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就是我们钱宝商行,有你的最合适的传承者,同时,就算你不满意,我们也可以交易。”刘一道。

    “哼,吹吧,我们几大势力,谁没有合适的传承者?”西蒙道。

    “就是,就是,我们浅海帮,肯定有合适的传承者,至于交易,医鬼道友,你说,需要什么条件,我保证满足你。”言鱼道。

    “谢谢诸位的好意,传承者,我自己会找,至于交易,还是免了吧,老夫快要入土了,唯一不舍的就是这一身医术传承,除此之外,老夫还真的没有其他的需要。”医鬼道。

    对于一个寿命将尽的修士来说,除了舍不得一身功法传承外,其他的身外之物,还真的没有看在眼中。

    因此,对于医鬼来说,现在最想要的就是找个传承者,但是,想要找个理想的传承者,仓促间,也不好找。

    当然了,最主要的还是,医鬼潜意识里面还是希望找的传承者是和他一样,是个单独的散修,而不是大势力的修士,否则,他只要加入一个大势力,然后,在大势力里面找,还真的能够找到理想的传承者。

    就像西蒙和言鱼讲的那样,他们势力庞大,想要找什么样的修士没有,因此,就算医鬼想要找到合理的传承者,也未必不可。

    既然不希望自己的传承者是任何一个势力的修士,那么,钱宝商行就算有再合适的人选,他也未必会选。

    因此,他只有拒绝大家的好意,坚持自己寻找。

    “哈哈,医鬼道友,想要找到理想的传承者,可不好找,你也不想想,你在修仙之前,乃是一名医生,医术高明,如今的修士,哪怕是炼丹师,有哪个从一名医生开始,最终踏入修仙的?”刘一道。

    散修还有可能,像这些势力,根本就不可能,这些势力的修士,一般都是在很小就挑选出来的资质很好的修士,再把他们选人本势力,这样的修士,哪怕以后是炼丹师,也绝对不会先学医,再学炼丹。

    也只有那些散修,可能有个别医生,意外修仙,这样的修士,往往是没法入大势力的法眼,没法加入大势力,最终只能做散修。

    因此,刘一才断定,大势力是不可能提供合适的传承者,这一点,不仅刘一明白,其他人也明白,医鬼就更明白。

    “刘门主,你这话我可不爱听,是,一开始学医的是不好找,不过,我们可以挑选那些刚刚加入宗门,还没有开始修炼的修士,跟随医道友先学医,再修炼。”西蒙道。

    “是啊,我们可以让新招收的弟子,先跟医鬼道友学医,先做一名医生,再修炼,这样,不就符合医鬼道友的条件。”言鱼道,接着,言鱼又道:“再说,我相信,你们钱宝商行,乃至第一门的修士,想要找到符合医鬼道友条件的,也必须是新招收的弟子吧?”

    “哈哈,过奖了,很不巧,两位说错了,其实,我说的那位,就是我旁边那位医百病,医长老,医长老在修仙前,就是一名医生,只是后来修仙之后,才开始炼丹,其实,他的遭遇,和医鬼道友的遭遇差不多。”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医长老不仅遭遇和医道友差不多,就连炼丹天赋,也是一等一的天赋,我们第一门的大部分丹药,都是出自医长老之手,因此,只要医鬼道友把传承交给医长老,我相信,医长老肯定能够把它发扬光大。”

    “哈哈,刘门主,炼丹天赋好,我们势力大量炼丹师的炼丹天赋好,至于修炼之前,是否可是医生,我们也可以说他们修仙之前,也是医生,这个睁着眼睛说瞎话,谁不会啊。”西蒙道。

    “是啊,我们浅海帮,大量年轻炼丹师,天赋肯定是棒棒滴,并且,我也保证他们加入我们浅海帮之前,都是医生,怎么样,医鬼道友,你是否选中我们浅海帮的弟子?”言鱼道。

    不论刘一说的是否真的,西蒙和言鱼都要否定刘一说的,否则,万一医鬼动心,挑选刘一推荐之人,那么,传承就落入了钱宝商行。

    他们来此是为了自己的到传承,可不希望传承落入其他势力,因此,无论如何,都要阻止刘一,否定刘一。

    至于医鬼,其实,对于刘一说的,他还真的有点动心,能够遇到和他遭遇一样的修士,很难得,这样的修士,获得他的传承,再合适不过了,至于刘一说的是真,是假,他还是能够判断的,知道刘一说的是真的。

    不过,如今三大势力在此,如果他选中刘一推荐的,那就不好了,毕竟,这样拒绝其他两大势力,唯独选中钱宝商行,就有些得罪两大势力,万一两大势力使坏呢?

