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敌人对攻,虽然能够暂时能够和敌人战成平手,但是,这不是长久之计,钱宝商行也没有足够的符篆来支撑这场战争。

    因此,和敌人对攻了几轮之后,钱宝商行就有些顶不住了,想要靠这些符篆坚持片刻时间,简直就不可能,而这个问题,钱宝商行的高层明白,同时,敌人也明白,否则,敌人首领也不会这么一轮轮的对攻下来。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如果不改变战法的话,等符篆消耗完时,就是我们被灭之时。”黄玲道,接着又道:“俏书生,你带百万护卫,阻拦敌人五十万大军,记住,别和他们对攻,应该和他们近身作战。蛮老怪,你带血狂卫和元婴护卫,阻拦敌人二十大军,也是和他们近身作战,至于剩下的修士,都跟随我,阻拦敌人最后的三十万大军,同样是和敌人近身作战,作战时,大军既可以用法术攻击敌人,也可以动用符篆攻击敌人,总之,我们的任务是尽量与敌人周旋。”

    顿时,钱宝商行一方的大军,分成三个部分,冲向敌人,把敌人的百万大军,隔离开来,也让敌人被迫分成三个部分。

    不仅如此,钱宝商行一方三大部分的修士,把敌人百万大军分成三部分之后,还分别分散开来,把敌人一个个分散开来,几个修士围攻一个元婴敌人。

    由于钱宝商行冲击迅速,敌人也没法形成统一的攻击,就被钱宝商行修士把敌人分散开,并且围攻敌人。

    顿时,敌人的百万大军,就成了一个个单独的个体独自迎战钱宝商行一方修士的围攻。

    形成军队,组合起来攻击,敌人确实勇猛无比,但是,分隔开来之后,单个的敌人,却也没有那么恐怖了。

    虽然,几个结丹期修士围攻一个元婴修士,还是没有胜算,但是,一个元婴修士,想要解决几个结丹期修士,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办到的事情。

    不管是散修,还是钱宝商行的护卫,如果想要他们组成军团来对抗敌人的军团,他们的配合肯定不如敌人,但是,只是几个人围攻敌人一人的话,他们还真的不惧敌人。

    散修,或许实力不是很强,而且配合也不好,但是,他们作为散修,为了修炼,经常冒险,经常战斗,这是毋庸置疑的,他们的战斗经验还是十分丰富。

    而几个人围攻一个人的话,其实也不用怎么配合,他们只需要拖住敌人的同时保住自己的性命就行。

    论保命本事,在相同实力,相同困境的情况下,散修的保命本事一般都要远高于势力修士的保命本事,毕竟,如果保命本事不高的话,这些散修也不能活到现在。

    不过,散修的实力不高,与同修为的大势力修士相比,不管是自身实力,还是装备等其他手段,都比大势力修士差很多,因此散修遇到大势力修士,一般情况下,还是不敌大势力修士。

    可是,现在只是围攻这些敌人,而且是几个修士围攻一个,更主要的是,各个修士都有符篆和丹药相辅助,因此,只是拖住敌人,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因此,每个敌人元婴修士,都要面对几个结丹期修士的围攻,虽然,对于敌人的这些元婴修士来说,区区几个元婴的围攻,他们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并且,区区几个结丹期修士,也不能把他们这些元婴修士怎么样,但是,毫无疑问,他们想要解决这些结丹期修士,却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总之,一个结丹期修士,拖住一个元婴修士,只是拖住片刻,还是没问题的。

    一时间,整个敌人的百万元婴大军,就这样被拖住了,更主要的是,由于这样一冲击,让整个战场彻底混乱了起来,让大军混战了起来。

    混战之后,黄玲也没有去指挥大家战斗,而是冲入大军中,对敌人的元婴修士进行袭杀,别说,黄玲袭杀敌人的速度还真的很快。

    只见黄玲冲入混战中,看见敌人就是一拳,虽然,黄玲攻击的一拳,看似简单的一拳,但是,往往一拳,就能够解决一个敌人。

    嗖!

    黄玲飞到一拳元婴敌人面前,看都不看敌人一眼,对着敌人就是一拳。

    碰!

    一拳,一身巨响,敌人就被黄玲一拳给灭杀。

    也是,黄玲乃是元婴中期顶峰修为,一身势实力,绝对达到了元婴巅峰实力,甚至无限接近与出窍期实力,在加上黄玲作为第一门长老,也修炼了《无敌神拳》,虽然无敌神拳施展起来或许没有刘一施展无敌神拳那么厉害,但是,也不是一般修士可以抵挡的,更何况区区元婴初期修士,根本就没法抵挡黄玲的无敌神拳,哪怕是黄玲随便打出的一拳,也不是敌人能够抵挡的,因此,黄玲一拳解决一个敌人,没有任何问题。

    嗖!

