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一边讨论,一边赶路的刘一,突然大惊道。

    刘一话语刚落,就发现,四周有铺天盖地的攻击,朝着自己四人攻来,各种攻击,不尽相同,威力也各异,但是,其中两道攻击,就算刘一都感受到了威胁,如果不认真防御的话,也会伤在那两道攻击之下,而其他人,根本就没法抵挡那两道攻击。

    “哼,找死!”刘一大怒。

    刘一怎么也没想到,在回来的路上,会遭到攻击,不过,就算攻击来的突然,就算刘一没有准备,但是,凭那些攻击,还是不能把刘一怎么样,刘一愿意的话,随时都能避开。

    不过,除了刘一外,还有医百病和俏书生三人,因此,就算能够避开,刘一也不能躲避,否则,他们三人就完蛋了。

    “无敌神拳!”刘一道。

    接着,刘一双手握拳,瞬间,空中灵气迅速聚集在刘一的双拳之上,接着,刘一双拳,分别朝着两道具有威胁的攻击砸去。

    碰!碰!

    两个拳头,分别砸在两道具有危险的攻击之上,把两道具有威胁的攻击给砸灭。

    而在提醒大家小心时,俏书生和蛮老怪率先反映过来,并且,做好防御,在四人身前,形成一个巨大的防御罩,罩着刘一四人。

    倒是医百病,由于战斗经验不足,再加上刚才和刘一讨论炼丹之术,因此,一时间没有反映过来,也就没有做好防御的准备,好在俏书生和蛮老怪的防御罩,把四人都罩住。

    轰,轰,轰~~~

    一众轰鸣,一众攻击,除了被刘一砸灭的两道具有威胁的攻击外,其他的攻击,都落在了俏书生和蛮老怪撑起的防御罩上。

    可惜,其他的攻击,虽然攻击数量不少,但是,攻击的威力不大,虽然都攻击在防御罩上,却被防御罩挡住了。

    “是你们?”刘一道。

    在挡下敌人这么一波攻击之后,刘一也看清了攻击自己的敌人,原来,攻击刘一一行人的,就算西蒙一行人和言鱼一行人。

    西蒙和言鱼都是出窍期初期修士,实力很强,而刘一砸灭的两道攻击,就是西蒙和言鱼发出的攻击。

    出窍期修士的攻击,在没有防备的情况,就算刘一也会感动危机,好在刘一反映及时,砸灭了那两道攻击,否则,那两道攻击也砸下来,那么,俏书生和蛮老怪撑起的防御罩,肯定没法挡住那两道攻击。

    至于说西蒙和言鱼带的其他人,他们都是年轻的炼丹师,修为不是很高,也才刚刚踏入元婴修为,实力就更差,不怎么会攻击,因此,他们发出的攻击,真的没什么威胁。

    哪怕他们一群人发出的攻击,在俏书生和蛮老怪两个元婴后期修士眼中,也是不够看,不过,由于这次敌人的攻击太过突然,导致俏书生和蛮老怪只来得及防御。

    但是,就算俏书生和蛮老怪只来得及防御,他们两元婴后期修士撑起的防御罩,也不是那一群炼丹师的攻击能够击破的。

    “你们没事?”在刘一说话时,敌人也是发出了惊呼之声。

    显然,西蒙和言鱼一行人也没有想到,他们这样偷袭,却被刘一一行人挡住了,不仅挡住了,更是什么事情都没有,毫发无损。

    “呵呵,真是你们啊,不过,确实让你们失望了,我们没事。”刘一道。

    说实话,刘一也没有想到,西蒙和言鱼一行人会偷袭他们,毕竟,钱宝商行的实力,在刘一心里是很差,但是,在外人眼里,钱宝商行却是很厉害,一般来说,就算西煞宗和浅海帮,也不敢轻易动钱宝商行的修士,更不要说对刘一动手了。

    不过,看到他们,刘一也猜到,他们一定知道刘一从医鬼那里交换来了炼丹之术,而他们没有得到炼丹之术,因此,才准备在路上灭杀刘一,从而获得炼丹之术。

    更主要的是,刘一一行人,都是元婴修士,实力最高的俏书生和蛮老怪,才元婴后期修士,而其他人,还不如俏书生和蛮老怪,在他们看来,就凭他们两出窍期修士,就能够很轻易解决刘一一行人。

    只要轻易解决了刘一一行人,而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的话,那么,就算钱宝商行怒火冲天,也没法找他们麻烦,因此,他们才冒险一试。

