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

    在敌人首领下令之后,敌人百万元婴军团,一边冲向钱宝商行的结丹期军团,一边施展攻击法术,攻击钱宝商行的结丹期军团。

    元婴修士,就算单个的元婴修士,施展法术,也是威力惊人,如今,百万元婴修士,一同施展攻击法术,攻向钱宝商行的结丹期军团,那恐怖程度,简直令人色变。

    面对这样的攻击,别说元婴修士,就算出窍期修士,在这样的攻击下,也是没法幸存,好在钱宝商行的修士也不是单个的修士,而且,钱宝商行的结丹期军团,也没打算让这些攻击落到自己身上。

    “杀!杀!给我杀!”在敌人下达命令的同时,黄玲也下达了命令。

    战争中,抢占先机是很重要的,敌人都已经下令攻击了,黄玲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敌人发动攻击,而己方却无动于衷。

    轰,轰,轰~~~

    在黄玲的命令下,钱宝商行的结丹期军团,也是开始向敌人发动了攻击,同时,一道道惊人的攻击,开始从钱宝商行结丹期军团中形成,最终向着敌人军团飞驰而去。

    当然了,钱宝商行的结丹期军团,发出的第一波攻击,自然不是他们自己施展法术发出的攻击,而是激活手中的符篆,形成的一道道攻击,朝着敌人攻击而去。

    轰,轰,轰~~~

    最终,双方的攻击,在半空中相遇,相互碰撞,相互侵蚀。

    “好恐怖的攻击!”黄玲忍不住低语道。

    百万元婴修士联手发出的攻击,黄玲还真的没有见过,平时,就算遇到战斗,也只是单个修士的战斗或者几十个修士的战斗,像这样百万修士的战争,也就在西城时,才见过,不过,那时的西城,大家修为太低,实力很低,大部分都是结丹期修士的战斗。

    百万结丹期修士联手攻击,和百万元婴修士联手攻击,相差太远了,简直就没法比,要不怎么会说,元婴军团间的战争,结丹期军团根本没法参与到其中呢?

    而现在,钱宝商行一方的数百万结丹期修士,联手发动攻击,和敌人百万元婴修士发出的攻击,在半空中相遇,之所以没有被百万元婴发出的攻击一击即溃,而是互相碰撞,互相侵蚀,并不是钱宝商行一方修士实力足够,而是,钱宝商行一方的修士,都有钱宝商行送出的符篆,而这第一波对攻,钱宝商行一方出手的是符篆攻击,而不是发出自身的攻击。

    钱宝商行一方的修士也知道,如果这样大规模的和敌人对攻,他们人数虽然比敌人更多,但是,却不是敌人的对手,这一点,不仅他们自己心里清楚,而且,黄玲等钱宝商行高层也明确的告诉了他们。

    因此,在一开始的对攻中,黄玲要求大家激活符篆,利用符篆攻击敌人,而非施展各自的法术攻击,攻击敌人。

    符篆攻击,不仅能够瞬间发出攻击,而且,在一瞬间,能够激发几张符篆,也就是说,每个修士,一瞬间,可以发出几个攻击。

    要知道,钱宝商行的符篆是很多,但是,相当于元婴修士攻击的符篆却没有多少,想要每个修士都有几张相当于元婴修士攻击的符篆,那是不可能的,更多的修士,激发的还是相对应结丹期修士攻击的攻击符篆。

    结丹期修士的攻击,在元婴修士看来是不怎么样,但是,数量多了的话,也能够发挥出惊人的效果。

    这也是钱宝商行的高层,决定让这些结丹期军团阻拦敌人百万元婴大军的原因,否则,几百万结丹期大军,根本就挡不住敌人的百万元婴大军,那么,就算出来阻拦,也只是给敌人送菜,就像敌军首领说的那样,他们这几百万结丹期大军,在百万元婴大军面前,连做炮灰的资格都没有。

    好在钱宝商行符篆多,虽然相当于元婴实力的符篆不多,但是,相当于结丹期实力的符篆多的话,激活的多,也能够取得惊人的效果。

    眼前就是如此,钱宝商行一方的修士,虽然是结丹期大军,但是,第一轮攻击,双方的攻击在半空中相遇,却只是相互碰撞,相互侵蚀,却没有呈现一边倒的局面,这可是敌人没有想到的事情。

