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玲的蔑视,让敌军首领大为恼火,他们百万元婴大军,面对的居然只是钱宝商行的几百万结丹期大军,这是赤裸裸的蔑视。

    尤其是黄玲的话语,什么叫“对付你们,我们这些人足以”?这不是完全看不起他们的百万大军吗?

    要知道,他们百万大军,深入东区,横扫各地散修,让东区散修拿他们没有办法,整个东区,都因他们的深入,闹得鸡犬不宁,人心惶惶。

    也让东区散修见识到了神秘敌人大军的厉害,他们所向披靡,无人可挡。

    以前,神秘敌人再怎么英勇,也只是进入军营,参加战争的修士知道,也只有参加战争的士兵,才能真切感受到敌人的恐怖,而其他修士,只知道敌人很厉害,但是,敌人究竟有多厉害,无从得知。

    可是,自他们百万大军深入东区散修后方之后,东区散修才真切的感受到他们的恐怖,在东区散修后方,那是东区散修的大本营,可是,他们却如入无人之境,势不可挡。

    东区散修想要截拦他们,哪次不是组织了大量的元婴修士,组成数百万元婴修士的军团截拦他们,可是,他们也不是笨蛋,在东区散修组织数百万元婴修士组成的军团截拦时,他们往往避开截拦的军团,绕路前行,只有在东区散修组织的人手不足时,他们才会横冲直闯。

    这次,他们也知道,附近的元婴修士,都因和蔼老人的着急令,聚集在和蔼谷,钱宝商行格外空虚,更何况,他们的任务就是冲击钱宝商行,自然不会避开钱宝商行。

    不过,东区散修不知道他们的任务就是冲击钱宝商行而已,否则,大家也不会聚集在和蔼谷,而是聚集在钱宝商行坐等敌军的到来。

    如今,附近的元婴修士,都聚集在和蔼谷,也让他们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们踏入东区散修后方那一刻,就已经明白,他们踏上了一条不归之路,在这条路上,最终的结局就是死亡,不过,在死亡之前,他们能否撼动钱宝商行,能否探出钱宝商行的底细,并且,他们一路之上,能杀多少东区散修作为陪葬,那就是不得而知了。

    当钱宝商行发出召集令时,可把他们吓了一跳,如果真的附近的元婴修士都聚集在钱宝商行,那么,他们想要冲击钱宝商行,也是没有任何效果,最终肯定会被聚集的修士给灭了,那样的话,他们这次深入东区散修后方,虽然能够宰杀很多东区散修,却也没有达到他们的目的,试探不出钱宝商行的深浅。

    可是,在和蔼老人发出召集令后,他们就知道,他们的机会来了,不管他们能否灭了钱宝商行,只要附近的散修没有聚集在钱宝商行,他们相信,他们这次可以试探出钱宝商行的深浅,当然了,如果能够趁机灭了钱宝商行,那就最好。

    钱宝商行,可是神秘敌人心中的一根刺,如鲠在喉,吞不下去,吐不出来,十分难受,如果能够试探出钱宝商行的深浅,甚至灭了钱宝商行,那么,这百万大军,就算牺牲了,也值了。

    可是,如今看看,自己面对的只是钱宝商行派出的结丹期军团,这样的军团,就算灭了,也没法试探出钱宝商行的深浅,如果被钱宝商行的这些结丹期军团给拦住的话,不仅没法试探出钱宝商行的深浅,还让大家看笑话,让大家以为,他们的元婴军团,还不如钱宝商行的结丹期军团,这样一来,他们在东区横冲直闯闯下的偌大威名,也就将瞬间消散,相反,还成就钱宝商行,让钱宝商行威名更上一层楼。

    可是,钱宝商行的这些结丹期修士军团真的能够抵挡住他们这百万大军吗?钱宝商行没底,敌人百万大军心里也没底,毕竟,钱宝商行的结丹期军团在军营中,在战场上已经闯下了偌大威名,如果这些军团,有中央军营中那些钱宝商行军团那么强悍的实力的话,或许在真的能够挡住他们这百万大军。

    “哼,区区结丹期,就想要对付我们百万元婴修士,简直是痴人说梦话,我看你是把他们当作炮灰,想让他们消耗我们的力量,再派出元婴军团吧?”敌军首领道,接着,又道:“可惜,就凭他们,就算做炮灰,都不够资格,我看你们还是派出元婴军团,别让他们前来送死吧。”

