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蔼老人暗中投靠神秘敌人,刘一虽然有证据,却也不能对他怎么样,否则,会引起更加严重的后果。

    但是,明面上不能对他怎么样,并不代表暗地里不能对他怎么样。

    而刘一成立知事阁和平凡楼,也并非为了赚钱,更多的是让知事阁替第一门收集情报,收集天下情报为己用,而平凡楼,更多的是替第一门处理一些第一门不方便出面的事情。

    这次和蔼老人的做法就是如此,知事阁明明有了和蔼老人投靠神秘敌人的证据,刘一却不敢公布,就是因为公布的话,能否把和蔼老人怎么样,刘一不知道,但是,刘一知道,一经公布,会让东区更加混乱,并且,这事,刘一也不合适出头。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让平凡楼出面了。

    平凡楼出手,就算灭了和蔼谷,灭了和蔼老人,其他人也没法说什么,毕竟,平凡楼是杀手部门,他们是收钱办事,谁给钱,他们就刺杀谁。

    至于说有人请平凡楼杀手刺杀和蔼老人以及和蔼谷的修士,那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作为修士,哪怕再和善的修士,也有那么一两个仇敌。

    和蔼老人与和蔼谷的修士,自然也有仇敌,因此,如果仇敌花钱,请平凡楼的修士刺杀和蔼老人和和蔼谷的修士,谁也无法说什么。

    当然了,至于谁请平凡楼的修士刺杀和蔼谷的修士以及和蔼老人,那就只有平凡了楼的杀手知道了。

    不过,平凡楼的杀手自然不会说他们只是第一门的一个部门,这次是奉第一门门主刘一之命,前来刺杀和蔼谷的修士和刺杀和蔼老人。

    其实,就连第一门的杀手,也不知道知事阁已经收集了和蔼老人投敌的情报,并且把情报交给刘一,而刘一下令平凡楼刺杀和蔼谷的修士。

    而林平,也是按照万事通递来的情报,对和蔼谷的修士一一刺杀。

    “什么?和蔼老人的小弟子被人刺杀?不可能吧?”有人惊呼道。

    和蔼老人的小弟子,是和蔼老人新近招收的弟子,那名弟子,天赋很好,被收入和蔼老人门下没多久,就突破到了结丹期,突破速度不可谓不惊人,甚至很多大势力都羡慕和蔼老人招收了一个好弟子。

    和蔼老人一生,为人和蔼,因此,留在和蔼谷的修士不少,很多修士甘愿留在和蔼谷伺候和蔼老人。

    和蔼老人对那些留在和蔼谷,伺候和蔼老人的修士不错,也经常教导他们,但是,这些人却不是和蔼老人的弟子,他们也不会以师徒相称。

    和蔼老人,对于师徒关系,还是看的比较重,也就是说,他可以经常教导其他人,却不会轻易收徒,但是,但凡和蔼老人收徒,徒弟的资质都很不错。

    和蔼老人至今为止,只招收了五位弟子,最小弟子新近招收的,才结丹期修为,而其他弟子,个个都了不起。

    大弟子如今元婴巅峰修为,只差临门一步,就能踏入出窍期,到时候,师徒都是出窍期,也算一段佳话,而且,东区散修都明白,其实,这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事情,而是,要不了多久,和蔼老人的大弟子,就能突破到出窍期。

    二弟子也不差,也是元婴巅峰修为,只不过,刚刚踏入元婴巅峰没多久,想来想要突破到出窍期,还得一段时间。

    三弟子刚刚踏入元婴后期,也是很了不起。

    至于四弟子,四弟子也有元婴中期巅峰修为,快要踏入元婴后期修为。

    五弟子,就是被刺杀的那位,入门没多久,才结丹期,但是,天赋确实是和蔼老人所有弟子中天赋最好的,同时,修炼速度也是最快的一位,并且,最得和蔼老人喜爱。

    如今,天赋最好,和蔼老人最喜爱的小弟子,居然被人刺杀了,这可是天大的事情。

    其实,和蔼老人虽然是一介散修,但是,由于和蔼老人本身是出窍期修士,外加几个弟子都元婴巅峰修士,以及很多虽然不是和蔼老人的弟子,却常年居住在和蔼谷,一直照料和蔼老人的大量元婴修士和结丹期修士。

    和蔼谷实际上不比一些小的势力差,其实,如果不是在东区,而是在其他几区,和蔼谷都可以算是不大不小的一方势力了。

    当然了,和蔼谷和势力不同,和蔼谷的修士,除了和蔼谷的几个弟子之外,其他人,都是自愿居住在那里,并没有像势力修士一样,个个都有一定的约束和任务,当然了,他们也不像势力修士一样,每个月都有福利。

    总之,和蔼谷说穿了还是一些散修聚集在一起,还是散修,但是,整个和蔼谷的实力,却也不弱。

    因此,不管是和蔼老人,还是和蔼老人的弟子,在外的时候,大家都很尊重他们,尊重的不仅是和蔼老人和弟子们的实力,更是尊重整个和蔼谷的实力。

    如今,和蔼老人的小弟子被刺杀,也就是说,和蔼谷的小少爷被刺杀,大家怎么不吃惊呢?