    “我就说呢,凭你们这些结丹期修士的手段,怎么敢阻拦我的大军,原来是有了手段。”敌军首领低语道。

    钱宝商行修士手中都有符篆,这是各个势力都知道的事情,神秘敌人自然也知道,不过,他们没有放在心上,毕竟,符篆造价太高,而且只是一次性消耗物品,如果这样随便动用符篆,哪怕钱宝商行再有钱,也消耗不起,更何况,上次在战场,钱宝商行护卫扔出的这些符篆,在大家看来就已经是极限了,既然那是极限了,那么,就算大军扔出符篆,对于他们来说,也没什么威胁。

    可是,这次钱宝商行一方扔出的那些符篆,却让敌军首领大吃一惊,这可不是像上次扔出的符篆一样,威力不大,这次扔出的符篆,威力十分惊人。

    看到双方的攻击在半空中互相碰撞,互相侵蚀,就可以看出,这次的攻击,似乎势均力敌,相差不大,就算最终有一方胜出,却也剩下不了多少威能,更主要的是,现在双方都不能肯定,这一波攻击,究竟是哪一方胜出。

    轰,轰,轰~~~

    双方的攻击,在半空中互相吞噬着,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互相直接的碰撞,减弱了,同时,双方之间的攻击的威能也减弱了很多很多。

    时间不长,双方的攻击的威能越来越少,最终,消散与无形之中,也就是说,这次的碰撞,算是势均力敌,谁也没有占到便宜,打了个平手。

    “再来!”敌军首领道,敌人的第二轮攻击又来了。

    轰,轰,轰~~~

    敌人的第二轮攻击,依旧如此凶猛。

    “再次攻击!”黄玲道。

    敌人再次攻击了,黄玲自然也不会落后,虽然钱宝商行的符篆不多,但是,这样的对攻几轮,还是可以的。

    轰,轰,轰~~~

    钱宝商行一方,修士丢出一张张符篆,最终形成一道道攻击,朝着敌人攻击而去。

    于是,双方第二轮的攻击又互相攻击在一起,同样,这次攻击和第一次一样,都是相互间差别不大,双方僵持,如此看来,第二轮攻击,最终也只能以平手收场,谁也没法奈何谁。

    话虽如此,但是,钱宝商行的高层却知道,开始几轮,也许钱宝商行一方的修士可以不惧敌方,但是,攻击久了,钱宝商行肯定会不敌敌方,毕竟,钱宝商行的符篆是有限的,而不是无限的。

    像现在这样的攻击,一轮下来,消耗的符篆都是几百万几百万的消耗,而且,每一张符篆的威能,最少也在结丹期以上,如此消耗,如果长时间消耗下去,别说钱宝商行消耗不起,就算浅海城任何一个势力也消耗不起。

    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钱宝商行也不打算这样消耗,不过,如今是逼不得已,如果不这样消耗,从而挡住敌人,而是让敌人攻入钱宝商行的话,钱宝商行就不仅仅是消耗这些符篆那么简单了,也许钱宝商行将从此退出东区。

    因此,只要消耗符篆,能够挡住敌人,在钱宝商行高层看来,这都是值得的,哪怕把所有符篆消耗一空,也是值得的,现在唯一担心的是,哪怕符篆都想消耗完了,却还是没法坚持到援军的到来。

    不过,这些都不是钱宝商行高层现在该考虑的了,他们考虑的就是继续和敌人对攻,因为这样的话,至少现在挡住了敌人的攻击,让敌人几次攻击都无功而返。

    “哼,我就不信你们有那么多符篆来消耗,给我继续攻击!”敌方首领道。

    钱宝商行一波波的符篆攻击,敌军首领在第一波攻击中就发现了,不过,没想到钱宝商行一方第二波攻击,居然还是利用符篆和他们对攻。

    此时,敌方首领也知道,为什么钱宝商行派出几百万结丹期修士就敢阻拦他们百万元婴大军了,原来他们是想要依靠符篆来阻挡他们。

    符篆,只要稍许法力激活,就能发出攻击,因此,对于低级修士来说,也能发挥出符篆的威力,不会因修士实力太低,就影响符篆威力的发挥。

    因此,只要有足够威力的符篆,哪怕一个修为再低的修士,激活符篆之后,也能够杀死修为高的修士,不过,如果修士修为再低,激发符篆的话,也许能够把敌人给灭了,但是,同样也会把自己给毁灭。

    因此,修为太低的修士,就算拥有威力极大的符篆,除非特殊情况,否则,也不敢激活符篆。

    不过,这战争中,如果有足够符篆的话,用这些符篆,倒是可以直接砸灭敌人,但是,一般来说,没有哪个势力能够提供足够的符篆来砸灭敌人,因此,在战争中,想要用符篆砸灭敌军,那是不可能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