    都说输阵不输人,神秘敌人首领虽然心中猜测,也许钱宝商行这些护卫真的能够阻拦他们,但是,他也不愿意轻易承认,不愿意输了气势。

    神秘敌人首领也知道,和蔼谷距离钱宝商行不远,如果他们不能很快解决这些修士,只要这些修士坚持片刻,片刻之后,和蔼谷的修士就能够及时支援,到时候,他们也就只有被屠戮的份,根本就没法再冲击钱宝商行。

    然而,他们的目的就是冲击钱宝商行,如果真的没法冲击钱宝商行,那么,他们这次行动,也只能算是一种失败的行动。

    不过,不管能不能冲击钱宝商行,他们也只能尽力了。

    “呵呵,那就看你们的本事了,如果你们能够解决我们,自然有元婴军团等着你们,如果连我们都解决不了,还想和我们的元婴军团较量,你们也太天真了吧?”黄玲道。

    钱宝商行的有生力量都派出来了,但是,这只是钱宝商行的高层知道,其他人不知道,黄玲也不打算让其他人知道,否则,其他人对钱宝商行就没了敬畏之心,那么,钱宝商行就危险了。

    钱宝商行能够发展到今天,而且凭借弱小实力,一步一步发展到今天,哪怕面对实力强悍的势力,也不曾低头,靠的就是这种神秘感,就是因大家对钱宝商行,对第一门不了解,误以为第一门很强,才不敢对钱宝商行有所动作。

    也就是说,就是靠一些莫须有的东西,吓住了所有的势力,才让钱宝商行能够发展起来,如今也是如此,虽然钱宝商行的整天实力,比刘一他们刚刚到来时,强悍了好多,但是,却还不足以和浅海城的其它势力相抗衡。

    其实,钱宝商行的高层也知道,这种吓住其他势力或修士的办法,不是一个好办法,是一种冒险的做法,一个不好也许大家就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想要真正的高枕无忧,唯有让第一门,让钱宝商行真正的强大起来。

    可是,第一门和钱宝商行成立的时间太短,想要拥有强悍的实力,也不是短时间能够完成的事情。

    没办法,没有实力,又不想被欺负,不想被灭,就只有想办法把别人吓住,让别人不敢轻举妄动。

    现如今也是一样,就算这是钱宝商行能够拿出的最终力量,也只能说成是钱宝商行看不起敌人,只是派出这些修士,就能够抵抗敌人,让敌人无功而返。

    “哼,别得意,就凭你们这些人,也想拦住我们,看来你们在百脉战场取得了一点点成绩,就让你们得意忘形了,认为只要你们的结丹期军团一出,任何元婴军团都奈何不得你们,这次就让你们知道,元婴军团就是元婴军团,不是你们这些结丹期军团可以撼动的。”敌军首领大怒道。

    钱宝商行如果没有实力,只有这么一点实力的话,他也不会在意,直接摧毁就是了,可是,钱宝商行明明有实力,却只是派遣一些结丹期军团来阻拦他们,这是打脸的行为,让敌军首领十分恼火,心里也大骂钱宝商行无耻,怎么能够这样侮辱他们呢?

    就算钱宝商行真的想要利用这些炮灰来消耗他们,至少钱宝商行的元婴军团应该出现在在这些结丹期军团的后方,替这些结丹期军团压阵才是。

    可是,如今,根本就不见钱宝商行的元婴军团,好似钱宝商行的元婴军团根本就不用担心他们的结丹期军团会不敌敌人百万元婴大军,好似根本就没想过要元婴军团出手似的。

    难道钱宝商行的结丹期军团真的有那么恐怖,凭借区区几百万结丹期修士,就敢保证拦下他们这百万元婴大军?

    敌军首领虽然很怒火钱宝商行的做法,却也不敢掉以轻心,而是暗中戒备,认真对待钱宝商行的结丹期大军,否则,万一阴沟里翻船,那就不好了。

    其实,敌军那里知道,钱宝商行只能拿出这么一点战力了,否则,真的有元婴军团在钱宝商行的话,钱宝商行肯定派出元婴军团,而不是派出结丹期军团来阻拦敌人的元婴军团,可惜,这些,钱宝商行的高层是不会让其他修士知道的。

    “是不是可以撼动,试过就知道,再说了,我们也不一定要灭了你们,我们只需要阻拦你们片刻就行了,片刻之后,和蔼谷的大军来了,你们也就在劫难逃了。”黄玲道。

    “哼,坚持片刻?等待支援,恐怕你们没那个能耐。”敌军首领道,接着又道:“杀,给我杀,我要瞬间灭了他们!”(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