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得到医鬼的炼丹之术,不仅让医百病和刘一的炼丹技术提高了,就连钱宝商行其他炼丹师的炼丹水平,也在这段时间极速提升。

    钱宝商行摆放的众多丹药,开始那些基本上都是医百病炼制的丹药,但是,随着炼丹水平的提高,医百病除了炼制高级丹药外,其他丹药,基本上都是交给其他人炼制,这些炼制丹药的修士,都是医百病从第一门挑选的有炼丹天赋的修士,亲自教导出来的炼丹师,虽然这些人的炼丹水平不及医百病,但是,在医百病的亲自教导下,炼制品级不高的丹药,还是没有问题。

    钱宝商行想要出售丹药,尤其是出售一些品级不是很高的丹药,自然不可能只有医百病一人炼丹,如果是医百病一人炼丹,就算供应第一门都不够,哪里能够有丹药出售。

    因此,出售的丹药,除了高级丹药是医百病炼制的外,其他丹药,大部分都是其他人炼制的。

    其实,这和第一门的符篆一样,钱宝商行的符篆,除了那些厉害的符篆之外,其他符篆,都是梦小娇交给别人炼制的,这这些炼制符篆的人,也是梦小娇从第一门中挑选一些有这方面天赋的修士,专门培养的。

    不过也是,不管那个部门,想要发展起来,光靠一个修士,是没法把一个部门发展起来,一个部门的发展,除了要有一个厉害的修士外,还需要其他修士的精诚合作。

    有医百病炼制高级丹药,有其他修士炼制低级丹药,让钱宝商行的丹药不至于短缺,也让钱宝商行吸引了大量的顾客,让钱宝商行赚个满盆钵。

    当然了,这也让其他势力大为眼红,由于忌惮钱宝商行的实力,不敢明着把钱宝商行怎么样,但是,暗中搞些小动作,还是免不了的。

    这其中,就西煞宗和浅海帮最为严重,谁让他们与钱宝商行有仇呢?

    “门主,我们的一批货物被劫了。”钱百万对刘一道。

    钱宝商行的买卖不只在钱宝商行买卖,钱宝商行的商品,还会运往其他地方,同时,也从其他地方,购买大量钱宝商行需要的材料。

    不说别的,就像符篆,炼制符篆需要的材料,都需要从其他地方收购,否则,钱宝商行哪来那么多材料炼制符篆。

    如今,钱宝商行的丹药需求量大,自然需要从其他地方购买炼丹需要的材料,这些批量购买,都是从材料产生地批量购买,最后再运回钱宝商行。

    而如今,东区战乱,几个军营,不管是丹药的需求,还是材料的产出,都比其他地方多,因此,钱宝商行不仅把自己的符篆和丹药等等大量商品,运往军营,在那里出售,更是从军营收购大量的材料,用以炼制符篆和炼制丹药等等。

    而这一来一回的路上,钱宝商行的商队,在钱宝商行的护卫保卫下,外加钱宝商行的名声,也没有人敢打劫钱宝商行的货物。

    因此,来到东区这么久,还没有遇到商队被打劫的事情,没想到,这次的货物,居然被劫了。

    “哪条路线上的?”刘一问道。

    钱宝商行最为重要的三条线路,就是通往三大军营的三条线路,毕竟,不管是丹药,还是符篆,都是军营最需要的物品,而从军营,钱宝商行也能采购大量材料。

    “是二号战区线路。我们购买的材料被劫!”钱百万道。

    “二号线路?”刘一沉吟道。

    二号战区,那里的军营修士,是由东区四大巅峰散修之一镇守。其中军团,由散修军团和各大势力军团共同驻守。

    上次敌人的百万大军,深入后方,就是从他们那里突破的。

    根据知事阁调查,就是有高层故意放那一百万大军进入后方,为的就是让那一百万敌人大军,突袭钱宝商行,试探钱宝商行的真实实力,当然了,能够趁机灭了钱宝商行,那就最好,不过,最终损失了百万大军,却没试探出钱宝商行的真实势力,就更不要说灭了钱宝商行,虽然,这一切都没有真实的证据,但是,刘一相信知事阁的情报能力。

    当然了,对于有高层投靠敌人,刘一也不觉得奇怪,毕竟,中央战区,就有高层投靠敌人,不仅如此,连十大结丹期军团,都投靠了敌人,这还是目前已经暴露的,没有暴露的有没有,还很难说。

