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西蒙和言鱼愿意放弃炼丹之术,就此罢手,看在西煞宗和浅海帮的面子上,刘一可以不计较他们这次偷袭。

    但是,西蒙和言鱼居然还想要炼丹之术,不仅如此,还想要留下刘一一行人,那么,刘一也就不准备留手了,而是准备把西蒙和言鱼一行人全部留在这里。

    虽然,灭杀西蒙和言鱼等人,会交恶西煞宗和浅海帮,但是,刘一也不在乎那么多了。

    “动手!”刘一道,并且,刘一率先出手,一出手,就是对西蒙和言鱼两人动手。

    “无敌神拳!无敌神拳!”刘一道,并且,伸出双手,双手握拳,运转功法,瞬息间,空气中的灵气,急速聚集在刘一的双拳之上,在刘一身前,形成两个巨大的灵力拳头,包裹着刘一的双拳。

    刘一自然是果断之人,既然战斗不可避免,那么,就先下手为强,出手迅速。

    施展无敌神拳之后,刘一就把两个拳头,分别砸向西蒙和言鱼。

    顿时,两个巨大的灵力拳头,对着西蒙和言鱼两人飞去,直奔两人的脑袋。

    这要被砸中的话,凭西蒙和言鱼出窍期的修为,就算不死,也得身受重伤,甚至,陨落的可能性更大。

    “啊,你~~~”西蒙大惊,他并没有想到刘一不仅不交出炼丹之术,还敢率先朝他这个出窍期修士动手。

    元婴修士对出窍期修士动手,这和找死没什么分别。

    但是,看到那个急速靠近的灵力拳头,西蒙也是大惊,威力如此巨大的灵力拳头,是元婴修士能够施展开的吗?要不是事实就在眼前,他怎么也不相信,这样威力的拳头,居然会是元婴修士施展的。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谁施展的,而是考虑怎么应对那个急速飞来的灵力拳头,从那个灵力拳头之上,西蒙感受的了极大的危险气息,也就是说,这个灵力拳头,肯定会对他造成极大的伤害,当然了,那是在那灵力拳头砸中他的情况下,如果灵力拳头没有砸中他,那么,威力再大,也是无济于事。

    “急急如律令!”西蒙来不及仔细考虑,也来不及防御,就急忙激发符篆,利用符篆,逃离刘一的攻击范围。

    刘一那一拳的攻击,攻击的太突然,突然到西蒙没时间防御,当然了,面对那一拳的威力,就算有时间防御,西蒙也不敢硬抗那么一拳,那一拳的威力太大了,西蒙也没有把握自己能够抗住那一拳。

    好在钱宝商行名震东区,钱宝商行修士配合符篆的战斗,更是令人耳目一新,因此,就算那些大势力,甚至他们这些出窍期修士,都借鉴了钱宝商行修士的战斗方式,平时没事时,都会购买一些符篆,用以保命。

    自从钱宝商行入驻东区以来,整个浅海城的符篆,都因钱宝商行而需求急速上升,也让浅海城的符篆师的身价暴涨。

    以前看不起符篆师,看不起符篆的修士,现在急速抢购符篆,并且学会尊重符篆师。

    没办法,符篆这东西,是一次性消耗品,而且造价高,以前大家都不舍得用符篆,认为符篆只是一次性物品,太浪费了。

    因此,以前符篆师炼制的符篆,没什么修士要,导致符篆师炼制的符篆卖不出去,也让大家看不起符篆师,认为符篆是炼制符篆,都是在做无用功。

    可是,自从钱宝商行修士动用符篆以后,大家才发现,符篆,可以在危机时刻,保住修士的性命,也许平时符篆没什么用处,大家也没那个财富经常动用符篆,但是,到了危险时刻,符篆却能够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也就是说,拥有符篆的话,在危机时刻,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

    区区符篆,就能够保住自己一条性命,那么,哪怕符篆贵了一点,哪怕符篆只是一次性消耗品,购买符篆,也是值得的。

    什么东西,能够比自己的性命更值钱呢?

    因此,自那之后,符篆的需求急速上升,而符篆师的地位,也得到了急速的提升,可惜,需求的修士太多,而符篆师又太少,导致浅海城的符篆供不应求。

    钱宝商行能够急速发展,也是看靠符篆的需求,如果不是有符篆支撑,钱宝商行的发展也不会如此快,毕竟,钱宝商行的符篆,在浅海城,也算是一绝。

    而浅海城虽然符篆不多,但是,作为出窍期修士,哪怕再供不应求,也能买到一些保命符篆。

    而西蒙就是动用符篆,逃离刘一的攻击范围。

    碰!