    他时日不多,可以不在乎两大势力使坏,但是,两大势力破坏他的传承,祸害他的传承者,那么,钱宝商行也未必挡得住。更主要的是,钱宝商行是否会为了一份传承,而开罪浅海城的两大势力。

    没有借口,两大势力不好乱来,但是,如果他真的就这样选择了钱宝商行,无异于给了两大势力借口,让两大势力明目张胆对付他和他的传承者,那时,哪怕他的传承者是钱宝商行修士,也未必有用。

    “好了,多谢刘门主的好意,也多谢西蒙道友和言鱼道友的好意,不过,我的传承者,我会自己选,不会选你们这些势力的修士,这一点你们可以放心。”医鬼道。

    既然哪一方都不能选,那么,干脆不选了,就算哪一方都不选,也没人把他怎么样,毕竟,他成为炼丹师以来,送出的人情太多了,如果没有合适的理由,谁动他,谁倒霉,当然了,有了合理的理由,那就另当别论。

    “好吧,既然如此,我们还是来谈交易吧。”刘一道。

    本来,如果医鬼能够看上医百病,直接收医百病为徒,这是刘一最想看到的结果,但是,既然事与愿违,那么,就只有进行交易了。

    “哈哈,刘门主,医鬼道友可是说了,他不需要,因此,你就别说交易了。”西蒙道。

    “就是,刘门主,刚才医鬼道友可是说了,如今医鬼道友除了缺个徒弟外,其他的都不缺,因此,交易还是免了吧。”言鱼道。

    医鬼还没说话,西蒙和言鱼就率先开口了。

    也是,刚刚医鬼就说了,他什么都不缺,就缺徒弟了,主要是他大限将近,除了缺个徒弟把他的传承继续传承下去外,其他的,死后他也用不上,因此,都不需要了。

    “刘门主,西蒙道友和言鱼道友说的不错,老夫的确不缺其他的,因此,交易就免了吧,至于诸位来看望老夫,老夫感激不尽,这样吧,老夫这里有些丹药,就算老夫的一点心意。”医鬼道,并且拿出三瓶丹药,分别递给刘一西蒙和言鱼三人。

    “多谢医鬼道友。”刘一开口道,并且,接过医鬼的丹药瓶,打开闻一闻,并且赞叹道:“医鬼道友的炼丹之术果然名不虚传,这一瓶丹药,就算一般的出窍期炼丹师,也炼制不出这样的品质,刘某就不客气了。”

    说完,刘一就收起了医鬼给的那瓶丹药,这是一瓶出窍期修士增进修为的丹药,第一门现在没人用的上,但是,以后,肯定有人会突破到出窍期,到时候,这瓶丹药,就有用处了。

    “我也没什么能够给各位的,这只不过是老夫的一点心意而已,当然了,老夫时日不多了,如果老夫找到传人,还希望各位能够照看一二。”医鬼道。

    “哈哈,医道友放心,我们会好好照看的。”西蒙和言鱼异口同声的道。

    当然了,他们说的是否真心话,或者他们说的照看,是否是大家理解的照看,那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哈哈,医鬼道友,我觉得,你自己的弟子,还是你自己照看好。”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医鬼道友,我还是觉得我们该交易,你先别急着拒绝我,先看看我提出的交易内容,在拒绝也不迟。”

    交易,刘一很大把握,医鬼愿意和自己交易,当然了,前提内容是医鬼听了刘一的交易内容,如果交易内容都没听,就这样拒绝,刘一也只有无奈了。

    “好吧,老夫就听听刘道友的交易内容。”医鬼道。

    “就是啊,你说,让我们看看,你的交易条件有多诱人,居然肯定医鬼道友会交易。”西蒙道。

    “不撞南墙不回头罢了,能有什么条件,让医鬼道友一定会交易。”言鱼道。

    他们真心不希望刘一和医鬼交易成功,否则,医鬼的传承,就跑到钱宝商行去了。

    “医道友,我这有一块拳头大小的煞气结晶,我想煞气结晶的用处,不用我说,医道友也知道吧,我就用这块煞气结晶,换医道友的炼丹之术,如何?如果医道友不愿意换炼丹之术,那么,医道友加入我们钱宝商行也可以,如何?”刘一传音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