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我们还是直接强攻吧!”有修士道。

    那修士虽然轻飘飘的一句话,却也说的在理,毕竟,派出一批批修士潜入知事阁和平凡楼,到如今,都没有任何回应,这些修士,潜入知事阁和平凡楼,只是有进无出,那么,再继续派人潜入知事阁和平凡楼,也未必有效果,还不如直接强攻。

    “对,我也赞成直接强攻,毕竟,潜入那么多批,都没有效果,我想他们肯定已经做好了准备,在等着我们呢。如果我们只是继续派少量修士潜入的话,只能给他们送菜。”有修士道。

    想要悄然潜入知事阁和平凡楼,一开始还有可能,可是一批批修士潜入失败之后,知事阁和平凡楼肯定有了准备,在知事阁和平凡楼有了准备之后,再派修士潜入,也没有任何效果了,并且,知事阁和平凡楼有了准备,那么,以后,潜入多少修士,他们就收拾多少修士,根本就没可能再悄然潜入了。

    “好吧,就这样,我们一起强攻,都去准备一下,我们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强攻知事阁,一部分强攻平凡楼。”有修士道。

    这些修士,虽然一伙一伙的聚集在一起,但是,他们一个个都是身穿黑衣,头戴黑帽的蒙面人,显然,他们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不仅不想让知事阁和平凡楼知道自己的身份,也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也是,他们虽然是一个个势力派出的隐秘修士,并且很默契,都派出了元婴巅峰修士,甚至他们各自都能够猜到,哪些势力派出了修士,但是,他们却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

    猜到自己身份,而表明自己身份,相差很大,猜到无所谓,反正没有证据,但是,表明身份的话,到时候,想要耍赖都没法耍赖。

    这些势力也明白,他们纵然不希望知事阁和平凡楼这种情报部门和杀手部门出现,但是,也没有胆量明目张胆的消灭这些势力,因此,这些事情,他们只能暗中动手,哪怕事后其他人都能猜到是他们所为,但,只要没有证据,那也没事。

    因此,一个个前来,都是身穿黑衣,头戴黑帽,蒙面前来,还别说,他们聚集在一起,只要他们自己不说,外人谁也看不出他们谁是谁。

    嗖!嗖!嗖!

    大片的破空之声,朝着知事阁和平凡楼急速奔来。

    显然,他们也是果断之人,既然决定了强攻,就不会迟疑,而是迅速前来,准备快速灭了知事阁和平凡楼。

    “给我围起来!”大片的黑衣黑帽蒙面人到来之后,把平凡楼和知事给给围了起来。

    刘一坐在知事阁深处,主持阵法,看着外面围的水泄不通的黑衣黑帽蒙面人,嘴角微微一敲,自语道:“很不错,来了这么多人,不过,不管你们是哪些势力的人,既然来了,就别回去了。”

    有阵法守护,别说来的只是元婴修士,哪怕来的是出窍期修士,刘一也不惧怕,毕竟,刘一的阵法,可不是吃素的。

    其实,这些势力,也不知道知事阁和平凡楼,与钱宝商行之间的关系,如果他们知道的话,肯定不敢攻打知事阁和平凡楼。

    不过,既然他们不知道钱宝商行和知事阁以及平凡楼的关系,那么,自然没有想到,钱宝商行的护卫会出现在知事阁和平凡楼,更不知道,知事阁和平凡楼,都由刘一布置了厉害的阵法。

    否则,光凭借刘一布置的阵法,就让其他势力不敢轻举妄动。

    “杀!”

    黑衣黑帽蒙面人,围住知事阁和平凡楼之后,就开始下达了命令。

    他们本来就是来消灭知事阁和平凡楼的,围起来了之后,自然就要开始灭杀知事阁和平凡楼的修士,因此,刚刚以围起来,就命令大家杀进去。

    “杀,杀!”

    “杀,杀!”

    “杀,杀!”

    一道道大吼之声,一道道喊杀之声,从黑衣黑帽蒙面人口中喊出。

    然而,与他们的大吼大喊相比,无论是知事阁,还是平凡楼,都静悄悄的,里面并没有任何动静。

    当然了,知事阁和平凡楼的静悄悄的,并不是他们不知道敌人来了,而是知事阁有刘一坐镇,凭借阵法,来的只是元婴修士的话,来多少,刘一就有把握灭杀多少,而平凡楼,大家都是杀手,就更是如此,他们不会和敌人正面战斗,而是在平凡楼里面等着敌人,只要敌人来了,那么,他们就会启动阵法困住敌人,然后,再慢慢的刺杀敌人。

