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了和蔼老人之后,刘一和林平在和蔼谷转了一圈,拿走了和蔼老人的财富之后,就离开了和蔼谷。

    在刘一和林平离开和蔼谷之后,和蔼老人被杀,终于被和其他修士知道了。

    “什么?和蔼老人被杀了?”接到消息的修士,都大吃一惊,大惊道。

    和蔼老人几个弟子被杀,大家是知道的,但是,他的弟子再厉害,也只是元婴修士而已,与和蔼老人这种出窍期修士,是不在一个层面上的。

    因此,能够击杀元婴修士,并不代表可以击杀出窍期修士。

    对于出窍期修士来说,就算打不过敌人,想要逃跑的话,也不是一般人能够追得上的,其实,如果和蔼老人没有布置困阵,刘一就算要击杀和蔼老人,也不是那么简单,更何况,万一和蔼老人一心要逃的话,刘一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就能击杀和蔼老人。

    因此,听说和蔼老人被杀的消息,一众修士一时难以接受。

    “是真的,是住在和蔼谷的其他修士传递出来的消息,并且很多修士前往和蔼谷证实这一消息了。”有修士道。

    “没错,我也听说了,现在和蔼谷的修士,都离开了和蔼谷。”有修士回答道。

    最先发现和蔼老人被杀的,自然是和蔼谷居住的修士,他们发现之后,就一边把消息传递给好友,一边撤出和蔼谷。

    开玩笑,连和蔼老人都击杀了,他们留在那里,万一被杀了呢?因此,离开那里,是唯一的选择,更何况,他们发现的不仅是和蔼老人被杀,更是和蔼老人的资源都被人拿走了,他们留在和蔼谷,也没有任何意义。

    至于说替和蔼老人报仇,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更何况,他们居住在和蔼谷,虽然听过和蔼老人的讲道,但是,他们也为和蔼老人做了不少事,也可以抵挡和蔼老人的讲道了。

    其实,别说报仇,如果他们不撤出和蔼谷,他们也不知道那些杀和蔼老人的修士,是否会因为他们居住在和蔼谷,就在宰杀了和蔼老人之后,再对他们动手,因此,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因此,这些人一边离开和蔼谷,一边把消息传递出去。

    “真没想到,实力如和蔼老人,都被杀。”有的修士感慨道。

    然而,这似乎只是个开始,接下来这几天,东区,有不少修士被刺杀,有结丹期修士,有元婴期修士,而且,被杀的不是一两个,而是一个接一个。

    “血手被杀?他是谁?没听过。”

    “原来是血手被杀,一个结丹期修士而已。”

    “什么,老鬼被杀?他可是元婴巅峰修士,谁能杀的了他?”

    “就是他被杀了,连同老鬼,还有几个与老鬼较好的元婴巅峰修士也被杀了。”

    “什么?什么人,这么无法无天,居然杀了我们东区这么多修士。”

    “是啊,短短十来天,就击杀了上百元婴修士,结丹期修士更是数不胜数。”

    一时间,短短的十来天,东区散修,就有一大片修士被杀,不过,大家没有注意到的是,被杀的这些修士,都是敌人百万大家经过的那一条线路上,侥幸逃走的修士。

    也就是说,他们从敌人百万大军中逃脱了,却没想到这样被人杀了。

    不过,经历敌人百万大军祸乱东区,又经过和蔼老人被杀,让东区更加混乱,再加上这段时间,东区修士接连被杀,也没人会留意,其实,被杀的那些修士,都是敌人百万大军经过的线路上的修士。

    而这些被杀的修士,不用说,也是知事阁情报里面,显示投敌的那些修士,这些修士的情报,都被万事通呈递给了林平,林平根据情报,派人一一刺杀的。

    “对于东区这么多修士被杀,你们有什么想法?”一个势力,一众高层聚集在一起,其中一个高层问道。

    “还能有什么想法,肯定是平凡楼做的,有人出钱,平凡楼出力呗!”有高层回答道。

    “是啊,我们都猜到平凡楼刺杀的,可是,难道我们就让平凡楼这么刺杀下去吗?”有高层道。

    “不这样,还能怎么样?平凡楼实力强悍,我们可不能招惹他们,否则,我们将会有无尽麻烦。”有高层道。

    “是啊,我想其他势力,肯定也不会出面阻止平凡楼的,平凡楼实力强,谁惹他们,谁倒霉。”有高层道。

    “嗯,也就平凡楼刚刚到达东区,我想过一段时间,让他们刺杀一段时间之后,平凡楼接到的任务就会少了,到时候,就不会有那么多修士被杀了,我们没有必要瞎操心。”有高层道。

