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阁和平凡楼虽然悄然开业,但,由于他们选择地域的特殊性,导致开业当天,知事阁和平凡楼,就如钱宝商行那般,名震整个浅海城。

    前往钱宝商行买卖的修士,不用说,他们都去了知事阁,并且购买了平凡楼的情报,知道知事阁和平凡楼。

    而其他没来的修士,别说距离远一点的散修,就连浅海城其他三区修士和势力,都在知事阁和平凡楼开业当天,就知道了知事阁和平凡楼。

    “平凡楼,知事阁。好厉害,居然敢在那里开业。”有修士道。

    “是啊,那两个庭院虽然不是鬼屋,但是,在大家心里,其实和鬼屋差不多,没想到这两势力居然敢在那里开业?难道他们想要学习钱宝商行?”有修士道。

    “不管了,我们看着就是,看看他们是否会出事?”有修士道。

    “哈哈,其实,多了阁平凡楼和知事阁也好,一个杀手部门,一个情报部门,以后,我们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就可以找他们。”有修士道。

    杀手部门,可以替他们解决他们解决不了的事情,而情报部门,更能够给他们提供很多情报,这些情报,对于散修来说,是最为缺乏的,毕竟,那些势力修士,他们或许有专门的收集情报的部门,情报来源也广阔一点,但是,对于散修,平时除了修炼,就是冒险寻找修炼资源,根本就没时间收集情报,因此,情报就少的可怜,如今,有了知事阁,他们需要什么情报,去知事阁购买就行了,他们再也不用担心情报问题了。

    其实,东区也有专门的买卖情报的部门和杀手部门,不过,由于那些部门,都是一些隐秘的部门,一般修士是不知道的。

    而平凡楼和知事阁却不同,他们选择两个庭院落脚,不用宣传,其他修士也会主动去了解他们,因此,他们这样悄然开业,却能够瞬间名震浅海城,让所有修士都知道他们。

    由于知道的修士多了,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大部分修士都知道了知事阁是买卖情报的部门,而平凡楼是杀手部门。

    “是啊,大家都知道他们的存在了,可惜,他们这样的做法却不是明智的做法,毕竟,他们这种部门,哪一个不是偷偷营业,哪一个不是挂羊头卖狗肉,哪像他们,就这么明目张胆的买卖情报?”有修士道。

    当然了,也不是没有明目张胆买卖情报的,但是,那些明目张胆买卖情报的部门,都是一些实力强悍的部门,那些部门在浅海城买卖情报,就连浅海城的势力,乃至浅海城城主,都不敢招惹他们。

    可是,知事阁和平凡楼,看他们的实力,肯定没有达到那一层次,因此,大家才对知事阁和平凡楼充满期待。

    “是啊,别说两庭院是否有鬼,还是未可知,就算没鬼,其他势力或者一些厉害的修士,也未必允许他们存在下去。”有修士道。

    “你说的不错,今晚应该有好戏看了。”有人道。

    修士都不是傻瓜,对于知事阁和平凡楼悄然开业,他们都明白,虽然知事阁和平凡楼看起一天之内,就名震浅海城,尤其是知事阁,凭借今天卖关于平凡楼的情报,就让他们赚了个满盆钵,但是,并不代表他们就成功立足了,想要真正立足,还得经受考验,否则,就算再有名,赚再多,也是白搭。

    至于考验是什么,其实大家也能猜到,那就是两庭院是否有鬼?

    真的有没有鬼,大家不知道,但是,大家知道的是,真的有鬼的话,知事阁和平凡楼必须有应付鬼的实力,否则,今晚他们就得消失。

    而且,就算没鬼,那些不希望他们纯在的修士或者势力,也未必不会做一回鬼,从而让平凡楼和知事阁消失,这时,平凡楼和知事阁也得有实力镇住那些宵小。

    当然了,对于这一点,其他修士能够想到,刘一等人自然也能够想到。

    不过,他们刚刚来到东区时,实力那么弱小,都能够凭借阵法,困住来犯的敌人,如今实力更加强大,再配合阵法,刘一有信心挡住来犯的敌人。

    至于说是否有鬼,刘一早就知道,根本就没有鬼,鬼屋所谓的鬼,不过是有厉害修士故弄玄虚,让大家误以为有鬼而已。

    因此,平凡楼和知事阁,真正的敌人,就是那些不想平凡楼和知事阁存在,想要闹事的人。

    而且,由于有了鬼屋闹鬼之事,就算有势力或者修士前来闹事,出事之后,他们也可以推脱责任,说此乃鬼所为。

    因此,刘一等人也知道,知事阁和平凡楼,能否真正立足,还得看今晚,度过了今晚,他们也算立足了。

    当然了,最主要的还是刘一不想让别人知道知事阁和平凡楼,其实只是第一门的两部门,否则,只要刘一宣布平凡楼和知事阁属于第一门的,那么,其他势力或者修士也未必敢打知事阁和平凡楼的主意了。

