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一开始战斗那片刻间,援军没有出现,钱宝商行一方的修士没有察觉到不对劲,也没有发觉,自己居然不知不觉已经阻拦敌人片刻了。

    在钱宝商行一方修士心里,大家都想着:自己只要认真和敌人战斗,全力阻拦敌人,那么,片刻之后,不用自己担心,援军必定到来。

    尤其是非钱宝商行修士,更是认为钱宝商行还隐藏着元婴修士军团没有出战,因此,他们要做的就是全力和敌人战斗,在战争中尽量表现自己。

    可是,片刻之后,援军还不见踪影,而己方却慢慢的不支,随时都有可能败亡,那时,也许心里还在想着努力阻拦敌人,却也会想到援军怎么还没出现呢?

    “黄长老,似乎有些不对劲啊,援军怎么还没来呢?我们快坚持不住了!”突然,有人对黄玲大吼道。

    “是啊,黄长老,我们快坚持不住了,和蔼谷的那些前辈怎么会没来支援我们呢?你快点派出你们钱宝商行的元婴前辈来支援吧。”又有人道。

    “是啊,是啊,黄长老,我看你们还是快点派出元婴前辈来支援我们吧,我们真的坚持不住了。”

    有了开头,其他非钱宝商行修士,也纷纷大吼,显然,这时,他们也察觉了不对劲,也意识到,和蔼谷的修士是不可能来支援了,如果钱宝商行的元婴修士还不出现的话,他们就真的坚持不住了。

    至于和蔼谷的那些修士,为什么不来支援钱宝商行,他们就没时间考虑了,毕竟,如今在敌人的攻击下,险象环生,能够保住性命就不错了,根本就没时间考虑这些。

    不过,坚持不住了,自然想到向黄玲求援,毕竟,在他们眼里,钱宝商行完全有能力阻挡敌人,只不过,现在钱宝商行没有派出隐藏的元婴大军而已,如果钱宝商行派出隐藏的元婴大军,那么,能否歼灭敌人这百万大军,他们不知道,但是,他们相信,就算不能歼灭敌人这百万大军,阻拦敌人这百万大军,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只是,他们搞不明白,钱宝商行为什么要隐藏他们的元婴大军,如果他们是钱宝商行的高层的话,他们肯定会派出元婴大军迎战敌军,而不是派出结丹期大军以及召集他们这些结丹期修士来抵挡敌人百万元婴大军。

    不过,钱宝商行为什么要隐藏元婴大军,不愿意派出元婴大军,他们也没资格过问,并且,他们愿意响应钱宝商行的召集令,前来参加战争,也是因为钱宝商行许诺的好处。

    如今,情况不同了,他们都快要坚持不住了,抵不住敌人的攻击了,可是,苦苦等待的援军没有到来,而钱宝商行的元婴军团也没出现,没办法,援军指望不上,他们就希望钱宝商行能够派出元婴军团。

    而钱宝商行的高层中,这次的指挥官是黄玲,因此,他们自然希望黄玲能够派出钱宝商行隐藏的元婴军团。

    可是,他们哪里知道,黄玲等钱宝商行高层也是有苦难言,钱宝商行根本就没有隐藏元婴军团,如今派出的实力,就是钱宝商行的真实实力,如果钱宝商行真的还有隐藏的元婴军团,早就派出来了,当然了,这些话,黄玲是不能说出来的,毕竟,现在的钱宝商行,还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实力。

    面对其他修士的话语,黄玲也很无奈,本以为,大家只要坚持片刻,阻拦敌人片刻,和蔼谷的元婴修士就能赶来,哪里知道,片刻时间早就过了,可是,聚集在和蔼谷的元婴修士,却一个都没见到,不仅如此,那边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

    黄玲等人自然不知道,和蔼谷的修士,为了听和蔼老人讲述修炼心得,自动隔断了任何联系,让任何人都不知道和蔼谷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黄玲知道和蔼谷的修士,因为和蔼老人讲述修炼心得,而不来支援的话,也许还会想出其他法子,让他们前来支援。

    援军来不了,现在大家又没法再坚持了,更主要的是,钱宝商行也不可能再派出其他修士来支援,因此,面对其他修士的求助,黄玲也很尴尬与无奈。

    总不能告诉大家钱宝商行也没有多余的力量吧?如果告诉大家,钱宝商行的实力也就暴露了,大家也就没有心情和敌人战斗下去了。

    “放心吧,该出手时,我钱宝商行的元婴军团会出手的,至于你们,现在还是全力对敌吧,和蔼谷的元婴修士没来,我想他们肯定有原因,大家也就不要指望他们了,不过,我相信,就凭我们,还是能再坚持一段时间的。”黄玲道,接着,黄玲又道:“这次很抱歉,没想到和蔼谷的修士居然不来支援我们,这是我判断失误,不过,大家放心,只要此事结束,结束之后,答应你们的报酬,我还翻倍给你们的。”

