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在刘一面前走不过一拳,而刘一第一拳却能够击伤自己,那么,刘一第二拳,第三拳也能够击伤自己,这让方长老就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刘一的对手,如果还留在此地的话,肯定会被刘一击杀。

    毕竟,第一拳重伤自己,第二拳肯定会再次重伤,第三拳,甚至第四拳,就能要了自己的小命。

    虽然自己来击杀刘一,就已经考虑到丧命的那一刻,但是,那只是在击杀刘一之后,事情败露之后,被人击杀,而不是现在被刘一击杀。

    更何况,如果击杀刘一之后,事情不败露的话,自己还可以逍遥自在的做自己的长老,还可以在军营作威作福,自然不用担心被人击杀,其实,就算自己击杀刘一之后,事情败露,被在东区没法立足,被追杀,那也只是很可能被杀,并非一定被杀,而且,就算被杀,自己也还能躲避一段时间。

    可是如今,别说击杀刘一,搞不好自己都将被刘一击杀,如果此时被刘一击杀的话,那死了就是死了,而且现在就死了,多不值啊!

    “不行,必须逃走,必须把刘一的真实实力汇报上去。”方长老心里想到。

    虽然没有完成任务,就这样逃走的话,自己是叛徒的事情,肯定会暴露,同时,东区将再也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但是,只要自己弄清楚了刘一的真实实力,自己把刘一的真实实力汇报上去,方长老相信,这就是大功一件,自己以后也肯定会得到神秘势力的奖励和庇护,有了奖励,或许就有机会突破到出窍中期,或者更高境界,而有了神秘实力的庇护,只要小心一点的话,东区散心想要击杀他,也很困难,更主要的是,刘一没有出事,就算东区散修知道他是叛徒,却也不会疯狂的报复他。

    更何况,现在逃走了,就算以后被杀,也能多活一段时间,而不是立马死去,如果现在被杀,那就是立马死去。

    因此,现在逃走才是最佳打算,可是能逃走吗?

    “我逃!”方长老二话不说,飞出了巨坑,并且向外疾飞,准备逃跑。

    “想逃?晚了!”刘一道。

    接着,也不见刘一追踪方长老,只见刘一结几个手印,丢向周围,顿时,周围空间变换,一个范围巨大的罩子,罩子罩住了刘一和飞行中的方长老。

    碰!

    一声巨响,方长老碰撞在罩子上,把整个罩子碰撞的阵阵漪涟,可惜,却还没有撞破罩子,更主要的是,飞行中的方长老,因碰撞罩子,倒飞而回。

    “你!”倒飞而回的方长老,指着刘一,满脸震惊与不相信。

    要知道,这个罩子,是方长老害怕刘一逃走,悄然布置的阵法,准备困住刘一,就算现在逃走,他也打算把飞出阵法的范围,再激活阵法,把刘一困住,为他争取逃走的时间,否则,在刘一的速度下,没有阵法阻拦,他知道自己是没法从刘一手里逃走。

    可是,如今的结果是什么?如今的结果是他还没飞出阵法范围,他还没激活阵法,阵法却启动了,并且把他罩住,阻拦了他的逃走。

    其实,要说这阵法,也没有多厉害,就他刚才这样一撞,都阵阵漪涟,如果真的用力一击的话,也许就能够把这个阵法破除,可是,他刚才也只是想要趁刘一没注意,趁机逃走,只要稍加阻拦,稍微一顿,他就没机会从刘一手上逃走了,更何况,他现在还被阵法阻拦,倒飞而回,别说他是否再有机会攻击这个阵法,就算有,他也没有机会逃走了。

    像修士逃跑,往往是分秒必争,有时也许就那么一顿,就没了逃走的机会,而如果没有那么一顿,就可以从敌人手中从容逃走。

    “哈哈,吃惊吧?奇怪我怎么能够启动你布置阵法?哈哈,告诉你也无妨。”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其实,我还是个阵法师!”

