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阁和平凡楼波澜不惊的解决了敌人,可是,外面观看之人,却毫无发觉,在大家眼中,那群黑衣黑帽蒙面人进入知事阁和平凡楼之后,就毫无动静。

    “这么久,一点动静都没有,也不知道知事阁和平凡楼,有没有挡住敌人?”有围观之人道。

    “不知道,不过,我想应该能够挡住敌人,否则,他们被敌人给灭了的话,就不会没动静,而是阵法被毁,两庭院被毁。”有围观之人道。

    “希望如此吧,不过也是,否则,怎么这么久了,一点动静都没有,按理来说,他们在里面战斗,我们就算看不到具体情况,至少里面的能量波动,应该也会传递出来。”有围观之人道。

    “笨啊,那还用说,肯定是知事阁和平凡楼布置了厉害的阵法,就像钱宝商行一样,人家钱宝商行强行霸占鬼屋,里面的鬼还不没办法,整个阵法,除了摇晃了一晃,也不见有其他动静。”有围观之人道。

    “对啊,他们这些人肯定没法和鬼相比,如果有厉害阵法,还真的不能引起任何动静,看来这些黑衣黑帽蒙面人要倒霉了。”有围观之人道。

    “恐怕不是要倒霉了,而是已经倒霉了,如果真的有厉害的阵法,想要消灭这些黑衣黑帽蒙面人,还不分分秒秒的事情。”有围观之人道。

    “果然,不是猛龙不过江,知事阁和平凡楼不隐藏自己的行迹,是有真材实料,不惧其他势力。”有围观之人道。

    对于附近的散修来说,他们对于知事阁和平凡楼的出现,并没有抵触情绪,相反,他们希望知事阁和平凡楼能够一下存在下去,不过,如果知事阁和平凡楼不能存在下去了,他们也不会遗憾,毕竟,他们能够用到知事阁和平凡楼的机会其实不多。

    他们对于知事阁和平凡楼,更多的是好奇,也正因好奇,这才围观知事阁和平凡楼,对于黑衣黑帽蒙面人的出现,他们并没有去阻止,也没有支持黑衣黑帽蒙面人的做法,他们只是抱着看些的态度。

    不管知事阁和平凡楼是胜是败,都将成为他们无聊修仙路中的一点笑谈资料。

    当然了,如果知事阁和平凡楼胜的话,也许他们这些散修,在需要时,还能找知事阁和平凡楼帮忙,不过,那种情况,应该比较少。

    毕竟,他们这些散修,修炼资源比较有限,财富也不会很多,因此,不管是找知事阁打探消息,还是找平凡楼刺杀仇敌,都的认真考虑,此代价值不值得付出。

    好在东区散修多如牛毛,哪怕很多散修并不需要去知事阁买卖情报,并不需要请平凡楼刺杀仇敌,但是,肯定也有些修士,需要知事阁买卖情报,更需要平凡楼刺杀仇敌。

    当然了,这只是附近散修的想法,而浅海城大势力心里可不是这么想,他们这些大势力,自身就掌握情报部门,和自身培养的一些隐秘部门,不管是仇敌还是情报,他们都自己能够解决,自然不希望浅海城多出了一个情报部门和一个杀手部门。

    这样多出一个情报部门和一个杀手部门,那么,他们这些大势力当中掌握的一些隐秘,也未必是隐秘了,更主要的是,万一有修士花钱请人刺杀他们的弟子,那么,他们的弟子,以后行走在外,也不再安全了。

    要知道,以前,他们这些大势力的弟子,行走在外,相对来说,安全的很,哪怕实力不强的弟子行走在外,也没有修士敢把他们怎么样,甚至被他们的弟子欺负,也不敢反抗,毕竟,如果谁真的得罪了他们的弟子,那么,他们就会派出更加强悍的弟子,来帮助他们的弱小弟子。

    真的得罪了他们的弟子,那么,在浅海城就将没有立足的地方,可是,多了平凡楼,那就不同了,也许那些散修不敢明着得罪他们的弟子,但是,如果实在惹火了,花钱请平凡楼的修士刺杀他们的弟子,那么,他们的弟子,死了也是白死了,毕竟,被刺杀的弟子,谁也不知道是谁请的杀手刺杀他们的弟子。

    至于找平凡楼的麻烦?平凡楼只是收钱办事,要是真敢找平凡楼麻烦,能把平凡楼灭了还好,不能灭了的话,哪个势力也承受不了平凡楼的疯狂报复。

    因此,大势力才不希望多出一个情报部门和一个杀手部门,不过,就算不希望多出一个情报部门和杀手部门,但是,他们今天派人攻击知事阁和平凡楼,也都隐藏身份,全部黑衣黑帽蒙面,就是不让人认出他们的身份,而且,就算认出,他们的势力也不会承认。