    “是真的,和蔼老人的小弟子真的被人刺杀了,据说,是平凡楼的杀手刺杀的。”有人回答道。

    “平凡楼的杀手?就是那个钱宝商行旁边的平凡楼的杀手刺杀的?”有修士问道。

    “是啊,据说是,不过,这个谁也没有证据,但是,除了平凡楼,谁敢向和蔼谷动手?”有人回答道。

    “是啊,也只有平凡楼才敢动手。”有人道。

    “那和蔼谷有动静吗?和蔼老人说了怎么办吗?”又有人问道。

    “和蔼老人没有发话,不过,和蔼谷的修士还在到处寻找凶手,甚至不少和蔼谷的修士,都聚集在平凡楼外面,只待和蔼老人一声令下,他们就好灭了平凡楼。”有修士回答道。

    “灭了平凡楼?怎么可能,和蔼谷虽然厉害,但是,平凡楼也不是吃素的,那晚那么多黑衣黑帽蒙面人都没法解决平凡楼,和蔼谷想要解决平凡楼,不太可能。”有修士道。

    和蔼谷,虽然聚集了比较多的修士,外加和蔼老人这个出窍期修士和几个元婴巅峰弟子,实力很强大,但是,比那晚众多修士攻击平凡阁来说,还是不如那晚。

    那晚实力更强大的黑衣黑帽蒙面人都奈何不了平凡楼,和蔼谷的修士自然奈何不了平凡楼了。

    不过,他们的小少爷被杀,他们心中愤怒,自然没有考虑能否奈何得了平凡楼,而是一边聚集在平凡楼附近,一边寻找证据,只要找到证据,证明是平凡楼杀手杀了他们的弟子,或者和蔼老人下达了攻击平凡楼的命令,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攻击平凡楼。

    当然了,这一切,还得有证据或者有和蔼老人的命令才行。

    证据的话,平凡楼的杀手,杀人自然不会留下证据,哪怕大家可以猜到是他们出手的,却也不可能找到证据,这方面,平凡楼的杀手肯定会注意。

    更何况,平凡楼是杀手部门,别说没留下证据,就算留下证据,也很少有人敢于对杀手部门动手,就像各个势力不希望平凡楼存在,却也只有暗中动手,而不敢明目张胆的动手。

    和蔼老人也是如此,虽然愤怒,却也不敢轻易对平凡楼动手。

    其实,对于和蔼老人来说,他最痛恨的不是平凡楼的杀手,而是谁请平凡楼的杀手出手,这才是和蔼老人最关心的问题。

    “你们说,是谁请的杀手?”和蔼老人,在和蔼谷,看着一众弟子道。

    “不知道,凭师傅的和善,应该没什么人会请人杀手对付师弟才对,难道是师弟在外面得罪了其他人?”大弟子道。

    “是啊,师尊没什么仇敌,这次也许是师弟自己的仇敌,请平凡楼出手的。”二弟子道。

    “哼,我觉得平凡楼存在,就是个威胁,如果没有平凡楼,其他修士就算和师弟有仇,可是,谁敢动手?”三弟子道。

    “师尊,我们怎么办?难道真的逼迫平凡楼,说出雇主?”四弟子道。

    相对于和蔼谷其他修士的暴躁,和蔼老人和他的弟子就平稳多了,也是,其他人虽然居住在和蔼谷,说穿了,他们还是一介散修,很多时候,做事可以不考虑后果,但是,和蔼老人和他的弟子不可以。

    更何况,和蔼老人还投靠了神秘敌人,现在之所以没有让人知道他投靠了神秘敌人,自然是神秘敌人要他做内应,同时,还有其他的任务交给和蔼老人。

    因此,和蔼老人也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从而暴露自己,更主要的是,事情闹大之后,万一影响他的任务,那就不好了。

    至于他留在东区的任务是什么,也只有他自己,和神秘敌人首领知道,其他人自然不可能知道了。

    “这件事,暂时还是压一压,大家先不要闹这么大,先暗中调查吧。”和蔼老人道,接着又道:“你们也要小心一点,如果雇主只是老幺的仇敌,那还好,如果是为师的仇敌,那么,你们也要注意安全。”(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