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的拜帖递上去后,果然,没多久,医鬼就亲自出来迎接刘一等人进去。

    “刘门主,久仰大名,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医鬼出来后,对刘一拱手道。

    医鬼虽然刚刚出关,但是,这段时间,拜访他的修士也不少,因此,他也从那些拜访之人里面,了解了如今东区,乃至整个浅海城的局势。

    了解浅海城的局势,就没法不谈钱宝商行,钱宝商行在浅海城的名声太响,在东区就更是如雷灌耳。

    刘一掌管整个浅海城,更是什么第一门的门主,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再加上钱宝商行的护卫在战场大发神威,直接扭转不利的局面,让从来没有赢得战争胜利的东区散修军团,开始赢得战争的胜利,让东区散修也知道,东区散修也未必不能赢得胜利,给了东区散修信心。

    如果说钱宝商行入住鬼屋,只是让钱宝商行名震浅海城的话,那么,钱宝商行在战场上帮助东区散修取得战争的胜利,却让东区散修都铭记钱宝商行。

    因此,每个介绍东区乃至浅海城局势的修士,都少不了称赞钱宝商行,更少不了称赞刘一。

    一个修士,一个势力,就算自己不够了解,听的次数多了,自然也会记住。

    “过奖,倒是医鬼的大名,让大家铭记于心。今日特来拜访,打扰道友,还望道友勿怪。”刘一拱手道。

    “哈哈,虚名而已,难得大家记得,刘门主,里边请。”医鬼道,并且,带刘一等人进去。

    “请!”刘一道,并且跟着医鬼,一起进入。

    不多时,刘一等人跟随着医鬼,来到客厅,到达客厅之后,刘一发现,原来客厅,已经坐着两组人马,不用说,刘一也知道,那两组人马,也是和刘一一样,前来拜访医鬼的。

    两组人马,为首的都是出窍期初期修士,他们身后,坐着的是几个年轻的修士,并且,从他们的装束可以看出,他们是西区西煞宗修士和南区浅海帮修士。

    为首的两人,是两老头,不过,这两老头的气势明显不同,虽然都是出窍期修士,但是,其中一老头,面容虽然是老头模样,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是煞气冲天,一点也不显老。

    而另一老头,不仅面容衰老,一副快要入土的样子,就连精神也是萎靡不振,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但是,如果认真看的话,就会发现,那老头眼里时不时的爆发出阵阵精光,显然,此老头也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

    至于他们身后的年轻人,个个都是傲气冲天,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表情。

    刘一也没想到,这时,浅海城前三的势力之二,居然有人来拜访医鬼,看来,医鬼的本事与名气,比刘一想象的还要大。

    不过,不管是西煞宗还是浅海帮,刘一都没有和他们打过交道,双方也没有什么交集,因此,刘一也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就没有过多关注他们。

    说起来,刘一等人是为了医鬼的炼丹之术而来,而西煞宗和浅海帮的修士,和刘一的目的也是一样,大家都是竞争对手,让本来想要打招呼的刘一,也没有兴趣,而是无视他们。

    “来,我来给大家介绍,这位是大名鼎鼎的钱宝商行的刘一,刘门主。”医鬼在刘一等人入座之后,开始介绍。

    “这两位呢,一位是西煞宗长老西蒙长老,一位是浅海帮言鱼长老。”医鬼在介绍刘一之后,有指着两老头介绍。

    其实,就算医鬼不介绍,也很好区分谁是西煞宗长老,谁是浅海帮长老,毕竟,两人的气势相差太大了。

    不过,对于两人的姓名,刘一还真的不知道,不管是西蒙还是言鱼,对于刘一来说,都不值得记住,刘一也不认为和他们有多大交集,不过,既然医鬼介绍了大家,那么,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