    听到刘一的话,方长老脸色更加苍白,这次他知道自己逃不掉了,阵法师,是最不好惹的一群人之一,他们虽然有些修为不是很高,但是,往往能够战胜,甚至击杀修为比自己更高的修士。

    如今,刘一实力已经那么强悍了,配再合阵法,自己必死无疑,更可笑的是,自己先前还害怕人家逃走,在刘一面前布置阵法,想以阵法困住刘一,这简直就是给刘一送菜。

    说真的,方长老也知道钱宝商行有厉害的阵法师,看钱宝商行的阵法就可以看出,如果没有厉害的阵法师,是没法布置出如此厉害的阵法,可是,方长老怎么也没有想到,钱宝商行的阵法居然是刘一布置的,别说方长老没有想到,就连其他人也没有想到,否则,方长老就不会在刘一面前布置阵法了。

    其实,如果真的知道刘一是阵法师,方长老也未必敢追杀刘一了,毕竟,阵法师,厉害不厉害,不是看修为高不高,而是看阵法水平高不高,当然了,如果修为太低,哪怕阵法水平很高,也很难布置出太高级的阵法。

    不过,如果知道刘一是阵法师的话,方长老就不敢小瞧刘一了,毕竟,阵法师修为才元婴修士,但是,很多却能够布置一些让出窍期修士都闻风丧胆的厉害阵法,这样的阵法师,虽然稀少,但是,浅海城还是有。

    而且,就算阵法水平不怎么样,有阵法辅助,相对来说,一个修士的实力也会提升不少,更何况,到了元婴期,如果真的是阵法师的话,布置出的阵法也不会太差,否则,就不好意思称阵法师了,毕竟,如果只是布置几个非常简单的阵法,大概每个元婴修士都能布置。

    “原来你是阵法师,看来我输得不冤。”方长老道。

    刘一是阵法师,而实力有这么强,方长老知道,这次自己是真的要倒在这里了。

    “哼,知道就好,我也没时间浪费了,看拳,无敌神拳!”刘一道。

    方长老面露死灰,知道自己这次栽了,但是,刘一可没有留手,而是继续袭杀方长老,毕竟,刘一还要急着赶回钱宝商行呢。

    轰!

    一拳,轰在了方长老身上,把方长老的胸膛都击穿了。

    方长老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也就失去了反抗的信念,就连逃走的**都没有了,毕竟,在刘一这个实力比他强,又是阵法师的面前,逃走也只是一种奢望。

    说真的,如果刘一不是阵法师,哪怕刘一实力更强,在没法逃走的情况下,方长老也许会放手一搏,企图拉个垫背,但是,知道刘一是阵法师后,方长老知道,自己想要拉刘一垫背都不可能了,毕竟,如果真的有什么危机,刘一完全可以利用阵法,抵抗危机。

    失去了斗志,放弃了抵抗之后,自然就被刘一一拳给击穿胸膛,并且,在胸膛被击穿之后,刘一感受到,方长老的生命气息在急速消失,刘一知道,这一拳,足够要了方长老的小命。

    果然,方长老的生命气息逐渐减弱,最终消失,一代出窍期高层,就这么被刘一给击杀了。

    其实,方长老也是自作孽,不可活,如果他不要布置阵法,也许还有一线逃走的生机,而布置了那个阻拦阵法,却将他的逃走之路侧地堵死。

    击杀方长老之后,刘一收起了方长老的储物袋之后,发出几个火球,把方长老的尸体焚烧之后,就立刻急速赶路。

    刘一知道,自己必须尽快赶回去,否则,钱宝商行的其他人未必有办法抵挡神秘敌人的百万元婴大军。

    在刘一击杀方长老之后,神秘敌人首领也瞬间知道了。

    “废物!”神秘敌人首领忍不住怒骂道。

    “怎么了?”黑衣蒙面人问道。

    “哼,一个潜伏在敌方的出窍期修士,去对付刘一,居然死了。”神秘敌人道。

    “出窍期对刘一出手,居然死了?”黑衣蒙面人吃惊的道。

    “具体情况不清楚,不过,刘一急着赶回钱宝商行,我命令他半路截杀刘一,现在他死亡了,我想刘一多半没死。”神秘敌人首领道。

    “那就是说刘一身边有高手守护了?”黑衣蒙面人道。

    “不知道,要么就是刘一身边有高手守护,要么就是刘一身上有厉害的底牌,比如厉害的符篆,以及一些厉害的道具等。”神秘敌人首领道。

    其实,刘一是第一门门主,因此,有什么威力强大的底牌,神秘敌人首领也早已料到,不过,在神秘敌人首领看来,就算刘一有什么厉害的底牌,却也不能击杀方长老,或者,或者就算能够击杀方长老,方长老至少也能够把当时的情况告诉他。

    毕竟,神秘敌人准备击杀刘一,主要也是试探第一门的底细,至于真正击杀刘一,他也知道没那么容易。

    可是,如今方长老这个重要的卧底死了,他却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情报,怎么能够不让他发怒呢?

    不过,这一切,刘一不知道,而东区钱宝商行的高层就更加不知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