    既然最为重要的中央战区都有人投靠敌人,其他战区,有人投靠敌人,就更不足为奇了。

    可惜的是,以知事阁的能力,居然没有查到二号战区,是哪个高层投靠了敌人。

    这次,钱宝商行的货物,在那条线路上出事,不用说,刘一也知道,那肯定是针对钱宝商行来的。

    不过,这次,刘一不知道是神秘敌人使坏,让投靠了神秘敌人的修士劫走钱宝商行的货物,还是那些势力修士,让自己的弟子劫走了钱宝商行的货物。

    别的不说,就凭钱宝商行与西煞宗浅海帮有仇,他们不敢明着把钱宝商行怎么样,但是,暗中派出驻扎在二号战区的军团,悄然劫走钱宝商行的货物,也可以理解。

    当然了,神秘敌人忌惮钱宝商行给各大战区提供太多的战略物质,想要破坏钱宝商行的行为,劫走钱宝商行的物质,也很正常。

    劫走钱宝商行的炼制丹药和炼制符篆的材料,让钱宝商行没有足够的材料炼制丹药和炼制符篆,钱宝商行自然也就不能往战区运送丹药和符篆。

    没了钱宝商行的丹药和符篆的支持,战争时,散修一方在战斗中就损失更多,牺牲更多,同时,对于神秘的人的打击就更小。

    因此,神秘敌人有所行动,也可以理解,不过,不管怎么说,钱宝商行的几条路线,都是在战区后方,敌人想要破坏,或许行不通,除非敌人派出那些已经投敌的叛徒,但是,发展一个叛徒都不容易,想要劫钱宝商行的货物,肯定需要强大的力量,因此,就需要暴露很多叛徒,这样一来,敌人就得考虑值不值如此做。

    以前的钱宝商行,运送的大部分物资,都是以符篆为主,因此,也许敌人认为不值得暴露那些叛徒,但是,这次,钱宝商行运送的物资,不仅仅是符篆,还有大量丹药,神秘敌人就不得不认真考虑了。

    不过,三条线路,三个战区,只有二号线路出了问题,却让刘一觉得,这次可能不是神秘敌人的杰作,而是二号战区那些势力的军团所为。

    “这样吧,你去知事阁,找万事通,让他看看,是谁劫走了我们的货物,然后,我再派人灭了他们,并且抢回货物。”刘一道。

    虽然,这次丢失的都是一些材料,但是,在刘一看来,丢失这些材料,比丢失成品损失更大,毕竟,这批材料,可以炼制好多符篆和丹药,这些炼制的符篆和丹药,有一部分是下次再卖给军营修士,但是,更多的却是被钱宝商行留下来,准备带回第一门,给第一门修士用。

    这是第一门修士需要的物资,如果就这么丢失了,不仅下次运往战区的成品会少了很多,更是让第一门的存储物资少上很多。

    要知道,商队每一次运送货物,都不是少量的货物,而是大量的货物,否则,只是少量货物的话,根本就不需要商队运送,而是把物资放在修士的储物袋里面,让修士带回来就行。

    由于物资太多,储物袋装不下,才需要商队运送,因此,每个商队,运送货物时,都有大量的护卫护送货物,钱宝商行的商队,自然也有护卫护送,这次还是被劫了,不用说,也是有股很强的力量,劫走了钱宝商行的货物。

    而在东区,想要悄然劫走钱宝商行的货物,除了军营中的那些军团修士,刘一想不出是谁有那么大本事。

    不过,还是那句话,不知道劫走钱宝商行货物的军团,是投靠敌人的散修军团,还是那些势力的势力军团。

    是投靠敌人的散修军团还好办,只要查出来,灭了就是,毕竟,投靠敌人的军团,只要被查出,不用钱宝商行动手,其他军团就会灭了他们。

    但是,如果是那些势力军团,那就有些不好办了,不说别的,就是查出是势力军团所为,想要拿回这批货物的话,也只有钱宝商行自己动手,至少其他军团是不会帮助钱宝商行的。

    尤其是钱宝商行和西煞宗浅海帮有仇,如果是他们的势力军团劫走那批货物,其他人更多的是看戏,而不是帮助钱宝商行,更何况,二号战区,驻扎了很多势力军团,其他势力军团,也许同样眼红钱宝商行,巴不得有人劫走钱宝商行的货物,因此,他们不捣乱就万幸了,想要他们帮助钱宝商行拿回货物,那是不可能的。

    “俏书生,你和蛮老怪领一百万护卫,前往二号战区,支援二号战区,以防敌人再次突破我方防线,进入我方后方。”刘一下达命令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