    “刘一见过西蒙长老,见过言鱼长老。”刘一对着两人拱手道。

    “哼,一元婴修士,见了前辈,也不知道执晚辈之礼,太没礼貌了。”西蒙道。

    “呵呵,阿猫阿狗而已,何必计较呢?”言鱼道。

    如果说西蒙的话语是直接给人一刀,让人感受到直接伤人的伤痛的话,那么,言鱼的话,却是有人一把含蓄的匕首,直接刺痛人心。

    刘一只不过打个招呼,也并不是刘一需要抬高自己来和他们攀谈,只是为了保持该有的礼节而已,否则,刘一才懒得和他们打招呼呢。

    西煞宗和浅海帮,确实是浅海城的大势力,但是,他们也不过是两个刚刚出窍期初期的长老而已。

    而刘一却是第一门门主,说起来,刘一的身份比他们两人还高,至于实力,刘一虽然只有元婴修为,但是,具体实力,却比他们两人实力更强。

    “哈哈,医鬼道友,看来你这是阿猫阿狗都能来的地方啊,早知道你这只是阿猫阿狗来的地方,刘某就不来了。”刘一道。

    骂人,谁不会,看到两人如此高傲,刘一心中也有气,更何况,现在刘一是代表钱宝商行,代表一个势力。

    “你,你说谁是阿猫阿狗?”西蒙煞气直冲刘一而来。

    “看来我们真的老了,什么人都可以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言鱼也开口道。

    和西蒙不同,言鱼虽然话语平淡,但是,他那原本就不时冒精光的眼睛,却直盯着刘一,并且,还是有种无形的压力,压着刘一。

    “老不死而已,何必倚老卖老呢?”刘一不屑的道。

    这点压力,对于刘一来说,根本就不算压力,如果真的要动手的话,刘一有信心轻松搞定他们两人。

    至于说他们是西煞宗和浅海帮的长老,刘一虽然不愿意和西煞宗以及浅海帮交恶,但是,如果实在无法避免,刘一也不会惧怕西煞宗和浅海帮。

    钱宝商行的实力,是没法和浅海帮以及西煞宗相比,但是,钱宝商行背后有个第一门,大家对于第一门的实力,根本就不了解。

    别说第一门,就连钱宝商行的实力,大家都不了解,在大家眼里,钱宝商行的实力,就非常非常的强悍,至少在浅海帮与西煞宗眼里,钱宝商行的实力是非常强悍的,因此,就算刘一和西蒙以及言鱼发生冲突,西煞宗和浅海帮也未必会对钱宝商行怎么样。

    还有一个,就是双方地域的差异,西煞宗位于西区,浅海帮位于南区,而钱宝商行,位于东区,三个不同区域,想要跨区域欺负一个势力,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果西煞宗或者浅海帮真的对钱宝商行动手,东区其他修士是不会同意的,相反,如果钱宝商行要对西煞宗和浅海帮动手,没有合理理由的话,西区和南区其他势力也不会同意的,这是一种地域的自我保护。

    不过,不管怎么说,刘一不怕他们,而且,刘一也相信,能够吓住两个势力,因此,刘一也不必要忍气吞声。

    更何况,想要吓住敌人,最好的办法,也只有表示自己的强势,不能退缩,如果退缩了,那么,就会暴露钱宝商行的不足,暴露了钱宝商行的不足,那么,钱宝商行就危险了。

    “你找死!”

    “放肆!”

    “太嚣张了!”

    “该死!”

    总之,刘一话语一出,不仅让两老头火了,就连两老头身后的那些年轻修士,都火冒三丈。

    就这样辱骂他们的长辈,你让他们情何以堪?

    “呵呵,医鬼道友,你看,我就说,你不该放进一些阿猫阿狗进来,这样乱吠乱叫,影响道友的名声啊。”刘一不理会他们的叫嚣,直接对医鬼道。

    这里是医鬼的地方,不管是西煞宗来的修士,还是浅海帮来的修士,都不敢在这里动手,因此,哪怕他们嘴里讲的再嚣张,也只能嘴里说说而已,因此,刘一也没心情和他们吵。

    不过,不愿意和他们吵骂,但是,却也不能弱了钱宝商行的名头,让大家以为钱宝商行怕了。

    “放肆!”西蒙和言鱼异口同声的道,并且,直盯着刘一,恨不得马上动手解决刘一。

    刘一这种一边消遣他们,一边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的表情,让他们很生气,他们可是西煞宗和浅海帮的修士,在浅海城,谁敢对他们无礼?

    如果不是医鬼的炼丹之术太好,让自己的宗门垂涎不已,他们怎么可能降低身份来拜访医鬼这个元婴修士。

    医鬼炼丹之术厉害,他可以放低身份前来,但是,刘一这个元婴修士,又没有医鬼那么厉害的炼丹之术,有什么资格和他称为道友呢?

    如果不是在医鬼的地盘,如果是在其他地方,刘一敢称他们为道友,而不是叫前辈的话,他们早就出手教训刘一这不懂规矩的元婴小辈了。

    可是,在医鬼的地盘,为了不让医鬼太反感,也是为了能从医鬼那里得到炼丹之术,他也不可能做的太过分。

    不过,刘一的奚落,还是让他们难以忍受。

    “诸位道友,来者是客,希望各位能够给我个面子,就此打住,如何?”医鬼开口道。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