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他侮辱我们西煞宗,怎么能就此打住呢?”

    “不行,他侮辱我们浅海帮,怎么能就此打住呢?”

    在西蒙和言鱼还没回答,他们身后这帮高傲的年轻人,就率先开口了。

    他们都是自己势力的骄傲,而他们的长老,更是在哪都能够受到别人的尊重,从来没有被人骂过,如今,刘一当众骂他们的长老,如此,比骂他们自己,还让人气愤,让人觉得刘一无视他们的势力。

    其实,刘一也是没怎么把他们的势力放在眼里,刘一知道,现在的钱宝商行,实力肯定没法和他们两大势力相比,但是,刘一也知道,现在的钱宝商行能够吓住两大势力。

    只要能够吓住两大势力,并且,自己不主动招惹两大势力,那么,就算无视两大势力的修士,两大势力也不可能因为刘一的无视,而对钱宝商行怎么样。

    也许,那些高层,那些厉害修士,能够看清其中的奥妙,也能够明白钱宝商行不好惹,为了减少麻烦,不愿意招惹钱宝商行,但是,那些年轻修士,他们血气方刚,把他们惹怒了,他们可能会不顾后果的发泄自己的怒火,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现在就是如此,医鬼刚刚开口调停,他们就不给医鬼任何面子,直接把医鬼的话语给驳回了。

    听到他们的话语,西蒙和言鱼心底一惊,脸色一变,想到:坏了。

    他们开始可以高傲,可以辱骂刘一,但是,那是在医鬼没有开口前,如今,医鬼亲自开口了,那么,他们必须给医鬼面子。

    毕竟,他们是有求于医鬼,如果他们惹得医鬼不高兴,医鬼不把传承给他们,而是把传承给别人,那他们这次就白来了。

    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获得医鬼的传承,至于其他的事,都没有获得医鬼传承那么重要。

    如果因几个小家伙惹怒了医鬼,让医鬼不爽,让医鬼不把传承给他们的话,他们就得后悔。

    如今,这几个小家伙居然得意忘形,如此不给医鬼面子,到时候,想要获得医鬼的传承,就更加困难了。

    “哼,这里不是西煞宗,也不是浅海帮,想要耍威风,回你们西煞宗,浅海帮去耍威风,我这里不欢迎你们。”医鬼冷哼道。

    炼丹师,哪一个平时不是高高在上,尤其是越高级的炼丹师,就更加受人尊重,更加高高在上。

    平时,就有大把的修士巴结他,甚至,在他能够炼制出出窍期修士服用的丹药之后,就连出窍期修士,都经常巴结他,至于元婴修士,基本上都没什么资格见他。

    如今,闭关百年后,拜访他的修士络绎不绝,但是,他接见的基本上都是出窍期修士,至于外面那些元婴修士极其以下的修士,他没有接见,而是暗中观察,合适传承的,他就给他们传承,不合适的,他就不见,或者偶然见几个,送出一些丹药。

    但是,哪一个面对他,不是毕恭毕敬。

    如今,西煞宗和浅海帮的修士,开始见他时,还有点尊重他,但是,从刘一等人来了之后,他们就原形毕露,忽视了他的存在,他自然不高兴。

    “医鬼道友,别误会,他们还小,不懂规矩,请勿见怪,你们还不向医鬼道友道歉!”西蒙道。

    “对,对,他们还小,还望医鬼道友见谅,你们还不给医鬼道友道歉!”言鱼道。

    一听医鬼要赶他们回去,他们就着急了,如果就这样回去,那么,他们这次就白来了,要知道,他们对于医鬼的传承,可是看得很重。

    但是,他们又不能明抢,毕竟,医鬼是炼丹师,虽然闭关了一百多年,但是,在闭关之前,他替很多出窍期修士炼制过丹药,如果真的有人明抢的话,那些出窍期修士也不会无视的,如果真的惹怒了那些出窍期修士,就算那些大势力,也会头痛。

    因此,想要获得医鬼的传承,只能医鬼自愿献出,但是,如果惹怒了医鬼的话,他肯定不会自愿献出。

    不过,好在他们道歉之后,医鬼也没有再让他们出去了。

    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西煞宗和浅海帮的修士,只要他们不太过分的话,医鬼还是愿意给两大势力面子的。