    没办法,计划赶不上变化,既然援军等不到了,而钱宝商行也没有力量再增援,那么,就只能稳住大家,让大家继续坚持,继续阻拦敌人了。

    要知道,这一百万非钱宝商行修士,挡住了三十万敌人元婴大军,如果他们知道没有援军,而钱宝商行也没有隐藏力量的话,他们也许会立刻撤离,如果他们一撤离,那么,钱宝商行就根本挡不住敌人的步伐,因此,只能先稳住大家了。

    “是啊,和蔼谷的元婴修士,他们肯定有什么事情耽搁了,才没有及时支援我们,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全力阻拦敌人的。”听到黄玲的答复,有人开口道。

    “对,我们还能坚持,我们先和敌人战斗,等我们不行了,再让你们的元婴军团出战,我们这次一定要消灭敌人。”有人道。

    “杀,我们死战到底,消耗敌人,争取灭了敌人。”有人大吼道。

    既然黄玲说钱宝商行的元婴该出手时,会出手,那么,大家也就没有担心了,现在之所以没有出手,大家都认为钱宝商行的元婴军团还在等待时机,等待敌人消耗的时机,在敌人消耗殆尽,能够一举消灭敌人时,钱宝商行的元婴军团自然会参战,从而消灭敌人。

    于是乎,钱宝商行一方的修士攻击的更加拼命,他们不求能够击杀敌人,只求能够尽量消耗敌人,只要敌人消耗足够,等钱宝商行的元婴军团出来时,才能全歼敌人。

    毕竟,如果敌人刚刚到达钱宝商行,钱宝商行就派出元婴军团的话,也许敌人看到钱宝商行的强大,自认不敌,就逃走,钱宝商行也拦不住敌人,说实话,在敌人没怎么消耗的时候,想要逃走的话,还真的没谁能够拦住敌人,不让敌人大军逃走。

    如果和蔼谷的修士前来支援,从后面包夹敌人,让敌人无路可逃,那就另当别论,不过,就目前情况来看,那时不可能的了。

    毕竟,到了这时,大家都明白,和蔼谷的元婴修士是不可能前来支援了,虽然不知道他们因什么原因耽搁了,但是,至少他们不来支援,这是一定的。

    大家也就不指望和蔼谷的元婴修士了,如今期望的,就是自己能够大量消耗敌人,等钱宝商行的元婴军团来了时,敌人由于消耗过大,没法逃走,从而全歼敌人。

    “杀,杀!”

    “杀,杀!”

    “杀,杀!”

    钱宝商行一方修士,并没有因没有援军而散漫,相反,还攻击的更加凶猛,也许他们也知道,他们这些结丹期修士前来阻拦敌人元婴军团,本身就是让他们作为炮灰,前来消耗敌人的力量,好在钱宝商行给了他们很多符篆与丹药。

    说实话,他们还很感激钱宝商行,毕竟,他们虽然是炮灰,但是,就算是炮灰,钱宝商行也花费大代价保护他们,要知道,他们的这些符篆,都是价格昂贵的符篆,如果没有这些符篆,他们别说坚持到现在,也许早就没命了。

    更主要的是,他们也相信,既然钱宝商行都愿意给他们那么多符篆来保护他们的性命,那么,他们真的坚持不住时,钱宝商行的元婴军团肯定会出手,而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灭而无动于衷,否则,钱宝商行也就不要在他们身上浪费那么多符篆了,因此,对于他们来说,现在要做的就是死命杀敌,在自己坚持不住之前,尽量消耗敌人。

    当然了,如果钱宝商行实在来不及救援他们,他们也只有死战,但是,哪怕战死,他们也得尽量消耗敌人,让敌人受到最大的创伤。

    不过,这只是其他人的想法,而黄玲等钱宝商行高层心里,却万分焦急,现在已经快要挡不住敌人了,如果不是大家靠着一股拼死的信念,继续坚持着的话,也许早就坚持不住了,如果真的挡不住了,该怎么办法?

    钱宝商行已经没有援军了,真的坚持不住了,钱宝商行就完了,难道钱宝商行这次真的完了吗?(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