    一声巨响,刘一的拳头砸在地上,砸出一个巨坑,可惜,此时,西蒙已经逃离刘一的攻击范围,让刘一这一拳无功而返。

    “好厉害的拳法!”西蒙心有余悸的看着刘一这一拳砸出的巨坑,如果不是有符篆逃出攻击范围的话,那一拳就将砸在他身上,如果这一拳砸在他身上,后果怎么样,西蒙也不敢想象。

    和西蒙差不多,言鱼面对刘一的拳头,也是在震惊之余,动用符篆逃命,没让刘一那一拳砸在言鱼身上。

    “这,这是真的吗?”言鱼惊骇的自语道。

    看着两人原先站立之地,如今变成了两个巨大的深坑,感受着深坑中留下刘一拳头的余威,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两位出窍期修士被刘一的神拳惊呆了,其他修士就更加不堪。

    在刘一下达命令之后,俏书生和蛮老怪也迅速朝西蒙和言鱼带来的这些炼丹师动手。

    俏书生和蛮老怪都是元婴后期修士,而西蒙和言鱼带来的只是元婴期初期的炼丹期修士,面对俏书生和蛮老怪,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

    也就在刘一出手间,他们已经灭了这些炼丹修士。

    没办法,炼丹师,本来就不善于战斗,再加上元婴初期修士,面对元婴后期修士的突袭,连反抗都做不到,就被俏书生和蛮老怪给灭了。

    刘一在言鱼和西蒙自语间,并没有立刻进行第二次攻击,而是看了一眼蛮老怪和俏书生,发现蛮老怪和俏书生已经解决了战斗,也就满意的点点头,并且道:“不错,这么快就解决了他们,好了,你们等下战斗,你们不要参与,只是看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刘一有信心解决西蒙和言鱼,但是,那是在两人不逃跑的情况下,如果两人要逃的话,刘一也拿他们没办法,毕竟,他们是出窍期修士,一心要逃,还是可以逃走的。

    如今,俏书生和蛮老怪解决了敌人,那么,就可以让俏书生和蛮老怪守住他们,如果他们想要逃的话,就缠住他们。

    俏书生和蛮老怪好歹也是元婴后期修为了,要让他们跟出窍期修士战斗,他们没有那个实力,但是,让他们阻拦两个惊慌失措,只顾逃命的出窍期修士的话,他们还是可以阻拦的。

    更何况,刘一的实力也不是吹出来的,西蒙和言鱼要逃,没有人阻拦的话,他们能够从刘一手中逃走,但是,只要有人阻拦,哪怕阻拦一瞬,刘一也就有信心留下西蒙和言鱼。

    “啊,你们,你们杀了我们的炼丹师?不好,完了!”西蒙和言鱼惊骇道。

    这时,西蒙和言鱼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可是,反应过来之后,就更加震惊。

    刘一不仅实力惊人,算某也是惊人,在一击之后,如果刘一接连发动攻击,也许西蒙和言鱼会受伤,但是,动用保命手段,及时逃命的话,也许可以逃脱一命。

    但是,刘一没有接连动手,而是停下攻击,让他们发呆,直到俏书生和蛮老怪围住了他们,才准备动手。

    这样的话,也许刘一的下一次攻击,不能让他们怎么样,毕竟,他们有了准备,但是,他们的实力不如刘一,败给刘一是迟早的事情,可是,退路没了,败了就死。

    也就是说,也许一时半刻他们不会被刘一击杀,但是,最终,他们还是不了被刘一击杀的命运。

    当然了,这也是他们高估自己,凭借刘一的实力,要杀他们,就算他们有了准备,也要不了多久,就能击杀他们,刘一唯一担心的就是他们逃走。

    如今,他们的退路已被堵死,要逃也不可能了,刘一也就可以放心的攻击他们了。

    “无敌神拳!无敌神拳!”刘一道。

    这时,没了后顾之忧,刘一也就没有打算废话,而是直接动手了。

    “逃,快逃!”反应过来的西蒙和言鱼,虽然知道逃命的希望不大,但是,还是选择逃命。

    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逃的话,如果运气好的话,也许能够逃得一命,毕竟,阻拦他们的只是元婴修士,哪怕元婴后期修士,但也是元婴修士。

    “想逃?哪有那么容易,困符!”俏书生和蛮老怪道。

    两人看着西蒙和言鱼要逃,他们没有自己动手阻拦,而是激活符篆,直接用符篆困住西蒙和蛮老怪。

    顿时,两道光圈,圈向西蒙和言鱼。

    西蒙和言鱼被两道光圈圈住,身形一顿,就这么一顿,他们的的身影,就被刘一的拳头淹没。(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