    这就是以防万一,万一今晚没把知事阁和平凡楼怎么样,到时候,知事阁和平凡楼会报复他们。

    如果没有证据的话,知事阁和平凡楼也就不敢明目张胆的报复他们这些势力,如此一来,就算知事阁和平凡楼没有出事,至少知事阁和平凡楼,不会公开和他们的势力作对。

    相反,他们相信,知事阁和平凡楼,为了以后更好的在浅海城发展,没有明确证据的情况下,知事阁和平凡楼会当作不知道这些黑衣黑帽蒙面人是那些大势力派出的,不会和他们那些大势力计较。

    不过,说起来,他们也没想到,知事阁和平凡楼,居然那么厉害,他们派出去的修士,居然进去之后,就没有动静了,可以说,这些人,肯定不能把知事阁和平凡楼怎么样,否则,不会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

    “知事阁和平凡楼,真的有那么厉害吗?”一个势力高层道。

    “也许吧,不管怎么样,如果今晚知事阁和平凡楼没事,我们就没有必要再招惹他们了。”又一高层回答道。

    其实,这样的回答,发生在很多高层口中,当然了,也有高层不甘心,但是,至少,如果今晚之后,知事阁和平凡楼没事,他们也就不敢在动知事阁和平凡楼了。

    而这些攻击知事阁和平凡楼的修士,虽然个个都是元婴巅峰修士,但是,该舍弃的,他们还是会舍弃,如果知事阁和平凡楼过了今晚还没事,他们肯定不会承认那些人是他们派出去的。

    “门主,你把那些元婴巅峰修士都抓起来了,还会不会再有人来攻击我们。”知事阁中,万事通问道。

    “不好说,也许有,也许没有,不过,过了今晚,应该就没有了。”刘一道。

    在刘一看来,也许不会再有人来攻击了,毕竟,攻击知事阁和平凡楼的都是元婴巅峰修士,可是,元婴巅峰修士却奈何不了知事阁和平凡楼,那么,想要再次攻击知事阁和平凡楼,至少的派出出窍期修士。

    出窍期修士,在浅海城都属于高层,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轻易派出的,就像东区散修和神秘敌人之间的战斗,虽然军营中有大量出窍期高层坐镇,但是,那些出窍期高层,都不出手,只是坐镇军营而已。

    现在攻击知事阁和平凡楼的修士,刘一也猜测,应该是那些大势力派出的修士,大势力既然这样偷偷派出修士,那么,就不会派出出窍期修士了,如果那些大势力愿意派出出窍期修士的话,他们也不用偷偷摸摸的攻击知事阁和平凡楼,而是光明正大的攻击知事阁和平凡楼了,因此,刘一猜测,今晚应该不会再有敌人前来。

    当然了,这都是刘一的猜测,是否真的再有敌人前来,刘一也不敢保证,万一哪个势力看到这些元婴巅峰修士攻击知事阁和平凡楼没有奏效,于是派出出窍期修士,这种情况,或许没有,但是,却又没法保证没有,因此,刘一还是做好最坏打算。

    不过,阵法能够困住如此多元婴巅峰修士,那么,困住几个出窍期修士,刘一也有信心,更何况,刘一本身实力,也未必就比一般的出窍期修士更差。

    当然了,这一切,外界修士肯定不知道,因此,刘一不敢保证,外界修士是否会有那么一两个出窍期修士闯入。

    要知道,阵法能够困住一大群元婴修士,有时候,未必能够困住一个出窍期修士,毕竟,元婴修士和出窍期修士,不是在一个层面上的修士。

    有很多阵法,确实能够困住一大群元婴修士,甚至能够击败一个出窍期修士或者击杀一个出窍期修士,但是,想要困住一个出窍期修士,那就十分困难。

    打不过,跑的过,这就是出窍期修士的自信。

    当然了,像钱宝商行的阵法,就算出窍期修士也不敢乱闯,大家都知道,钱宝商行的阵法,不仅能够击杀出窍期修士,更能够困住出窍期修士。

    不过,在大家心目中,知事阁和平凡楼,在阵法方面,肯定不如钱宝商行。

    嗖!嗖!

    两道破空之声,接着,大家就看到两道身影,突然闯入知事阁和平凡楼。

    “看,有出窍期修士闯入了知事阁和平凡楼。”围观之人惊呼道。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