    杀手讲究的是刺杀敌人,自然不可能像敌人那样大吼大叫,相反,杀手就希望安静的环境,同时,他们隐藏时,也是安静的,哪怕在刺杀敌人时,也是静悄悄的刺杀敌人。

    不过,这些,那些攻击他们的敌人是不知道的,围观之人就更加不知道了。

    要知道,知事阁和平凡楼,今晚有危机,不仅刘一等人猜到,就连其他的散修,附近的修士也能够猜到,不过,他们不参与到其中,只是躲在远处偷偷观看而已。

    也是,不管是知事阁和平凡楼赢了,继续开业下去,还是知事阁和平凡楼输了,消失在世间,跟他们关系都不是很大。

    同时,他们也没有理由,更没有资格插手其中,他们只是散修,他们的实力太弱,想要插手其中的话,不仅没有效果,还会惹来杀身之祸。

    对于这种无妄之灾,这些散修可不想要,因此,他们只是在远处观看,做个普通的看戏者就行了。

    “你们说,知事阁和平凡楼能否躲过这次灾难?”围观之人道。

    “不知道,也许能够挺过去,毕竟,他们没有那个实力的话,也就不敢入住两庭院了。”围观之人道。

    “这可不一定,要知道,那些攻击者,都是厉害的修士,你看看,个个都是元婴巅峰修士,太厉害了。”围观之人道。

    “哼,元婴巅峰修士又如何,我就相信知事阁和平凡楼会没事,他们连鬼都不怕,还会怕这些元婴巅峰修士?”围观之人道。

    “希望知事阁和平凡楼没事!”围观之人道。

    对于知事阁和平凡楼,虽然大家相信他们的实力不会很差,毕竟,他们敢于挑战鬼,没有实力之人,谁敢这样做。

    但是,这次攻击知事阁和平凡楼的修士,虽然各个都黑衣黑帽蒙面,谁也不知道他们是谁,但是,从他们身上透露出来的气息,大家就知道,他们都是元婴巅峰修士。

    一大批元婴巅峰修士围攻知事阁和平凡楼,哪怕知事阁和平凡楼有些实力,却也未必能够挡住敌人的攻击。

    毕竟,大片的元婴巅峰修士一起攻击,就算出窍期修士,都得避其锋芒,更何况,知事阁和平凡楼,是否有出窍期修士,还是个未知数。

    其实,知事阁和平凡楼,还真的没有出窍期修士,而且,就算有一两个出窍期修士,面对如此多的元婴巅峰修士的攻击,也只能无力回天。

    好在知事阁和平凡楼都有刘一布置的阵法,是刘一布置的很厉害的阵法,不管是知事阁的阵法,还是平凡楼的阵法,在钱宝商行的护卫催动阵法之后,灭杀敌人不好说,但是,困住敌人,哪怕是一大片的元婴巅峰修士,照样能够困住。

    至于出窍期修士,如果只是一两人的话,也能困住,当然了,出窍期修士多了,刘一也不敢保证能够困住了。

    当然了,知事阁和平凡楼的情况,只有刘一等高层知道,其他是不知道的。

    “杀,杀!”

    “杀,杀!”

    “杀,杀!”

    黑衣黑帽蒙面人,也看到知事阁和平凡楼里面一片静悄悄的,好像不知道他们的攻击即将来临一般,但是,他们知道,知事阁和平凡楼,肯定知道他们的攻击即将来临,至于为什么还是没有反应,还是静悄悄的,他们不知道,他们也没时间去想这些。

    进攻的命令都发出了,那么,就算敌人静的有些反常,他们也只有按照原计划,继续攻击下去了。

    因此,围住知事阁和平凡楼的修士,一个个都陆续进入了知事阁和平凡楼。

    在这些修士一进入知事阁和平凡楼,外面的修士就发现,围住知事阁和平凡楼的修士,在进入知事阁和平凡楼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啊,都进去了,可惜,我们看不到里面的战斗。”围观之人道。

    “是啊,都进去了,而且没有动静,似乎知事阁和平凡楼里面有阵法?”围观之人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钱宝商行能有厉害的阵法守护,他们这些杀手部门和情报部门,怎么能够没有阵法守护呢?”围观之人道。

    “如果真的有阵法守护的话,这些黑衣黑帽蒙面人可就要遭殃了。”围观之人道。

    “哈哈,他们遭殃,就遭殃呗。我就知道,知事阁和平凡楼,敢入住两庭院,肯定不会一点准备都没有。”围观之人道。

    “希望如此,我也期待他们能够挡住黑衣黑帽蒙面人的攻击。”围观之人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