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刘一的吩咐,万事通自然把重点放在神秘敌人为何派百万元婴大军深入东区散修后方?

    随着万事通的调查,还真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

    首先,万事通发现,敌人之所以能够进入东区散修后方,似乎和某些大势力有关联,不排除和某些大势力合作,不过,具体情报,还需认真调查。

    其次,敌人大军之所以能够在东区散修后方如入无人之境,似乎和东区某些散修脱不了关系,甚至种种迹象表明,某些散修已经暗中投靠了神秘敌人,其实,对于这一点,刘一不觉得奇怪,毕竟,中央军营,都有军团投靠敌人,而东区散修,就更加不用说了。

    还有,和蔼老人,似乎也有问题,他似乎也已经投靠了神秘敌人,不过,没什么具体的证据,但是,从其最近的种种行为,有很大可能已经投靠神秘敌人。

    最后,就是这次敌人大军进入东区散修后方,最主要的目的,似乎不是扰乱东区散修,而是试探钱宝商行,最终的目的只是为了对付钱宝商行而已。

    其实,刘一不知道,这次敌人百万大军深入东区散修后方,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对付钱宝商行,可惜,最终还是失败。

    也是,自钱宝商行来到东区之后,在东区立足之后,钱宝商行就成了神秘敌人一统东区的最大障碍之一。

    如今,知事阁和平凡楼的出现,又给神秘敌人带来了不安的因素,而那两出窍期修士,就是神秘敌人派出的,不过,这一切,其他人都不知道。

    也是,也只有神秘敌人一方派出的出窍期修士,才能让所有人都没法查到他们的任何资料,否则,哪怕是浅海城其他势力隐藏的出窍期修士,只要仔细查探,也能找出蛛丝马迹,而不至于任何信息都找不到。

    当然了,刘一更加不知道,那两出窍期修士失败之后,神秘敌人首领怒火冲天。

    “废物!废物!这么一点小事都办不成。”神秘敌人首领怒吼着。

    “怎么?你的人也拿知事阁和平凡楼没办法?”黑衣蒙面人道。

    “何止拿他们没办法,连一点信息都没有带回了,简直是废物。”神秘敌人首领道。

    “这说明知事阁和平凡楼不简单啊,不过也是,没有点能耐,也不敢入住那庭院。”黑衣蒙面人道。

    “哼,我也不是要他们把知事阁和平凡楼怎么样,可是,他们至少得给我带回一点消息不是么?”神秘敌人首领道,接着,又叹气的道:“一个钱宝商行,就让我们束手无策,如今,再多了知事阁和平凡楼,看来我们一统东区又将困难很多。”

    “钱宝商行,也确实让人意外,希望知事阁和平凡楼不如钱宝商行,否则,我们还真的很难拿下东区。”黑衣蒙面人道。

    “是啊,不过,我还得想办法,了解他们的具体实力。”神秘敌人首领道。

    显然,神秘敌人首领又开始想这阴谋诡计了。

    钱宝商行,刘一继续看着万事通传回来的消息,越看,刘一就越觉得东区有不少修士投靠了神秘敌人。

    可惜,这些都是刘一的猜测,并没有多少证据,而且,就算万事通收集的那些情报,也是以猜测为主,并没有多少真实的情报,因此,就算刘一觉得这一切都是真的,刘一也不敢公开,否则,别说其他人未必会相信,就算其他人都相信了,也会造成东区混乱。

    现如今,刘一能够做的,就是让万事通继续收集这方面的情报。

    随着收集的情报越多,就越发让刘一觉得东区有不少修士投靠了神秘敌人,其中,最可疑,无疑是和蔼老人。

    “门主,和蔼老人似乎早已投靠了神秘敌人。”万事通道,并且,呈现出了很多隐秘的证据。

    “嗯,你的那些证据,的确证明和蔼老人投靠了神秘敌人,不过,和蔼老人可不是一般的修士,他在东区声望很高,同时,很多人都拥护他,如果把他投靠敌人的消息发布出去,可能会引起更大的麻烦。”刘一道。

    “更主要的是,他上次为了阻止其他元婴修士支援我们,居然给大家讲述了修炼经历,这些经历,可是无比宝贵,让大家不仅不责问他,为什么不让大家来支援我们钱宝商行,更是让大家修为有所突破,让大家记住他的好,如果真的公布和蔼老人投靠了神秘敌人,也不知道那一部分修士是否会跟着和蔼老人投靠敌人。”刘一继续道。

