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鬼大限?”刘一听到这几个字,十分疑惑。

    医鬼是谁?刘一不知道,也没有听说,当然了,这也许跟刘一来东区的时间太短有关。

    至于大限,其实,东区地域广袤,修士众多,每天都有修士大限到来,最终坐化,因此,就算有修士大限也没必要大惊小怪吧?

    不过,刘一还是对医鬼两字感兴趣。

    医鬼,虽然刘一不知道他是何许人也,但是,刘一明白,能叫医鬼,至少医术上有点本事,否则,别人也不会称其为医鬼。

    “医鬼?这位道友,不知你说的医鬼是何须人也?”刘一走到刚才开口那人身旁,并且开口问道。

    “你没听过医鬼?”那人大吃一惊,并且问道。

    从那人的表情来看,似乎对于刘一不知道医鬼是谁,有些很难相信,这让刘一明白,也许这医鬼也是个人物,否则,那人也不会用那种表情看刘一。

    “呵呵,刚刚来到东区,没有听过医鬼,还望道友见谅。”刘一道。

    “原来道友刚到东区,难怪没有听说过医鬼,道友不是我们浅海城的修士,而是从别的城池来的吧。”那修士道。

    “道友好眼光。”刘一道。

    “不是我好眼光,而是你说刚来,而且又没有听过医鬼,自然是来自别的城池。”那人道,接着又道:“也是,域赛快要开始了,各个城池的修士,都开始往本城跑。”

    “这个医鬼,说起来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想必道友也知道,我们修士修炼,其实是以武入道,修炼时,吸收各种灵力,而医鬼,他却以医入道,修炼时,吸收病人身上的特殊能量。一身医术无人能敌。”那人道,接着,又道:“不过,那都是百年前的事情了。”

    “以医入道?”刘一疑惑的问道。

    “对,就是以医入道,我们修士修炼,吸收空气中的灵气提升修为,但是,医鬼,他是通过医治病人,吸收病人身上的特殊能量,来提升修为。”那人道。

    原来,医鬼,本是普通农民中的一名村医,不知道什么原因,通过医治病人,居然能够提升实力,最终走上修仙的道路。

    有人说,医鬼是在行医时,得到上古医仙传承,从而以医闻名天下。

    也有人说,医鬼为人善,行医救人,感动上天,上天赐给他修仙机会,让他成为一名高级修士。

    也有人说,医鬼是个了不起的鬼才,别人都通过练武,突破极限,最终踏入修仙行列,但是,医鬼却通过自身的医术,自创功夫,成为修士。

    不管传说是怎么样,医鬼从一名村医,最终成为大名鼎鼎的医鬼,那是事实。

    不过,医鬼的修炼方式确实很诡异,他不是靠吸收空气中的灵气来提升修士,他是靠医治病人,治病时,吸收病人体内的一种诡异能量,来提升修士。

    也就是说,他救人,可以不用药,给人感觉就是直接运功,把病人的病吸收走,病人就好了,而他的修为也得到了提升,因此,大家才叫他医鬼,毕竟,他那手鬼的很。

    当然了,除此之外,医鬼还是一个炼丹师,一手炼丹之术,也是名震浅海城,以元婴修为,就能够炼制出窍期修士服用的丹药,和很多出窍期炼丹师并驾齐驱。

    几百年前,医鬼就已经元婴巅峰修为了,可是,一直困在元婴巅峰,就是没法突破到出窍期。

    一直困在元婴巅峰,寸步未进,直到百年前,医鬼感觉自己寿命不多,只剩百多年时,才下定决心,不再炼丹,也不再医治他人人,而是开始闭关修炼,争取突破。

    虽然,医鬼靠吸收病人的一种诡异的能量,来提升修为,救治病人,但是,刘一知道,不管医鬼吸收的是什么诡异的能量,却肯定是一种特别灵气,一种大家不认识的灵气而已。

    只不过,大家吸收空气中大家修炼所需的各种需要的灵气,而医鬼就是吸收病人体内的那种诡异的能量。

    既然原理都差不多,想要突破到出窍期,并不是光靠吸收这种能量就行,如果领悟不够,哪怕吸收再多能量也没事。

    就像普通修士一般,遇到瓶颈时,在没有突破瓶颈前,哪怕吸收再多的灵气,也不会突破。

    这种情况,很多修士都是这样,就像浅海城的那些大势力里面,很多元婴巅峰修士,都终老一生,为什么呢?不是应该他们没有足够的灵气吸收,才没有突破,而是他们遇到瓶颈了,如果没有突破瓶颈,那么,就是吸收再多的灵气也没用,否则,他们就不会困在元婴巅峰了,至于灵气,那些大势力修士,根本就不缺乏灵气。

