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蔼老人不想把事情闹大,也不想过早暴露自己,毕竟,自己还有任务没有完成,因此,只能让弟子们小心一些。

    当然了,更主要的是,和蔼老人也不知道是谁请杀手刺杀他的小弟子,但是,和蔼老人从来没有想过,是因为自己身份暴露,才导致刘一下令平凡楼刺杀他们。

    “放心吧,师尊,平凡楼虽然厉害,但是,想要刺杀我们,可没那么简单。”和蔼老人大弟子道。

    作为和蔼老人的大弟子,半只脚踏入了出窍期,想要刺杀他,最少也得出窍期修士,否则,只要他在和蔼谷,没有修士可以悄无声息的刺杀他。

    这就是他的自信。

    更何况,经历了小师弟被刺杀的事件,和蔼谷修士也加强了防范,对于陌生修士,是一律不准进入和蔼谷。

    因此,就算平凡楼的杀手,想要再次刺杀和蔼谷的修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上次和蔼老人小弟子被杀,也是大家没有预料有人敢在和蔼谷杀人,因此,大家大意了,才让平凡楼钻了空子,否则,怎么可能让平凡楼杀手得逞。

    也是,平时很松散,就是散修随便聚集在和蔼谷,如今,这些散修却有了明显的纪律,同时,也在不停的寻找凶手。

    “你们有这份自信,我也很开心,但是,平凡楼,我们一点都不了解,你们还是小心为好,我可不想你们也出事。”和蔼老人道。

    虽然和蔼老人投靠了神秘敌人,但是,对于自己的弟子,和蔼老人还是没得说的,否则,他的弟子,也不可能个个修为都如此高强。

    时间匆匆,几天眨眼而过。

    就在大家以为此事可以告一段落时,和蔼老人的四弟子又被刺杀了。

    “混账!”和蔼老人大怒道。

    看着眼前被杀的四弟子,和蔼老人心中难以掩饰心中的愤怒,小弟子被杀,那是没有防备,也没有想到有人敢刺杀他的弟子,因此,一时大意,被刺杀,那也无话可说。

    可是,这次被杀的是他的四弟子,有着元婴中期巅峰修为,更主要的是,在和蔼谷被杀,而且,他亲自坐镇和蔼谷,他的弟子被杀,却没有发现任何敌人,如何让他不愤怒。

    小弟子被杀,那是大意,那是小弟子修为低,才结丹期,被杀时毫无反抗,可是,四弟子被杀,居然也能够毫无反抗?

    只要四弟子有所反抗,他就能第一时间知道,如果他第一时间知道,就算救不了他的四弟子,至少也能知道敌人是谁。

    “师尊,看来我们都小看了平凡楼的杀手,这样悄然进入我们和蔼谷,还能悄然杀了师弟,可不是一般杀手可以做到的。”和蔼老人大弟子道。

    “对啊,师尊,徒儿怀疑,对方出动了出窍期杀手。”和蔼老人的二弟子说道。

    “师尊,我们现在怎么办?要反击吗?”和蔼老人的三弟子道。

    如果说小师弟被杀,他们还不太在意的话,现在,四师弟被杀,他们就真的有些害怕了,既然杀手能够进入和蔼谷刺杀他们的四师弟,那么,也能够刺杀他们。

    四师弟和小师弟不同,小师弟只有结丹期修为,想要刺杀很容易,而四师弟却有元婴中期巅峰修士,想要刺杀,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别说还要潜入和蔼谷刺杀,就算在外面,想要刺杀一个元婴中期巅峰修士,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好了,你们还是小心一点。”和蔼老人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愤怒,开口道。

    和蔼老人也知道,现在愤怒也没有用,他们也不知道谁雇佣杀手,刺杀他们。

    先是小弟子,再四弟子,看样子,不用想,和蔼老人也知道,肯定是自己的某个仇敌在报复自己,可是,和蔼老人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个仇敌的大手笔。