    “好了,那就到此为止吧,诸位能够来看望老夫,那就是老夫的朋友,老夫在此谢过诸位了。请,茶!”医鬼道,并且,端起茶杯,请大家喝茶。

    “好茶!”刘一喝了一口,赞叹道。

    “过奖了,要说真正的好茶,还是你们钱宝商行的茶,才算真正的好茶吧?”医鬼道。

    其实,钱宝商行在浅海城,除了符篆外,没什么优势,因此,钱宝商行要发展,都得另辟蹊径,而茶,对修士来说,其实很多修士是不喝茶的,也只有那些普通人才喜欢喝茶,因此,很多商店都没有茶叶,但是,钱宝商行恰恰相反,钱宝商行不仅有茶叶,而且,还是一些最好,最昂贵的茶叶。

    也就是说,其他人忽略的茶叶,钱宝商行却把它摆上货架。

    因此,钱宝商行的茶叶,不仅让钱宝商行大赚,更是吸引了不少喜爱喝茶的修士。

    “哈哈,没想到医鬼道友也知道我们钱宝商行的茶叶,呵呵,要是知道医鬼道友喜欢喝茶的话,这次就应该带一些好茶来给医鬼道友。”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要不这样,我让人送一些好茶给医鬼道友。”

    “医鬼道友,你如果想要好茶的话,我们西煞宗有,都是一些灵茶,比这普通的茶好多了。”西蒙道。

    “对啊,医鬼道友,如果说真正的好茶,都在我们浅海帮,没有哪个势力有我们浅海帮那么多真正的好茶。如果道友需要的话,我马上让人送来。”言鱼道。

    茶,钱宝商行的茶,虽然都是很多好茶,精品茶,但是,那多是一些普通的茶,而没有灵茶,倒是各个大势力,他们都库存有不少灵茶。

    这就是底蕴,钱宝商行底蕴不足,自然不可能有灵茶,灵茶和普通茶不同,普通茶,只是满足嘴馋而已,而灵茶,不仅满足了嘴馋,更是对修炼都有一定的帮助。

    因此,很多修士,很多势力,拥有灵茶,都会珍藏着。

    既然知道医鬼喜欢喝茶,那么,西蒙和言鱼,自然就不吝啬,只要把医鬼吸引了,还怕医鬼不交出传承?

    毕竟,医鬼命不久矣,他的传承,要么就是交出去,要么就是就此埋没,如果真的医鬼愿意就此埋没,他就不会出关了。

    其实,不管哪个修士,都不希望自己的一身本领埋没,而是希望在自己大限之后,有人继承自己的衣钵。

    “呵呵,谢谢诸位的好意,老夫都是快要入土的人了,随便喝两口普通的茶,就行了,可没你们那么有心情享受。”医鬼道,接着,医鬼又道:“你们的来意我知道,但是,你们也知道,老夫之所以出关,就是想找一个合适的传人,因此,老夫可能要令你们失望了。”

    西蒙也好,言鱼也罢,哪怕刘一前来的目的,医鬼都知道,就是看上了他的传承,但是,医鬼可不会把自己的传承随便给人。

    他接见刘一,接见西蒙,接见言鱼,不是想要给他们传承,而是给他们面子,给他们背后势力的面子,也算给自己的传承弟子多结交一份人缘。

    但是,接见了,并不意味着他就会把自己的传承交给他们。

    “哈哈,我们知道,但是,我们西煞宗人多,你要找传人,我想我们西煞宗肯定有符合你要求的传人,再说了,如果你的传人是我们西煞宗弟子,那么,他以后的修炼资源,都有我西煞宗提供,他的成长速度也会更快,也能够走的更远,不是么?”西蒙道。

    “我们浅海帮也不比西煞差,你可以在我们浅海帮找传人,到时候,有了我们浅海帮的资源,我相信,你的传人,一定会像你一样,名震浅海城,甚至未来成就,还会超越你,成为浅海城第一炼丹师。”言鱼道。

    西蒙和言鱼说完之后,就盯着刘一,想看看刘一怎么说,毕竟,大家来的目的都是一样,但是,该怎么说,才能获得医鬼的传承,就看大家的口才了。

    刘一才不理会他们,而是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茶,然后再道:“呵呵,他们两位说的都有道理,不过,我们钱宝商行有位很适合继承你的传承,当然了,如果你不愿意,我们也可以做一笔交易,如何?”

    医百病,是最适合继承医鬼的衣钵,毕竟,两人都是先学医,最后才踏入修仙,在踏入修仙之前,两位都是杏林高手,医术无双。

    因此,刘一觉得医百病和医鬼,两人都有很多共同点,但是,医鬼是否选医百病作为传人,还得看医鬼自己的,刘一知道,他只能做推荐,却不能替医鬼做决定。

    “适合继承我的传承?做交易?”刘一这话,不仅医鬼没听明白,西蒙和言鱼更是没听明白。(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