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蔼谷,和蔼老人五大弟子,全部被杀,不仅震惊和蔼谷的其他修士,更是震惊了东区其他修士。

    和蔼老人五大弟子被杀,虽然没有证据,但是,稍微猜测,大家都猜到,肯定是有人花钱,请平凡楼的修士刺杀的。

    谁请杀手刺杀和蔼老人的弟子,大家不关心,和蔼老人的弟子死亡,大家也不关心,但是,大家关心的是,平凡楼,居然能够在和蔼老人眼皮底下,潜入和蔼谷,刺杀和蔼老人的弟子,却不被和蔼老人发现,也就是说,平凡楼的杀手,居然能够潜入到出窍期修士身边,而不被出窍期修士发现。

    平凡楼的杀手居然如此厉害,作为出窍期修士,作为浅海城的高端战力,居然被人潜到身边而不被发现,那么,如果平凡楼的修士,要刺杀出窍期修士,是否以为着出窍期修士也能被杀?

    更何况,就算平凡楼的修士没能力刺杀出窍期修士,但是,既然他们能够在和蔼谷,在和蔼老人身边,刺杀他的弟子,也就是说,平凡楼修士,可以刺杀任意一个出窍期一下的修士,哪怕躲在出窍期身边也没有用。

    这么看来,别说东区散修,就连浅海城的大势力都感到心寒,尤其是那些大势力高层,作为出窍期修士,却不知道自己身边是否有平凡楼的杀手在一旁,这样的话,没谁能够安心修炼。

    不过,从这,大家也看到了平凡楼的厉害,因此,就算有些不安,却也不敢再得罪平凡楼了,再说,平凡楼只是杀手,想要请他们动手,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因此,并不是人人都会请他们出手。

    不管怎么说,平凡楼的厉害,大家算是领教了。

    “门主,和蔼老人的五个弟子都已经解决了,和蔼老人怎么办?现在我还没能力刺杀他。”林平道。

    “好了,走吧,我和你一起去和蔼谷,我们出手,解决他。”刘一道。

    和蔼老人上次拖住几百万元婴修士,不让他们支援钱宝商行,好在刘一及时赶回来,否则,东区钱宝商行,现在已经不存在了,对于他们这种行为,不管和蔼老人找什么借口拖住大家,也不管大家多么感谢和蔼老人,至少刘一以及钱宝商行的高层,就对和蔼老人十分不满。

    再加上事实证明和蔼老人已经投靠神秘敌人,钱宝商行高层更是恨不得和蔼老人早点消失,恨不得把和蔼老人的种种罪证给公开。

    可惜,和蔼老人声誉太好,而且,以如今东区散修的状况,也不合适公开和蔼老人的罪证,但是,这不代表钱宝商行高层不希望和蔼老人早点死亡。

    更何况,和蔼老人潜伏在东区,刘一虽然不知道和蔼老人潜伏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刘一知道,让和蔼老人继续留在东区,肯定不是一件好事。

    因此,既然不能明的把和蔼老人怎么样,那么,刘一只能来暗的,只要暗中解决了和蔼老人,就行了。

    “哈哈,有门主出手,和蔼老人死定了。”林平笑道。

    林平自己没有实力刺杀和蔼老人,但是,林平知道,刘一出手的话,和蔼老人死定了。

    刘一是没有林平的隐匿手段,因此,想要悄然潜入和蔼谷,是很困难,但是,刘一懂阵法,是阵法高手。

    因此,刘一只要到了和蔼谷,反控制和蔼谷的阵法,到时候,就算在里面光明正大的解决和蔼老人,其他人也不会知道阵法里面发生了什么,这就是刘一答应林平出手的原因。

    当然了,刘一出手,解决了和蔼老人的话,也可以让平凡楼的威望再上一层楼,到时候,就再也没有谁敢小看平凡楼了。

    出窍期修士,平凡楼都能刺杀,那么,谁得罪了平凡楼的话,那就只有等着被平凡楼刺杀了,这时候,就算平凡楼不去刺杀你,你也整天睡不好,担心平凡楼来刺杀你,因此,只要刺杀了和蔼老人,那么,在浅海城,平凡楼就真的高枕无忧了。

    于是,刘一和林平悄然来到和蔼谷,到达和蔼谷之后,刘一开始悄然控制和蔼谷的阵法。

    至于和蔼谷的其他修士,都是一些元婴修士,哪怕刘一的隐匿手段不怎么高明,只要刘一不想让人发现的话,这些元婴修士也发现不了刘一,当然了,出窍期修士除外。

    控制了阵法之后,刘一通过阵法,找到和蔼老人,来到和蔼老人身前。

    “谁!”和蔼老人大惊道。

    刘一刚刚到达和蔼老人身前,和蔼老人就发现了刘一,并且大吼。

    “哈哈,和蔼老人,果然不错,警觉性这么高。”刘一看着和蔼老人道。

    “你?刘门主?不知道刘门主找老夫何事?”和蔼老人看到刘一,认出刘一后,开口道,并且又道:“刘门主,我和你们没仇吧?”

