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的遭遇,钱宝商行一众高层并不知道,这时,钱宝商行一众高层,都在考虑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百万敌人大军。

    百万元婴大军,靠钱宝商行的修士,自然没法抵挡,不过,好在他们也不需要完全挡住敌人的百万大军,只需要抵挡片刻,片刻之后,聚集在和蔼谷的元婴修士就能够赶回来,更何况,钱宝商行的高层早就知道,刘一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如果刘一能够及时赶回来的话,就算没有其他修士支援,依靠刘一布置的阵法,也能够完全抵御敌人,这是钱宝商行修士对刘一的信任。

    可是,刘一能否及时赶回来,这是谁也不敢保证的事情,因此,钱宝商行还得好好布局,如果刘一没有及时赶回来,他们该如何才能坚持片刻,等待聚集在和蔼谷的修士前来救援。

    此时,就连黄玲都已经出关也已经出关了,可惜,黄玲没有突破修为,但是,即便没有突破修为,她的实力也提高了很多。

    黄玲,可是越级战斗的逆天天才,在元婴中期,就有着元婴巅峰的实力,再突破的话,就可以达到出窍期实力了。

    其实,黄玲也就是为了在元婴后期修为,就能够达到出窍期实力,才迟迟没有突破,否则,她早就突破到了元婴后期。

    元婴后期修为,拥有出窍期实力,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般来说,很多修士哪怕在元婴中期修为,有着元婴巅峰实力,但是,突破到元婴后期之后,却也只是元婴巅峰实力,只是比原来强悍了一点点而已,却还没达到出窍期实力,而黄玲却不甘如此,黄玲想要在元婴后期,就达到出窍期实力,这也是她一直没有选择突破到元婴后期的原因。

    当然了,她要的实力,一种长久的实力,而不是那种施展秘术,暂时达到出窍期实力,如果仅仅施展秘术,暂时达到出窍期实力,倒是有不少这样的元婴巅峰修士,却不是黄玲想要的结果,否则,她早就突破了。

    如今,危机来临,既然没法突破,黄玲就只有停止闭关,开始参与到会议当中,一起商量如何抵御敌人百万大军。

    “诸位,面对这百万敌军,有何意见?”黄玲问道。

    “这百万敌军,是否经过我们钱宝商行,现在 还未可知,不过,根据情报分析,他们很可能经过钱宝商行,因此,我们要做好最坏打算。”万事通道。

    “没错,我们就当他们一定会经过我们钱宝商行来处理。”林平道,接着又道:“我已经派人在外围盯梢,如果他们踏入一定的范围,我的人都会发现他们。”

    “嗯,这样一来,只要敌人靠近,我们就能发现敌人,不过,如果敌人来了,我们该怎么抵抗敌人?靠我们这些人,可是挡不住,可是,又没了援军,怎么办?”万事通道。

    “没办法,附近的元婴修士,都聚集在和蔼谷,因此,无论如何,我们都得坚持片刻,我想只要我们坚持片刻,和蔼谷的那些修士就能够赶过来,到时候,我们也就安全了,因此,我们该考虑的是如何在敌人百万大军面前坚持片刻?”黄玲道。

    其实,所有高层都明白,最为困难的就是这片刻,如果能够坚持片刻,等到和蔼谷的修支援,那么,钱宝商行也就安全了。

    可是,现在钱宝商行的实力,想要坚持片刻都十分困难,不过,这些是外界修士没法知道的,在外界修士看来,就算钱宝商行再不济,坚持片刻也是没有问题的。

    因此,大军聚集在和蔼谷,才是最好的做法,并且,这次也是最有希望解决敌人百万大军的时刻。

    从敌人经过的路线可以判断出,敌人要经过钱宝商行,就算绕路,也得经过和蔼谷,如今大军聚集在和蔼谷,敌人经过和蔼谷的话,等于送上虎口,必死无疑,而经过钱宝商行,钱宝商行阻拦片刻也没什么问题,只要钱宝商行阻拦片刻,等他们来了,敌人百万大军也是无路可逃,只有死路一条。

    因此,在所有修士看来,这次敌人百万大军终于在劫难逃了,其实,对于大家来说,不管是敌人经过钱宝商行,还是经过和蔼谷,他们聚集在和蔼谷,都是最佳的做法。

    可是,这就害苦了钱宝商行,钱宝商行又不能对大家说,钱宝商行根本没法抵抗敌人的百万大军,甚至连阻拦敌人片刻都很困难,否则,只要钱宝商行敢这样说的话,也许不用等到敌人的到来,东区其他修士,也许就会按捺不住心中的贪念,先灭了钱宝商行。

