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料定,闯入知事阁和平凡楼的出窍期强者,掀不起什么风浪,但是,刘一在解决了敌人之后,等了一段时间,看到平凡楼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就有些担心。

    阵法是刘一布置的,控制阵法的修士是刘一选出的,维持阵法的修士更是钱宝商行的护卫,因此,对于阵法的威力如何,刘一知道的一清二楚。

    刘一知道,有了这个阵法,出窍期修士或许不能把平凡楼怎么样,但是,出窍期修士铁了心要走的话,只要愿意付出代价,这个阵法,还是没法拦住出窍期修士的逃走。

    而如今,平凡楼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显然,敌人还没有打算逃走,刘一可不会认为,平凡楼的杀手真的能够刺杀出窍期修士。

    平凡楼的修士,就林平最厉害,但是,林平刺杀元婴巅峰修士没有问题,刺杀出窍期修士,不太可能,毕竟,双方不在一个层面上。

    当然了,如果敌人真的毫无防御,林平的刺杀,也许能够杀死敌人,但是,凡是进入平凡楼的修士,不可能一点防御都没有,那么,只要敌人有了防御,林平就不可能刺杀敌人。

    因此,刘一知道,敌人进入平凡楼那么久,平凡楼还没有动静,不是林平解决了敌人,而是敌人还没有逃走的打算。

    “这么久了?我也该去看看!”刘一在知事阁低语道。

    虽然,刘一相信平凡楼有了阵法守护,敌人可能从阵法中逃走,却不能把平凡楼怎么样,但是,刘一还是担心,担心万一出了什么意外。

    进入平凡楼的修士是出窍期初期实力,理论上是不能把平凡楼怎么样,毕竟,刘一布置的阵法可不是吃素的。

    但是,万一进入平凡楼的出窍期修士是阵法师的话,刘一布置的阵法再厉害,也是没有用处,毕竟,不是刘一自己亲自主持阵法,相反,阵法还可能为对方所用,到时候,就不是敌人不能把平凡楼怎么样,而是敌人悄然解决了平凡楼的修士,刘一自己却不自知了。

    这种可能性比较小,但是,再小的可能性,也是有可能发生,而不是不可能发生,因此,时间过的越久,刘一就越担心。

    其实,刘一原本的想法却是,敌人进入里面之后,发现大片山林,再发现没法破坏这个阵法,没法了解平凡楼之后,敌人会立刻使用一些手段,逃离平凡楼。

    这样的话,大家就可以看到那出窍期强者从平凡楼逃走,这样虽然不如知事阁那样,让人觉得神秘,却也能够镇住大家。

    出窍期强者进入平凡楼都只有逃命的份,其他修士进入里面,就更是有进无出,这样一来,也就没谁敢把平凡楼怎么样了。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敌人进入里面那么久了,却任何动静都没有,也不见敌人逃走,这让刘一十分担心,担心平凡楼出事。

    于是,刘一遍打算悄然去平凡楼看一看,毕竟,灭杀了那进入知事阁的出窍期修士后,刘一相信,暂时是没有修士敢进入知事阁闹事了。

    嗖!

    刘一悄然飞出了知事阁,并且,悄然飞入平凡楼。

    由于平凡楼的阵法是刘一布置的,因此,刘一进入平凡楼,没有一人发现刘一进入了平凡楼。

    刘一进入平凡楼后,就发现,原来进入平凡楼的那出窍期修士正在闲逛阵法形成的那片山林,而林平就在那出窍期修士身后。

    当然了,林平的隐匿功法惊人,再加上阵法的掩护,那出窍期修士是不知道林平就在他的身后,随时都可以攻击他。

    可惜,那出窍期修士一直有着防御着,以防意外,从来没有松懈过,让林平就在那出窍期修士背后,却也没有出手的机会。

    林平知道,出窍期修士就是出窍期修士,只要稍微防御,林平就不可能把出窍期修士给刺杀,哪怕真的出手,最多也就是击伤出窍期修士,做不到击杀出窍期修士。

    如果不一击就击杀出窍期修士,那么,只要一出手,就暴露了自己,到时候,面临的就是出窍期修士的攻击。

    林平知道,如果面对出窍期的攻击,哪怕出窍期修士随意的攻击,都不是林平这个元婴初期修士可以抵挡的。

    因此,林平一直跟在那出窍期修士身后,却一直没有出手。

    “原来那出窍期修士没有急着出手,难怪没有动静。”刘一暗道。

    既然那出窍期修士没有急着出手,刘一也没有急着出手,而是在暗中观察,毕竟,这种情况下,刘一不知道那出窍期修士为什么没有急着出手,但是,刘一知道,这出窍期修士就算这样闲逛下去,也是没有任何收获的。