    和蔼老人讲道,并不是真心讲道,只是为了阻止大家前往钱宝商行,支援钱宝商行,可是,他给出了合理的理由,就是钱宝商行有实力阻拦敌人大军,根本没有必要大家前去支援,更何况,大家难得齐聚一堂,所以他好心给大家讲道。

    因此,大家没法挑出其中有什么不对,更主要的是,通过这次讲道,大家都有了极大的收获,说实话,如果和蔼老人讲述了如何突破到出窍期的话,那将会是一个极为完美的讲道,不过,就算没有讲述如何突破到出窍期,对于一众元婴修士来说,也是收获极大。

    至于如何突破到出窍期,其实和蔼老人也没打算讲,毕竟,这次讲道,只不过是为了拖住大家,让大家没法支援钱宝商行而已,如果不是为了拖延大家,和蔼老人也就不会讲道了。

    如果和蔼老人真的有那么好心,愿意给大家讲道的话,早就给大家讲道了,也不会此时才给大家讲道,而在那时给大家讲道,只不过是和蔼老人知道,除了讲道之外,没有其他办法能够拖住大家,让大家不能支援钱宝商行。

    这不,钱宝商行一击溃敌人百万大军,和蔼老人就立刻停止讲道。

    不过,这一切的一切,其他修士是不知道的,因此,其他修士还是十分感激和蔼老人,感激和蔼老人给大家讲道,让大家收获巨大。

    刘一真的把和蔼老人投靠神秘敌人的证据拿出来的话,最先接受不了的就是那些曾今听闻和蔼老人讲道的元婴修士了。

    几百万的元婴修士,如果他们真的接受不了,反而被和蔼老人蛊惑,投靠了敌人,那么,对于东区散修的危害,可就无法估量。

    更何况,这样一来,还会影响东区其他散修,从而引起恐慌,如果真的引起恐慌,那么,东区散修想要战胜神秘敌人,就更加不可能了。

    好在只要不揭发和蔼老人投靠神秘敌人,那么,和蔼老人也不会自毁声誉,告诉大家他投靠了神秘敌人,否则,和蔼老人的声誉将毁于一旦。

    “除了和蔼老人外,还有其他人吧?”刘一问道。

    “嗯,敌人选择这条线路攻击我们钱宝商行,一路上,自然少不了其他人的帮忙,不过,其他人的证据到不是很足,想要收集,还得一段时间。”万事通道。

    “好,既然这样,那就先收集和蔼谷的具体情报,我们不能把和蔼谷投靠神秘敌人的事实公布,但是,并不代表我们就不能对付和蔼谷。”刘一道。

    “好,我这就继续收集,门主准备怎么对付他们?”万事通问道。

    和蔼谷,可不是容易对付的,先不说刘一他们刚来到东区不久,对于和蔼谷不了解,就是和蔼老人一人,就不好对付。

    和蔼老人,出窍期修士,凭实力的话,刘一或许可以战胜和蔼老人,但是,想要击杀和蔼老人,那是不可能的,不管怎么说,和蔼老人也是出窍期初期巅峰修士,马上就要到出窍期中期了。

    刘一的实力虽然很强,甚至比很多出窍期初期实力都更强,但是,并不代表他的实力比和蔼老人强,再说了,就算强一点,也未必能够击杀和蔼老人。

    最主要的是,和蔼谷,是和蔼老人的老巢,和蔼老人肯定精心布置和蔼谷,别说和蔼老人是出窍期修士,就呆在和蔼谷,就算和蔼老人不在和蔼谷,凭借和蔼老人的布置,凭借刘一一人,也难以毁灭和蔼谷。

    而钱宝商行,就刘一实力最强,除了刘一亲自动手的话,其他人根本就不行,想要派出钱宝商行的护卫就更加不行。

    因此,想要对付和蔼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如果没有灭了和蔼老人,对付和蔼谷也没什么意义,毕竟,只要和蔼老人还在,和蔼谷就永远存在。

    所以,想要对付和蔼谷,最主要的是对付和蔼老人。

    如今的钱宝商行,刘一亲自动手,都对付不了和蔼老人,其他人就更加不用说,因此,想要对和蔼谷动手,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不过,就算现在不对付和蔼谷,也不妨碍收集和蔼谷的资料,也不妨碍了解和蔼谷,只要对和蔼谷足够了解,在钱宝商行实力强大时,就可以立刻动手,灭了和蔼谷。

    “收集和蔼谷情报之后,给林平,让林平出手,虽然不能把和蔼老人怎么样,但是,却也能够把和蔼谷闹个翻天覆地。”刘一道。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