    “是啊,平凡楼厉害,但是,只要我们不惹他们,他们也不会把我们怎么样,毕竟,我们是大势力,与和蔼老人这种散修不同。”有高层道。

    “对,就顺其自然吧,我们没有必要做出头鸟。”有高层道。

    浅海城的各个势力,看着东区修士一个接一个被刺杀,明白平凡楼比他们想象的要强大,一个个都担心平凡楼会对他们不利,但,却一个个都不敢惹平凡楼。

    平凡楼是杀手,惹了平凡楼,被平凡楼盯上的话,哪个大势力都要面临无尽麻烦,因此,在平凡楼没有主动招惹平凡楼的情况下,没有哪个势力敢招惹平凡楼。

    至于平凡楼是否会招惹那些大势力?肯定不会。

    平凡楼虽然在东区立足了,但是,平凡楼在东区的实力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厉害,只是把大家吓住了而已。

    说白了,现在的平凡楼和钱宝商行一样,都是猪扮老虎,吓唬群狼,镇住老虎。

    因此,平凡楼肯定不会主动招惹那些大势力。

    至于接任务,说实话,每次接任务,费用很高,因此,真正花钱请杀手刺杀的修士,并没有多少。

    现在这些刺杀的修士,主要是那些叛敌的修士,是万事通找人收集情报,林平派人刺杀,这些都是免费刺杀。

    不过,外界不知道,外界以为有很多修士,花钱请平凡楼的杀手,刺杀那些修士。

    但是,那些高层预测的也不错,就算平凡楼刺杀,也就最近一段时间刺杀的修士多一点,慢慢的,就没那么多修士被刺杀了。

    毕竟,这次被刺杀的,都是敌人百万大军线路上的那些修士,那些修士,由于敌人百万大军经过,给敌人百万大军提高了方便,露出了破绽,才被知事阁发现。

    其他地方的投靠敌人的修士,却没有那么容易被发现,因此,而其他人花钱请平凡楼出手,其实很少很少,并且,更多的是低级修士。

    因此,经过十来天之后,东区被刺杀的修士也就越来越少了。

    平凡楼出手次数少了,但是,平凡楼的凶威却依旧存在,大家都能记住,平凡楼杀手,不仅能够刺杀出窍期修士,更是在前段时间,刺杀了大量的元婴修士,和结丹期修士。

    如今,平凡楼出手少了,不是平凡楼实力弱了,而平凡楼接到的刺杀任务少了,因此,平凡楼出手次数少了。

    而平凡楼的出手刺杀少了,也让大家安心了。

    虽然,只要平凡楼的存在,大家就有被刺杀的可能,但是,平凡楼出手少了,大家也明白,愿意出钱请平凡楼的高峰期过了,也就是说,自己不用担心别人会花钱请杀手杀自己了。

    如果真的有仇敌愿意花钱,那么,也在这段高峰期,花钱请平凡楼杀手出手,既然高峰期不请,那么,就表明,自己的仇敌不会请杀手了,自己也就安全了。

    当然了,如果以后再得罪了人,让人花钱请杀手,那是以后的事,至少以前的仇敌不会这么干了,那么,大家也就放心了。

    因此,东区,也难得宁静下来了。

    当然了,东区的宁静,都是表面上的,毕竟,三大战区,战争还在,好在都是僵持状态,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东区宁静了,刘一和钱宝商行的护卫,也开始认真修炼,尤其是那些护卫,有了资源之后,就恨时间太少,拼命的想要提升修为。

    其实,经过上次的面对敌人百万大军的大战,钱宝商行的护卫,都有了很大的感悟,这段时间一直闭关修炼,一个个修为都在急速上升。

    就连钱宝商行的高层也不例外,他们都在认真修炼,争取早日达到元婴中期或者元婴后期。

    看着欣欣向荣的钱宝商行,在看着成功立足的知事阁,看着威震东区的平凡楼,刘一心里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这些部门越强大,也就意味着第一门越强大,第一门越强大,他这个门主,心里自然也就越开心。

    不过,唯一可惜的是,刘一自己还没有突破到元婴中期,还是在元婴初期巅峰,卡在瓶颈,让刘一有些无可奈何。

    现在第一门,缺的就是高端力量,而如果刘一突破了的话,那么,刘一的实力也将提升一大截,可惜,刘一明白,想要突破,还需一定的机缘。

    “门主,赵飞燕赵长老来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