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剿敌人残军的事情,刘一和钱宝商行的修士都没有参与,刘一带领一众参战修士回到钱宝商行后,打发走其他修士后,刘一就开始清除钱宝商行的隐患。

    这次,如果不是钱宝商行的阵法不能动用,钱宝商行有着阵法守护,根本不惧敌人的攻击,也就不会损失这么大,更不会面临如此的危机。

    好在刘一及时赶回,让钱宝商行免于遭难,但是,这次刘一比较幸运,能够及时赶回来,如果下次呢?下次是否还是如此幸运,刘一也不敢保证。

    因此,解决钱宝商行的隐患,势在必行。

    而钱宝商行最大的隐患,无疑就算被镇压的那位了,整个阵法,都用来镇压那位,导致阵法不能动用,才使钱宝商行陷入危机,因此,想要解决隐患,只需解决被镇压的那位就行。

    当然了,想要解决被镇压的那位,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否则,刘一早就解决了那位,何至于等到现在呢?

    “小玲,这次辛苦你们了。”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经过几天休整,大家都休息好了吧?”

    钱宝商行的护卫,回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休息,毕竟,战争比较幸苦,他们不仅消耗大,更有不少修士受伤,虽然伤势不算很严重,主要是消耗过度,但是,不管怎么说,没有战争之后,他们的第一要务就是休整,恢复实力。

    而其他事物,比如给其他修士发放报酬或者奖励之类的事情,都是钱宝商行那些炼气期或者筑基期等修士来做,这些修士,根本就没有资格参加到战争当中,哪怕做炮灰的资格都没有。

    几天过去了,刘一也相信大家都恢复的差不多了。

    “嗯,恢复的不错。”黄玲道,并且,又道:“大家不仅恢复的不错,更是通过这次战争,让大家的实力有了一个很大的飞跃。”

    战斗,自然是磨砺实力的最好方式,而战争,又是磨砺实力,提升实力最快的途径,可惜,一般来说,战争的危险性较大,因此,一般情况,大家还不太愿意通过战争来磨砺自己,但是,在不可避免的战争中,大家还是会踊跃参加的。

    “那就好,那家伙被我们困住那么长时间了,也是该解决的时候了,否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意外,让那家伙逃离的话,遭殃的可就是我们了。”刘一道。

    “啊,门主准备对付那家伙了?太好了,只有灭了那家伙,我们钱宝商行才算安全,否则,像这次在这种情况,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我们钱宝商行必定完了,毕竟,不可能每次都那么好运,也不是每次,门主都能够及时赶回来。”黄玲道。

    解决被镇压的那位,是每个钱宝商行高层都想要完成的事,但是,被镇压的那位修为高深,更有宝甲防身,可不是想要解决,就能解决的。

    如果真的能够解决那位,钱宝商行早就解决了那位,可惜,钱宝商行虽然能够困住那位,却没法解决那位。

    如今,不仅钱宝商行的一众高层实力大涨,更是招收了大量的护卫,因此,以前奈何不了的敌人,现在,一众护卫以及高层,配合阵法的话,想要灭了被镇压的那位,刘一觉得还是有可能。

    只是,一直以来,刘一在军营,也就没有理会被镇压的那位,现在出现问题了,刘一自然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解决那位了。

    “呵呵,本来还打算等我们实力再强大一点,再来解决那家伙,现在看来,要先解决那家伙了,否则,我们钱宝商行随时都可能出事。”刘一道。

    这次的事情,给钱宝商行,也给刘一敲响了警钟,让刘一明白,如果不解决那位的话,万一出意外,钱宝商行就真的万劫不复了,毕竟,像这次这样好的运气,刘一刚好及时赶回了,以后可就很难出现了。

    运气好,那也是有次数的,不可能每次都刚刚好,自己能够及时赶回了,因此,只有解决隐患,刘一才会放心。

    “嗯,那我就召集大家,听候门主的吩咐,该怎么做,门主吩咐大家就是了。”黄玲道。

    钱宝商行,阵法很厉害的只有刘一,而其他人,对于阵法知识,知道的不多,因此,想要利用阵法,击杀被镇压的那位,也得刘一吩咐大家,该怎么才能利用阵法,灭杀那位。

    不过,这一切,对于刘一来说,太简单了,毕竟,阵法早已布置,刘一只需要告诉大家站在什么位置,该怎么做就行了。

    “诸位,我是刘一,现在你们听候我的吩咐,该站什么位置,该怎么做,我会告诉你们,你们只需按照我的吩咐去做,不得有误,知道么?”刘一对着大家道。

    “谨遵门主吩咐!”

