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窍期修士,在浅海城来说,是强者行列,在大势力中,都是高层之列,在小势力中,更是老祖级别的存在。

    这样的强者,如今却闯入了知事阁和平凡楼,结果如何,大家心里都十分期待。

    从先前那些元婴巅峰修士,闯入知事阁和平凡楼,半点波浪都没有掀起可以看出,也许他们这冲入知事阁和平凡楼的强者,也未必能够把知事阁和平凡楼怎么样。

    但是,在大家看来,就算不能把知事阁和平凡楼怎么样,至少也能闹出一些动静,至少能够从里面逃出,至少能够了解里面的一些情况,而不像现在这样,大家对于知事阁和平凡楼,一点都不了解。

    可是,事实真的是大家想象的那样吗?

    两个出窍期强者的闯入,刘一和林平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知事阁中,那出窍期强者刚刚进入,刘一就发现了。

    “哼,区区出窍初期修士,就敢闯进来,简直老寿星上吊,嫌命太长。”刘一低语道。

    这次,刘一都没有动用阵法,而是自己直接飞离阵法控制中枢,来到潜入者身前。

    “啊,你是谁?”潜入的那出窍期修士大惊道。

    刘一的突然出现,可是吓了那潜入者一跳,显然,作为出窍期修士,明知知事阁的阵法能够对付大片元婴修士,也能就能够对付他这个出窍期初期修士,可是,他还是闯了进来,肯定有不凡的本领。

    因此,在那修士看来,刘一是不可能这么快就发现了他的潜入,更不可能这么快就到达他的身前。

    他的潜入,并不是为了把知事阁怎么样,毕竟,他也知道,凭他的实力,还不能把知事阁怎么样,他潜入知事阁,只是想要暗中了解知事阁,不至于对知事阁一无所知。

    可是,这刚一进入,就被人发现了,而且,还被人悄无声息的到了身前,如何能让他不吃惊呢?

    “哈哈,你潜入我知事阁,还问我是谁?”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既然来了,就留在这里吧。”

    说完,刘一就直接动手,也没有问他是谁或者属于什么势力,刘一知道,敢潜入这里的修士,身份都是一个迷的修士,就算他问,也问不出这些修士属于哪个势力,因此,也就懒得问了。

    其实,先前抓了那么多修士,可是,刘一也没有从他们嘴里,问出他们是属于哪个势力,相反,那些修士,都自称自己是散修,而且,还拿出自己是散修的证据,让刘一也无可奈何,刘一也知道,那些人,在进入之前,就想好了种种可能,想要从他们口中问出什么,那是不可能的。

    轰!

    一拳,猝不及防的一拳,直接砸向那修士。

    “啊!”一声惨叫,那修士被刘一一拳给灭了。

    也是,刘一实力惊人,又出其不意的一拳,区区出窍初期修士,是不可能抵挡的了的。

    而那修士的惨叫之声,却被阵法掩盖,没有传递出去,因此,外界还不知道,闯入知事阁的出窍期强者,刚刚进入,就被刘一一拳给解决了,他们只知道,自那出窍期强者闯入知事阁之后,就毫无动静,没有在知事阁掀起半点风浪。

    知事阁有刘一坐镇,收拾出窍初期强者,轻而易举,但是,平凡楼,可就没那么轻松了,毕竟,平凡楼没有刘一坐镇。

    嗖!

    一声轻响,敌人潜入平凡楼。

    但是,在敌人进入平凡楼的瞬间,平凡楼的修士就发现了敌人。

    “有敌人闯入!”

    “有敌人闯入!”

    “有敌人闯入!”

    发现了敌人的闯入,平凡楼隐藏的杀手,立刻互相传音了起来。

    “阵起!”此时,控制阵法的修士,也瞬间启动阵法。

    瞬间,闯入的修士就置身在一片山林的环境当中。

    “山林?果然,平凡楼有不错的阵法,可惜,这个山林,或许能够保住你平凡楼,但是,我想要逃走,瞬间就能逃走。”闯入的强者低语道。

    此阵法,也许能够困住大片的元婴巅峰修士,却困不住出窍期修士,不是因为大片元婴巅峰修士的攻击里不如出窍期修士,而是层次不一样。

    说起来,大片元婴巅峰修士的攻击,比那一个出窍期修士的攻击强悍多了,可是,大家的层次不一样,在这个困阵中,大片元婴巅峰修士没法冲出去,但是,出窍期修士却有自信,他随时能从阵法中退出,当然了,付出一些代价是一定的。