    “不行,这么久了,还是不能找出破绽,这样的话,就不能了解平凡楼,真没想到平凡楼居然也有这么厉害的阵法。”那出窍期修士低语道,接着,又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攻击你,虽然未必能够攻破这个阵法,但是,只要出现一些缝隙,让我看一眼内部,我就能大概知道平凡楼的情况。”

    于是,那出窍期修士开始施展法术,准备攻击阵法。

    “不好,那出窍期修士要出手了?”林平大惊,这时,林平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想也不想,就拿出匕首,朝那出窍期修士刺去。

    “哼,你会出手就好,我还怕你一直不出手!”出窍期修士低语道。

    林平一动手,那修士就感受到了,这就是出窍期修士的厉害,否则,根本就不可能这么快就发现林平。

    于是,那出窍期修士的攻击,也不是朝阵法攻击而去,而是朝着林平攻击而去。

    “哼。”刘一冷哼一声,也跟着出手了。

    刘一就是担心这边出问题,才来这里,如今看到林平出了问题,他自然要出手了。

    刘一的出手,也没有什么其他手段,而是直接一拳,就砸向那修士,同时,刘一控制阵法,把林平直接移走。

    刘一出现在平凡楼,并且接管了阵法的控制,整个阵法发挥出来的威力,自然不是原先那修士控制阵法,所发挥出来的威力可以比拟的。

    因此,把林平直接移走,这是很简单的事情,不仅如此,刘一控制阵法,还能轻松的抵挡那出窍期修士的攻击。

    出窍期修士一击,也许在很多修士看来,是十分恐怖的一击,但是,在刘一看来,却不怎么样,毕竟,刘一自己的一击,威力就不比出窍期修士差。

    轰!

    轰!

    两声巨响,却是那出窍期修士轰在阵法上,发出巨响,和刘一轰在那出窍期修士身上发出的巨响。

    “你!”那出窍期修士被刘一一拳击飞之后,惊恐的看着刘一。

    他的攻击,不仅没有攻击到林平,让他的攻击落空,更主要的是,他的攻击落在阵法之上,却不曾对阵法造成任何伤害。

    更让人伤感的是,刘一的攻击,居然达到了出窍期一击的威力,也就是说,在他眼里,刘一就是一出窍期修士。

    平凡楼隐藏有出窍期修士,再加上厉害的阵法,接下来的后果会是怎么样,那出窍期修士十分清楚,也许这次,他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了,这也让他十分惊恐。

    “呵呵,我不管你是哪方势力的高层,既然来了我平凡楼,就永远留在平凡楼吧。”刘一道,并且,刘一再次出手。

    轰!

    又是一拳,这一拳,可比刚才那一拳威力大多了,因此,一拳就打的那修士吐血连连。

    噗哧!噗哧!

    那出窍期修士吐血连连,不过,刘一却没有听手,而是下一波攻击又来了。

    轰!

    又是一拳,砸在那修士身上。

    噗哧,噗哧~~~

    那修士继续吐血,连防御都没了。

    “就现在!”林平低语道,接着,林平出手了,平凡毫无征兆的潜到那出窍期修士身旁,对着那出窍期修士的心窝,就是一匕首刺去。

    “啊!”

    一声惨叫,那出窍期修士就这么被林平给刺杀了。

    自此,进入知事阁和进入平凡楼的出窍期修士,都被灭了,而且,之后,再也没有其他修士再来捣乱。

    知事阁和平凡楼,也算在东区立足了。

    果然,天亮以后,来知事阁的修士人满为患,而前来平凡楼的修士也有不少,让知事阁和平凡楼忙个不停。

    “呵呵,门子,我们知事阁和平凡楼,终于也在东区立足了。”林平感慨道。

    “是啊,不管是我的知事阁,还是林平的平凡楼,都是东区其他势力不允许存在的,我们坚持下来了。”万事通道。

    这次黑衣黑帽蒙面人的攻击,大家都明白,这是其他势力不希望新的情报部门和杀手部门的出现,才采取的措施。

    好在知事阁和平凡楼都挺过来了,其实,这也多亏了现在的浅海城一片混乱,战争不断,让其他势力没有派过多的修士来干涉。

    “好了,这些不说了,都过去了,对了,万先生,你查一下,这次敌人百万大军深入我方后方,究竟是怎么回事?”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