    “这样吧,我们的护卫,现在大约有一百万左右,如果配合符篆的话,也许能够坚持片刻,不过,他们只能拖住五十万敌人。”俏书生道。

    “血狂卫外加一些元婴护卫,配合符篆,也能拖住二十万敌人”蛮老怪道。

    其实,新近招收的元婴修士,数量不多,但是,配合符篆的话,一人拖住三五人还是没有问题,而血狂卫,数量也不多,主要也是招收一些结丹期中的精英,因此,他们结合符篆,一人拖住敌人一人还是没问题,毕竟,只是拖住片刻。

    “可是这样,还剩三十万敌人,怎么才能拖住呢?”黄玲道。

    “这样吧,组织附近的一些结丹期修士,给他们符篆,让他们配合我们,抵挡敌人剩下的三十万,如何?”林平道。

    “好吧,就这样决定,到时候,如果敌人来说,就由百万护卫阻拦敌人五十万元婴修士,血狂卫和元婴修士,阻拦敌人二十万修士,至于剩下的三十万修士,就由我召集附近的结丹期散修共同抵抗吧。”黄玲道。

    “嗯,那就这样决定吧,我的人还是打探消息,等敌人来了之后,我的人如果有机会的话,也会趁机刺杀一些敌人。”林平道。

    林平的手下,都是一些结丹期或者筑基期修士,筑基期修士没法刺杀元婴修士,但是,结丹期修士,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也未必就不能刺杀元婴修士了。

    “好吧,就这样,散会后,发出召集令,召集一些结丹期修士吧,我想这次,和蔼谷不会和我们竞争了,只是不知道能够招收多少?”黄玲道。

    “我们也不需要招收太多,就招收一百万结丹期巅峰修士吧。”万事通道。

    钱宝商行虽然符篆很多,但是,全部依靠符篆的辅助的话,想要坚持片刻,符篆的消化量也很大,因此,钱宝商行也坚持不了多久,因此,就算召集结丹期巅峰修士阻拦敌人,钱宝商行也不可能给那些人太多的符篆,而且,人数必须控制,否则,召集人数太多,就算每人一张符篆,钱宝商行也没那么多,更主要的是,就算发出了召集令,如果不许诺一些好处的话,结丹期修士是不会聚集的。

    结丹期修士,面对元婴修士,根本就没什么取胜的希望,就算钱宝商行能够召集百万结丹期巅峰修士,如果没有符篆的辅助的话,根本就不是敌人三十万大军的对手,根本就没法阻拦敌人的三十万大军。

    而钱宝商行的护卫,百万护卫,想要拦住敌人五十万大军,也主要依靠符篆以及各个护卫身上的各种装备武器以及丹药等等,否则,就凭钱宝商行的百万结丹期护卫,想要拦住敌人的五十万元婴大军,根本就不可能。

    “嗯,先给他们一些符篆和丹药等,再许诺他们,在战争结束之后,会给他们一定的灵石作为这次帮忙的报酬。”黄玲道。

    就这样,万事通时刻关注敌人的动向,而林平,则派出手下,隐藏在钱宝商行附近的外围,各个方向都有修士隐藏在暗处,只要敌人一来,他们马上就能发现,同时,把敌人到来的消息,传递到钱宝商行高层手上。

    钱宝商行再次发出召集令,大体内容就算打算召集一百万结丹期修士,帮助钱宝商行阻拦敌人,当然了,这不是免费的,而是事成之后,会给与一定的报酬。

    同时,钱宝商行还许诺,钱宝商行不会拿他们这些人的生命开玩笑,在战斗时,都有符篆辅助和丹药的支持。

    于是,有了那么多好处,倒是很容易就召集满了百万结丹期巅峰修士,钱宝商行附近,结丹期巅峰修士倒是不少,可惜,很多修士都不愿意加入钱宝商行,否则,钱宝商行招收的护卫,也不至于只有区区一百万了。

    这次是有报酬的召集,好多结丹期巅峰修士愿意加入,毕竟,只是一场战争,帮助钱宝商行抵御敌人片刻,应该没什么危险,他们相信,就算没有他们,钱宝商行照样可以阻拦敌人片刻。

    因此,百万结丹期修士,不出一天,就召集满了。

    召集满了一百万结丹期巅峰修士,如今,钱宝商行一切都准备就绪,就静待敌人百万大军的到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