    不过,出窍期修士,那艺高胆大,既然觉得阵法威胁不大,自然也不会太在意,而是继续闲逛这片山林。

    “还真不错的一片山林,可惜,只是阵法形成的,否则,真是是个好地方。”那出窍期修士,一边闲逛山林,一边低估道。

    虽然整片山林,都是阵法形成的,但是,也不妨碍他闲逛整片山林,更何况,他也相信,平凡楼的杀手,一定隐藏在这山林中。

    这个阵法,其实也是很厉害的阵法,只是控制阵法的修士,对于阵法的控制不行,导致阵法的威力不怎么样,但是,就算威力不怎么样,那修士也只能相信自己付出一些代价之后,能够从这阵法中逃离,然而,也仅仅是逃离而已,并不是能够破除这阵法,否则,他也就不用闲逛这山林,而是直接破除阵法了。

    闲逛山林,除了欣赏山林景色外,更多的是看看能否找出破绽,从而破除这个阵法。

    至于说平凡楼杀手的刺杀,作为出窍期修士,想要刺杀他也没那么容易,哪怕是出窍期修为的杀手,毕竟,他进入平凡楼之后,就全力戒备,从来没有松懈。

    杀手刺杀,更多的是趁敌人松懈时刺杀,否则,就算同级杀手,也很难刺杀对手。

    “出窍期修士,不愧是出窍期修士,难怪敢闯进来。”林平暗道。

    林平在那修士进来时,就一直隐藏在那修士身旁,随时准备刺杀那修士,可是,那修士一直在戒备,让林平找不到出手的时机。

    林平也知道,由于境界的差距,如果不是在敌人松懈的情况下,就算敌人发现不了他,被他成功偷袭,却也没法击杀敌人,毕竟,敌人是出窍期修士。

    只有在敌人完全松懈,没有防御之时,突然偷袭,给敌人一击,让敌人一击致命,这才有可能杀死出窍期强者。

    可是,那修士既然敢闯入平凡楼,闯入之后,自然会一直戒备,一直防御,不曾松懈,因此,林平才一直没有找到出手的时机。

    时间在悄然溜走,那出窍期强者继续逛山林,可是,刘一布置的大阵,只是由于控制阵法的强者不行,才没有发挥阵法的威力,并不是阵法本身有多大的缺陷,因此,想要找出阵法的缺陷,何其艰难,因此,一直也没有找出阵法的破绽。

    当然了,林平却也一直没有找到出手的时机。

    “怎么回事?怎么出窍期强者进去了,也是没有任何反应?”

    “不知道,大概是出窍期强者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吧?”

    “也是,那大片的元婴巅峰修士,综合实力,已经不比那出窍期强者差,甚至强悍很多,都没法掀起任何风浪,更何况,区区一个出窍期强者,太自信了。”

    “是啊,知事阁和平凡楼的实力,超出了大家的预料。”

    围观之人,等了很久,发现没有动静之后,也忍不住议论纷纷。

    其他人怎么想法,林平不知道,但是,林平却一直和那出窍期强者僵持着,出窍期强者没法找出阵法的破绽,而林平,也没有找到出手的机会。

    其实,如果林平有出窍期修为的话,林平或许会强行出手,毕竟,有出窍期修为,哪怕敌人全神戒备,林平也自信能够成功刺杀敌人。

    可是,林平只是元婴中期修为,想要刺杀元婴巅峰修士可以,但是,想要刺杀出窍期修士,几乎不可能,毕竟,双方不在一个层面上,当然了,如果出窍期修士完全松懈,没有任何防御的话,也有机会成功刺杀出窍期修士。

    但是,闯入平凡楼的修士,怎么可能没有任何防御呢?

    与林平的安静等待相比,其他势力也闹翻天了。

    “你们知道,是哪个势力派出了出窍期强者?”有势力的高层问道。

    “不知道,不是我们,出窍期强者,我们势力也不敢随便派出。”有高层回答道。

    “那会是哪个势力派出的强者?”有人问道。

    “没见过,至少我们的资料中,就没有这样的强者。”

    “我们资料中没有这样的强者?不会是神秘敌人一方的强者吧?”

    “很难说,不过,不管怎么样,不是我们势力就行了。”

    其实,发生这样一幕的,不仅仅是一个势力,很多势力都在发生这一幕,可是,谁也不知道那两个出窍期强者,是属于哪个势力的强者,毕竟,他们都没有那两个出窍期强者的资料。

    “可惜,他们似乎也没掀起什么风浪!”一道道叹息之声,自各个势力的高层口中发出。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