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宝商行高层都明白,如果和蔼谷的元婴修士不来救援的话,就没有援军了,毕竟,钱宝商行根本就没有隐藏任何元婴军团,钱宝商行所有战力都在这里了。

    可是,和蔼谷的元婴修士是否会前来救援,黄玲等钱宝商行高层也不知道,不过,他们只能期待和蔼谷的元婴修士能够前来救援,现在没有到达,只是由于某种原因,导致大家不能前来救援。

    因此,现在能做的,只是让大家坚持,坚持,再坚持。

    轰!

    一拳,一个敌人被灭,黄玲虽然心里焦急,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奋力杀敌了,不管怎么样,杀一个敌人,敌人就少了一份力量。

    哪怕最终还是没有任何修士前来救援,哪怕最终失败,最终钱宝商行被敌人所灭,至少现在能够多击杀一下敌人。

    相对应黄玲的勇猛,一拳一个敌人,其他人就没有那个实力了,其他人都被敌人打的节节后退,毫无还手之力,就连俏书生和蛮老怪这两元婴中期修士,也被敌人打的节节后退。

    不过,他们两人和钱宝商行的其他元婴修士一样,都是同时面对敌人几个元婴修士的攻击,而不是几人围攻敌人一人或者一人对一人的和敌人对打。

    也是,他们虽然是元婴修士,哪怕是元婴中期修士,却也没有像黄玲那样,能够一拳一个,说实在的,他们虽然是元婴中期修士,但是,想要击杀敌人元婴修士,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毕竟,要击败敌人容易,想要击杀敌人,那就没那么简单了。

    几人一对一也无法击杀敌人,仅仅击败敌人,还不如一人拦住敌人几人,虽然,一人拦住敌人几人,肯定不敌敌人,不过,就算不敌,也能拦住敌人一段时间,这对于他们来说,就足矣,他们的目的,也就是尽量拦住敌人,而非击杀敌人。

    一人拦住敌人几人,无疑减轻了己方结丹期修士的压力,可惜,钱宝商行招收的元婴护卫没多少,否则,真的有百万之数,就根本不用害怕敌人的百万大军了。

    “杀,杀!”

    “杀,杀!”

    “杀,杀!”

    战争继续进行,双方都在疯狂的战斗,不过,钱宝商行一方只是为了阻拦敌人,而非击杀敌人,因此,他们战斗时,除了攻击敌人外,更多的是保住自身的安全,而敌人百万大军,由于被钱宝商行一方给分隔开来,形不成统一的攻击,想要击杀钱宝商行一方修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也就是说,要击败钱宝商行一方修士容易,但是,想要击杀钱宝商行一方的修士,还真的有点难度,钱宝商行的一方的结丹期修士,都是几个围攻敌人一个,就算某个修士陷入危机,其他修士也可以援助。

    不过,时间久了,自然会挡不住,毕竟,结丹期修士永远是结丹期修士,在元婴修士面前,也许短时间内能够保住性命,但是,时间长了,却没法保住性命。

    “黄长老,我们顶不住了,快让你们的元婴军团出手吧。”

    “黄长老,不行了,我们顶不住了,快让你们的元婴军团出手!”

    “是啊,黄长老,和蔼谷的元婴修士不来了,还是快点派出你们的元婴军团吧,我们真的顶不住了。”

    实在顶不住了,钱宝商行的护卫还好,他们忠与钱宝商行,还不会大叫大闹,就算钱宝商行的元婴军团不来支援,就算丢了性命,他们也不会说什么,毕竟,他们现在就在为钱宝商行服务。

    可是,那一百万非钱宝商行修士,他们就不愿意了,他们前来参加战争,只是看上了钱宝商行许诺的好处,而且他们自认为没有生命危险,才参加战争的,如果有生命危险,他们自然不愿意了,毕竟,报酬再多,如果没有命了,也是没有用的。

    因此,在坚持不住时,他们就开始声向黄玲求助,希望黄玲能够派出元婴军团来顶替他们。

    黄玲也想派出元婴军团来顶替他们,关键是没有多余的元婴军团,说实在的,钱宝商行的元婴修士都参加战斗了,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元婴修士留下来,就更不要说元婴军团了。

    钱宝商行来到东区时间太短,招收护卫,也只是招收一些结丹期护卫,元婴期护卫就不是那么好招收了。

    因此,总共就没有招收多少元婴护卫,而且,招收的那些元婴护卫,都已经在战场和敌人战斗,并且一人牵制敌人几人,都已经有些不支了,哪里还有元婴军团派出啊?