    “就算躲过这次攻击,又如何,凭你们几个元婴修士,我们要灭你们,还不分分秒秒的事情,现在给你们个机会,交出炼丹之术,我给你们一条生路。”西蒙道。

    “没错,刘门主,你呆在钱宝商行,你是让人敬仰的刘门主,可是,到了外边,你的实力太弱了,我劝你还是交出炼丹之术,我们保证,给你一条生路。”言鱼道。

    如果突然偷袭,能够解决刘一一行人,他们自然不介意解决刘一一行人,但是,偷袭无效了,那么,如果刘一愿意交出炼丹之术的话,他们也不愿意动刘一,毕竟,真的要是把刘一给宰了,而刘一把消息传递回去了,那么,会给他们带来无尽的麻烦。

    只是抢夺刘一的炼丹之术,倒是没什么,钱宝商行也不可能为了炼丹之术,就和西煞宗与浅海帮开战,但是,如果杀了刘一,消息泄漏,那么,钱宝商行一定会对西煞宗和浅海帮开战。

    当然了,如果刘一不交出炼丹之术,为了炼丹之术,他们也许会冒险一试。

    “哈哈,没错,医鬼的炼丹之术,是在我的手上,但是,想要炼丹之术的话,就看你们是否有那本事了,想要刘某献上,那是不可能的。”刘一道。

    对方虽然人数多,而且修为更高,但是,在刘一眼里,对方也就西蒙和言鱼有些看头,其他人都不够看。

    而西蒙和言鱼,刘一自信自己一人就能对付,至于其他人,交给蛮老怪和俏书生,就能够轻易解决他们,医百病都根本不用动手。

    “刘门主,我是为你们好,否则,你以为你们区区元婴修士,能够从我们手上逃走?”西蒙道。

    “我想刘门主是以为有钱宝商行为靠山,我们不敢把刘门主怎么样吧?说实话,如果刘门主交出炼丹之术,我们是不会把刘门主怎么样,但是,如果刘门主不愿交出炼丹之术,那么,为了炼丹之术,我们也只有对不起刘门主了。”言鱼道,接着,言鱼又道:“更何况,我也好奇,刘门主是否有能力把这里发生的事情,传递回去。”

    如果刘一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及时传递回去了,那么,他们宰了刘一,会很麻烦,问题是,这里发生的事情,刘一未必有手段传递回去,至少西蒙和言鱼持怀疑态度。

    其实,说真的,刘一还真的有能力把这里发生的事情传递回去,但是,刘一没有把这里发生的事情传递回去,也没有必要把这里发生的事情传递回去。

    刘一自信,自己有能力解决西蒙和言鱼一行人,既然有能力解决敌人,又何必把这里发生的事情传递回去呢?

    当然了,刘一明白自己的实力,其他人未必明白刘一的实力,不,其他人是根本不知道刘一的具体实力,也不相信刘一的实力。

    刘一虽然只是元婴修为,但是,实力却达到了出窍期实力,这样的实力,说出来,别人也不会相信。

    这也是西蒙和言鱼自信的原因。

    元婴实力和出窍期实力,有着天大的区别,一般来说,元婴修士,是根本没法和出窍期修士相比,能够从出窍期修士手中逃走,那都是了不起的元婴修士,整个浅海城,这样的修士也不多。

    因此,在西蒙和言鱼看来,他们两出窍期修士,解决刘一四元婴修士,还不手到擒来。

    唯一让他们有点忌惮的,就是刘一四人的背景,刘一四人乃是钱宝商行的修士,有钱宝商行为背景,一般人是不敢动他们。

    这次如果不是为了炼丹之术,他们也不敢对刘一四人动手,哪怕他们是出窍期修士,也不敢轻易对钱宝商行修士动手。

    如今为了炼丹之术,他们也不得不动手了。

    可是,他们不知道刘一的实力恐怖,如果知道刘一实力恐怖,他们也不敢对刘一动手。

    “呵呵,看来没什么好说的了,既然这样,我看还是你们留下吧。”刘一道。

    既然他们打算把自己留下,刘一自然不会留情,虽然,杀了他们,或许会惹怒西煞宗和浅海帮,但是,那又如何,有胆量,西煞宗和浅海城就杀到东区,杀到钱宝商行。

    刘一相信,西煞宗和浅海帮不敢为了已死的西蒙和言鱼等人,就杀到钱宝商行。

    如今浅海城那么混乱,神秘敌人的威胁很大,那些大势力,每一次行动,都得小心翼翼,否则,一不小心,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他们和钱宝商行不同,钱宝商行是外来势力,就算败了,也能退走,而他们,如果败了,就彻底消亡了,连退走的机会都没有。

    因此,在没有弄清楚钱宝商行具体实力之前,西煞宗和浅海帮,是不敢对钱宝商行动手。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