    黄玲继续飞行着,飞到一个个敌人面前,对着一个个敌人,一拳又一拳的攻击敌人,毕竟,击杀一个敌人,就少了一个敌人。

    碰!

    一个个敌人,就这么被黄玲给一拳灭杀。

    可惜,敌人那是百万大军,就算凭借黄玲一拳一个的解决敌人,却也是杯水车薪,起到的作为不大。

    也是,百万大军,就是站着让人杀,一拳只能杀一个的话,要杀完也要很长时间,更何况,这些敌人也不是站着让黄玲击杀,敌人看到黄玲如此凶悍,看到黄玲来时,都会下意识的避开黄玲。

    虽然,只要被黄玲盯上,想要避开也不可能,但是,至少能够拖延黄玲一些时间,让黄玲击杀敌人的速度慢了起来。

    不过,就算黄玲的速度慢了起来,却也十分恐怖,一拳一个,好在此时大家都在混战,也没人注意到黄玲的行为。

    毕竟,一次只能杀一人,哪怕杀敌在恐怖,在几百万大军的混战中,还是不起眼的,也唯有黄玲附近的一些修士才能感受到黄玲的恐怖。

    不过,有了黄玲的杀敌,每击杀一个敌人,就能够解放己方几个修士,让这几个修士加入到其他人的战斗中,这样一来,只要黄玲能够击杀的敌人越多,那么,对于己方就越有利。

    当然了,也好在这都是在混战中,否则,敌人也不可能让黄玲这样一直击杀下去。

    可惜,还是那句话,黄玲只是一人,哪怕在杀敌再厉害,只是一拳一人的话,对敌人影响也不是很大。

    不过,对于这些,黄玲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现在大军都混战在一拳,别说黄玲没什么很好的杀招可以击杀一片的敌人,就算有大杀招,能够击杀一片敌人,现在黄玲也不敢施展了,毕竟,每个敌人身边,都围着几个钱宝商行一方的修士,如果真的施展大杀招的话,击杀敌人一人,就得误杀己方几人,对于黄玲来说,这样牺牲己方修士的行为,是做不出来的。

    就算这次阻拦敌人,黄玲也给了大家很多符篆,并且告诉大家,让大家只是阻拦敌人就行了,没必要为了击杀敌人而和敌人拼命。

    在黄玲看来,大家只要阻拦敌人片刻,片刻之后,援军就到了,援军到了之后,消灭敌人的事情,交给援军就行了,因此,大家也不用想着击杀敌人,只要阻拦敌人就行了。

    击杀敌人和阻拦敌人,这些两码事,要知道,敌人是元婴修士,而己方只是结丹期修士,凭借几个结丹期修士,围攻一个元婴修士,想要击杀敌人,那是不可能的事,别说击杀元婴敌人,能够不被敌人击杀就很不错了,当然了,如果只是阻拦敌人,阻拦敌人片刻的话,别说几个结丹期修士围攻一个元婴修士,就算一个结丹期修士,阻拦一个元婴修士,有符篆相助的话,也未必不可能,几个结丹期修士阻拦一个元婴修士,再加上符篆相助,想要阻拦元婴修士片刻,根本就没什么问题,就算没有符篆相助,只是阻拦元婴修士片刻的话,也未必不可能,只是这样的话,可能会有很多结丹期修士死于元婴修士手中而已,不过,只要不计代价,拦住敌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也是钱宝商行的打算,否则,钱宝商行也不可能让这些结丹期修士来阻拦敌人了,其实,对于这个问题,敌人也是有所发觉,但是,却没法阻拦,毕竟,开始敌人几波攻击,都被钱宝商行的符篆攻击给拦下了,给了钱宝商行冲入敌人军团中,和敌人近身作战的可能。

    如果没有这些符篆攻击抵挡敌人的几波攻击,那么,钱宝商行一方的修士,根本就没法靠近敌人军团,自然也就没法和敌人近身作战,也就不会造成现在的混战,如果不造成现在的混战,那么,钱宝商行想要抵挡敌人片刻,还真的没法办到。

    碰,碰,碰~~~

    混战在继续,黄玲也在击杀着一个个敌人,不觉间,片刻时间就到了,可是,援军呢?

    援军到了吗?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