    和大家预料的一样,不管是东区散修,还是其他几区的各个势力,其实,都有很多修士并不希望知事阁和平凡楼存在下去。

    “知事阁和平凡楼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吧?你们说说,该怎么办?”西区,有势力高层聚集在一起,讨论知事阁和平凡楼。

    “还能怎么做,肯定不能让他们存在下去,否则,有了知事阁,我们还有什么秘密可言?有了平凡楼,万一我们的弟子在外面惹事了,岂不很危险?”

    “就是啊,我们这些大势力的弟子,在外面或多或少会惹祸,不过,大家碍于我们这些大势力的面子,不敢把我们的弟子怎么样,可是,如果他们真的花钱去请平凡楼出手,我们的弟子岂不危险了?”

    “对啊,还有知事阁,如果让他们存在,那我们的秘密也就不成秘密了,只要舍得花钱,什么情报不会被大家知道呢?”

    “那你们说该怎么办?”那势力首领道。

    “还能怎么办?直接灭了他们就行!”

    “对啊,不是说鬼屋的鬼,可能跑到两庭院去了吗?到时候,我们直接出手,最终告诉大家,这是鬼所为,就行了。”

    “嗯,我们直接出手,把责任推在鬼身上,这样的话,就没人知道是我们做的。”

    “对啊,我想不止我们一个势力如此想,我想其他势力肯定也会出手,不过,大家要小心,出手时,千万别暴露身份。”

    “好,就这么办。”那个势力首领道,接着,又道:“派遣秘密战队去吧。”

    其实,每个势力,都有一些隐藏的秘密战队,就像第一门的暗龙战队,还有,刘一招收的那一万结丹期巅峰的守护修士,他们也是外人无法知晓的秘密。

    至于血狂卫,虽然厉害,但是,却不是什么秘密,现在血狂卫的实力不强,如果实力强大了,刘一相信,血狂卫,又将是一个震惊浅海城的卫队。

    西区的势力如此,南区和北区也是一样,各个势力都在召开会议,讨论着知事阁和平凡楼之事。

    比如北区的势力,同样在讨论此事。

    “知事阁和平凡楼,你们有什么看法?”

    “还能有什么看法,灭了他们。”

    “是啊,反正他们是被鬼所灭,大家也没什么好说的。”

    “好吧,那就灭了他们,不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我们的人出手了,对了,你们不是有手下在东区吗?让他们今晚动手!”

    南区也一样,南区的各个势力,也是在讨论知事阁和平凡楼。

    “知事阁和平凡楼,虽然在东区,但是,对于我们的威胁也不小,你们怎么看?”

    “灭了他们,让他们从此消失。”

    “是啊,如果他们有背景,那也算了,可是,知事阁和平凡楼,我们明显没有听过,也没听说他们有什么背景,既然没有背景,就没有必要存在。”

    “对啊,让我们在东区的人手悄悄动手,到时候,别说他们没有背景,就算有背景,我们也可以说是鬼灭了他们,这样一来,就算灭了他们,也怪不到我们头上。”

    “嗯,他们的存在,对于我们危险是太大了,是该灭了他们,其实,我想其他势力肯定也会出手,因此,就算灭了他们,也没什么。”

    “是啊,灭了他们,这种部门,见一个,我们就该灭一个。”

    “好吧,让东区的人手动手吧,同时,你们也可以让东区的人手,鼓动一些东区散修,让散修也参与进去,这样的话,就算知事阁和平凡楼有背景,也是无济于事的。”

    就这样,各个势力,甚至有些东区散修,都忍不住在晚上对知事阁和平凡楼动手。

    是夜,知事阁和平凡楼的修士,如白天一样,依旧站在自己的岗位上,让人看起来,知事阁和平凡楼,还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即将来临。

    而钱宝商行的护卫,在刘一的合理安排下,隐藏在知事阁和平凡楼的阵法之中。

    “嗖!”

    一道身影,悄然飘入知事阁中。(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