    平凡楼,只要给钱,他们就会替你刺杀你的仇敌,但是,请平凡楼的杀手,代价可不小,因此,一般的仇恨,大家要么自己出手解决,要么就忍着,而不是请杀手动手。

    想要请杀手杀个结丹期修士,或许代价不大,但是,想要请杀手刺杀元婴修士,代价就很大了,尤其像和蔼老人的弟子,他们都在和蔼谷,要刺杀这样的弟子,代价就更加大了。

    可是,这次四弟子被杀,是人都可以看出,是有人在针对和蔼老人。

    “你们说,究竟是谁,与和蔼老人有这么大的仇恨,居然请杀手接连刺杀他的弟子?”有人问道。

    “不知道,好像和蔼老人没什么仇敌吧?”有人道。

    “仇敌肯定有,只是我们不知道,不过,我想和蔼老人肯定知道是谁。”有人道。

    “和蔼老人的仇敌是谁,我不知道,不过,平凡楼居然能够在和蔼谷,在和蔼老人身边,悄然刺杀和蔼老人的弟子,平凡楼真的不简单啊!”有人道。

    “哈哈,平凡楼要是简单,早就被灭了。”有人道。

    不管和蔼老人如何愤怒,也不管其他修士如何议论,和蔼老人两弟子被杀,这是事实。

    时间匆匆,几天眨眼就过。

    “啊,谁,到底是谁!”和蔼老人突然大怒道。

    此时,和蔼老人的怒吼之声,响彻整个和蔼谷。

    也是,一个不留神,和蔼老人的三弟子,元婴后期修士,又被人刺杀在和蔼谷。

    接连三个弟子被杀,别说和蔼老人愤怒,就连和蔼谷的其他修士,都感到恐惧,对,就是感到恐惧。

    接连刺杀和蔼老人的三个弟子,而且是在和蔼老人身边刺杀,和蔼老人也发现不了刺杀之人,和蔼谷的种种布置,对于刺杀之人来说,形同虚设。

    也就是说,和蔼谷不再是可以庇护的地方,而是一个充满威胁,随时会被刺杀的地方。

    很多元婴修士聚集在和蔼谷,主要是希望得到和蔼老人的指点,可是,如今不再是可以得到指点的地方,而是充满威胁的地方。

    因此,各个和蔼谷的元婴修士,虽然没有离开和蔼谷,但是,一个个都忧心忡忡,不再像以前那样,不再愤怒了。

    其他人的忧心忡忡不说,就说和蔼老人的愤怒,可和蔼老人再怎么愤怒也没用。

    这不,没几天,和蔼老人的二弟子,元婴巅峰修士有被人刺杀了。

    “徒儿,现在只剩你一人了,对了,你赶紧离开和蔼谷,避难去吧。”和蔼老人道。

    这次,和蔼老人没有愤怒了,他也知道,愤怒也没有用处,毕竟,他再怎么愤怒,也无济于事,他的弟子,还是一个个的被杀。

    “徒儿走了,师尊怎么办?”和蔼老人的大弟子道。

    “放心吧,师尊我是出窍期修士,想要刺杀我,可没那么容易。”和蔼老人道。

    “是啊,既然师尊不走,我也不走,我虽然不是出窍期修士,但是,我感觉,我的实力,不比那些刚刚突破到出窍期的修士差多少,如果真的有人来刺杀我,我一定让他有来无回。”和蔼老人的大弟子道。

    “好了,你赶紧走,既然敌人能够毫无声息的刺杀你的师弟,自然也能够毫无声息的刺杀你,赶紧走。”和蔼老人道。

    “那师尊呢?你为什么不走,既然他们那么厉害,师尊岂不是也很危险?”和蔼老人的大弟子道。

    “你不用担心我,再说了,担心我也没有用,我还有事,不能走。”和蔼老人道。

    这次,和蔼老人真的感觉很无力了,毕竟,敌人太厉害了,居然毫无声息的刺杀了他的几个弟子。

    说真的,到现在,和蔼老人也不明白,敌人究竟是怎么悄无声息的潜入和蔼谷,又怎么毫无声息的刺杀他的弟子,而他自己却发现不了。

    其实,刺杀和蔼老人弟子的,除了结丹期小弟子外,其他三个弟子,都是林平亲自出手的,林平的隐匿手段,就算潜入和蔼谷,就算在和蔼老人身边,和蔼老人也发现不了。

    而每次刺杀完和蔼老人的弟子,林平其实没有立刻离开,而是隐藏在一旁,不过,和蔼老人发现不了,以为刺杀之人已经逃走了,这也是每次都没有发现敌人是如何进入和蔼谷杀人,又是如何在杀人之后,逃走的原因。

    说白了,就是林平在杀完人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就隐匿在一旁,只不过让人误以为林平已经离开了而已。

    “好吧,那我明天走,师尊多保证!”和蔼老人的大弟子道。

    和蔼老人的大弟子也知道,留下来,只会让和蔼老人担心,还不如先躲避一段时间,等安全了,再回来。

    然而,和蔼老人的大弟子却不知道,就在那个晚上,他也被刺杀了。

    “啊!谁,你究竟是谁!”和蔼老人悲愤的大吼道。

    弟子一个个死亡,就连准备明天走的大弟子,也在今晚,就被刺杀了,和蔼老人怎么能不悲愤呢?

    五大弟子,个个都是和蔼老人精心培养的弟子,如今,却一个个都在自己身旁,被人悄然刺杀,换谁都会愤怒。

    然而,和蔼老人不知道,弟子死亡之后,该轮到他自己了。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