    “哈哈,和蔼老人,我们有没有仇,你自己不清楚吗?”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远的不说,上次敌人百万元婴攻击我们钱宝商行,你却阻止大家前来支援我们钱宝商行,这算不算仇?”

    “上次是我考虑不当,但是,你们钱宝商行有实力抵挡敌人百万大军,我这也是想要提升我们东区修士的实力,这也不算什么大仇吧。”和蔼老人道。

    “哼,不算大仇,你是故意的吧。”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抛开这些,你投靠神秘敌人,就这一条,哪怕我们没有任何仇恨,我也会解决你的。”

    “原来你都知道了,难怪你会对我们动手,只是,我很好奇,我的弟子是被你钱宝商行灭杀的,还是被平凡楼杀手灭杀的?”和蔼老人问道。

    “呵呵,告诉你也无妨,平凡楼,是我第一门的一个部门。”刘一道。

    说完,刘一就对和蔼老人动手,刘一控制了阵法,利用阵法束缚和蔼老人,同时,对着和蔼老人就是一拳。

    “无敌神拳!”刘一道。

    一个巨大的拳头,对着和蔼老人砸去。

    和蔼老人被自己和蔼谷的阵法困住,没法施展攻击,就眼睁睁的看着刘一一拳砸来。

    碰!

    一声巨响,刘一一拳砸在和蔼老人身上。

    扑哧!扑哧!

    和蔼老人直接承受刘一一拳,吐血不已,却也无可奈何。

    此时的和蔼老人,被阵法困住,就像木桩一样,站在那里,动弹不得,只能呆呆的承受刘一的攻击。

    “再来,无敌神拳!无敌神拳,无敌神拳!”刘一道。

    一拳,又是一拳,接连几拳,一拳一拳的砸在和蔼老人身上。

    “啊,啊,啊~~~”和蔼老人只能发出一声声惨叫,最终,一声比一声弱,直至死亡。

    就这样,一个出窍期修士,就被刘一一拳给砸死。

    其实,这不怪刘一,要怪就怪和蔼老人,这几天,和蔼老人随着弟子的一个个死亡,他也担心不已,对于和蔼谷的阵法,是一次又一次的加固,更主要的是,到目前为止,和蔼老人都没有见过刺杀他弟子的杀手,因此,和蔼老人加固阵法,也不是以杀人为主,而是以困住敌人为主。

    和蔼老人的想法也很简单,就是想要困住敌人,只要把敌人困住了,那么,他就可以趁机击杀敌人,而且,就算不能击杀,至少自己也在知道接连刺杀自己弟子的杀手是谁不是么?

    可是,阵法是以困住敌人为主,在刘一掌控阵法之后,正好把他给困住了,让他被阵法困住,动弹不得,只能成为刘一的活靶子。

    如果不是被阵法困住,刘一要击杀和蔼老人,虽然也能够击杀,却不会这么简单。

    “哈哈,门主就是厉害,这么轻易就解决了敌人。”林平道。

    在击杀和蔼老人后,林平也解除了隐藏,并且称赞刘一。

    “不是我厉害,而是他自己找死,要不是他布置了这么厉害的阵法,我就算想要击杀他,也没有那么容易,一不小心,还会被他逃走。”刘一道。

    和蔼老人是出窍初期巅峰修为,如果没有阵法的帮助,刘一还真的没有信心击杀和蔼老人,不过也是,如果不是阵法厉害,刘一也不会这样直接出来,而是采取刺杀。

    毕竟,刘一虽然不知道和蔼老人的实力,但是,刘一相信,和蔼老人的实力肯定不会比自己差多少,如果正面厮杀,自己并不能把和蔼老人怎么样。

    当然了,刘一好歹也是阵法师,可以利用和蔼谷的阵法,如果和蔼谷的阵法不怎么厉害,那么,刘一也只有让阵法掩饰自己,然后刺杀和蔼老人了。

    不过,在刘一发现和蔼谷阵法厉害时,刘一才决定见一见和蔼老人,毕竟,利用和蔼谷的阵法,能够困住和蔼老人,让和蔼老人动弹不得,那么,别说和蔼老人只有出窍初期修为,哪怕出窍中期修为,刘一也照杀不误。

    “那也是门主阵法厉害,能够利用他的阵法,困住他。”林平道。

    “好了,我们回去吧,回去后,你继续刺杀其他投靠神秘敌人的修士!”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