    “坚持,大家再坚持一会,只要再坚持一会,我们的援军就来了!”黄玲大声道。

    虽然这时候,黄玲也知道不该撒谎,但是,没办法了,如果不撒谎的话,那一百万非钱宝商行修士肯定会立刻逃走,如果他们逃走的话,就根本没法阻拦敌人了,因此,黄玲只有先稳住他们再说。

    至于说能稳住他们多久,黄玲也不知道,但是,能稳住一刻,就是一刻,这时候,黄玲也没有退路了,只要一退,钱宝商行就完了。

    对于钱宝商行来说,这时,要么就是击退敌人,要么就是被敌人所灭,绝对没有逃走一途,只要他们选择逃走,钱宝商行就会没了,钱宝商行没了,他们也就没法在东区立足了,说不定还要面对一些贪婪修士的追杀,毕竟,在东区散修眼里,钱宝商行都是很富有的。

    “好,我们再坚持一会,不过,黄长老,你们也得快点派出元婴军团,我们真的顶不住了。”

    “对,我们再坚持一会,杀,杀!”

    “杀,杀!”

    虽然,大家坚持不住了,但是,听闻黄玲的话,大家还是咬牙坚持,同时,心里也在期望黄玲早点派出元婴军团,别等他们被敌人灭了才派出元婴军团。

    其实,战斗时间越久,对他们也就越不利,甚至,时间久了,能够在敌人手中保命就很不错了,想要逃走,都不可能了,消耗太大,没法从敌人手中逃走,真的硬要逃走的话,也许死的更快,这一点,他们也明白,因此,就算钱宝商行的元婴军团还没出现,他们也得死战。

    轰!

    黄玲还是一如既往的勇猛,一拳灭一人,毫不留情。

    黄玲也知道,现在大家坚持不了多久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大家还在坚持这段时间,多击杀一些敌人,至于在大家坚持不住时,等敌人消灭了大家时,她也没法击杀敌人了,毕竟,要她一人面对敌人百万大军,她还没这个本事。

    至于说钱宝商行的元婴军团援助,那不过是骗人的鬼话而已,钱宝商行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元婴军团,怎么可能派出元婴军团来援助呢?

    至于说聚集在和蔼谷的那些元婴修士,黄玲也对他们彻底失望了,到现在他们的没有到来,显然,他们是来不了了。

    可是,就算援军来不了,他们也没有退路了,退了,钱宝商行没了,因此,战死,钱宝商行没了,但,能够多击杀一些敌人。

    当然了,黄玲的想法,钱宝商行高层明白,其他结丹期修士却不明白,都以为钱宝商行还有元婴军团没有派出,只是他们不明白为什么钱宝商行不派出元婴军团。

    就连敌人都很疑惑,不仅疑惑钱宝商行为什么没有派出元婴军团,更疑惑和蔼谷聚集的那些修士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来救援钱宝商行。

    不过,虽然疑惑钱宝商行为什么没有派出元婴军团,疑惑和蔼谷的那些修士为什么没有来,但是,他们却十分震惊钱宝商行结丹期军团的战斗力。

    凭借区区几百万结丹期修士,却硬是阻拦了他们的百万大军,虽然现在钱宝商行一方败像已生,但是,对于那几百结丹期修士的战斗力,他们还是感到震惊,如果不是钱宝商行援军没到的话,也许他们就被灭了。

    “黄长老,你们的元婴军团何时派出?”

    “是啊,我们真的顶不住了!”

    “是啊,再不派出元婴军团,我们就要被他们给灭了!”

    实在是顶不住了,那一百万非钱宝商行结丹期修士大喊起来,现在,他们定不住了,想要逃走,都没有机会了,毕竟,他们已经消耗很大了,面对敌人的攻击,想要躲避都难了,想要逃走就更难了,他们也知道,现在逃走也没有机会了。

    黄玲也知道,他们已经到来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可是,黄玲真的没有多余的力量可以派出,否则,她早就派出来了。

    因此,一时间,黄玲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再叫大家坚持,也不可能了,大家实在坚持不住了,想要叫大家逃走,大家也逃不动了。

    “我杀,杀,杀!”黄玲发狠道,并且,更加凶猛的攻击敌人,一拳一个敌人,毫不留情。

    黄玲也是绝望了,这时,她也知道,钱宝商行是保不住了。

    “哈哈,我没来迟吧!”就在大家绝望之时,战场之外,一个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