    不管是他们宗门本身灵气,还是他们有足够的灵石吸收,还是靠丹药,总之,他们不担心突破所需的灵气,担心的就是没法突破瓶颈。

    而医鬼也是这样,他经过这些年的医治病人,已经积累了足够诡异能量,却因困在元婴巅峰的瓶颈,导致没法突破到出窍期。

    一百年前,医鬼感觉自己寿命不多了,只剩百来年,于是,就开始闭关突破,那时闭关之后,医鬼就再也没有出关了。

    因此,近百年,医鬼的身影就消失在大家眼中。

    当然了,医鬼消失在大家眼中,但,大家都知道医鬼是闭关了,准备冲击瓶颈,突破到更高的境界。

    只是,这次闭关,就是百年时间,时间有点久,导致大家虽然记住了医鬼,但是,却不再提及医鬼。

    也许医鬼闭关时间再久一点,或许大家就忘了医鬼这个名字。

    而现在,就算大家没有忘了医鬼这个名号,也是深藏在记忆之中,平常的话,是不会记住有医鬼这么一个人,更不会没事讨论医鬼这个人。

    因此,刘一刚来东区没有多久,没有听过医鬼这么一个名号,那是很正常,别说刘一刚来没多久,就算那些来了东区十多年的修士,也未必就听说过医鬼。

    “那你说医鬼大限到了,那是怎么回事?”刘一明白了解医鬼之后,开口问道。

    “你说这个啊,那是医鬼出关了,本来,大家以为医鬼不会出关,除非他突破了,谁知道,医鬼没有突破就出关了,大家就知道,医鬼肯定是大限来临了,却又没法突破,才不得不出关。”那人道。

    “这个我明白,可是,他大限,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吗?”刘一问道。

    其实,在刘一想来,就算医鬼有些名气,但是,他都大限了,还有什么好吃惊的。

    “哪能没有关系,医鬼一直都没有有收徒弟,这次大限来临,说不定就会留下传承,虽然医鬼没说留下传承,但是,大家都明白,医鬼肯定谁留下传承,你说如果真的得到医鬼的传承,是否发达了?”那人道,接着,又道:“他的功法不说,就学会他的一手炼丹之术,就辉煌腾达了。”

    “那,想要获得他的传承,有什么要求吗?”刘一问道。

    “没有啊,医鬼也没有说会留下传承,不过,现在很多人都会去拜访他,或许万一被他看上了,就能够获得他的传承。”那人道。

    也是,医鬼虽然没有说要留下传承,但是,万一他一时兴起,想要留下传承,而又刚好碰到喜欢的修士,说不定就留下传承了。

    因此,很多修士都愿意前来碰碰运气。

    至于说是否真的能够获得传承,那就的看医鬼本人了。

    “嗯,是不错,如果真的获得传承,那就鱼跃龙门了。”刘一也赞同道。

    “那当然了,别说获得传承,就算讨得医鬼欢心,医鬼奖赏我们一点丹药给我们,也能够让我们的修为突飞猛进。”那人道。

    医鬼能够炼制出窍期修士用的丹药,因此,很多丹药,别元婴修士,就算出窍期修士都垂涎不已。

    而医鬼身上肯定很多丹药,他没有后背,也没有势力,因此,也不用留给后人什么的,因此,大家都盯着他身上的丹药呢?

    别说东区散修,就算浅海城的大是势力,都很多修士盯着医鬼的丹药,只要等医鬼坐化,那么,大家会毫不犹豫的夺取那些丹药。

    当然了,如果医鬼生前就把身上的丹药发出去,那就另当别论。

    至于医鬼生前是否把丹药发出去,大家也不知道,不过,大家猜测,医鬼肯定会发出一些,毕竟,与其让丹药随自己一起坐化,还不如把丹药留给好友或者看的顺眼的修士。

    因此,这段时间,拜访医鬼的修士,一批又一批,有些是医鬼的好友,有些是医鬼认识的人,也有些是医鬼不认识的人,不过,这些人慕名而来,医鬼也不能撵走这些人。

    总之,在很多人看来,拜访医鬼,也就意味着拜访一份机缘,至于这份机缘,自己能否把握,就看自己能否打动医鬼了。

    “哈哈,多谢道友,看来刘某有时间,也去拜访拜访医鬼。”刘一道。

    接着,刘一就出了飞燕客栈大厅,回到了钱宝商行,准备去拜访医鬼。(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