,否则,把这一幕放在酒楼里面,想必观看者也会络绎不绝吧。

    漫天剑影,很密也很快,但是,刘一身影的舞动,却也不慢,每每插着剑影的空隙,从剑影的空隙间穿过,舞出了一个个风采的身姿。

    一招过后,双方都立在原地,没有在动,而是看着对方。

    “好厉害的身法,难怪敢停留下来,不过,你认为就靠这身法,你就能从我手中逃走么?”方长老道。

    方长老的‘剑满苍穹’,可是他的成名绝技,一般修士面对他这一招,根本就没法躲过去,只能硬抗,不过,有些修士能够硬抗的住,有些修士硬抗不住,但是,不管是哪个修士,只要在他的剑术之下,受伤是难免的,可刘一这元婴修士却能够毫发无损,甚至连一丝凌乱都没有。

    这可不是元婴修士该有的表现,别说元婴修士,就是出窍期修士,除了出窍期中期以上修士之外,其他修士,大概也没法像刘一这么轻松吧。

    不过,方长老也只以为刘一只是身法厉害,实力不怎么样,而他已经布置好了阵法,只要阵法困住刘一,那么,刘一也就成了瓮中之鳖,身法再厉害也没有用处,到时候,还不是随便他怎么拿捏,因此,方长老说话才那么有底气。

    “我能否逃走,你说了不算,不过,你的实力却有些让人失望。”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