    就这样,大家就按照刘一的吩咐,开始站位,并且,听从刘一的吩咐,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不错,你们都站好了自己的位置,接下来,就是把法力输入阵法当中,对了,到时候,我说攻击时,你们都使劲的往里面注入法力,明白么?”刘一道。

    “明白!”一众修士道。

    其实,阵法攻击,主要的控制阵法,还是靠刘一,其他人,只是提供法力而已,刘一就运用阵法,把所有修士的法力聚集起来,然后利用阵法,形成阵法中的特有攻击,最终攻向敌人。

    其实,这和战阵差不多,不过,比战阵厉害多了,战争聚集大家的力量,但是,利用率有限,而这种阵法,可以把大家的力量完全聚集起来,形成一道攻击,这样的攻击,威力可想而知。

    钱宝商行的护卫有一百多万,利用阵法攻击一次的话,也就相当于一百多万修士的法力加在一起,然后形成的一道威力巨大的攻击,其威力可想而知。

    其实,阵法的真正威力,还不止于此,毕竟,阵法除了修士注入法力之外,还可以吸收灵石中的灵气,从而提升阵法的威力。

    尤其是一些守护阵法,就更是如此,每个阵法,都安置有大量的灵石,在动用阵法时,就消耗灵石中的灵气,来达到提升阵法的威力。

    钱宝商行这个阵法,肯定也是如此,不过,光靠灵石来给这个阵法提供能量,形成威力巨大的攻击,还不足以击杀被镇压的那位,只能勉强镇压镇压那位。

    因此,想要击杀被镇压的那位,还是少不了其他修士的帮忙,并且,只要其他修士也把法力注入阵法当中,就能让阵法威力大涨。

    这也是刘一有信心灭杀被镇压的那位的原因。

    就这样,在刘一的操纵下,利用阵法,形成一道道厉害的攻击,攻向被困的那人。

    被困的那位修士,乃是一位出窍期后期修士,一身实力强悍无比,外加一身防御盔甲,让他如同乌龟一般,龟缩在盔甲里面,根本就没法击杀那位,可惜,现在面对大家合力控制的阵法攻击,就算那位龟缩在盔甲里面,也是无济于事。

    轰,轰,轰~~~

    一道道攻击,攻击在被困的那位的身上,每轰击一次,被困的那位就浑身一抖,毫无疑问,没轰击一次,那位损伤一次。

    也是,被困了那么久,虽然不能伤到那位,但是,由于被阵法困住,不仅吸收不了灵气,更是被阵法吸收体内的灵气,虽然不是很严重,但是,时间长了,也使得被困的那位越来越虚弱,在如此情况下,再面对高强度的轰击,想要没有损伤是不可能的。

    “好,就这样,大家就按照这样,给我好好的攻击他。”刘一看到这样的攻击能够令那位受伤,就忍不住道。

    也是,只要能够让那位受伤,那么,随着攻击的进行,那位也只会伤势越来越重,最终陨落。

    而只要击杀了那位,那么,钱宝商行相对来说,也就安全了。

    就这样,刘一带领大家,利用阵法,不停的攻击那位。

    当然了,这一切,除了钱宝商行修士外,其他人是不知道的,其他人还以为钱宝商行的一众修士还在休整当中,毕竟,上次的战争,钱宝商行虽然没什么死亡,但是,大家消耗大,损伤不小,要休整一段时间也很正常。

    还别说,实力不足,想要击杀出窍期后期修士,还真的很困难,尤其是那种有防御盔甲,能够防住大部分攻击的修士。

    刘一主持阵法,带领钱宝商行的护卫,一直攻击那被困的修士,不停的攻击,也整整攻击了十来天,才把那人击杀。

    “呼!”击杀了那人之后,刘一长长出了一口气。

    经过十天不停的攻击,刘一消耗也比较大,不仅自己的法力注入阵法当中,让自己的法力消耗巨大,更是需要控制阵法攻击敌人,让自己的心神想消耗严重。

    总之,十天下来,刘一可谓精疲力尽,疲劳不堪,不过,好在也成功解决了那人,也就把钱宝商行的隐患解决了。

    “哈哈,解决了出窍期后期修士,就不知道他身上有什么宝贝没有?”刘一疲劳的自语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